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8月 30, 2011

無我 MUGA


竹脇無我,可能新一代香港人對這位日本人名字不熟悉,但一部《柔道龍虎榜》便是不少香港人曾經觀看或起碼有所聞的日本電視劇經典,另一部《二人世界》則是上一兩輩人比較熟悉,新一輩人便可能未有所聞,不足怪,因為全皆大約1978年前,昭和時代的電視劇,還沒有個人電腦流行的年代,是人心依然純樸,忠奸分明的日子。竹脇無我 就是因這幾部經典而在當時大紅的男優,一個長得五官端正,和十分符合東方人「靓仔(美男子)」標準的年輕男演員,當然紅到衝出日本,全東南亞沒有人不迷上他,素來得女影迷愛戴者得天下,當年這位青春偶像之火紅,大家都可心中有數。

2011年,日本偶像劇開山鼻祖 竹脇無我,因腦出血逝世,享年67。不許偶像見白頭,其實他在49歲患上抑鬱症時曾狂飲酒自殺,可能當時結束了其一生會比較好,但死不了,青春偶像便一天一天老去,這可能是一個悲劇。他晚年重現電視圈,已經是明日黃花的老甘草,竹脇先生如何無我,看來在市儈跟紅頂白的娛樂圈中也難以「無我」吧。曾得天下,回到一位平凡人地位,不易走的最後幾廿年,未曾登上登峰造極者無資格來說什麼人生一場放下,莫執著什麼,這是空談,內心鬱結只有 竹脇無我先生自身承受著。他父親想起其名字「宇宙」是大氣傻話,他母親給其名字「無我」則是跟他來一場人生玩笑;虛幻功名,如此美男,一進江湖,何以無我。

昔年美男子標準是,一臉正氣,五官端正,人品高尚,俺記憶中那些就算沒接受過高深教育,俺叔父輩都會在假日裝身官仔骨骨,身光頸靓出來見友人和拍拖,那個時代忠奸分明,壞人自有一幅另類尊容,不似今日忠奸莫辨,而且人心無風骨,昔年的大男人首最重情義,豈可跟今天重私利世界仔,同一而語。所以 竹脇無我的出現,當年迷死俺阿媽阿嫂輩,阿爸阿哥輩則迷其螢幕情侶拍檔 栗原小卷,當然會幻想自己如男主角,而更老一輩的則看著電視,心想未來女婿該當如此。這是一個時代的記憶,那時尚武,俺則迷上 姿三四郎,那些柔道對決場面,到很來再出現更剛更陽的巨星 李小龍,其早逝將一切剛陽美男子時代結束。今日聞 竹脇無我 訃聞,有感我們父母的年代終於落幕了或他們必須正式淡出舞台了。昔年美好的時代亦隨時間而如逝水,再也追不回了,俺有點傷感,因為幾十年後便是我輩時代結束,而這段時間亦只有訃聞一單又一單的來,要心不動,談無我,實很難。風動、旗動、人心豈能不動,不動者早已成佛去,人難無我,貧富亦同。

一個時代黯然落幕了,雖神傷但豈可欄中無酒,「無我」發音是MUGA,西班牙有一葡萄酒酒莊便叫MUGA,俺覺得以此酒來向一代美男 竹脇無我先生致意,最有點意思。至於將來日本酒必然有《無我》作銘柄,相當有意思呢!

清酒《無我》,飲罷無我,禪意沃然。但人生以酒來忘我者多,品酒能無我者稀矣。我喜歡何種酒,我喜愛那個酒藏,我喜愛什麼酒香,我喜歡那個飲用溫度,我鍾愛什麼酒米,我念念不忘那銘柄……﹐全皆是「我」思和「我」見,真正無我飲者便是什麼酒都飲,不再挑選,回歸飲一場酒本義,是人不是酒。看倌們明白俺在講什麼嗎?俺其實都不是太明白,因為飲了不少燒酎《知心劍》,HIGHBALL好易入口,又MUGA又知心劍,證明俺已經在語無論次,酒後多言而矣。

酒後無我真正答案是:「酒後已忘言,今宵何夕,我欲乘風回歸去……」。

無我さん﹐敬君一大杯MUGA,汝終於解脫了,拋棄了這幅色相皮囊,回歸無我!但不枉人間一場醉吧!那些美好的時代,實在令人懷念……



星期日, 8月 28, 2011

0827各路飲者聚宴



昨夜清酒和燒酎+威士忌+古酒/梅酒



酒會上一些美食 (太興私房菜)
.

星期一, 8月 22, 2011

遇上「佐渡島」和「小千谷」的酒‧接連嚐到新潟「越淡麗」酒米



「五百萬石」酒米,是飲者熟悉的,但新潟縣有一酒米名「越淡麗」,比較罕見。俺有幸一周內接連碰上以「越淡麗」釀造的新潟清酒,妙哉!

第一次碰到的乃在周前,「新潟清酒輸出促進協議會」舉辦的清酒品嚐研討會上,「武藏野酒造」的出品的《春日山天與地純米大吟釀》,就是使用「越淡麗」酒米,50%精米步合,日本酒度+5,只是嚐到一口,未能詳細記得味道,遺憾遺憾。但同日研討會上,另有兩酒值得一記。一乃來自佐渡島「尾畑酒造」出品的《真野鶴大吟釀萬穗》,味道是特出的好水好酒。一聽到佐渡島,俺已經心中有劍,,日本竹刀兩個名牌「鐵心」與「清正」,就是來自於日本竹子最北產地的佐渡島,竹時常處在大雪的環境中,被厚雪壓住而大大彎曲,又因積雪掉落而彈回直立,如此反覆使得竹子越發強韌,密度亦不同,故做出的竹刀是一流極品,俺一直懷念那支昔年不經意在東京上野某武道具店購得之一支佐渡島竹刀,當年不太了解此刀來龍去脈,回來便拿來大戰至破裂,再鋸短來嘗試使用真刀長度竹刀,才發現此竹刀之密度奇特,竹片掉地會發出清脆聲響,其他竹不會如此,俺錯過了保存一柄值得珍藏的竹刀;自此多加留意卻一直找尋不到佐渡島竹刀。今回清酒研討會上,在俺面前就是來自佐渡島的酒藏取締役,罕見的女話事人,她都被俺一輪咀問有關佐渡島竹刀問題,無言而對,因為她並不是劍道中人,俺一時興奮太失分寸了,立即講酒,千里迢迢來到香港的 尾畑女士便開正話題了,而俺亦記下了佐渡島《真野鶴》大銘。當日《真野鶴》的袢天很特別,純黑配白字,有點古風霸氣,不錯!香港市場出現《真野鶴》便不需多加思索便購飲之,保證是有份量好清酒。

另一瓶以「越淡麗」酒米釀造的新潟酒,在港島東區某大日資百貨公司超市酒部購得,拿了去社長家中出席夫人生日屠酒局,重頭戲之酒也,便是新潟縣「宮尾酒造」出品的季節限定《〆張鶴‧吟釀越淡麗》,味道清香,直迫其最高級大吟釀GOLD LABEL。令俺喜出望外,只是付出一半多銀兩便享受到接近至高質《〆張鶴(しめはりつる)》,只消評一個字:「抵!」,已道盡。口多一句,那晚有一瓶靜岡縣《開運‧ひやづめ純米‧山田錦》,仕込水乃高天神城の涌水,是唯一能搶回點《〆張鶴》風頭的好酒,其清香有點青蘋果味道,相當特別,故特在此一記。

若喻「五百萬石」酒米是酒壇擂台霸主,則「越淡麗」酒米便是某地飄逸劍客,這個劍客不簡單,隨時挑戰霸主一輪比拚又收劍飄逸而去,空留幽幽餘韻,給飲者津津樂道一番。

回說上述之清酒品嚐研討會上,有一酒謂會放置香港超市中清酒架發賣,當然是比較便宜的酒,但便宜不一定無好酒,這是「高の井酒造」出品之《越の初梅‧辛口本釀造》,「五百萬石」酒米和掛米使用,精米步合65%,精采在日本酒度+8,出身地更是小千谷市,就是產「小千谷縮」一流雪國麻布產地,乃著名地方,此酒來自雪國,味清爽而且燗飲、室溫、冷飲皆宜,是性格可人的清酒,她放在超市必比其它酒銘高出一班,必須留意。

俺越來越發現超市間中有妙品藏其架上,《越の初梅》外,《醉鯨》、《新政》、《辛丹波》等便宜的一升瓶不少,當阮囊羞澀又酒吞童子在體內作祟時,這類傳統超辛口庶民好酒就是地藏王菩薩化身來挺救我輩酒鬼!







昨夜劍道友聚屠兩酒




上撰 白雪 辛口 1.8L瓶詰 & 特別本醸造 辛口 特A山田錦五百萬石

好抵飲,傳統清酒之味,龍力清辛,白雪淡麗辛口,合眾屠,特一記
.

星期六, 8月 20, 2011

新書在書店


旺角開益書店有 Kengo健吾《新日本人論1∙地震教我的事情》簽名版,

及 草草一刀《酒藏浪客》 ,

中間那本書是稀有寫人偶和B女的書,中英對照,俺覺得很值得一看,支持寫作者的誠意,資料不簡單的~

.

星期五, 8月 19, 2011

星期二, 8月 16, 2011

與君盡飲一杯青棵酒,飲罷上廁豈能無尊嚴


曾在馬交的小學歲月,連續四年接受一位女教師的中國地理課,她長相威嚴,對學生不苟言笑,給予評分十分手緊,是同學心中的女魔頭,但俺見到她曾因一位學生在地盆當暑期工,失足跌死而在班房中哭了,她是一位心熱面冷的「先生」(俺一直反對叫老師,嶺南人喜稱教書人謂先生)。俺給這位女先生調教到對中國地理有一定水平,地理位置和各省簡稱都植於腦中。那些大江大河、奇山異名都背唸不少。

唐古拉山脈、珠穆朗瑪峰、喜瑪拉雅山、嘉措拉山、納木錯、雅魯藏布江等等曾被迫默記應付測驗考試的地名,四十多年後,踏上西藏之旅,終於轟立在面前,俺望著諸山眾江與湖木然,陷入沉思。俺也曾受愛國教育,但沒有被迫愛黨,只吸收了作為一個華人應該了解自己國土的地理,如同美國人亦會了解美國地理常識,所以香港現大吹的愛國教育根本是政治秀,而且垃圾,倒不如加入一項中國地理課程來得實際。因為那幫設計官僚不是有真正愛心的教師,亦是偽愛國者,其只愛自己仕途,拿香港下一代來做貢品,取悅主子歡心,這些人根本有辱「先生」名稱。

回說西藏之旅,浪客就豈能無酒撐場,早聞西藏青棵酒大名,但礙於要跟高原反應搏鬥一番,開始五天都未敢飲酒,直至完成了登珠峰大本營,從海拔5100米回到3600米的拉薩市,藏人導遊仙人指路,往一間在八廓街旁的「庫玉瑪餐廳」,品嚐藏餐及自家製青棵酒,高興的一場微醺夜拉薩。

難得的冰凍自家製青棵酒,比後來再飲到的罐裝青棵酒,好味得多。自家製青棵酒味新鮮類似日本的檸檬燒酎,酸酸甘甜,似乎有清酒之酒精度數,藏人導遊謂此家家無準則的,有濃有淡,最令人醉是第一回浸釀出的酒,最好飲是第三回浸釀出的酒。我們飲了一玻璃瓶,未算大飲,因為依然在高原,酒意比低地來得快,故不能掉以輕心。但當最後一晚的晚宴,林芝只有2000多海拔,拿來幾罐青棵酒,味道不如「拉薩啤酒」,人生就是如此懷缺憾,才令人追憶曾嚐之美味或者曾渡的美好時光吧!

導遊是俺的第一位真正藏人朋友,他是佛教徒,能說國語和流利英語,氣質比漢人導遊好,因為明顯心存謙遜和守禮。更者今次親臨藏境,俺看到的是有紀律的西藏工人,休息時圍坐飲甜茶都很整齊和不喧嘩,看到遊人會報以禮貌微笑,相比寺廟中喧嘩擠嚷和財大氣粗的國內各地遊人,雖然遊人腰纏萬貫,但那幅臉相行為就窮得只剩下錢,是無禮者,不及西藏低層工人的守禮,這個場面令俺有所思……

最近上映的「猿人爭霸戰─猩凶革命」,這部電影西藏人一定不會看到的,否則召喚出一位有智慧的革命領袖,那長達60年的開發和建設必會回歸「蓮湧初地」 (昔年清乾隆皇御賜西藏墨寶,掛在拉薩布達拉宮中堂上),不再如今天的「錢湧蓮池」,到處佛像上都堆疊一堆堆人民幣和到處在開發,僧侶在殿堂上點數香油錢,幾大寺院皆若神無之所,俺無語。

八角街上十步一軍人持輕機站崗,環繞著的屋頂都設有監視軍警,俺明白動亂對百姓無益,但如此的穩定同被佔領沒有分別,好逆天而行的政權根本沒有心去尊重西藏文化,如同廁所中無視間格私隱尊嚴,只開幾個臭洞給予人類去解決需要,有得你疴就疴,還要求什麼!但作為人,真的可以如此沒有尊嚴過活嗎?而且就到處只懂得收一二百一個人頭的買路錢(入場費),連一個像樣的廁所都欠奉,西藏政府和旅遊局官員家中的廁所也是挖洞無遮掩的嗎?







星期二, 8月 09, 2011

身為飲者、作者和中國人的一份無奈


《酒藏浪客》出書,當然去了幾天書展,在出版社攤位搞搞簽名,俺這類新人作家,宣傳不多,能有讀者購書來求簽名,當然感激無言,樂於提筆花押一番。沒人時便乖乖坐一旁簽名罰抄(簽名)一兩百本備用。還算托賴,出版社謂都有一定購量,未致坐冷板凳,乏人問津,真是可以抹掉頭上滴汗。

最爽第一天,酒商友人來賀,順手取了三支180ML的「一口酒」,又連同攜有試飲塑料杯,俺便戲稱迷你試酒會,社長、攤位員工、到場讀者友好,無不來一杯,一致好評那瓶岐阜縣《天領‧純米大吟釀》,醇滑什,好水之酒,此乎此銘柄可以列席屠酒會,出陣比拼一番。其實書展禁如此搞,諸多限制,禁女模又禁贈酒,無色無酒扮清高,寬容上香港社會真不及台灣。

書展上又不見管理有長進,單單各攤位員工食飯問題,便沒有去做好,沒有安排餐廳,亦沒有劃一個地方予工作人員有桌有椅來食外賣送來的飯盒,現場情況是,一到午晚飯時間,人人躲在攤位內或旁邊食飯盒,全場充滿飯氣味,連書本都吸收不少飯味,一個收出版商租金和代表香港所謂文化形象的大型活動,貿發局竟然不關注此點,是官僚作風還是安排不妥善呢,不要告訴俺,偌大的會展中心沒有空地方,似乎沒有任何方面提出此問題情況。

俺進出日本參觀不少類型展覽,員工是必定有休息室或區域的,這是對人的基本尊重,就算如何大叫有最低工資支付,沒有相對尊重員工尊嚴和休憩,一切都是虛偽的。如同中國政府迄今都不著重人民生命,就是官員心中不尊重生命,高高在上,漠視人民尊嚴。

講遠了,但看倌們心中明白俺在借題發揮,最近中國7.23那一撞,出意外已經是可怕,誰知處理官員當著全世界面前做出更可怕行為,埋列車殘骸,真是想問是那件沒卵官員發出的指令,不待查不細搜,屍骸都懶去挖取,這算為人民服務嗎?急急通車又是被天下恥笑的一連串行為,俺沒有什麼再想講,只一句:「中國人命賤!」,賤了幾百年,何時會還我們生命尊嚴。

對海東瀛早前世紀大海嘯,讓我們看到何謂生命和死者的尊嚴。俺前文曾提那災區縣份福島之「會津酒造歷史館」紅袢天,終於來到書展,跟俺攜往的會津《榮川》酒瓶相會上,合拍下照片,了卻一件憾事。其實福島縣很廣,會津在距離核電站很遠,但礙於海關對福島敏感,其出口品必被驗查,扣關時間相應長,看來福島產品必須自強,努力以赴證明自己沒有被污染,《奧の松》和《大七》都在網上發表其水質和酒質報告,是安全合格的,可以放心飲用,在《榮川》網上亦有一份福島県酒造組合提供之「福島県放射能測定証明書」,證明福島清酒飲用安全,就是給飲者一份安心,在日本的飲者是放心飲的,而且令東北酒大賣,因為人人想出點力去支援。但海外國家之檢查官員則似乎未釋疑慮,依然戴有色眼鏡看福島清酒和產品,真的是令我們欲飲無門,想支援都很無奈。

但如何無奈,都不及溫州動車意外現場,通車後班班駛過的列車,都發出長鳴氣笛聲,聞者心酸,車長是自發的,是哀悼枉死眾生,國人良心就是能做這些,但看到華人骨子裏的隱隱尊嚴。

七月廿八,俺終於在電視見到溫總到達現場,他說病倒了未能即時趕來,台上語話又以那很慢很慢的腔調了......。那是否暗示:「改革太慢火車太快了」,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俺就信了。










拿酒皿盛泉水,武士刀裝竹刃,俱人間傷感事


俗語說:欺人莫欺水,真實是兩者都不可欺。周前一名遠足好手命喪橫新娘潭區涌石澗,因失足跌落高約6米下的一個水潭,疑頭部曾撞向石塊重傷;同日另一宗意外乃兩名資深潛水愛好者,疑公海打魚遭扯入深海,兩人因擔心心臟無法負荷,在驚惶失措下放開魚槍,並急升至水面。其中一人疑冒升太快,出現潛水夫病陷入昏迷,其後證實當場死亡;另一人則出現手部麻痺的潛水夫病徵狀,送往減壓艙治療。山和水實不能欺,太自負便往往出事。

同樣資深飲者,雖愛酒,但亦要量力而飲,飲太多傷身,是真實存在的危險,這絕對不能輕視或自恃酒量好而漠視此問題。這點 倪匡先生說得最好,飲酒有配額的,人生有一個量,一到額便要停飲,否則便是飲命。

日前跟一久未見面酒友通電,他說近來跟夫人食日本料理飲清酒,最近兩回酒後都腹有漲漲感覺,兩人只是開一720ML瓶裝日本酒,那說明他身體發出了訊號,可能飲多了或某部份器官出了毛病,酒後便出現不舒服的飽漲感。而且他不懂得伴飲泉水來稀釋胃中酒精,那便口腔飲完美味清酒,胃壁把13-16度酒精照單全吸收,是不聰明的飲法,俺已告訴他,而且約他找天出來飲水一聚,只準第一杯是好酒,其後飲好泉水,取雅意不取酒意。

到時跟此友一會,必依然使用著那些雅緻的日本酒器皿,只是不盛酒改而盛水依然享受情趣。最近發現飲清酒除了俺曾提及之闊口古風酒杯,令清酒更醇滑外,有一種陶器酒杯,日文叫「ぐい吞」的酒杯,可是俺理想中的酒杯形狀,比常見的細細酒杯大,口比較闊底部收窄那種更是最俺合心水,無論令酒進口感圓潤外,「聞」酒香上亦因杯深大而比細直徑的小杯優勝。但這種杯在香港的日本料理中不常有備,要購買也不是易碰上,這譯出來應該可以算是酒碗,另有日文茶吞和湯吞,都是盛著物,杯碗一類型東西。而ぐい吞又往往伴隨有一盛酒陶皿叫「片口」,這不同叫「德利」的酒壺,片口似將大酒壺橫腰斬半加上一傾酒口,倒方便拿一升瓶酙酒時的多備自己添飲進ぐい吞中。

俺私下覺得使用葡萄酒玻璃杯來飲清酒時,除非次次一杯便換另一只杯,否則很易在品嚐是嗅到口水味,很不爽,反而使用細清酒杯時這不明顯,但細清酒杯豈能及ぐい吞口感呢!一想起ぐい吞,必聯想起那神話人物「酒吞童子」,亦看到清酒必宜使用大口徑碗型杯來吞,口感上是有分別的。

就算一杯完了改飲泉水,享用這些酒皿都是一種樂趣,亦必能提升好泉水之進口圓滑感覺,這頂多是一場30%的彷酒局,但身體要緊,留得酒腳在,不怕無伴飲,可能很自欺欺人,但這就是人生。

到這個飲酒層次,俺想起昔日窮武士為家計,一早把隨身武士刀最重要的刃物賣掉,只以竹片裝回當刀,刀鞘刀柄依然堂而皇之隨身,維持武士身份尊嚴,誰人敢會去拔其刀來驗證呢。同樣,等於在使用一桌漂亮酒皿時,誰會知道ぐい吞、片口或德利中的是水還是酒呢。

俺不想有此一日,假若真的發生了,唯有退出酒道江湖,專心修行去,千山俺獨行不必婆媽來相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