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0月 29, 2013

看罷精采的《一級雙雄 (Rush)》,想起清酒「本釀造雙雄」


兒時在馬交生活,逢11月,賽車引擎咆哮聲伴我上課長大的,記得最後一次觀看大賽車是因為那年剛好播映一部西片叫《大賽車》,男主角是開一部紅色的方程式賽車。電影拍攝手法新穎,一個畫面同部分割成多格,結局男主角撞車爆炸被火燒身亡,而其心愛太太因為反對他出賽而沒有出現,此劇情巧合地重演在昔年一直沒有出傷亡事故的澳門大賽車,菲律賓著名車手 羅路駕駛的紅色三級方程式賽車在新口岸失事焚燒,車毀人亡,而他太太亦是趕不及來觀看他這最後一場賽車,澳門街坊大喊電影不吉利,議論紛紛。那年,我遠遠看到一陣濃烈黑煙升起久久不散,收音機其後說陸續有著名的車手退出比賽,天有點暗下著微雨,父親叫我們回家去,沒心情再看下去,而那年是俺最後一次看澳門大賽車了。而祖居中的心愛的小玩具賽車亦因太急於搬家來香港,留下沒取,隨時間慢慢煙消雲散,現看到孩子又在迷上小玩具賽車真是勾起不少回憶。

《大賽車》後,似乎再少有方程式賽車故事電影出現。現香港在播映那部神級導演Ron Howard執導的《一級雙雄 (Rush)》,是四十多年前的真人真事改編,兩位一級方程式一流車手Niki Lauda和James Hunt的競爭故事。很少同期會出現兩位天才,但現實往往比故事更故事。兩位天才賽車手就如同兩大絕世劍客對決,過程扣人心弦。 電影中賽車場面拍攝鏡位相當有現場感和壓迫力,配樂一流,最後兩場大賽車,看到人握緊拳頭,血壓上升,宛同身在賽車場中。先一場是大雨卻不取消,間接令Niki Lauda賽車出意外焚燒,因此差點沒命,但他意志頑強到只用了四十二天, 忍受著令人慘不忍睹的醫療過程,令自己康復過來重返F1賽事中,向總冠軍寶座伸手。


最後日本富士山雨中大賽那一場,拍攝畫面是賽車片的顛峰代表,漂亮沈鬱,加上音樂張力,那是一場修羅場之戰,誰都不會輕易闖過。更令人動容在兩位被形容成宿敵和性格南轅北轍的高手,其實心中都識英雄重英雄,那鏡頭顯示兩人在車內穿戴著頭盔,互望舉手致意,此謂之「道」亦無不可。武士之道,雖對決,亦惺惺相惜,能敗在高手劍下,含笑而終的一種絕世高手之人生價值哲理,這記揮手和眼神是令俺動容的,亦是一般女人難以理解的男性世界中的一種微妙行為。但最最令人反思的卻是Niki Lauda在此場在總積分可穩拿冠軍的最後賽事,因為天雨和風險過高,他毅然退出,不願意去玩命換取冠軍虛榮,他曾受重傷不死,有深愛的妻子,他了解自己能力,了解自己需要什麼,反而從容退下,全無後悔,人生至此,Niki其實已經開悟,再不執意而行事。其後他一樣贏得多屆F1賽車總冠軍,證明留得生命在,那怕無緣奪魁,他已經證明給全世界知道其實力和嚴謹。

而James Hunt得了那場總冠軍,他亦出盡能耐去奪冠,是完全投上生命的豪賭。James就是如此浪漫不羈,擁有強烈的鬥心的天才。他不顧後果的飇車和人生一樣,出名後過著狂野亮麗的生活,女人、金錢、名氣,什麼都在盡情燃燒,終一生就是一位車神,45歲便離世,是一根劃亮人生舞台瞬間的火柴,他亦無悔。反觀Niki Lauda,他獲得多回總冠軍後,興趣轉往飛行,後來成立Lauda航空,迄今依然健在。這位天才是很全面的,不止車手,車的構造和機械上都是專才,雖然創傷留下給他印記,反而給予他開悟重生。

兩位都是漠視什麼懷才不遇的,他們在不同性格和出身的人生都努力以赴,而且知道自己要去求的是什麼,所受的苦亦不是常人能了解,記得James次次出賽前的辛苦嘔吐嗎?他心底可能很怕很緊張而出現的神經反射,他是人不是神。Niki則在觀察計算風險,他也是人,只是像苦行僧般準時工作, 準時休息, 不浪費時間應酬, 一絲不苟。

醫生對頑強的Niki的說話才是重點,所謂人生中有對手宿敵,毋須要懷憤恨之心,反而要感恩,因這才會將你的潛能推至顛峰,令你享受到成功的果。


全片沒有奸人,亦沒有陰謀權術,人人都是全情投入F1大賽車的魅力中,亦沒有什麼政治因素或賽車總會去弄權攔人,否則如此拚命的人,去到盡真的會開部一級方程式賽車來個「百倍奉還」,嘿!


所謂對手在清酒中亦往往存在,就是同級同酒味一類酒。而在本釀造神兵級數中,新潟《〆張鶴‧月》和山形《朝日鷹》是最有相同質素條件來一場比試的,兩酒都是能大敗不少吟釀級清酒的強者,其他酒藏的本釀造酒味道望塵莫及,兩酒俱日本賣價一升瓶在二千五日圓左右,假如同場較量,這將會是如兩雄相遇,必考驗飲者之味蕾,亦乃一場公平和情意結在心中的天使與魔風惡鬥,故俺也遲遲不願意去做。兩神兵互砍,何必呢!

而俺看罷《一級雙雄》,有感熱愛清酒的飲者一朝能將一切放棄,才是更高做人境界吧







星期五, 10月 25, 2013

兩段隨筆

罕有酒未必一定是好酒,只是香港難購。
常見流行酒也不一定是好酒,是真事。
匪貴天價酒卻不一定合口味,常見。
千多日圓的酒隨時有好酒,但可遇不可求。
本釀造未必一定不及大吟釀,但只是幾款而已。
飲純米亦未必一定無頭痛。



 
 
清酒質和味在近年來出現改變中,
連 新政秋酒 都出現有微碳酸口味新產品,
大有可能影響來自NEXT FIVE的衝擊,
9平次 雖然 少選飲了,但不能抹煞其對微碳酸口味清酒之劃技術影響性。
而傳統酒日漸只分成好味或不好味,⋯⋯
部份酒藏明顯有獨家風味,隱守地位。
進口含可以圓潤,吞落喉順,少苦味,少酒精臭,
一定水靚米好杜氏技術高超,
價錢只係MARKETING,亦係酒藏手腕和價值觀和理念取向反映。
 
 
 


星期二, 10月 22, 2013

「新潟迷你酒の陣」香港現身


 

原本想撰寫電影《一級雙雄》(RUSH)的,希望香港人不要因那老土海報和低調宣導而錯過此部影片,尤其是喜歡賽車的,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如此像樣製作和認真拍攝鏡位的賽車電影了,更難得是昔年真人真事,當中帶出的人生態度信息令人值得去深思。全片沒有一名奸角,位位是常人,那種正能量是香港娛樂影片或劇集中少見的,看罷給俺一掃那種身為香港人近期的心中鬱悶,故強推讀者一看,下回續寫影評。  

今篇因有突發之清酒盛事將來香港舉行,故抽出一寫,而且找到一位女飲者 琪蓮,她曾赴日本新潟參與此類似相同活動,親身寫下見聞回憶,給各位看倌了解何謂「酒の陣」,下乃詳述: 
 


      『2013年的3月,我計劃到東京一趟,順道查看這個距離東京僅兩個多小時車程的新潟市資料,透過當地觀光網頁得知3月中會舉行名為「新潟淡麗酒の陣」的盛會,心情之興奮真的不言而諭! 自己曾經在香港參與不同的葡萄酒展,心知這些大型盛會能一次過品嘗不同酒商的珍貴佳釀外,亦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與酒商代表甚至造酒者交流。 

「酒の陣」為期兩天,我選擇了在第一天參與,胸有成足地以為比開始時間提早十分鐘到達可爭先進場,誰知到達了距離新潟駅十分鐘車程的「朱鷺博覽中心」會場,便看見到長長不見尾的人龍,盛況空前絕對比香港書展更墟冚 ! 人雖多, 但大家都跟據工作人員的指示有跌序地排隊進場。我亦觀察到參加者不只是清一色的「酒鬼」,而是一家大小扶老攜幼一同參與,可見「酒の陣」是當地人非常重視的活動,亦體會到清酒在日本人生活中是不可或缺的。 

「酒の陣」是免費進場的,但要試飲清酒,便要花2,500円購買當日的試飲卷,換領手帶一條及一隻非常有紀念價值的清酒杯,憑此可盡情地到各酒蔵試飲。 

因為慶祝2013年的「酒の陣」已舉行了第十個年頭,會場外有發售各種十周年及酒蔵限定的紀念品,如暖簾、袢天、清酒杯、木酒合、毛巾和環保袋等等,這些都是清酒外不能錯過的戰利品。 

酒展在一個面積如標準足球場般大的展示廳內進行。88間酒藏整齊地排在展廳中央,大家熟識的酒造如《〆張鶴》的「宮尾酒造」、《真野鶴》的「尾畑酒造」、《綠川》的「綠川酒造」及難得一見的「今代司酒造」亦有份參興。而各酒造都爭先把最新鮮釀製的新酒,由純米大吟釀到普通純米各級數的清酒,以至酒藏限定的珍品等等最少五至十款清酒,非常慷慨地提供試飲。我便有幸一嚐香港難得一見的《今代司純米大吟釀》、 《〆張鶴生酒》以及其他為「酒之陣」特別釀製的限定酒。如喜歡任何一款清酒,只需掏出一二千日元便可抱回家細味品嚐。愛清酒的,又不怕行李過重的,到訪一定要預備大型購物袋甚至購物車,因為這裡的清酒不但比外間店鋪款式多而齊,最重要是一定非常新鮮! 

而展廳四面分別擺滿近半百售賣熟食的檔口,無時無刻都人頭擁擁爭買新潟的地道美食。走累了,也可到旁邊的枱櫈休息及進餐、或者到舞臺前面欣賞表演或參與清酒講座。最有趣的,會場亦提供給有醉意者躺地休息的睡眠區,人生百態一眼盡見。如此精彩仿如節日祭典的一個盛會,要走遍喝遍各參展酒造,花兩天的時間亦絶不足夠,2014年「酒の陣」我一定再來!
 

讀罷可令人心動欲赴2014年新潟「酒の陣」,但現在可以先可嘗試参加香港的「新潟迷你酒の陣」,乃在2013118日星期五19:30-22:00會在灣仔合和中心舉辦,大家可購門票往品嚐新潟各著名酒藏清酒,不少香港罕見出現,大會指派餐廳提供精緻伴酒食物供應,如此清酒盛會,飲者豈能錯過呢!
網址及查詢電話如下:
電話: 2390-3383
熟悉筆者喜好的,在場自然會找到俺,有緣者則到時共飲一杯吧!
 

 
 
 
 
 
新潟 酒の陣  2013.3.16   ↓

星期日, 10月 13, 2013

鴨川納涼床不常開 ,屠酒會不常來,京都之旅豈能不再來!





「屠酒會」選了在長月(ながつき),即西曆9月,在京都鴨川納涼床舉行了第廿二回。所謂納涼床,乃京都夏風情一種,川畔料理店的納涼床營業,年年以9月最後一天作終,便來年5月再見。今回香港飲者十九眾在26日黃昏抵達,飲個長夜,不亦樂乎,散局醉步先斗町,直赴四条通,佇立在鴨川橋上回望氣氛十足的一列長長燈火通明的納涼床,有飲者謂看到 半澤直樹呢!她可能醉了。(真正近期大紅日劇《半澤直樹》亦曾在鴨川納涼床取景,只是在另一段,但氣氛場景依然相像。)


以下來一些當晚酒事記,給予未能與俺成行者分享一下:




 一柄朝日鷹,一出鬼神驚

當天選酒之中,最便宜兩柄,分別是一升瓶《朝日鷹》和《桂月‧銀盃》,桂月不堪回首了,經此一役會成後會無期酒,一切都只是一場暢銷小說之傳說。至於《朝日鷹》,是山形縣「高木酒造」出品,即是神銘《十四代》同一酒藏的另一系列產酒,走便宜路線的。似乎曾飲《十四代》系列的香港人什多,而曾品嚐《朝日鷹》者稀矣!

此柄本釀造,不曉得是否有自然湧水─「櫻清水」做仕込水,加上優良技術,釀出如此良好的酒。俺覺得有點像在品飲《十四代‧本丸》的影子,但《朝日鷹》的價錢只是二千五百丹一升瓶,那還需要再寫什麼嗎?真是,來記如此神化描述最合:

「一支穿雲箭,萬千兄弟來相見。
  一柄朝日鷹,飲者競杯勝神兵。」





龍力大吟醸生秋酒一出,盡令一席神兵黯然失色

全銘是:「《龍力》生大吟醸‧米のささやき‧ひやおろし」,依女藏人所說「米のささやき是米的細語、呢喃之意。由來是,藏人在釀酒時,可以邊聽到米的細語、呢喃,跟米做心靈的對話。」很軟綿綿的形容,飲進一口眾飲者皆口中出現呢喃,好味~好好味~好新鮮。一樽毫無任何酒精臭的出色生酒,香、甜、鮮、醇,夫復何求。俺品飲不少清酒,此酒印象極深,只有早前經資深酒友分享手上珍藏的《鳳凰美田》生大吟醸,味道和口感能相若。清酒進喉感覺良好的比較稀有,此兩銘生酒大吟釀是值得一記的。


《龍力》生大吟醸秋酒,香港沒有的,我們有幸獲酒藏專誠以冷藏運輸,25日送抵京都投宿之飯店,收到打開時在手中依然是冰凍的,俺再即放進冰箱待翌日。所以此酒可以謂從酒庫直至到納涼床品嚐時,都一直保持在冷凍狀態,沒有經歷從冷置回室溫,又再放冰箱,又取出回室溫如此反復過程狀態,是關鍵性一環,何以本酒如斯好味道,再者排此酒在當晚第一酒,那便大大令一席神兵盡失色之原因了。





大七の頌歌,梨香撲鼻哥

《大七》出品素來不是省油的燈,《頌歌‧純米大吟釀》在香港就算有售都不便宜和少見。今回訂來一嚐,開栓斟進剛購得之明治年間清酒「片口」時,酒香四溢,倒杯中湊鼻,上立香是幽幽梨香,恨當時沒大紅酒玻璃杯,否則梨味酒香必更顯現,醇香順滑,比《箕輪門》清,口感沒有了濃米香,不喜歡《箕輪門》的飲者「屠之花一號」倒折服於《頌歌》,而喜歡《箕輪門》的飲者「屠之花五號」則依然捧回《箕輪門》的場,但不拒絕一杯又一杯來《頌歌》。
 



大敗一邪雙飛的京屠「三絕掌」

上列三銘被俺喻為京屠「三絕掌」,那武俠粵語殘片《如來神掌》中的《一邪雙飛三絕掌》故事,「三絕掌」傳人天地人三魔,以奇門暗器「霹靂銀梳」重創江湖的「火雲邪神」古漢魂,大敗「無定飛環」孫碧玲和「九索飛鈴」柳飄飄。俺戲謔「一邪」便是「榮川酒造」最高出品《榮四郎‧壜囲い原酒・大吟醸》,「雙飛」則是那孖樽豪華盒裝之《田酒》─「山田錦の父山田穗‧純米大吟醸 山田錦の母短稈渡船‧純米大吟醸」,本土價兩支共萬六丹。一邪對於俺尚有點情意結,可能再試。而「雙飛」就是大喊「還我錢來」一類後回無期酒了。




京都鴨川納涼床屠酒會之旅,尚有不少酒事以外的趣味性紀行,想感受一下古都夏風情,明年9月,取假來一敞吧,這間店納涼床40人是可以容納的,而且提議來一天自攜清酒、京都漬物、鯖棒壽司等,在鴨川提畔下午飲至黃昏,因為今次看到不少本地人如此享樂和痛快地腳浸河水中納涼,真是快哉!

鴨川納涼床不常開 ,屠酒會不常來,京都之旅豈能不再來!


-------------------------------------------------------------------------------------------------------------

其實下面隻歌先至係我覺得更夾的,但從俗便來首 "何日君再來",假如有人喜歡下面一歌,則我深信你已經了解了京都鴨川代表什麼了......殘念


星期一, 10月 07, 2013

半澤直樹 與 椿三十郎




曾謂《半澤直樹》根本就是一部穿西裝的武士劇,所謂刻劃銀行內的忠奸人性,倒不如在看著日本古代一「藩」之內部人治管理和私心糾結。 

看畢第10話大結局,如觀罷一場激烈的舞台劇,看到血壓上升,那些一流演員的演技委實出神入化,收放自如,最內歛的角色是行長,「藩主」是也。俺看到最後已經聯想起 黑澤明著名電影《椿三十郎》(香港中譯:穿心劍 )中很多東西。半澤直樹 就是 椿三十郎 化身,一柄出鞘的刀,鋒芒太露。

《椿三十郎》中,尊貴的老夫人曾對 椿三十郎點化說:
「你鋒芒太露,這是你的弱點。」
「你像把出鞘的刀。」
「你像把無鞘刀,鋒利。但好刀應在刀鞘裡。」
而狡猾的 睦田總管被救出後,說椿三十郎是「非等閑之輩,有他在,我面子上掛不住。」
這些可不是《半澤直樹》中 老行長心中的心思嗎!將功臣調出銀行外的部門,就是要給他這柄出鞘刀來放回鞘內,看這柄刀能否將來配在身邊成為忠心武士。



記得 老行長的教誨啊! 「人的價值不能用金錢來衡量。銀行職員不應該看錢,而是看人。」所以 老行長能位極人臣,他是最懂搞「人和人之間的交往」,乃用人之術是也。借勢成為良機,簡簡單單便收服了懷野心和手段強橫的 大和田,將另一派系之首納入自己身邊成為忠心家臣,利害的老狐狸。而對 半澤直樹則準備好好修理這柄無鞘刀,因為一旦弄不好,將來會被其鋒刃所傷,此刀雖好,但會很難駑駕,所以要給其一鞘蓋其鋒芒,流放在外,靜觀此身手不凡的年輕武士其忠誠,留一手,將來大有利用地方。 


老實,行長何以說「很尊重」 大和田這個所謂大奸人呢?其中含意是最重要的訊號,銀行最終需要 大和田這類價值觀的人來營運,就是好天送傘,下雨收傘,無情念的銀行放債人。半澤直樹 那套人道價值觀來作為銀行家,分分鐘會出現感情用事,這不是經商的行為思想,亦不是能協助藩主進一步得天下的人。雖然 半澤直樹武功高強,上商業戰場時不可少,但不是留身邊統籌如何出謀略奪天下的好幫手。這就是老行長所想的,其實最老謀深算,可能最「奸」的就是他。 


大和田,其人在家中太太大人眼中,可是一名好丈夫,有情有義幫她還大筆債務,他在太太面前什麼氣勢都沒有了呢!此乎這種切割式表裡看所謂「忠、奸」,是《半澤直樹》劇中另一個探討的主題。 


下一輯的《半澤直樹》,以好肯定的推斷,所謂忠奸大鬥法上,應該老行長粉墨登場了,他的演技亦相當利害的,記得那部《華麗一族》嗎? 北大路欣也就是演那名有兩件老婆,一件是華族,一件是情婦,一個鬱結陰沉霸氣的有錢人,相當擔戲。

半澤直樹 當董事會眾人面前訓斥 大和田常務的是:

「你要道歉的對象不是我。而是至今為止在雨天被你收回雨傘,如蜥蝪尾巴般被拋棄的所有人和公司。」「那些雙膝跪地拼命求你,即使被你挖苦、鄙視,但是為了拼命保護家人、公司這些最珍貴的東西,而向你下跪的人們的痛苦、氣憤、不甘,我也要你嚐嚐這些滋味……」「快下跪!(咆哮地向大和田叫,在行長面前) 


好了,這段對白相當大快人心,不少人都會懷此種一腔正義,是以人做本位的價值觀。但對野心家和大商家,或者要一心得天下而無視生靈塗炭的古代戰國梟雄,這種不是他們的價值觀呢!現在大家應該理解到何以 老行長會說出所謂素來尊重大和田常務那番話,他們是懷相同價值觀的銀行家,半澤直樹 尚未到火候。 


這部神劇結尾來記反高潮,沒有華人社會戲劇之忠有好報,奸被斬首那種老套橋段,俺覺得很妙,因為更加反映現實和更有血肉。我們的社會其實充滿著 老行長和大和常務這類人,往往是平步青雲執權力之輩,他們自有一套其能力和取向,我輩不識時務者,徒有一腔所謂正義和普世價值觀,又如何? 


現實,是沒有 半澤直樹的,但有不少想做半澤直樹的人,對吧!


要理解真正傑出的武士,應刻把劍藏在鞘中,而不是常常拔刀出來使用。東方社會還是不要鋒芒太露比較隱陣。



星期三, 10月 02, 2013

京都鴨川納涼床屠酒會之【三絕掌】

                                  梨味                           極鮮                          好水
 
全無酒精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