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8月 26, 2013

有可能出現一清酒銘柄喚《銀嬌》嗎!

 



閱周刊見到專題寫香檳,專家說出迷戀香檳的秘密,乃香檳更適合陳年,她曾經到過著名酒莊品嚐1911年的年份,雖然已超越了百年,但香檳依然氣泡豐盈,充滿活力,味道深沉複雜別具韻味,謂像一個飽歷風霜而風韻猶存的法國淑女。 

言則,日本清酒可以以青春無敵少女來形容了。尤其那些初榨生酒和剛貼近出荷日期月份的清酒,遇上水靓再加上杜氏技術高超者,那這瓶清酒必然令人回味無窮,那股清新酒感,跟香檳是截然不同的風味。日本萌少女和法國淑女,你如何揀呢? 

最近在誠品書店找到一本回家捧讀的南韓小說《銀嬌》,正好就是描寫少女無敵的青春,引發了一宗因果巧合的命案,更是一對寫作師徒間的糾結,故事曾被拍成電影,是三級的,但似乎不及書中情節吸引。 
「我愛銀嬌,她現在只不過是個十七歲少女,而我卻是個七十歲老人。」
就是這段文字引發不少讀者去注意到這本書,那故事中老人真的有什麼渴望嗎?全書反而瀰漫著傷感,是一個老詩人發自心底的告白,銀嬌的出現,如何令行將入木的老人,其靜止下來的心,再次恢復對美和青春的渴望,本能中的七情六慾刮起了一場狂風。 

書中描述人性很到位,直指人心和人性本能,人究竟在渴望什麼?名利、友誼、對手、青春、愛情……人其實是很複雜的動物,人人都懂裝偽善,懂得去戴上社會面具,但真正的內心是沒有多少人敢去直視的,所謂大人物、小角色、富人、窮人都有心中的「渴望」,只是一生中有否能耐和機緣引爆。 

所謂社會享有祟高地位的老詩人,其一生寂寥,直至見到少女 銀嬌,但其心中神聖的少女 銀嬌竟被愛徒控制把玩,老詩人最終於發起一場人生聖戰去結束背叛他的愛徒。但書中最曖昧的人物 銀嬌,最後留下一段耐人尋味的說話:「和爺爺(七十歲老詩人)還有老師(剛四十歲的詩人愛徒)在一起的時候,我總是覺得有一種疏離感,他們互相深愛著對方,我沒有任何介入的空間。」 

這三角關係便構成一本類似《羅生門》故事中的從三人不同的角度的筆記和自白來給予讀者細味,箇中實際有多少是真,多少在隱藏,讀者自會心中明白或許永遠成迷。但這本書有一章是將整首「老鷹樂隊」名曲HOTEL CALIFORNIA的歌詞如詩般嵌入,是老詩人在死前日子中表達他混淆的心思和渴望,夾著如找尋救贖式的告白,這神來之筆真的很棒,亦很少見,俺上網搜來聽,聽著,那種狂亂感是令人深深感覺到,老詩人衰敗的身體和內心織熱的慾望交纏,其實有點給予人宗教性的批判。 

俺有位曾經差點在外國讀書時,被吸納成為修士的老朋友,他酒後曾告訴俺,昔年此首HOTEL CALIFORNIA是受到他的牧者批判的,是有邪教場面味道,大麻和beast更出現在歌詞之中……。但吾友迄今依然喜歡聽此歌,感覺到他心中依然有一種渴望。 

《銀嬌》作者 朴範信,以一個半月時間完成此書,而且只在晚上寫,感覺到他一定聽了NHOTEL CALIFORNIA,進入那狀態中揮筆。而我最喜歡的一段文字是:
「一個好的作家就應該像殺手一樣,慎密、完美、設想周到才行,殺手不會放過任何蛛絲馬跡。藝術就是這樣,真正的藝術家其實也可以說是完美的殺手。」 

那是暗示完美的犯罪,男人要記得啊!寫至此,剛聽到那段經典的,老中青男人就算懂或不懂彈結他的,都會咪起眼裝模作樣搖動著身體在跟著電結他音樂拍子,扮彈扮投入,這便是一段最代表男人「渴望」本能的音樂,女人很少是會明白的。 

而最後此篇文給俺的渴望是將來出現一瓶銘柄叫《銀嬌》的清酒,大口大口把清甜甘美的酒喝下去,喝回那失去的青春。

除了青春,人人本能都渴望自由,故千萬不能接受立法來控制俺的自由。有朝一日連聽HOTEL CALIFORNIA都會被指思想不正確的時候,讀《銀嬌》更加是傷風敗俗吧!






星期一, 8月 19, 2013

念念不忘的清酒



 那些久未能嚐而時常腦海中想著的清酒,那些久不時便想一飲的清酒,兩者皆屬念念不忘的清酒。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那只是電影的浪漫對白。現實是一些久未能嚐而時常想再品飲的清酒,是會成絕唱。

《今代司》的幻酒《鳩摩羅什》,此銘柄便是已成絕唱,昔年俺友山長水遠直接到訪其新潟縣的酒藏,一番誠意下換回一瓶貼上剩餘《鳩摩羅什》招紙的一般出品,酒乃《今代司》純米,變成一瓶江湖最後的《鳩摩羅什》假象,幻酒配上假象,真的是極之虛幻。當晚有一起共飲者,可能亦不太清楚此瓶偽《鳩摩羅什》的故事呢!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很禪。真期待《鳩摩羅什》能重產,一解吾輩求之不得之苦。 

 至於久不時便想飲的清酒,則可列出如下銘柄和出品:

 《〆張鶴GOLD LABEL大吟釀》、《沙羅雙樹》、*《大七箕輪門》、*《大七皆傳》、《勝駒》、*《菊姬‧加陽菊酒》、*《十代四‧本丸》、《山形正宗》、《而今‧山田錦純米吟醸生原酒》、《NEXT FIVE》、《新政六號‧原酒》、*《梅錦》、《桂月》、《榮川》、*《手取川》、*《一期一會‧生原酒純米大吟釀》、《綠川》、《れいざん(靈山)》、《東一》、《黑龍‧愛山》、《石搥》、*《小西十五代》、《鳳凰美田.初榨純米吟釀》、《白瀑六號生原酒》,*《歸山弍番》、《天山,螢川》、《天山‧ひやおろし》、《磯自慢‧限定‧長谷川清酒店》、*《開運‧純米大吟釀》、《義俠》、《東洋美人》、*《麒麟‧別撰辛口‧ほまれ》,*《銀嶺月山》,《楯野川‧清流‧純米》、*《龍力,山田穂,ひやおろし純米生原酒》、*《菊正宗、樽酒》、《鍋島‧HARVEST MOON‧ひやおろし》、《諏訪泉》、*《秋田杜氏》、*《山丹正宗》、《凱悅陣大吟釀》…… 

一時之間,腦海畫面出現這些,每支都有品飲的故事和因緣,可以在昔日撰文中看到。而上列清酒,只有註上*號的少部份間斷或容易地在香港找到,一些要看時間,例如「ひやおろし」是秋限定酒。其餘的就算在日本也不容易見到,老實講,遇上便切莫空手而回,那便走寶了。 

 有部份可在日本樂天網上訂購,但只發送日本,少發來海外,這點技術上煩惱也間接造就了各地區的水貨清酒供應商存在空間,有能將本土酒安排轉到海外者,便是生意。也令到不少香港飲者往日本旅行時喜做一場酒奴,搬一大箱好酒回來,又免稅,辛苦得來開心的呼朋喚友共飲,更者酒味新鮮,是值得的。
 

上述一酒,熊本縣地酒《れいざん(靈山)》,發現其排位狂升到22位,那真的神奇的市場,此銘柄就算你往九州,給錢任你買亦未必找到,俺只品嚐過三次,一次在熊本一居酒屋,一次在香港屠酒會上,再一次是專業酒友旅行日本時找回一支300ML,但念念不忘的依然是第一次親身在熊本那間居酒屋飲到的一合,味道難忘的清香甘醇,因為仕込水是超好的阿蘇火山湧水。 

這裡面亦發現有部份含特別味道和香醇的清酒,是被賣店將一升瓶開了栓放置冰箱,逐合斟賣,然則大有可能在冰箱中開栓後置放幾天的狀態,俺最記得那次在東京表參道山「長谷川清酒店」,店內清酒吧點那杯《磯自慢‧限定》,剛好是斟出來最後一杯不足,減收二百丹,但那種百合花香的酒味,當同樣三回再品嚐此同銘但即場開栓清酒,卻飲不回那個念念不忘味道,相當失望。故難道存放時間上令開栓後清酒味道變化上,產生出更香醇的層次,這可相當可堪玩味了。 

念念不忘的酒,如念念不忘的人。人和酒委實很相像,昔曾在印象中留下美好回憶的人,再見可能不再是回憶味道了,此等情況往往在人生中出現。 

「情」只待存封憶中,「味」則只消長懷念了。 

沒有懷念的人,倒是白活一生。吾輩香港人越來越懷舊,其實也無傷大雅,管治者又何須太介懷和認真呢! 

 今夏無聞蟬鳴,腳下久無踏上鳳凰木的落花,俺有點懷念「媽媽」。




-----------------------------------------------------------------------------------------------------------
↓念念不忘的《其後》女主角


↓這也是一段念念不忘

http://youtu.be/MCYLorgVvw8


↓念念不忘的電影和音樂

星期一, 8月 12, 2013

老掉的清酒




如是我聞,清酒瓶上招紙被換,似乎不是傳說了。 

周前,友聚時,取來一瓶清酒,俺左找右尋,看底驗面,都找不到製造日期,真的遇上換招紙的酒了,味道尚幸未出大問題,但明顯不是曾品嚐的那味道。 

話說多年前,俺有聞某代理商在香港將已到一年期的清酒招紙弄落,再貼上手頭上的新招紙,這些招紙可是從酒藏那裡取得,其實際只想減少損失而矣,但此種手法,真的很「商人」呢! 

估不到「商人」手法在其他代理中都暗地裡使用,最好玩連日子都不再蓋上,難道想賣個千秋萬世乎?真的令人百思不得其究。俺在香港超市曾見沒日期的一升瓶普通酒和有2009年份的《菊正宗》,這是令人搖頭的,一場高興購買了回去飲用,發現清酒不好味,那便影響了清酒的形象,那亦失去了一些飲者。這亦跟超市員工根本毫無清酒常識,當一般酒類來看待有相關,沒有人買的便任其架上漂泊經年,真是酒若有靈,都早已黯然魂斷。 

代理商和供應者都必須好好自重,結果否則只得不償失,因小失大。 

不要買無日期印在招紙的日本酒,可能唯此能令清酒保持玉潔冰清之身,不會被人討厭再品嚐清酒,蒙上不好味的污名。 

日前亦收到廣州某周刊編輯電郵來問,欲參加將會舉辦的「酒藩‧屠酒會」,並謂在幾天前購到兩瓶算著名銘柄清酒吟釀級,都不知道是存運上溫度問題,抑或製造日期超越了一年有多,他與友冷飲時皆飲出那種豉味,我們稱「老「味,酒已經品質上出了變化,已成明日黃花,是拿去煮蜆都未必佳的狀態。他們捨不得倒掉,熱了來飲,免強飲下去,其友更謂不少國內飲清酒者喜歡冷飲時放大量青瓜絲在酒壺內泡,那豉味便會不明顯,酒亦清甜易入口。這已經是青瓜酒了,再不是清酒,這跟香港部份港式日本料理上冷清酒時伴以一片檸檬,是同一取向,客人指定要放青瓜絲的亦碰上不少,真是解釋都無謂,多講惹人反感,俺只心中對那些正常狀態的清酒暗念,妳們投錯人家了,安心上路吧!一瓶好好的清酒,便如此被糟塌了,飲酒的高興,賣酒的無奈。 

清酒就算俺眾和各唎酒師如何盡力,似乎依舊未能普及至各階層了解日本酒,只是在小圈子中形成了一班小眾,當然都引來傳媒的眼球,有假象如同清酒已經成為新一輪潮流,但現實是昔日十步,今天行前了二十步,尚有很多步才到百步,故路依然漫漫,更加別急功近利做出太「商人」的手段,隨時反效果便不值得了。 

真正的清酒味道是鮮美的,絕無任何「老」味,一般酒色不會極黃,微黃會有,而且切莫放青瓜絲和檸檬片來破壞好清酒的味道,那是有如拿一級紅酒混雪碧的悲劇。而且不同的清酒也有各式各樣飲法,但假如什麼都搞不清楚便請一律存放冰箱冷飲吧!尤其純米、吟釀或大吟釀,都不要再問俺好清酒是否要熱飲了。 

運輸、存放環境、溫度、日照和賞味期都是清酒十分著重的條件,現在看倌明白何以不少香港飲者往日本旅行公幹時,一大箱行李中盡是清酒寄倉回來了,但真要多得 唐少在任官員時的一番傑作。 

最後想一提,炎夏又來了,香港夏季的天氣相當不合清酒室溫存放,這點必須留意,另外亦別將購買了的清酒放在私家車廂或尾廂內而走開一段時間,尤其泊街頭,炎夏車廂的溫度已經可足以弄死你的好清酒。 

今年炎夏似乎特別天朗氣清,污染空氣中的懸浮粒子都不見了,唯蟬鳴明顯減少,那藍天蟬鳴可是令人懷念之香港昔日夏天風情,現在一切都只消懷舊,回不了頭。這可是老掉的香港,我輩越來越懷念那時的好日子味道。



星期一, 8月 05, 2013

兩頭皆截斷 一劍倚天寒

副題:從「南泉斬貓」禪宗公案中來參女教師犯戒爆粗事件 

「女教師」用英文粗口和惡俗用詞去罵他眼中不道德的人和事,是否真的不道德呢? 

早前香港寶血會培靈學校女教師 林慧思,因不滿警方處理法輪功與青關會在旺角西洋菜街衝突的手法,以英文粗口責罵警員。這件事似乎很具爭議性,什麼組織都彈出來發言斥責 林慧思先生 (俺一直不慣使用老師來稱呼教師的,從幼稚園開始俺叫先生叫到中學畢業,亦記不起何時嶺南慣使用教書先生的雅稱,逐漸改口叫老師,俺堅持稱她們先生) 

教協指罵警察教師過火,那她被什麼引發其「火」呢? 
事到而今依然擾攘不堪,俺忽然想斟杯《而今》清酒,一邊飲一邊講講「南泉斬貓」的故事, 這是中國禪宗史上一個非常有名的公案。因為修行者本應持「不殺生戒」的,然 南泉禪師竟然違律斬貓。假如未將斬貓的因緣.背景.用心,說明得清清楚楚,便造成很多人對禪宗產生誤解,俺希望讀者上網一搜「南泉斬貓」(1) 來一讀,保證有所感悟。 

簡單網上節錄如下:【有一天,南泉禪師在他所住的寺院裡,發現東西兩堂的僧眾,竟然為了一隻貓,而在爭吵。為何因一隻貓而爭吵呢?也許這隻貓很可愛,也許這隻貓很有用。所以東堂的人說:「這隻貓因是東堂人撫養的,所以當歸東堂所有!」而西堂的人乃說:「不!牠既喜歡到西堂來,所以還歸西堂者所用!」總而言之,竟為一隻貓在那邊爭吵。(其實以佛教的戒律來說,寺院本是不准蓄養任何貓狗之類的畜牲或寵物的。但也許是應現實生活的需要來治鼠患,所以還是蓄養了。)於是在正鬧得不可開交的當下,剛巧 南泉禪師經過,他馬上正色地說:「道得即救取貓兒,道不得即斬卻也。」然而問了老半天,東西兩堂竟沒有一個人能開得了口。於是南泉乃遵守諾言,把貓斬了。將貓斬後不久,他的大弟子趙州禪師,從外頭回來了。南泉即把剛才的事,重述一次。言下,趙州就把鞋脫下並置在頭頂上而逕走出去。這時南泉慨歎地說:「如果你剛才在的話,這隻貓就能免於一死也!」 

要斥責林慧思先生便是「履安頭上,本末顛倒」了…… 
「南泉斬貓」公案中,趙州禪師履安頭上的意思乃:眾生顛倒,以本為末,以末為本。把最重要的本,放棄了;卻珍惜於不關痛癢的末。那什麼才是「本」呢? 

林慧思先生一事中,指罵其錯的人乃屬於眾生顛倒,以末為本了吧。把最重要社會上的本,公義、自由表達、價值觀、法治、平等……放棄了,卻珍惜(即執著)在指責於不關痛癢的所謂她說了過火的態度和粗言。那什麼才是「本」呢? 

本性善良的人斬貓犯戒後必鬱鬱不歡的,但無視「本」而行了惡的人往往不會反思自身如何犯了寺院養貓之問題,假如再迷惑在南泉禪師斬貓的犯殺生戒上轉,那便永難了解或出現 趙州禪師的「履安頭上,本末顛倒」頓悟了。 

各位警員,斬貓固然有違律,但兩幫之爭上,你們有見到本末嗎? 莫被自尊心一時蒙蔽了正義的執法者本心,否則都不能成為 趙州和尚,只消成為多一院寺僧去爭貓而矣! 

香港警員依然值得市民尊敬,今次事件中一切乃人性的問題,相當富思考性,也實在可當所謂時下通識的教材,正反皆能辨出不少道理,但最後都要回到「本末」。 

至於俺對教師之行為上如何看,那可以說,慎言但無品,只是偽君子。 失言沒失德,依舊懷良心。一切關鍵在此也。而何講「德」呢?可能正如上述「南泉斬貓」故事中所問的「道得」是要講什麼呢?當然不是講那貓可愛不可愛,或者當屬東堂抑或西堂,就是「本末」的開悟。但當竟無一人曾會得佛法大意,那這隻貓就非斬不可! 

最後俺以劍者身份寫下此著名禪語作結:「兩頭皆截斷;一劍倚天寒」。在劍道修行者角度,這是把生死對立的觀念放下之後,本來面目自然就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