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4月 30, 2014

酒藩 第廿五回屠酒會 酒の陣 酒肴予各飲者份量


酒藩 第廿五回屠酒會 酒の陣 出陣銘柄列表記錄

 
酒藩 第廿五回屠酒會 酒の陣 出陣銘柄列
越之白鳥 / 黑松仙釀 / 白露垂珠 / 越乃景虎 / 幻の瀧 / 天領
真澄 / 真澄MIYASAKA / 李白 / 吉田藏 / 手取川 / 惣誉 / 賀茂泉
而今/ 飛露喜 / 醸し人九平次 / 鳯凰美田 / 明鏡止水 / 伯樂星/ 山形正宗
 
 
 
宮城:
伯楽星
山形:
山形正宗 / 白露垂珠
福島:
飛露喜
新潟:
越之白鳥 / 越乃景虎
栃木:
鳯凰美田 / 惣誉
長野:
真澄 真澄MIYASAKA / 明鏡止水 / 黑松仙釀
岐阜:
天領
愛知:
醸し人九平次
三重:
而今
富山:
幻の瀧
石川:
手取川,吉田藏
廣島:
賀茂泉
島根:
李白
 
 

星期二, 4月 29, 2014

日美「壽司外交」選飲廣島《賀茂鶴》,真是……




20074月中國總理 温家寶訪問日本的『破冰之旅』, 日本國宴上以《賀茂鶴 大吟醸 金箔酒》招待。 搜資料時得知此銘柄是1958年在日本市場上首個誕生的大吟釀清酒,《賀茂鶴》是廣島縣東廣島市的「賀茂鶴酒造」出品。而廣島毋須多講吧!乃二戰時全球第一個中原子彈的地方,是美國送給日本的兩枚中的第一杖,第二枚是炸長崎。 


來到2014年又4月,今回美國總統 奧巴馬訪問日本,日本首相 安倍晉三 奧巴馬去幫襯「數寄屋橋次郎壽司店」,店長87歲的壽司之神 小野二郎親身操刀出陣,當然「大陣象」到登上國際新聞,但可惜此敞「壽司外交」有點異象,報導謂 奧巴馬只吃了一半就停箸, 安倍晉三則食個清光。看到如此報導委實令人兩眼一眐,如此食一半停箸是代表食客不喜歡,向廚師抗議之舉動,往往令大廚顏面不存,必向貴客請教因由。難道堂堂美國總統 奧巴馬不懂日本禮儀嗎?似乎非也,他懂得席間稱呼日本首相之名字「晉三」,預計日本首相一定不會回敬叫他Barack,只會叫OBAMA SAN,那 奧巴馬先生 便是 晉三君的大佬了,但新聞謂 安倍在記者會六次以「Barack」稱呼奧巴馬,奧巴馬只兩次喚他做「晉三」,態度明顯較冷淡。他們在玩什麼叫名稱遊戲,政治真古怪,簡直陰陽怪氣,兩件堂堂大男人,一國之NO.1,「Barack」來「晉三」往,旁者聽到都打冷颤。


今次美國簡直是第二回「黑船」扣門要日本再開關,其實也是跟「黑」有關,看倌懂笑便一笑吧!今次「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協定(TPP)」的美日分岐在日本不願在汽車、肉類和奶類多方面的進口稅,美國是在進迫,日本又不能胡亂簽署怕影響國內的大金主政治支持者,故又是一次黑船來到門口,晉三君頭痛死矣!搬釣魚台和《美日安保條約》出來反迫,但美國一直支吾其詞,曖曖昧昧,真正地在玩政治,「壽司外交」便是更曖昧的一場表示吧,你有你食,我只食一半,那桌底下有沒有踢腳則沒人曉得了,總之桌面便擺明有意思給日本看顏色。 


但其實是否 奧巴馬怕輻射不敢食日本魚生呢?假如是真,那又真的令人倒絕。可能那班曾接近福島核電廠,丟頭走不及的美國海軍身體狀況,美國總統手上一定有詳細檔案,亦了解現在東京和福島影響的情況。就算你請我食最好壽司都心存顧忌,奧巴馬都是人,並不是神,大家明白的,但不知道日本人明白否?可能跟我一樣的想多了,便……。弄到壽司之神茶飯不安,便真是是搞到老人家了,把他的傳奇店成為政治軟角力場。 



至於今回「壽司外交」的登場清酒也是《賀茂鶴》,是大吟醸180m角瓶,我的酒友謂應該是店中的常備酒,那選餐中包括之酒。但看回昔年招待 溫家寶時又是《賀茂鶴》,看來是經過安排使用的亦大有可能。早前看新聞,山口縣出身的 安倍晉三喜歡以山口縣清酒,今天市場大流行之銘柄《獺祭》來奉客,今回跟 奧巴馬飲的卻似乎是刻意安排的廣島縣廣島市產酒,潛台詞是否在暗提廣島的往事,你們有負於我們呢!那豈能不好好合作,抑或正如我所了解的深層日本人心底,他們一直念念不忘,最後都想擊敗美國。日本人買強不買弱,一直被美國當細已經很不是味道已久,這不是如表象之祟拜美國,一切都只是為勢被迫,在忍辱負重,互有所需。 


酒友說我壞腦想得太多,可能也是對的,但假如一切都如正常是順手取店中清酒,那真是另一怪談了,怨魂念念不忘乎,真要命!所有巧合又真的很巧合呢!如果本來無一物,只是我腦袋多塵埃,那這代日本政治人物便退步了。我認識的日本人全都是心思慎密,永遠不喜歡直接表達意願,卻挺花心思在每一細節安排上滲透出來的喻意,曖曖昧昧,這是其美學和社會之構成。

一瓶《賀茂鶴》,我看到的是無形的武士腰間短刀推了鍔,故有人食一半停箸暗示YA ME (止め) 


但一切都可能是習日本劍道/劍術被擊壞了腦的 草草一刀在胡思亂想,胡說八道又以謊言來騙一篇稿費的技倆。根本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但你信天下如此簡單嗎?──飲杯!




星期三, 4月 23, 2014

酒藩 第廿五回屠酒會 ─酒の陣, 列陣銘柄和參加者詳細須知

列陣銘柄
 

 
 
 
 


2014年5月7日星期三
香港酒藩
第廿五回屠酒會─酒之陣

參加者詳細須知

 

地點: The Steak Kitchen Bar & Restaurant
尖沙咀諾士佛臺102
 
─衣著
上班服 smart casual  

─進場
1815可以開始進場。進場先經接待處登記,搞付款,將獲清酒杯乙只和日本仕込水一支。(另場地亦有供應清水)
不設現場報名,只接待已經網上專頁報名的一百名飲者。

─費用
回饋屠酒會飲者歷年來支持 HK$380/ (現場不設找續,敬請注意)

─坐席
因全場採用自由席,故請各位互相體量和禮讓,由其予位置單人出席飲者。
全場可自由走位,不是指定席,方便大家。
歡迎各飲者自攜專門 清酒杯,亦歡迎 刺客酒。

─開始
1900屠酒會正式開始,會現場稍作介紹。(2000接待處停止)

─酒櫃檯
各位飲者可向場內設置酒櫃檯試酒,回席品嚐。

酒肴

http://sake-katana.blogspot.hk/2014/04/blog-post_9618.html


若想再添加食物者,可向餐廳侍者取店內MENUORDER後自付消費,
而店內紅/白葡萄酒亦可自行ORDER消費。

─購清酒
可在中段後向酒櫃檯工作人員查詢,有訂購表格,付款後會送貨。
預算現場購酒者(若有存酒) 宜自備裝袋支持環保。

─散席
大約2200開始,因翌日要上班。
全場自由時間離席,看自己方便及酒量

─醉酒
屠酒會素來不鼓勵狂飲醉酒情況,場內嘔吐者會被列不受歡迎之名單,故必須了解自身酒量。初次參加者切記做【兩合族】最安全,即360-400 ML便足夠,(酒量人人不同有人可以三合有人可以四合,因人而異,【兩合族】或【兩合半族】是指標而已。

一般的四合酒720ML,酙進清酒陶瓷蛇目杯約有廿杯,【兩合族】約十杯,自行可心中換算。

同時必須飲兩倍份量清水。亦不可急飲和空腹飲清酒,這是要注意的。一旦自知酒力不支便要停和撤退回家休息。

 
 
 第廿五回屠酒會酒の陣 -
各款出陣銘柄來龍去脈簡介




 

星期二, 4月 22, 2014

人人心中都有間「兔子亭」





復活假期前酒醉飽食後,翌日在家中休息,隨手取起一本《我 餐桌上的 書》,南韓作家 鄭恩芝 撰寫,台灣台南 李宜蘭 譯,書之副題乃「25部經典文學的美味人生」,一開卷第一篇便是寫 村上春樹,又見到 安西水丸 的名字,水丸伯啊!我們真是何處不相逢,在天國的你也許都覺得很奇妙,有件你素未謀面的香港傻佬在懷念著你,今生無緣聚飲的了,我們第二回轉世時再痛飲一場吧!正所謂念念不忘,必有迴響,但切莫被不曉得是男身還是女身的風流 水丸伯轉世者捉了去上床,世風愈來愈無性別界,可能就是前生執念而來,正如一名入世密宗修行者曾告訴我的一席怪誕語話,同性愛戀,就是前生太深厚念念不忘,終於遇上,身不由己。



《我 餐桌上的 書》中有以下這一段:
『他們最喜歡 村上經常光顧的「兔子亭」,那是一家隱身在靜謐的住宅區裡,沒有任何招牌,全靠口耳相傳的小店,裡面頂多坐十個人,雖然是老闆一人包辦店內大小事,卻也沒有雜亂無序的感覺。老闆是一位謎樣的人物,有人謠傳他曾經混過黑道,看起來倒也不像是什麼凶神惡煞,脖子上有清晰可見的刀疤。菜單上只有兩種定食……


是否熟口熟面呢?按時間性,原來《深夜食堂》可能靈感來源自 村上春樹 筆下的「兔子亭」。噢!原來如此,我又找到飲飲啤酒的理由了。其實深夜食堂和兔子亭都是不存在的虛構店,但卻是人人心中一個希望會有的空間,而香港更是很難會出現類似的食店,天價租金下如何生存。



曾經有一些隱藏在香港旺區舊唐樓中的私房菜,有點如此味道,但只要是依然需要謀生和有所求,最終一切理想都會被殘酷現實所摧毀,不少下樓成為一所餐廳,要不被拆樓或狂加租金所滅。 


而在我心中勉強當成兔子亭的店,已經一間接一間煙消雲散,日式酒吧好、私房菜好都只成為照片中的回憶。而且自從懂得選飲清酒後,便愈來愈挑剔那些食店所供應的所謂日本酒,可以自攜酒又不胡亂收開瓶費的店亦不算多。而如是我聞,最令人生氣的乃收取了你自攜酒開瓶費後又要給予你看臉色的店,不少反臉收場,以後再無幫襯。食店如此行徑其實是得不賞失的,一大班酒客其後在自己人脈圈中的惡評委實很有殺傷力,貴店如何宣傳都於事無補。我覺得開瓶費收取否是看跟店主交情而定,閣下沒有交情硬要人家免你開瓶費是很沒意思的,還有胡亂以「草草一刀」名號去成功爭取免開瓶費的更是傻兼離譜,後果自招,我聽到都乾笑幾聲,精神上贈「女侍」配刀,殺之!哈!哈哈!


 最後就算什麼店,開瓶費都是事先討價還價的手續,這只謂大派對或一大幫人光顧而言,三兩友聚的晚餐,拜託你開店中的酒或者自攜酒都依該店規舉乖乖接受吧!無謂令一頓飯弄得不高興。錢如何花如何省是自己一早心中有數的,自己的面子亦要一早有自知之明。嗱!長話短說,「係咪甘話」!



《深夜食堂》疤面老闆都是敲砧板收錢的,店中根本無MENU,只有幾味,那麼又要幫襯性格食店又要討價還價的,老闆或廚師一定拿刀出來問你意見,你想《深夜食堂》如此拍一集嗎?其實說來又是挺不錯的橋段呢!

我也很久沒再看《深夜食堂》了,只是想不到一段 村上春樹筆下的「兔子亭」,勾出了如此多思潮。而我心中的兔子亭則只有自已有生之年再磨刀上陣,因為到今天都未有一間店在選酒、食物、音樂、氣氛、親切、選址上令我折服,而能面面兼顧到取得80分的已經幾乎無,更遑論滿分。



最後一記同日發生近距離之死亡事件,復活節自殺是否一個黑色幽默,抑或向守舊社會的聲討呢?我家對面大樓一位八十多久病老人厭世,一躍自行了斷痛苦之殘生,悲壯。但正是何以香港無任何人提出重新討論到安樂死的社會需要,否則久病無望老者可以有尊嚴地選擇安詳離去,何必如此悲壯,最後上演一場如切腹自裁之「侍(武士)道」。


人生自古誰無死,有名者如 水丸伯獨自在家中伏案工作時發病往生,無名者如復活節自盡老伯。其實沒有什麼可怕,最可怕反而是不懂得關懷社會進步所需,一味只一腦經濟政治掛帥,不會予人有尊嚴地死的頑固執政府和唯仕途利益的官員。




星期五, 4月 18, 2014

 

鷹倉(正寫應該是"")好大條魚,自家煮好難搞下,炸好浪費食油亦無如此大只鑊。其實日式方法燒魚可以嗎?

看《食經雋語》,有白鯧、黑鯧、黃臘鯧,白鯧最爽滑,而大澳所產銀鯧更為頂品。昨街市大鷹鯧賣到HK$120元一斤,食魚已經是貴價食品了。

昔年一星加坡男生教路,將錫紙包條鷹倉BBQ,魚身刀界十字,放一大堆廣東豆豉(切好碎的),混點油最好橄欖油,抹內外魚身,放切碎指天椒一些(很重要),放半個碎檸檬皮,在爐旁置燒到最後食,食時打開錫紙擠檸檬汁,香到焦倫,魚滑又夾酸香和辣,好正的食法。

話時話,我已經無整廿年了.........

星期二, 4月 15, 2014

恩恩怨怨,時空中杯酒了斷!




日前往澳門街掃墓兼應老友邀往居合道見學,晚飯在路環「林記燒烤」,食到好味的東西,回家照板煮碗,如下一記: 


洋蔥,切呀切,切到不傷心卻眼淚流流,索著鼻水眼紅紅,那一大堆碎洋蔥便準備妥當。那間餐廳一日需要如此多碎洋蔥,可能使用攪拌機吧,否則此傷心的小工作,真的很難有專人願意做,比洗碗工作更沒人做。但攪拌機隨時將碎洋蔥弄成糊狀,失去粒狀咬口,所以還是可能是人手刀切一大番的,總之,這味東西,你願意請纓切洋蔥,俺樂意下廚開壇一煮。

碎洋蔥置皿中,放洋白醋和橄欖油,攪拌一番放冰箱備用。而當天食到的食物乃凍的去殼去頭中蝦,和一碟是熟牛脷,是將急凍牛脷解凍後放開水連一大堆蔬菜頭尾煮熟,此使用法則宜加點鹽調味,那再將牛脷批皮,切一片片放冰箱便是。將那堆酸洋蔥大量傾置食物上完全蓋上,再淋些少橄欖油,便是其凍蝦和凍咸牛脷上桌。不貴,很惹味,連平日不太喜歡食生洋蔥的人都將其當開胃酸菜般大啖之,伴著蝦和牛脷,食得很爽又不膩。友人漂亮男外孫,少年食客,埋頭啖食,其後問:「阿公,我想再ORDER一碟凍蝦。」如他所願,再來一碟,掃個清光。口多一提此店的咖哩薯仔加上西洋傳統大麵包,美味到單此一味已經令食客常來,當晚俺食此味已經很滿足,再飲一肚啤酒,飽到不成了,所以碟上酸洋蔥成為開胃消滯隹餚。

洋蔥、醋和橄欖油全對身體有益之食物,食多無妨,都算類似地中海式飲食,但在馬交,便是萄國菜,一定會有人如此想,其實馬交萄國菜根本不少自成一格,乃廣東、萄國、非洲菜大混合,非洲雞便是當年駐守澳門的莫三鼻及黑人士兵的煮雞食法,昔年非洲莫三鼻及也是萄屬殖民地,抽調黑人來守澳門,全駐賽車跑道旁嘉斯欄軍房,那幢深粉紅色充滿北非風情的高牆建築。

這些黑人士兵其實不算好黑色,膚色帶深藍,馬交人叫他們 MEI GU」,可能是那種拼音中式萄文,正如俺父輩喜叫人傻佬是「馬洛咕 (MA LOK GU)」,就是那類馬交話。今日不懂這些的澳門人,大多數一定是從大陸來的新移民,不算是地道馬交人,那些萄國殖民地時代已經移居在澳門的唐人和土生的有萄人血統的澳門人。 




拉丁民族的萄人比較熱情,很易跟殖民地當地人搞上通婚,奉行有容乃大,不像英國人的陰沈城府深,而看不起唐人,所以香港較少英人跟唐人通婚,不似澳門有大量人口影響社會形態的土生族群。這點同樣發生在南美洲和菲律賓,拉丁民族性格是是旦旦,樂天好飲,去到殖民地異域便跟當地人HAPPY TOGETHER,也許是好事,大家都是地球人。 


吹遠了,如帆船吹去大西洋。回說酒食,當晚在馬交有美食卻忘記了飲老家美酒,俺懷念的《碼頭老鼠》,真遺憾!還好取去一支一升瓶《鍋島》,乃中汲み無ろ過 純米吟釀,在餐後轉場再飲,往新勝街一店名「CHECHE CAFÉ」,跟旁連的一間酒吧「CAFÉ XINA 老外咖啡」是同一土生老闆所開。如果沒有本地人領路下,根本外來遊人不懂得這類性格小店。

《鍋島》今夜依然美味,縱在馬交也依舊是一位有風韻的東瀛美人,含蓄中果香逐漸散升,當然不會如熱情澎湃的萄國酒,但卻吻合小店的懶散情調,讓俺拿著杯清酒在裝偽文青,伴著音樂竟然是 張學友的「李香蘭」,跟面前來自日本新潟縣的居合先生碰杯一飲,飲著佐賀酒,聽著以廣東話唱的日本歌,在充滿馬交風情店中拿紅酒杯飲日本SAKE,杯觥交錯間,一切混沌如夢,昔年殖民、戰爭、侵略、熱血、佔領、抵抗、獨立……,可能都想不到後人竟然在如此嘆酒聽歌。一切一切都是千年之業,我輩和父輩都只是百年旅人。恩恩怨怨,時空中杯酒了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