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9月 06, 2016

一期一會一樽酒,盡吐心思失朋友



「一期榮華一杯酒」是日本戰國武將 上杉謙信寫下的辭世詩其中一句,詳如下:「四十九年一睡夢,一期榮華一杯酒。」

剛巧,老總來apps,叫我嘗試寫一期一支酒,我近期忙碌在酒藩網和sake now 2016夏祭層酒會,整腦都是那句宣傳口號「一期榮華一杯酒」,有點困惑如何轉回一支酒的思路。

那「一期一會一樽酒」似乎不錯,正好對正。今回寫那樽酒好呢?老實,我品嚐的清酒已經有點多,能記起味道的都是比較特別出色的好酒,而且很多夢追之酒宜永遠追不到最好,留在美好記憶中算,如不少偶像女神,老來莫見真人,永存幻想在心中足夠。

今回,我只想提及一個銘柄,〈醸し人九平次〉,其有很多類型的酒銘,支支有各自風味,有便宜亦有貴。

其釀造者是愛知縣「萬乗釀造」,於江戶初年成立,現任當主 久野久平治 於平成9年成立以同讀音的 「九平次」 作為該蔵銘柄,當時一面世彷如彗星乍現日本酒壇,全系列出品酒都是吟釀級數以上,更甚的是全都是無濾過原酒,保持原汁原味。多數酒味都以甘辛度平衡為標準,甚少辛口酒,由於是原酒,比其他一般酒更有芳香醇厚的味道。

其酒瓶標貼只會用日本文及法文兩種字款,更以法文「Domaine Neuf」自稱,解作9號酒莊,令人有像是法國布根地小型酒莊的感覺。仕込水採用愛知及長野縣邊境的1500米山上的伏流水(超軟水)

不少飲者們今天所喜歡的新派清酒口感和欣賞那種洋風招紙包裝,〈醸し人九平次〉可算是先鋒,並可以喻為日本清酒中的 福澤喻吉,早已擺出脫亞入歐的姿態,他才是「大佬」。
下回品飲〈醸し人九平次〉,打開張一萬円來見見 福澤喻吉 本尊肖像吧!日本有今日,此君思想很重要,他是「慶應義塾大學」創辦人。

日本從來尊重讀書人,不會去批鬥讀書人如此忘恩負義,亦不會焚書,今天中土古書,可能日本的古書店和各地圖書館收藏甚豐。

脫亞入歐,當時乃很具前曕的思想,比起今天的英國脫歐,香港脫中,其對社會的影響更加震撼,保守者是沒法接受的,但日本有福蔭,接受了一個如此的教育家、思想家,背經逆道的人。

千期莫謂飲酒就飲酒啦,「理甘多野黎托咩」!這大錯特錯。


香港現在生態可能是,一期一會一樽酒,盡吐心思失朋友,很可悲!


多少代之緣?

2016.8.15
飲食男女專欄
草草一刀、多少代之緣?



飲酒,酒找人。
跟你曾牽絆的酒,就算多少年之後,依然會出現在面前,
人有前生,似乎酒亦有前世今生。
而人呢?牽絆更是世世生生。

估不到,熊本〈千代之園〉,今夜又再出現在我眼前,難道跟她有千代之緣?手上拿著一瓶〈千代之園〉已是十六年前,多少人和事俱隨此酒般消失了,此生可能已再會無緣,但竟然這昔年名震江湖好酒卻再現。

一夜,一對擁有豐田戰車好朋友,我而忘記了不曉得誰碰撞誰,是兩車俱可以去辦完全損毀保險了。兩人竟還可以來找我飲酒,飲了兩瓶〈千代之園〉,真是大才,處變不驚,若一般人早已心神不實,心被愛車之損所奪。但後聞男因生意大上大落而公司已被清盤,女則未有任何所聞了,我深信此類人傑必能翻身,再戰江湖,一場期會就是緣份,但可能此類人物就在那時空打住,再無相見機遇,這就是人生,晃眼十六年!

記得當年之〈千代之園〉已備開栓器在盒中,因為是少有使用水松塞做瓶蓋的日酒,今回再見,也依舊如此,現我懂飲多了,便了解此瓶大吟釀可以存放熟成,其招紙明示,一年是青年期二至三年是円熟期三至四年便是枯淡期,也算少見清酒如此標明其酒性。

一瓶清甘似白葡萄酒的清酒,便是我飲到友人即開的一杯感覺,真是宜擺放一年後再品嚐會更妙,但我也擔心忍不到手,便開掉手上那存酒,都會是一班酒友之錯!


故酒有緣,最終都要回到你眼前,而人緣盡,則隨時此無法再見,那有緣共飲共醉便盡情吧!是幾生修來的酒緣。


星期六, 9月 03, 2016

8.12 SAKE NOW 2016 第三回香港夏祭屠酒會 (第四十二回屠酒會)剪影 YOUTUBE


請使用 HD高清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