星期二, 12月 29, 2009

白雪 と 刈穗


一瓶日本酒,今天出現在市場的貴價酒,720 ml 的可以五、六百,什至過千元,更貴的亦有,但貴代表好在清酒世界中並不是一定的,再者要看飲的人想飲到什麼口味的清酒。我覺得回到基本條件是最能判定什麼謂好清酒,好入喉,酒質純,夾配魚介類食物時能夠產生UMAMI (鮮味)的,便已經算是不俗的日本酒。

最近,飲得兩支相當好飲又便宜的日本清酒,我覺得要專文一寫,將對清酒有興趣的朋友,引進一個既經濟又抵飲的新方向,再者慢慢了解到普通酒乃臥虎藏龍之域,有待飲者去發掘,不需要只一味跟著各家清酒代理商,其進貨口味和商業關係上因素,而去單向地感覺清酒,這樣便會失去了接觸一些沒有被熱捧清酒的樂趣。

第一支酒只是最基本的本釀造酒,一升瓶(1.8 L)香港只賣180元,屬於便宜,是秋田縣出產的《刈穗‧本釀造‧銀風》。當晚室溫飲,三人乾掉了一升瓶,更使用了葡萄酒玻璃杯來大啖飲,配刺身、牛扒都很合味,如此價錢的酒根本直迫三、五百元的720ml清酒,秋田酒除了《新政‧本釀造》外,這《刈穗‧本釀造》亦相當可靠和有超班的口感,飲罷翌日完全沒有異樣,證明酒質純,是好酒。日本買也要港幣150元左右,上述香港標價算相宜,因我曾飲過《刈穗》,知道是好「藏元」,況且秋田酒素來沒有令人失望,今回酒局委實買中了好東西,酒腳開始以為是三、四百的酒,一聽到價錢,大呼:「抵飲!」,大讚:「好味!」

第二支是《白雪‧純米》一升紙盒裝,何以購紙盒裝,就是因為搭飛機,寄倉軟行李箱放紙盒比較穩陣,當天是購了《白雪》外,還選了另一盒紙盒《辛丹波‧本釀造》,就是攜回大陸跟中日劍友分享,因大陸的清酒什少日本酒,特令他們一嚐。《白雪》是日本關西兵庫縣小西酒造出品,是大酒廠老牌子,創業於1550年,旅行日本常見其大廣告招牌。盒上標明釀造水(仕込み水)使用六甲長尾山系伏流水。日本著名兩大產酒地區,是兵庫縣的灘地區和京都伏見,俱有好水,日本名水百選中兩水皆入選,兵庫宮水和伏見御香水,有謂「男酒為灘,女酒為伏見」,可見兵庫縣產酒的名氣。

《白雪‧純米》一升紙盒裝在日本未計稅賣1680丹,香港竟然神奇地賣142港元,看日期又不是舊貨,09年9月製造,新鮮什。平時我沒有留意這類酒,今回無心插柳地購買了,飲時室溫口感一流,又滑又好味,是傳統日本酒,飲到連日本的劍友和飲酒長大的老師也讚好味。證明便宜的清酒不一定低檔,分分鐘直迫五、六百元720ML一瓶的味道,有時會更出色。記得那 藤原紀香 賣廣告的 《月桂冠 ‧月》清酒嗎 ? 也是紙盒酒,也不貴。庶民風情的日本酒,這類紙盒酒很有代表性,日本人可不是人人會購買貴價清酒來飲,《十四代》很多草根階層日本人都未飲過,精打細算的日本嗜酒者,只求有不俗的酒已經如願,所以大酒造亦照顧這些酒客市場,今時今日在日本生活並不容易過。

這兩支清酒都是很配伴食鮪刺身,但香港料理店多數一片一片切上,少有其他食法,頂多來個免治碎上,其實有一個食法是將鮪刺身,赤身部份切粒狀,放點新鮮山葵和醬油攪混,再放幼紫菜絲,風味絕佳。日本居酒屋一定有這味鮪角切,在香港便只好委託相熟店廚師幫忙一弄,這個味道再伴以合味清酒,真是講都會吞口水。


【2009/12/29 AM730 酒藏浪客 專欄撰稿】

星期二, 12月 22, 2009

冬至隨想 深夜食堂


「人們結束一天的忙碌正趕著回家之際,我的一天才剛剛開始。
菜單只有這些,隨客人心意下單,
只要辦得到的都會做,這是我的經營理念。
營業時間是午夜十二時至清晨七時,大家都叫這裡做深夜食堂。
問我有沒有客人,還是挺多的。」
這是短篇日劇《深夜食堂》播放前的獨白,畫面中菜單只有 豚汁定食 600,啤酒(大)600,酒(二合)500,燒酌(一杯)400,已經令人感到奇特。這改編自曾獲2009漫畫大獎的電視劇,在10月14日開始播出後,深受觀眾歡迎。只是一部處境劇,講左眼有一條幼刀疤的男人,一派久經煉歷的模樣,在似是新宿的橫巷中獨自經營著一間細小的食店,上面獨白已經道出一切。集集都有幾位熟客,再加上一些新客人和其所點的食物來構成一個感人故事,是人間交叉點式的物語。看來很簡單,但劇情、拍攝、音樂和演員都很出色,觸動了不少人的心,越年長者越深覺感動,成為近期日本最紅的劇集。

香港電視台會購播嗎? 希望不大,唯有去內地網站觀看,已經配上字幕,我已看到第六集。這劇很有一種吸引人追看的魅力。對於我來講,令我憶起經營居酒屋生涯的苦日子,感受更深。

第一集是講陰沈惡相的黑社會客人,竟然愛食弄炸成八爪魚形狀的小紅腸送啤酒,相當兒童的食物,再有一名愛點煎捲蛋的人妖男,兩人竟相濡以沫,但只限於包容,對病態低層社會來點搞笑但卻很蒼涼。

第二集「猫飯」,一種以鰹節碎(木魚花)、醬油伴白飯的食法。是一名在清晨關店前走進食堂要求一碗猫飯的女孩,展開了和店長的一段宿緣,不是什麼愛情,是人間的友情和義。女孩是一名熱愛唱歌的口水演歌歌手,從沒有人認識至一曲成名,全因一碗猫飯因緣,但人生最風光時亦是死神召喚之時,死後亦魂兮歸來似的化身成一隻猫,清晨來店門前食猫飯,答謝知遇之恩。

第三集是講常點茶漬飯食宵夜的三名「剩女」,三人友情和追求愛情上的風波,終於又重聚一起點茶漬飯,店長叫其「茶漬飯三姊妹」。昔年我在居酒屋又真的發現很多日本女子酒客,酒後對茶漬飯情有所鍾,可見編故事者的眼光精闢。

第四集講一名眾男人皆祟拜的著名打真軍AV男優,懷念家鄉母親的故事。從小他便喜歡食薯仔沙津,最愛媽媽親手即做帶有微溫的味道。但他已經二十年沒有回老家,因其AV男身份,他只好時常來深夜食堂點食店長即做帶微溫的薯仔沙津,借此味道在懷念母親。最後得悉家鄉母親患上老人痴呆,他便能回老家探望老媽,她什麼都記不起了,只記得她有一個兒子很喜歡食她做的薯仔沙津,更客氣地弄給他一嘗,AV男優食至一眶眼淚,將很咸很難食的這個薯仔沙津食光,妹妹站一旁亦泣不成聲。這是在店內AV男優從家鄉回來的獨白伴畫面,店長和人客聽著都轉身抹眼淚,此時出現一句店長內心獨白「人逐漸老,流淚亦漸多」,來完結這個傷感的故事。

第五集是「牛油飯」,即是牛油撈飯,有如我們廣東人昔日之豬油撈飯,異曲同工。故事講熟客帶來一名相當紅和乞人僧嘴臉的食評家,嚐盡美食的他卻鍾情一碗牛油飯,是源因他見到一名曾來深夜食堂的自彈自唱業餘賣藝老者,唱罷一曲「函館の女」,只求店長賞以牛油飯。美食家一直被店長冷待,但卻逢星期四來店次次點食牛油飯,他是想再遇賣唱藝人,但賣唱人一直竟月不出現,終於一夜,他來向店長道謝多年關顧,他日間工作時手指弄斷了兩根,不能再彈結他了,這時食評家跟他相認,問他可否記得在廿多年前在老家北海道涵館時,曾教他彈結他,一起品嚐他姊姊弄的牛油飯。昔年陰錯陽差導致一對戀人分開,失去聯絡,姊姊依然獨身在北海道經營小酒吧卡拉OK,賣唱吾郎也依然未娶妻。兩個男人在食堂食著兩碗牛油飯,邊食邊很開心但轉頭嗚咽不止,這幾廿年的緣起散聚滋味,盡在這碗飯中。劇終賣唱吾郎手拖著年華老去的女友,沿涵館向海之斜坡,在春天夕陽中幸福地漫步而下,坂道上有幾片櫻花瓣漂然落下。

大家上網找《深夜食堂》來看吧,人生不只是整天使用心計去謀取什麼的,往往一味食物,一瓶酒,便已經令人有所感悟。這時窗外一陣寒風吹進,憶起今天「冬至」,晚飯後有深夜食堂的地方嗎? 我想飲點熱清酒……

相關閱讀收看:《深夜食堂》





【2009/12/22 AM730 酒藏浪客 專欄撰稿】

星期三, 12月 16, 2009

白雪 純米‧有好仕込み水的的便宜日本清酒



白雪 純米紙盒裝 1.8 L (仕込み水は六甲長尾山系伏流水を使用) 日本未計稅1680丹,香港竟賣142港元。是好好味的清酒,室溫口感一流,又滑又好味,是傳統日本酒,飲到日本酒友大讚好。

便宜的清酒不等於不及五六百元720ML一瓶的味道,有時竟然更出色。記得那 藤原紀香 賣廣告的 月桂冠 「月」清酒嗎 ? 也是紙盒酒,也不貴。庶民風情的日本酒之味,這類酒最有代表性,日本人可不是人人購買貴酒來飲的,她們更精打細算,在日本生活亦不是人人好過。

白雪 純米紙盒裝詳細資料http://www.konishi.co.jp/html/catalog/sake/pack/premium18.html

星期二, 12月 15, 2009

人生第一場酒



我兒時在澳門長大,小學時突被音樂老師(註1)教唱《東方紅》。這是從開始有一日,返到學校,聖母像變成毛澤東像,其中舉起揮手那個,我覺得跟在南灣法院前那個葡國佬將軍記念石像很相似,這個白色石像在「123事件」時,被民眾扯斷了那隻高舉起的手臂,是運回葡萄牙還是粉碎了,我也不知道。

今天「培道中學」依舊在,一座在南灣大馬路很有特色的多層民初大宅,是很易認的粉綠色和白色外牆。回說那日之後學校不再唱聖詩,也不再見到牧師來上團契,再也嘗不到團契後,派的那些包裝成一隻橘子一樣的國產橙味軟糖,其後開始的日子,是在學校禮堂早會天天聽到喇叭播出雄壯的〝東方紅,太陽升......〞。

後來老師要我們一人購一本紅書仔,聖經則拿了回家當積木。在一個陽光燦爛但肅殺的日子,學校一位男老師,熱血到在「123事件」開始時,在西灣澳督府外,指住手舉警棍的防暴警察大叫 "你敢打人",現場記者拍攝到這張精采沙龍,當年上了國際頭條和全澳門報紙,這張經典沙龍 (見附圖乃我最近從一本講澳門掌故的新書中尋回,以手機拍下),代表勇敢的澳門人,站起來反抗葡國殖民政府。其後有一天全校師生手執紅書上街,慶祝澳門市民勝利大遊行。我老爸老媽沿路照顧我,給我戴上一頂最有熱帶殖民地代表性的巴拿馬硬帽來擋太陽,又給我水壺仔,好像去旅行一樣,我覺得好好玩,第一次在新馬路遊行,沿途是街坊街里,大家盡情大叫口號 ! 好過癮,好興奮。

我亦在那個時代,第一次飲到珍貴的有氣磱山礦泉水,是在一位很有教養派頭的左派伯公家飲到的,我以為標榜磱山礦泉水釀製的青島啤酒會似汽水,也拿來嚐試,飲幾啖便擰頭覺得好苦,不久覺得漂漂然,面又熱,但人就比平時亢奮,伯公笑說這是酒精作怪,這算是我人生第一場酒吧。後來伯公越來越少見到,聽老爸說,伯公回了大陸再沒有回來了。

不久,澳門青洲海面,日日發現浮屍。間中在內港碼頭一帶,聽到從對岸大陸叫灣仔的地方漂來的廣播聲,是冷冷冰冰高八度沒感情的女聲,在講我聽不明白的語話。其間家中出現了一些大陸來的什麼表哥、堂兄等親戚登門投靠,不久便會屈蛇偷渡往香港,有些竟然輾轉登陸美利堅,多數再沒有聯絡。

在這段澳門的日子,我學到很多容易上口的歌和語錄,最記得是那一到排隊打霍亂針的日子,同學人人唱唸:「下定決心,不怕打針,見到醫生,立即鬆人!」。在學校加入口琴班,學吹奏第一隻歌便是《大海航行靠舵手》,現在你給我一個口琴,無需要譜亦可以立即吹出。後來我被父母安排轉讀基督教「培正中學」,那幾年有很多印尼歸僑子弟插班生,聽講是因為印尼排華,他們多數住在柯哥馬路雅廉房一帶,算有個錢,但性格很火爆,我們叫他們印尼仔,打架又狠又狼,但印尼華裔女生卻多數很溫柔,而且身材早熟,看到一班男同學眼定口呆。

音樂老師也是印尼歸僑,教我們唱《梭羅河》,成日唱到眼濕濕。前幾年看姜文那部電影《太陽照常升起》,我看到那段黃秋生飾演的印尼歸僑知青,很有趣的一場自彈自唱《梭羅河》,一班穿著短褲的青春女生開開心心在大廚房搓麵粉,一邊做芭蕾舞舞蹈基本踢腿動作來嘻笑和唱,有含春待放挑逗味道,畫面有點誘惑和情色,這個男角式後來就是因「色」而被批,最終自縊了斷。這段看到我心中一震,隨著《梭羅河》的歌聲,我心漂了去起那段澳門街陽光燦爛的升中學後幾年日子,憶起很多人和事,記憶中澳門街亦從九十年代時開始常常大放煙花。上兩周,香港辦亞運,又封了維港大放煙花 (其實香港回歸後也常常大放煙花),每次看到滿天燦爛的煙花,我會想念起已故的老爸和老媽,和在澳門渡過美好日子的老家,那段澳門光榮歷史,我也永遠記在心上。有時我腦海會閃出有半世紀多的劍道場,老館長所撰寫那本多年感悟的語錄,其中一段語話:「劍道的打擊,就像夏夜的煙花,一樣有着淡淡的憂傷和寂寞。」。我覺得這也如回憶人生第一場酒,亢奮和苦澀 !



(註1): 澳門當時有保留叫稱「老師」作「先生」,來自嶺南舊習,「教書先生」之簡意 。





【2009/12/15 AM730 酒藏浪客 專欄撰稿】

星期二, 12月 08, 2009

從一瓶OEM 清酒中說起......


日前,劍友剛從日本攜回一瓶OEM 清酒,貼紙上乃老師東京的劍道場名字,是2010新年派街坊的公關禮品,看招紙說明是枥木縣那須《東力士》純米酒,味道普通,可能拿來「燗」更合,話雖如此,卻是飲一份情意吧!

OEM 清酒就是自己起一個名稱的的品牌,所以如何上網查也查不出,必須細看背後招紙之出處說明,有一些則連這個也沒有貼,但必須了解這不屬於那類非日本本土出產清酒,OEM 清酒依然是真正日本酒,也不是裝瓶式偽日本酒,了解到便可安心飲用。例如香港一大型國際性餐廳zuma便有一款《zuma大吟釀》,是石川縣一所酒藏專門給此店,其倫敦、香港等店中都存備。又有一間酒商「日本酒協會」也有一個OEM品牌《讚》,主攻台灣市場,香港亦有上架,乃福島縣一間以古法釀造生酛清酒著名的酒藏生產,一看瓶蓋便會看到,招紙上是看不到的。這種自行起一個名號的清酒,在日本也頗流行,酒廠也歡迎你的訂單,但很多時要訂一桶,容量不菲。

我收過最可愛的OEM 清酒,是那些180ml一瓶的迷你清酒,比細清酒300ml還要細小,這種酒雅號「一口酒」,在不少酒店(賣日本酒的店)有發售一些紀念品裝,給遊日旅客購回當手信,委實很懂做生意。我那酒瓶很Q,是一間居酒屋的贈品,酒名「如月桃花」,就是店名,很有意思。這也勾起我有一次在東京飲酒的回憶,那夜我和幾位香港廚師和大老闆下一代,一星期日本見學旅行臨別前暢飲,在「如月桃花」同一條街上,走進了一間人氣旺盛的地道燒鳥排檔式居酒屋,我們一行四人坐在跟人共坐的大木枱 ( 這個日本人可十分受落,反而香港的酒場放大枱就沒有人會去坐 ),當晚和我們搭枱的,是四名日本年青人,兩男兩女,飲到淩晨時,微醺之我們開始聽到一把女聲在重複說著不太正的國語:不好意思,原來是其中一名醉態醺醺日本女生跟我們說話,一個當夜飲了十多杯生啤的日本女子,她很辛苦的吐出一句句國語嘗試跟我們溝通,說之前一定來那句「不好意思」,看到日本人說話中的su mi ma se真是上了腦,連說外語時也如是,已經成一種風俗,也許是日本一切自律的源由。

女生寫出名字叫 高野華惠,我腦中便想到,她家族一定有酷愛中華文化的長輩給她起名,怪不得她會有因緣去學華語。席間有美女加入,大廚友人飲得很更開心,便買一支一升瓶的清酒《上善如水》請眾人分享,飲至酩酊大醉,那晚的東京池袋街頭燒鳥店正展現著真正的中日友好交流,比那些什麼文化團體來得真誠。最後全體飲到東倒西歪地結帳離去,我飲了六杯生啤N杯清酒下的思維有點漂浮,隨後醉眼望著路上跌跌撞撞的香港友人和一眾日本萍水相逢者,在發出如無數十字光的街頭燈影下,百年來種下血海深仇的兩國,下一兩代子民在搭著膊頭醉蕩街頭。夜涼如水,我突然想起那些右翼老政客嘴臉,於是向天大叫了一聲「8+26(馬鹿野郎) !」

說回那瓶劍道場OEM清酒,貼著「劍德救世」標籤。六十四年前,日本戰敗,東京重建時代,世道菲蘼,草根階層孩童偷竊打架,失教滿街走,第一代館長見此便蓋館廣招少年孩童教以劍道,以劍正世,負起劍道家的教育責任,館起名「久明」,日語發音同「救命」,所謂「救命」實意味著「挺救生命」,日文「救命胴衣」就是「救生衣」,館名含拯救一個一個生命,就是實踐「活人劍」理念,而這些生命就是日本未來的下一代,所以便將「劍德正世」這傳統劍道口號改成「劍德救世」,世道不正,只好救世。

今晚酒局,我們海外不肖門人圍飲劍館OEM酒,又笑說館長又來那套老掉牙口號,救了半世紀,依然要在救世,世道難救,又低出生率,這個二代目館長不好當。我笑謂飲了此酒者便要加入救世行列囉,席間一鬼馬劍友扮嗆酒裝咳大叫 YA MEI DE ! 笑死我。但笑罷一種傷感覺突然襲來,一個曾經燦爛武道文化承傳上的淒然,這種感覺有如觀看夏夜的煙花,我再也笑不出了……




(附照乃國內分館拍攝下的道場一瞬)

【2009/12/08 AM730 酒藏浪客 專欄撰稿】

星期二, 12月 01, 2009

香港體育如一瓶外觀漂亮卻傾出濃郁腐敗氣味的清酒


撰寫本欄時,我滴酒沒沾,腦筋很清醒,待寫罷再飲,飲罷再抽竹劍醉斬水中月洩憤亦未遲。我不會學古人 李太白 醉撈水中月如此瘋癲,卻成飲者千古留其名之說。我只想講,香港現在各項體育總會以兩頭馬車手法管理是落後的,「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管其公帑資助,「香港業餘體育協會暨奧林匹克委員會」再管統各總會,這便形成半官半民的行政,亦形成互相推卸責任。再者在立法局一席上,代表體育界的乃從功能組別產生,這點便是畸上加畸,令到廣大香港市民稅納了,錢付了,但被不公平對待時卻投訴無門,就是上述的層疊利益結構下,香港各體育總會便成為受政府億萬金元資助下的小圈子私人俱樂部,所謂要加入俱樂部成為會員便會以諸多手法和手段來攔限,旨在保圈內人權益控制。

這種偽民主偽選舉,對外卻當做真正公開公平,實際在愚弄著廣大香港市民和各項目運動員或愛好者。所以一直有出現如下情況,一旦運動員有異議提出質疑和所謂不聽話,便會消失於香港體育界,有如最近TVB《宮心計》中太后對妃子「禁足」上宮殿之刑,不能參與活動,不能進入代表隊,剥奪你一切公民權利,因為就是「無王管」。

政治多談令人累,回望神州宗主政權,她卻有「國家體育局」,在各地區再有各地區體育局,全是官方機構,一級運動員也出現代理人制度,開始拋棄「業餘」,至於「中國奧林匹克委員會」也要跟隨「國家體育局」的合作。雖依然有很多其他人性黑暗問題和運動員生計無繼之報導。但這些在最基本上架構訂立步伐上,竟然香港沒有跟得上丁點,連一個官方的香港體育局也沒有,更在九七後將昔日英國人那套有心計去訂辦的「康樂體發展局」,在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思維下,「香港特區政府」終於將「康體發展局」拆骨煎皮,將其行政權力分予「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和「香港業餘體育協會」。

到香港今時今日,證明香港運動員不是垃圾,但體育上行政體制依然是垃圾,運動員依然憂柴憂米憂將來,沒有職業模式引入,沒有代理人,沒有立法監管香港體育總會運作,弄至香港代表隊選拔機制出現不公開之黑箱模式,最強的不及最聽話的,選拔變成權力用計,私相授授,弄至體育總會全沒有監管,山頭林立如同六十年代的同鄉會或社團般營運。最近,「廉政公署」檢控健美總會會長收受利益串謀和涉嫌詐騙「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資助事件,這種種叫做大都會國際化的香港嗎 ? 各項目總會被投訴曾經一直出現香港報章中,議員十多廿年來曾接手的也不少,但歪風繼續吹,公義之孤劍難刺穿政治利益層疊緊扣的城牆,運動員幾十寒暑就是如此付諸流水。

立法吧 ! 必須有投訴機制,不能再讓「平等機會委員會」等各有關部門以體育界不是政府機構告不屬於她們管理範圍而推卸,令到拿不起大量金錢去找大狀向法院提出「司法覆核」的香港運動界苦主,投訴無門接近半世紀。

過幾周便是「東亞運動會」在香港開幕(註1),這只是香港體育界的表面風光,實有如一瓶包裝漂亮的清酒,卻存放(運作)不當,酵母菌在樽內起變令酒味全壞,一旦開瓶傾出來,便是一杯發出濃郁腐敗氣味的清酒。有日本飲者曾席間戲謔這種酒味是日本政壇的氣味,老政客和官僚們的至愛……

最後只想以唐代 李白 的名詩《塞下曲》來作結,道出一名劍者和飲者的複雜的內心……

五月天山雪,無花祗有寒。
笛中聞折柳,春色未曾看。
曉戰隨金鼓,宵眠抱玉鞍。
願將腰下劍,直為斬樓蘭。



(註1)十二月五日乃東亞運開幕日,晚上晚上6時至10時,尖沙咀天星碼頭。將會有香港體育苦主到場宣傳下香港體育有幾黑暗......


【2009/12/ 01 AM730 酒藏浪客 專欄撰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