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月 30, 2010

北韓炮轟南韓延坪島‧憶起《天涯歌女》和 濁米酒

酒藏浪客
南北韓突然開火,二百炮來八十炮往,想像得到現場島民的驚慌。看新聞,看這看那,腦海中揮之不去地想起那部南韓電影《天涯歌女》,自從17年前在中環大會堂,因國際電影節而看到後,我一直都沒有機緣再看到其任何片段 ,今神推鬼差地在youtube一搜「Sopyonje」,竟然有分成13段的整套含英文字幕版本。互聯網偉大,youtube是驚喜,這一看便重溫了一部至愛的電影,其中男女演員在唱的叫 pansori (板嗦哩),那是一種朝鮮類似中國說書和日本演歌的傳統唱歌技藝,一歌者一鼓手,便可以唱出一套流傳故事,但已經式微,委實太難學習了。有一段昔年在影院曾令我淚流不停,那是電影結束前一場的姊唱弟鼓(註1),姊姊以心眼來望著失散幾十年的弟弟,因為她是盲的。悲傷的歌聲和配樂,直搗人神經,這場戲是極品。

《天涯歌女》(註2),有譯名「西便制」,昔年是南韓很賣座的電影,韓語片名是直用戲中女主角的名字「Sopyonje」。著名導演 林權澤 曾被一些人批評,此電影有包容北韓的思想,引起了不少爭議,但不損其賣力座,很多南韓人都看到淚如雨下。 此影片當年被說成借喻片中的分散姊弟,姊喻北韓,弟喻南韓,姊默然接受養父的極端手段去訓練其唱功, 弟反感更不忍見父對愛姊如此,拂袖而去。其後老父更以藥將她弄盲,令其唱歌感情更進一層,唱pansori最重要是心中懷有深深的悲傷,歌者才能唱出令人動容的歌,故她也甘心被老父以非常手段引進致極境界的理想。

弟弟一別幾十年,心中懷念愛姊 (其後導演拍了續集《千年鶴》,是弟拋棄家庭去找尋姊姊故事),他走遍全國找尋已成演唱 pansori 傳奇歌手的姊姊,千里尋找到卻在荒涼鄉鎮客棧只求她唱一曲,最後都不去相認,但心中早已經知道對方就在面前,弟弟年輕時就是一直奏豉伴姊唱的,姊一聽便心中明白。弟離開後,照顧姊姊的客棧老闆,問她何以大家不相認,她說就是想留下心中那種悲傷感,內心沒有足夠悲傷的歌者,是唱不出境界的,老闆幽幽地回說:「怪不得昨晚妳的歌聲很特別,如以歌和鼓在造一場沒有觸撫的愛......。」盲女亦準備離開照顧她三年的男人(客棧老闆),因為她不能如此安享現狀,歌者必須在人生中有充裕的悲傷。分開後,劇終畫面是盲女歌者在雪原中上路,前面引路的是她收養的女孩,繼續飄泊天涯,延續著一種傳統,一個 pansori歌者理想......。

假如找到有唱pansori的酒場,朝鮮歌姬泣唱中,飲的當然最佳是如戲中出現的牛奶色古老濁米酒,莫飲那種「真露」。但美味的濁米酒卻可是日本酒中的にごり酒,日本酒度+3,偏甘口。《李白‧にごり酒》是其中一款比較多香港人認識的濁米酒。另外一種要留意的是《大七‧雪搾微發泡濁酒》,此酒採用傳統生酛釀造法,更使其在瓶內第二次發酵,故有碳酸氣泡,似水果酒的味道。年只產一次而且產量什少,在日本亦難買,飲到算是有緣人。不少日本酒造都有出產にごり酒,但並不是全皆美味,有些太甜,有些太似藥水,口感很參差。飲濁酒記得開瓶前搖一下,令白色沈澱物平均全樽內,切記。
今夜重看《天涯歌女》,我感受亦不同昔年,覺得到這部電影有一股技藝者執著的「氣」。其強調心中要有充裕的悲傷,否則發揮不出或進入不了極致的境界之描述,是有複雜含義的。我感悟到這種悲傷感在很多方面都有必須,無論寫作,音樂,繪畫......等,但凡觸及內心的,接觸上便有一個令人動容的境界。

其實同樣,當酒意至極,飲者懷絲絲悲傷,高手也!所謂對酒當歌,人生幾何,也根本是豪邁中懷有傷感,嘆人生苦短。所以飲一場酒的對手或「酒腳」很重要,就是必須有共鳴,如同唱pansori,在言傳外交流,酒酣歌意間俱懷人間傷感事,那場酒便不枉人生一回醉了。

俺身為仗劍者,所謂「劍道修行」,感悟到又何嘗不是需要人生經歷過不少波折,心裡累積著悲傷,終極的劍藝,乃一種悲傷的劍道。劍道之道,是強中含有一種悲傷感,那可以說便是某種慈悲,真正的「活人劍」意思,也就是遇到了令自己「含笑而逝」的對手那套哲學。這裡我記起劍道先生的一段日文語話:「劍道和哲學的實踐是什麼?碰上了這個牆壁,從開始煩惱的那一刻起,已經開始了真正的劍道修行。」

那種迷戀權力的人,終其一生無法會有充裕的悲傷,唯一在生命臨終或退休在即時,其悲傷就是不能擁權力千秋百載,和放心不下千方百計安排做接班人的兒子。為不似人君的兒子鞏固軍權形象,發炮取去平民生命的領袖,真是何其偉大,何種理想!大家不要齒冷那北韓「金」家一族,其實東方左、中、右派商政界中都充滿著這種人,父傳子,傳不到,就是其終生遺憾似的,有如填補一下其一生俱不充裕或者忘記了的「悲傷」。

冬夜秋風陣陣,簾紗隨風飄若浮幽,如高麗女子的白素衣,我聽著「Sopyonje」悲傷的主題音樂 (註3),憶起1993年在戲院散場前座間陣陣韓國人飲泣聲,戰爭離她們很近,離我們很遠,但我記得女主角很特別的真名─吳貞孩,「Sopyonje」的意思是「黃鶯」......



(註1)《Sopyonje (天涯歌女)》12 of 13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NLXGTAqcB0
(註2) 影評
http://www.ita-cinema.com/movie/sopyonje.htm
(註3) 「Sopyonje」主題音樂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tAqXHR4InI&feature=player_embedded

星期四, 11月 25, 2010

甘至係至健康早餐

昔日的便宜健康早餐,現代人也充沒有時間弄,唉!

星期三, 11月 24, 2010

ホッケ‧「魚花」魚

武士開餐

日本這種魚,漢字寫成魚字旁加個花字「魚花」,日文寫片假名或平假名便是「ほっけ」或者「ホッケ」(hokei),意思是「北方の魚」,當然就是北海道產的最佳。

居酒屋中的多數開邊燒,有些是屬於「一夜乾」,那種是醃過一晚,比較咸,魚肉比較「實」,但兩種都是送酒恩物,伴蘿蔔蓉食,不一定需要食燒魚的檸檬醋醬油,視乎個人喜好。下午伴食白飯和味噌汁便是一個好美妙的燒魚定食。

北海道人對此「北方の魚」特別有情意結,其在北海道以外或海外地區開料理店,例必找老家漁店運來,就一定有 燒 ホッケ 賣。香港有一種真空袋裝的 ホッケ尾部發售,應該是大條一點的魚,只魚尾的肉身已經很厚,比瘦的原條更好食。俺就是愛吃這種,家中有焗爐便能自己弄燒魚,面火式烤便可以,下面是以錫紙盤接流下汁液,食前也會榨點新鮮檸檬汁調味。

日本人光顧居酒屋,多數會點燒魚, 開邊燒 ホッケ 算是熱門食物,一條燒魚送酒會真的是很耐食又不貴,不似刺身一啖一件又貴,各式燒魚自然成為飲者至愛,將錢留在買醉,但香港居酒屋反而不多燒魚給你選。大部份香港人依然只停留在食大大件三文魚刺身和壽司層次,幾十年來改變不大,只是多了集團壽司店和收客人價錢不菲的極高檔日本料理,對於日本飲食文化認知上,口味依然被一些傳媒和商人聯手牽著走。

星期二, 11月 23, 2010

飲「紅眼」的歲月

酒藏浪客

生啤蕃茄汁‧紅眼
多月前,曾往銅鑼灣柏寧酒店的酒吧,「歡樂時光」小酌,我點了生啤,隨後口多問女酒保,還有沒有客人會點「紅眼(red eye)」來飲,這是生啤混蕃茄汁,所以叫「紅眼」。她回答說一個月都會有幾單,有時是外藉人士,有時是香港人,但一定沒有年輕一代行政人員會點來飲。這個都算幾老餅飲法,我記得第一次飲已經是接近三十年前了,昔年銅鑼灣利園山「利園酒店」有間「飲勝吧」,賽西湖上面有間「大酒桶」,就是我輩最愛往啤一啤的地方,也是玩擲飛鏢的場所。還有出糧的日子,有同事贏馬請飲「歡樂時光」,便會拉隊去 「top of the town」,怡東酒店頂樓,有女歌手唱live jazz的酒吧。這一切都極含英式殖民地風情的飲酒場所,我如何都忘不了在「top of the town」,飲著「紅眼」,望著遠方夕陽西沉的維港,真是斜陽裏氣魄更壯,斜陽落下心中不必驚慌,我們的青春還有不少新希望。


時代隨傳媒和流行旅遊的轉變,和風開始佔領風騷,我們學會往日式餐廳飲啤酒、熱清酒和大唱卡拉OK,感染香港日本居酒屋的偽東瀛氣氛,那是比哈日早一代的朝日族。慢慢,「紅眼」被我們忘記了,直至日式啤酒屋進駐香江,忘不了「麒麟吧」的「黑白」,黑生啤混生啤half & half,新鮮的日本生啤混日本蕃茄汁的「紅眼」亦隨之回歸,因為日本人飲酒素來喜歡「溝來溝去」,其實是沖淡了酒精,但又給予人飲了很多的假象,所以蕃茄汁、西柚汁、蘋果汁、橙汁、烏龍茶等等都是日本飲者喜歡的,但啤酒只受蕃茄汁「溝」,清酒只受橙汁「溝」,至於燒酎才是最受「溝」。但這些啤酒屋卻漸漸放棄香港,可能發覺香港人越來越沒有「歡樂時光」,happy的時間開始少了。

歡樂時光
不知道酒吧何時開始有「歡樂時光」,但那時一定未有蘭桂坊。我記得昔年上班打工,一到五點,就學人去 happy hour,因為感覺到自己是社會人,不再是傻呼呼的學生哥,拎著杯大生啤在豪飲講公司是非,真是很歡樂的,我依稀記得當年的女同事都好能飲,比今天的公主豪邁多,分分鐘一場要八時拜拜回家見阿媽的牛飲,回不了家的是男生,伏案大醉,原因只飲不多食,節省荷包又要威,宴請女同事,下場就是「醉」,待女同事離開後便是「吐」。

後來不知道誰懂得啤酒混蕃茄汁,當然人人跟風,杯數依舊,酒精卻半,蕃茄汁又頂得下肚,便開始時時「歡樂時光」飲「紅眼」。

但進入經濟不景第一波,電腦開始可以上網的時代,歡樂時光便開始被咀咒似的,開始沒有多少人提議了,對著電腦的時間越來越多,對人的溝通也逐漸生疏,到今天大家飲酒時也一人手中一部手機上網,似乎社交圈擴大了,其實反而沒有多少個實在的朋友。所謂酒吧中依然支持歡樂時光的便多是老外,香港人淡出了,我們一輩亦沒有多少人繼續天天歡樂時光的能耐。這就是廿多年間的轉變,維港變窄了之外,香港人的眼界胸襟都在跟隨一同變窄和「宅」了。

尖沙咀東
尖東的輝煌時代,我少在香港,錯過了很多見識,但換回東瀛世界的認識,一失一得,人生必然有定數。沒有能耐去過「大富豪」,只間中跟大哥們去了尖東一些日式酒廊,什麼「千鳥」什麼「櫻花」,細細地方卻貴貴酒水,必有一批告訴你她從日本回流返香港的姊妹,當年我只能當她們「大家姐」,老煉江湖的那種意思。多虧她們弄到我沒有興趣去歡場,因為覺得付錢去飲酒還要找話題逗她們開心,不是如此吧,真相是可能我不夠煉歷,未懂這種曖昧的情趣,不及一位大老實老友,次次都酒後問大家姐身世或下海的故事,最後又被「屈」多支威士忌,講到今時今日,老友依然記得當年和他依然幾十年不變。

說到這裡,我腦中出現在中學畢業那年,一個印象難忘經歷,當年有一類在彌敦道樓上的夜總會,我暑期工是往修理冷氣和水塔,下午場中有女仔上班的,晚上才出現那些打扮閃亮的阿姐,看倌們可能有人明有人不明這類地方,其實只是庶民版「大富豪」。羅文 當年的歌,真是橫掃歡場,自從一句「相識注定成大錯」,我真是天天被迫重複聽《小李飛刀》,看著很多自以為自己難得一身好本領的阿伯和大哥,就在這裡情關始終闖不過,舞池燈轉,懷中小姐,羅文歌聲,人人幻化成 李尋歡,我和幾位學徒就天天休息時咬著菠蘿包,啜飲可口可樂看人生秀,也成為我進入社會工作前的一段歡樂時光。

昭和年代
日本是昭和年代,香港是「事頭婆」時代,曾經都是令我輩懷念的日子,錯配的我,穿梭其中,多了一些別人體會不到的經歷,醉醺醺在池袋街頭遊蕩,雪見酒,跟過氣京都小姐合照,跟導遊拍擋的迷離情愫,進出另一面的歌舞伎町……等等,但一切皆是異鄉虛幻,我心中只想念著回家食餐叉燒煎蛋飯。因此亦學會冷眼細看一團又一團人的虛情世相,機場拜拜後就是一生的不再見,緣盡於此。

好似越寫越sad,其實沒有這種元素,我根本什麼都寫不出。一朝天涯客,餘生道不完,真的是何必偏偏選中我。呀!很夜了,睡前好想飲一杯「紅眼」,那存在還是不存在的《深夜食堂》又會否有得飲呢!


星期四, 11月 18, 2010

夢寐以求之島歌聲


上間綾乃 月夜恋唄 琉球もーあしびー沖縄・島唄ライブ2010 2曲目


假如飲酒有現場演唱,該當如此。飲醉無憾!!!
這種島唄,即是島歌,唱腔如泣如訴,很虛幻很漂蕩,俺夢中曾聽到過,
根本不需要理唱著什麼,就是歌,經過一把女聲唱出靈魂,
當飲著酒,微醺間,便很爽。
但島唄是屬於南國的聲音,在冰天雪地聽便不夾了。

上間綾乃 在沖繩 国際通りの民謡居酒屋・金城(かなぐすく)駐唱
當地 fm792@fm-nirai.jp 有放送。

居酒屋地址:
那覇市国際通り入口より2軒目地下1階のお店,
島唄ライブ&居食屋【かなぐすく】〒900-0015
沖縄県那覇市久茂地3-1-10(MIビル B-1)
Tel/fax 098-862-8876
(PM4:00~PM11:00まで受付可)
ー 年 中 無 休 ー

去到一定要聽一次 !

.

星期三, 11月 17, 2010

山葵八爪魚鹽辛拌豆腐

武士開餐

送酒恩物,山葵八爪魚鹽辛,這屬於珍味一類。但拿來拌在日本硬豆腐表面,再放自行調教的薑汁甜醬油,這便更好味,飲者拿來伴酒,人食人讚。

豆腐最佳找如附圖之藍字盒硬豆腐,紅字盒是軟身豆腐,口感不相同。那薑汁甜醬油只需要拿日本醬油加熱,放點砂糖,待涼再滴上些少薑汁,這便成。別在食用時放木魚花或蔥,放點紫菜絲可添美觀。

很多居酒屋沒有這個菜色,俺便會點冷奴,再點山葵八爪魚鹽辛,弄走凍豆腐的冰塊,自行混合兩者,利用跟碟的薑末弄壓出點薑汁,再以桌面刺身醬油來使用,一樣可以好好食。

但別拿另一類尤魚珍味來如此弄,尤魚鹽辛極咸醒,只宜伴以白蘿蔔蓉,如果再刨些少日本柚子皮便會出奇地吊起味道,這是不同八爪魚鹽辛的珍味,加了山葵的,更不同。

「山葵八爪魚鹽辛拌豆腐」可以當居酒屋前菜,但必然收錢,成本貴呢!送啤酒、清酒、白酒皆可,但最好自己點自己一份,免不相熟朋友在你夾我夾地分食,在日本這種獨食場面,自己點自己喜愛的酒餚,是自然不過的,千萬別覺得「唔好意思」。俺曾經過一役,館長先生請客,叫我點食物,他英文說自己已經選了,俺選了原條燒花魚,上桌原來館長點了一個燒鮪頭,一桌燒魚。他也不會揚聲著我改點其他,因為就是尊重我是客人的口味,同時亦不會委屈自己,於是各自食自己至愛。中國人很難理解這點心思的,所以中日兩國人的行為不能以面貌類似便當同一種人,文化差異是存在的。

星期二, 11月 16, 2010

酒後的告白

酒藏浪客

「告白」,告訴大家一個明白,相當濃郁日本味道的名詞,很配合日本人的曖昧性格,就是什麼都不會直接告訴你一個明白,當突然有人要來「告白」,意思即是「爆大鑊」。昔年著名小說《假面的告白》便是 三島由紀夫 藉小說告訴天下一個明白,一部經典著作。

最近日本電影《告白》,改編自同名小說,亦成為震撼話題,內容講及日本少年殺人事件和一條保護未成年者之少年法,成為少年犯罪者之護身符社會問題。

《告白》拍攝手法令我想起另一部探討青少年心路電影《青春夢幻物語》,音樂和畫面上的確有類似元素和氣氛,但似乎鮮有人提及,可能《青春夢幻物語》在香港不算大眾品味,被遺忘了,但這部電影在國內卻什多「粉絲」,忠實到要去日本朝聖和聽在電影中扮演莉莉周歌手,一位日本青春女歌手 鈴木圭子 (salyu) ← 的演唱會。

我認識的一位重慶劍道女生,便是先去橫檳追捧圭子,現在就是去了東京讀書,比香港的哈日者有更強烈行動力,令我輩汗顏。如果沒有聽錯,電影《告白》中亦曾出現 圭子迷幻的歌聲。

《告白》一書,我曾閱,電影忠於原著出現大量對白,各位演員皆很出色,真是不明白日本電影中的少年演員如何挑選的,但香港一直卻以超齡童顏男女演員來扮少年學生一類角色,千年不變,當觀眾係「露露 (lulu)」,次次睇到在心中暗罵「八加廿六(馬鹿野郎)」,這有如華語刀劍電影,毫不認真的老毛病。《告白》故事,我不想寫,大家去看書或電影吧。




那天看完《告白》,我和四酒腳飯聚,飲了一瓶《英勲》一瓶《黑龍》,共十四合清酒,令我想來一段飲者的「告白」。

飲日本清酒,切莫追捧「幻之酒」,這是市場策略,推高酒之身價,製造話題。你千方百計找到,花上幾千大元,到口好能可只是一口吟釀酒,完全不值亦不幻。

最好味的清酒,全日本各地都有,不獨是新潟和山形等市場熱門酒產地,只要有好水源,便一定能出好清酒,酒米也重要,但今天運輸發達,何地好米都能購運,故產地也佔不了多少好處,反而水卻依賴天然之恩賜,故水源一旦出現污染,酒味亦出現問題。釀酒師(杜氏) 當然更加不同昔日守於一藩一地,市場一直求人才,只是沒有多少年輕人願意入行,這份工作在冰凍天氣凌晨起來作業,已經刻苦,再一班男人被困在深山隱谷中的酒廠內,與世隔絕,那種生活,現代人可受不了呢!

日本市場銷量最大的一直是「本釀造」酒,日本飲者庶民下層最多,日語所謂「下流」社會,最愛是大約港幣一二百元左右的一升瓶清酒,或者大紙盒裝酒,這些正正式式就是日本酒,全國飲量最多就是這類酒,我在劍道場掛單的日子,最易嚐到這種庶民之清酒,有慶典便飲個不醉無歸,所以不少劍道人心、胃、肝飲出毛病,原本早死的卻因劍道之功延長了一段日子,但劍道場即酒場壞習慣,委實飲壞了不少人的身體。但自古劍酒不離,沾染豪邁,看來都很難一時三刻戒掉。

至於最近大吹擂的「燗」酒,亦越來越講究,揭穿了也是市場所設計的行銷手法,好酒不燗飲,燗飲不如飲室溫。其實冰天雪地,燗酒是一個風情,誰來燗,我毋需再多言。




…寫至此,酒意消散,我回寫一下《告白》,故事中狠批日本教育制度和家長的雙雙失敗,製造出怪獸下一代。上課混亂,就是教師動不了學生一條毛,學生從家長言行中知道投訴教師,利用來保護自己的恣意妄為,校方亦隻眼開隻眼閉,基於孩子需要保護,日本的新生代就是被法例過度維護和家長過度溺愛,已經越來越到達社會的容忍底線。昔日講求紀律服從的大和民族新生代,個個都及受西方學校自由模式一套,但根本東方人社會價值觀,跟西方有異,便弄出一場教育「大頭佛」秀,一切都迷失了。最近見新聞報導,劍道、柔道、弓道等武道,被文部省要求加回中學必修教程內,就是看到社會開始接受不了學童行為如此下去,要好好回歸傳統訓練紀律和禮儀,這些硬教育式武道正合其時 (但這些武道曾在日本戰敗後,被美軍管轄時禁絕多年)。

日本如斯,香港何尚不是,教書先生已經再沒有尊嚴,校長成為商人,主任成為公關,教師成前線看業績推銷員,家長學子俱成客戶,米飯班主「大哂」,連運動堂都少上少錯作準則,任何方面稍有差池,家長便找傳媒、報警,濫用公器,亦因公器亦大多無道,只保飯碗看銷量,那「姣婆巧遇脂粉客」,一拍即合,不理真相,只求吸引讀者眼球,學校和教師根本無從招架,找律師硬碰又怕有損校譽,沒有客仔便被殺校,只好無奈地放棄公正,息事寧人,遺害深遠。再者加上所謂國家、社會之價值觀都陷入混亂時代,那些所謂莘莘學子便有神功護體,四肢退化,頑劣者便拋出乃過度活躍症患者,便合法地搗蛋妄為。這與日本上述教育情況,越來越步伐一同,那教師如何「教」!只能當「搵食」。

我依然記得古老的三字經開始幾句,但似乎今天卻應該改為,人之初、性轉惡,養溺縱、家長之過,教不能嚴、教育的禍......。



星期一, 11月 15, 2010

月の桂 琥珀光‧古酒論 新店 新登場の酒


月の桂 琥珀光 十年貯蔵大吟醸古酒, 日前上新搬遷往同一條街利舞台對面二樓商場之日本古酒專門商店「古酒論」,見到這支京都伏見的古酒,心思思想一試。

創業1675年,好水老店古酒,有吸引力。



「古酒論」新店寫真
銅鑼灣波斯富街96-106號,富明街2-6號,寶明大廈1樓D室 +852 28080908

星期三, 11月 10, 2010

とろろ昆布 (細絲昆布)

武士開餐

昆布,我們叫海帶。對日本人來說,昆布乃主要食材,真的是一日不可無昆布,這是實話。高湯中便一定有那些乾硬大塊的鹽醃日出昆布,所以食日本料理時,豈能不碰上高湯調製的食物。

至於這とろろ昆布,中文譯寫成細絲昆布,我們比較陌生,乃經過醋泡浸昆布,以鋒利之刨刀弄出幼細如絲狀製品,高級品放進口中會溶化,酸香風味很獨特,大阪人拿手製作,想了解可以找一本書名《暖簾》,山崎豐子 所著,讀後便會了解更多,全書就是寫二次大戰前,大阪商人,昆布店「浪花屋」的故事。當中描述這些細絲昆布很著墨,令不是日本人的讀者能加深對日本食文化的知識,另外此書也是稀有的一類描述日本發動戰爭期間,民間的日人的行為和心態,暗批判了軍國主義一筆。年多前電視播放那部《華麗一族》,木村拓哉領銜主演,講述關西財閥的故事,就是 山崎豐子 原著。

細絲昆布在東京淺草雷門,那條直往觀音寺的仲見世通,有幾間土產昆布專門店有售,昔日俺完全不為何物,俺只懂放湯之日出昆布,讀完《暖簾》一書後,便知道去取細絲昆布來試食,進口真的是溶化的美味東西。購買回香港,送人沒有人會懂食,其實在弄飯團時可以當紫菜那樣繞往飯團來食,別有風味,又可以放一小撮在味噌汁或海鮮清湯上面,增加昆布味道,也很美觀。細絲昆布完全是纖維質,可以整理腸胃,更讓人吸收到更多的鈣、鐵及礦物質等等。 下次去日本旅行,可留意 購買這種とろろ昆布做手信,又輕又特別又不貴,物輕情意重,就是這個嘛!

星期二, 11月 09, 2010

戀戀關西‧人和酒

酒藏浪客


日前應約赴老總之大閘蟹宴聚,先往時代廣場地庫日式超市巡巡,機緣地購得兩瓶著名關西清酒,一產和歌山,一產京都,香港不常現身。和歌山的是酒榜排位占廿多之《黑牛》,是晚飲的《碧山‧黑牛‧純米吟釀》,屬於限定品,即是不長年常出產之酒,香港飲得委實有緣了,其銘名乃千年前,和歌山海南市「黑江」,是海灣裡頭海濱,有一似黑牛的形狀的岩石,「萬葉集」幾首和歌作之「黑牛瀉」吟作中有提及,酒藏以此命名是紀念古老的「萬葉集」和期望回到昔日的美酒風味。當晚飲時進口知道有好水釀造,看資料是「萬葉黒牛の水」作仕込水,怪不得口感順滑,就是良水作怪。

好酒飲一半後便開一升瓶的另一關西酒,京都伏見「齊藤酒造」的《英勲‧純米酒》,這使用京都伏見水仕込的酒,更柔滑,越飲越好飲一類大啖吞之美味酒,《碧山‧黑牛‧純米吟釀》開始被冷落一旁,可能黑牛此酒要更低溫冷飲會比較好,席間更有曾參與第一次屠酒會的酒友,謂此《英勲‧純米酒》比美那支紙盒六甲山伏流水仕込的《白雪‧純米》,這曾被評價廉物美之酒,香港日式百貨賣店亦連續加賣價三次。至於這《英勲‧純米酒》也只是二百五十左右,也是超值之酒。京都伏見水是軟水,酒質柔滑細緻豐滿,亦有喻為女酒,男酒則是兵庫縣的灘地區,可見京都伏見產酒之重要地位。越飲越順的酒不是常有的,這《英勲‧純米酒》是要記下的。

人多品酒,酒便消失什快,十四合清酒轉眼便差不多,此時拿出一友人從酒展剛取回的一堆酒,多數是紅、白葡萄酒,有幾支清酒,巧合呢,又是關西酒,兵庫縣 (在京都府旁邊) 丹後市「西山酒造」的《小鼓‧純米》,但在先兩瓶好酒下,又未冷凍足夠,不能參戰,只被飲者屠掉。

酒酣耳熱間,心中出現無聊思考,何以突然熱碰上關西地區之酒呢?中間一定有點磁場作祟,一定是在最近極其接觸上關西事物,引起此種巧合。幾杯好酒到肚,終於想起,因為近期追看一名日本人氣女藝人─北川景子,她原來亦是關西人,生於日本兵庫縣神戶市,怪不得出現這個奇妙狀況,這就是神奇的人生,一念接一念,中間便接上千絲萬縷,所謂巧合其實並非純粹巧合,一定是一種連繫性力量在運作。

這位關西年輕漂亮女藝人,在日本越來越紅,她曾經拍攝「美少女戰士」真人版,飾演火野 レイ (sailor mars)。我留意到她的電影則是「花の痕」,是改編自 藤沢周平 所著的時代劍客故事,山田洋次 電影「武士の一分」,也就是他原著的「隱劍孤影抄」中一故事。至於「花の痕」是講述江戶時代劍術少女以登的故事,男武士和劍術少女一場劍術比試相遇,一場初戀純愛萌芽,如含苞待放之花,但女要準備另嫁他人,男武士亦另娶,此花開不成。其後男武士被權臣設計所害,以登不能容忍如此卑鄙行為,為了貫徹人應該維護的正義,約戰權臣,拔刀討伐這名以權謀私、又接受賄賂、又私通人妻的壞蛋。替武士報了仇,心中好如盛開了的櫻花,掉落後枝上留下的花痕......

電影中武家之女,必懷一短刀,以備自衛或自決,這種精神,中國革命女俠秋瑾,從日本回國後便一直懷佩短倭刀,以盟志。可見這種武士精神最著重乃尊嚴和正義,與壞蛋水火難容。

今香港壞蛋眾多,真是可能要效古人懷刀盟志乎!一笑!這是大飲關西美酒下之醉話而矣。但今時今日,香港新一代人又真的很沒有志氣,教育上就是沒有培育志氣風骨,亦放棄了尊嚴,家長會還權力大過校方和教師。學子長大後俱成弱草,男如哭哭啼啼媽媽boy,女若嬌縱小公主,這個社會是沒有將來的,未來只消被喝狼奶長大者佔據。

關西餘氣迴盪未盡,竟然又在星期日,友人家庭餐聚,在日本百貨超市發現緣樽身《黑龍‧吟醸 いっちょらい》,二話不說就購之,這又是關西地區之清酒,福井縣在京都府東北旁,又是有好水之境,我早前曾已寫「黑龍酒造」的故事,今回架上神龍乍現,還是特撰吟釀,二百大元左右,真是開心。此酒一傾進杯,漂來陣陣蕉香,進口什芳醇爽口,是令人一飲便知好酒的酒,而且醇,酒意快散,真一瓶好酒。《黑龍》從未令人失望過,是高水準之日本酒,亦喜歡其720ml之玻璃酒瓶,突破了一般日本酒之格局,新派得來隱藏霸氣,正配其銘柄。

關西產之好水、好米 (酒米之王〝山田錦米〞產地就是兵庫縣)、美酒、美女,就是巧合地圍繞著身邊度過了這個秋意漸濃的一星期。其實去日本深度旅行,一切最令人難忘的大多數在關西。曾在京都會館前,我看著人生第一場雪,記憶很深,初雪下前的大地很寒很肅殺,至雪漂下就會出奇的寧靜。我夢中常常回到那場雪,看著一位古代女人背影,撐起傘,雪中雪人,越走越遠......,但一切都寂靜無聲,這可是夢境還是殘留意識呢?可能不曉得是那個前生,莫非曾作關西人?



欲歸去,歸不了,這就是 無言坂。。。

星期三, 11月 03, 2010

小黃瓜味噌漬

武士開餐

小黃瓜,廣東人叫青瓜仔,日本出產的一身刺狀的小黃瓜,最爽口清香,台灣的已經次了一檔,現在供應香港的多數是大陸種植的日本瓜種,香味差很多。

日本產的小黃瓜,拿來做沙津,屬於不可缺少的材料。俺最愛是其漬物,當中有淺漬和味噌漬,而味噌漬就是最美味的佐酒物。這些有人叫小黃瓜味噌漬,日本人就叫 PICO,昔年跟社行社大老闆去掃酒吧,他至愛點PICO,連我也學懂了一坐在吧頭,便點叫 PICO,但並不是間間酒吧有弄,一沒有,大老闆就會以日語哩喃,我知道是在說這間吧的女人很懶,連PICO都沒有去弄。問他何以鍾情食這東西,他總咪起眼睛飲著加冰燒酎,歪起頭不答,後來聽酒後 小鳥告訴我,老闆曾經在東京,喜歡上一位很具風情和比他年長的媽媽桑,常去光顧其自營的小酒吧,但被有錢有勢家人反對,老闆無奈地求調往海外分社工作,但一飲酒便忘不了PICO。

這種放置在調了些少味淋的味噌中一兩晚的小黃瓜,取出時水份被抽去一部分,洗淨切片食,咸咸香香又爽脆,很有風味,其實就是一種家庭風味手藝料理,個個女人可能弄出來都不同味,因為時間份量根本沒有譜,隨意之至,是媽媽桑討好熟客的簡單技倆,專誠地弄一些在冰箱,等你來就只給你享受,真是在玩物賤情深,物喻暗訊,鐵男不溶至怪。

PICO如此就打敗了阿媽或老婆,在廚房煮到一頭汗的食物。小小一條黃瓜味噌漬,就令一件日本男人的味覺和情感成為俘虜,不曉得香港女性讀者閱到此文,有何啟示?

星期二, 11月 02, 2010

關於《IQ84》中的酒,我說的其實是‧‧‧

酒藏浪客

讀完了《IQ84》第三冊,這冊是書店沒有封上塑膠袋的,第一和二冊就依然封得密密實實,放在一起發售,完全可能是一種市場心理策略,因為分分鐘揭幾頁第一冊,便只購第一冊,再日後根本沒有回頭,那第二、三冊誰來購。

這本書,不!應該稱這套書,如果作者不是 村上春樹,而是新人寫作者,出版社老總一定將原稿奉還,機會是百分之九十,幸運的十個巴仙會喜歡故事但著你重新編寫。 村上春樹 先生名氣大,所以這套書便一出大賣,但卻來一招封塑膠袋,還將第三冊押後出,出版商真聰明。純粹成為明星效應,成為人人手中潮物,管你讀得明還是不明,這就是《IQ84》,放在咖啡店桌上,何等虛榮的一部書。

我不講假話,三冊都閱讀了,很 樹上春樹,但故事不知道可以屬那一類,習慣看日本推理小說的讀者,會覺得這部《IQ84》不能叫推理故事,因為含有很科幻內容,但又不能使人叫其謂科幻小說。文學性故事又不什文學,只有叫 「村上春樹 流」,可能最合適。如果是向預言文學名著《1984》致意,則我亦沒有什麼好講,只怪自身文學水平低,未到殿堂級數的閱書人,所以不能讀出《IQ84》中的隱趣。

當開卷,有看日本推理故事感覺,但讀下去卻是無章法線索,天馬行空的故事,中間所有段落都可以任人去演繹,說 村上先生在寫什麼,但身為讀者,我只希望有一個好看完整的故事,但看最後一頁,我只是累,心想終於看完了。昔年讀「博益」出版的《挪威的森林》,真是接近廿幾年前了,這書讀罷會令人情緒低落,其散發出來的味道,有一定的時代意味和人面對生活的孤獨無助感,構成這本青春常駐的名著,永遠有購想看的人。

《IQ84》中描述孤獨上,依然很到位,而且出現今天宅裡蹲一族的感覺,青豆、天吾、牛河、老貴婦,保鏢,什至 千倉所謂「貓之村」療養院中的護士們,全都是孤獨的人。俺反而覺得從IQ84年回到1984年,喻意是逃出那個封閉的蛹,就是孤絕的生活,回到重新正常跟人交往的生活空間。一切孤絕都是我們的思想行為,至於宗教改成控制性邪教,就是另一種自絕於市,所謂新世界新生活,都只是一些人的一廂情願,以此達其私慾,是擴大了私慾和支配性的宅裡蹲人物,悟出救贖世人的新秩序,當社會人心迷失方向時,便出現這些如被洗腦的信徒。

村上 先生依然嚴謹,互聯網沒有出現在書中的1984年或IQ84年,那種孤獨感更空空洞洞,更淒寂。看來只有是日本人的他,才從小深刻體會日本這個表面社會完美冷靜,但人人冷漠孤癖的國家。而且 樹上春樹 內心是一個孤獨的人,更享受孤獨,成為他所有寫作的泉源。

威士忌在《IQ84》中出現了兩款,第一冊有 蘇格蘭威士忌 《cutty sark》,第三冊出現美國波本威士忌 《four roses 》,第一支我多年前在祟光百多元購買過一支,這帆船嘜頭威士忌酒,平靚正,因為只是最普通品,尚有火較辛口。第二支並未嚐到,但見飲食blog主 KC 對此酒評價不差,有機會必會去酒吧找來一試。這是令人對《IQ84》加深感覺的酒,可能飲到有點微醺,再打開書便能進入另一個境界,了解到作者的心中世界。

留意到 村上春樹所有書中,都鮮有出現飲日本酒的情節,反而其合作插畫師卻道出,村上 先生喜愛的清酒是《〆張鶴‧大吟釀》,在這欄早期撰文曾寫。至於威士忌和雞尾酒就相當之頻密出現在 村上 的作品中,可能跟其昔日曾開爵士樂酒吧有關,他對洋酒鍾情明顯比較深。還有他對「千倉」這個海岸地方很有感情,今回亦放在故事情節中,「貓之村」就是在千倉。我有幸到過千倉兩回,一到便愛上此地,是屬於如 馬家輝先生所寫一書名「死在那裡很不錯」的好地方,但假如好熱鬧者,就不合了,面對太平洋海岸的漁港鄉鎮,是悠閒生活之所,所以合寫作人往闢室寫東西,晚上聽著潮騷聲音,所有思潮都會湧來吧。

不經不覺,村上先生 都已經踏入六十歲,那我輩看著其作品長大的,都經過人生不少日子了。可喜乃先生依然在繼續長跑,生活起居有序,一切老化似乎在其身上劃上休止符。他也是敢言日本名人,發表「永遠站在雞蛋那一方」就令不少活在「高牆」內的人頭痛。至於寫作人一定捱更抵夜寫作的形象,更徹底被 村上春樹 推翻,他就是他,異人一名是也!

最後,《IQ84》可以寫 別冊的,去寫成一部完整的推理科幻版本,一樣會大賣,只要依然由 村上春樹 執筆便成。我對此故事意尤未盡的,很多細膩都沒有交代便完了,不是有第四冊吧!


此歌給 青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