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7月 17, 2019

雲聚雲散 白雲悠悠



藍天白雲,世道不靖,人事紛紛,久未飲酒,無心撰文。
但做人要方得始終,則必須不能忘記初心。
劍道上也是常強調這點,那既然如此,專欄不覺寫了4年接近一百篇,俺應該有始有終撰寫最後一篇跟讀者來場告別酒文。
來!那我們來一支秋田縣淺舞酒造的 天之戶白雲悠悠〉吧!兩年藏內儲存才出荷,銘柄靓,好味! 



「白雲悠悠」四字在俺收藏的日文中譯書一分禪〉中曾出現,那是一本三百六十五句禪語,從元旦一天一句到除夕,讓讀者體會的一本有趣的書,早前有一部日茶道電影日日是好日〉,而電影名就是禪語,那書中有,而尚有很多有趣味的不同禪語,就算一個字都有。

而「白雲悠悠」是希望人們仰頭望天空白雲而頓悟。富貴權力都是浮雲,好的壞的都是浮雲,能悟白雲悠悠,那才是當下舒服的MOMENT瞬間吧!而瞬間已經是不少蜉蝣的一生了。

人類渺小有比人類更渺小的存在,人類偉大有比人類更偉大的存在。可惜不少獨當權者想做上帝,只會利用高科技來想掌管天下蒼生,人工智能的出現完全滿足到其慾望,於是人類陷入被人工智能監視,逐漸進化極神速的人工智能將會超越人類,而且自行思考,那便功能如上帝,那上帝尚會看你當權者上眼,上帝可創造未來人類,這應該就是電影〈MATRIX中的信息,所謂神分分是人類創出來的人工智能,這便是佛家中所經過的多少個塵世之劫,一切在循環,物極必改,改了亦腐,只是權力慾無限大者,不會看此類資訊的。

這種酒話,俺說了不知多少遍,也令人煩厭,但酩酊男女子皆善忘,什麼酒話都當一碟酒肴,隨酒如風散!

大時代下難得眼前會白雲悠悠,飲著美酒令人愴然涕下,雲聚雲散,白雲不識,一齊來,一齊飲,一齊走!

各位讀者,「飲食男女」最後一篇了,有散有聚,江湖再見!問我將何去,北海就孫臏。




P.S.   最後送上兩首酒歌,俺老習慣有酒必須有音樂,否則便缺少了什麼了!
第一首是吾輩懷念昔日好時代,常常能夠坐低聽歌飲杯酒睇下少女的情愫。今天的新一代少女是穿頭盔而戰的勇士,飛天紅豬俠也自嘆不如拜服!
Once in a While, Talk of the Old DaysJazz Ver. (Porco Rosso)


另一首著名英文老歌是訴說年青人對政治和選舉的無奈與憤怒。
Won't Get Fooled Again - THE WHO



星期三, 7月 03, 2019

星期六, 6月 29, 2019

平成最後一夜一場酒

草草一刀專欄|平成最後一夜一場酒
2019-5-2

平成最後一夜是2019年4月30日,俺飲着清酒送別「平成」,進入「令和」元年,和五十多酒友同聚,搞了一場「平成最後の屠酒會」,品飲着十五款日本清酒,共度四小時多,日本時間是快香港一小時,故我們的倒數是11時,在電視看着網上的日本電視倒數,相當熱鬧,香港當晚有否此類活動呢?俺亦好想知,但我知很多人已因五.一假期,索性飛了去東京度此紀念性之一夜。

在酒會,聽着這些歌,全是令和前,平成早期昭和未期的一些日本輕快流行歌,合酒場開開心心播放,歌酒兩忘憂,希望光明重回「令和」 如昔年,那是美好的時代,忘不了那些歌!忘不了那些歌手!(歌LIST在註1)

平成完了,令和元年開始。菊花王朝的歷史在地球上算悠長和沒有被外族侵略中斷,也算異數,這等於若果唐朝之皇帝維持至今,皇室便是此番光景。
新聞中的儀式很安靜,這點反而顯得莊嚴,比起那種不論辦何事都大鑼大鼓的場合,安靜反而成為另一個境界。莊重有勢並不需要甚麼枝葉的,一枝花已道盡!

安靜和喧鬧似乎已成為東方兩大國的明顯教養上分野,這有點罄竹難書,想起都暈!

安安靜靜地在儀式中明仁天皇將皇位交予德仁天皇,一班大臣在下位站着,觀看見證交接,雖無實權,但依然有尊重,令人想起「大政奉還」,權力奉還素不容易,但日本人在這方面算精采,對權力存渴望敬畏外,尚有誠意的尊重。這比整天想自立而為王,又無文化層次的,深深迷戀權力遊戲的民族,高很多班。而無文化的一族在交出權力時,往往只會換來一場腥風血雨,生靈塗炭。這引延至民間,公司,組織和社團都只不斷輪迴着權力遊戲。

講到權力遊戲,那GOT(權力遊戲)中的鐵王座,其實設計上好抵死,是如柄柄劍插向坐上王座那位,插死你,擺明人人想你死。

人生苦短,情願多飲幾場開心酒,多食幾餐歡樂飯,好過在泥沼中玩權力遊戲。

最後想講,新天皇,德仁太子時期其最喜飲之銘柄是〈黑龍〉,似乎好多人忘記了此資料,但太子無理由飲一般黑龍吧,一般黑龍又真的好一般,太平淡了,豈不是在飲黑龍最高階的〈石田屋〉和〈二左衛門〉嗎?咦!取定鑊鏟,炒喇~喂!


註1: 平成最後酒會選歌list

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gXqCsm1yuPWP5eoaZbmG31eHoB6OQrYj

隠し酒と表裏日本

草草一刀專欄|隠し酒と表裏日本 
2019-4-15

有點明白,何以日本發佈新年號選擇日子在4月1號,愚人節呢!似乎玩了一班無文化,委實相當鬼馬。發佈了甚麼出自日本古老詩集《萬葉集》的〈梅花歌序〉,「初春令月,氣淑風和」。安倍首相又說「令和」取自〈梅花歌序〉,是寄望每位日本人都能像耐寒的梅花,滿懷希望,各自盛放。其實有點大陸曾很流行的「忽悠」,在愚人節忽悠大家應節一番,無傷大雅。

一直以來,日文人對中國古文化,認識不淺,而且比中國人普及,尤其近代中國人有文化的的確愈來愈少,曾在俺習劍道之劍道場中見一漢字書法橫匾「精神一到」,是昔年全日文劍道連盟初代會長 木村篤太郎所題贈予初代館長, 木村先生乃日本政治家、検察官、弁護士、剣道家眾多身份,修為必不簡單。原日文「精神一到何事か成らざらん」,源自中國 朱子(朱熹) :「陽氣發處,金石亦透;精神一到,何事不成?」意思指,凡做事,須著精神;這個物事自是剛,有鋒刃;如陽氣發生,雖金石也透過! 所以掛在劍道場便很適合,含有深意。

回說年號,素來源自古老漢籍,正如專欄作家 馮睎乾所述: 【明治,出自《易經.說卦》「聖人南面而聽天下,嚮明而治」;大正,出自《易經.臨》「大亨以正,天之道也」;昭和,出自《尚書.堯典》「百姓昭明,協和萬邦」;平成,出自《尚書.大禹謨》「地平天成」(指大禹治水之功)。所有年號,都顯示出統治階級的恢宏氣魄。現在回看「初春令月,氣淑風和」,是否九唔搭八?「令和」出處,於中國古學稍有根柢者,到眼即辨:《禮記.經解》云「發號出令而民說,謂之和」。

言則《禮記·經解》: 「發號出令而民說,謂之和;上下相親,謂之仁;民不求其所欲而得之,謂之信;除去天地之害,謂之義。義與信,和與仁,霸王之器也。有治民之意而無其器,則不成。」這才是「令和」的含意,吻合顯示出統治階級的恢宏氣魄。

「令和」出處,《萬葉集》是表,《禮記·經解》是裏,一點不出奇,日本特色。各位喜愛日文清酒者,對於酒藏的「裏、隠し酒」,素來求之若渴,因為酒藏很少拿出來賣,亦擺明玩好東西收起來自家享用噱頭,有部分將銘柄字體反轉印,便是裏酒,有部分寫明「隠し酒」,扮到少量流出姿態,捉正市場心理,物以罕為貴。

最常見,〈裏鍋島〉,反字紫色招紙,曖曖昧昧,日本人最喜歡那種曖昧,太直接便破壞了想像空間,也少了玩味。此點意像,找幾本日本文學家谷崎潤一郎著的書來看看,保你了解幼細曖昧的玩味。

最好找瓶「隠し酒」品飲,拜託不要使用玻璃葡萄酒高腳杯,使用回傳統陶器清酒杯來飲才夾調,和服美女侍酒,室宜暗不宜光猛,點上燭光也不妨,那才能到曖昧境界,才能飲出 「隠し酒」的含意。

「令和」豈止梅花語,實在隠藏了儒學經典!這手表裏,玩死晒失了儒家精神和無精神信仰的一大群無文化,玩得真妙!

.
伴飲隠し酒應該係播此歌,欲隱欲現!
紫式部 源氏物語 (細野晴臣)-
https://youtu.be/RUs9kKieHL0 

下次,我們一起看櫻花

草草一刀專欄|下次,我們一起看櫻花
2019-3-31


東京三月,櫻花又開,花下嘗酒,不亦快哉!

很羨慕曾在櫻花樹下席中品酒的朋友,俺進出日本各地百回,一直有個遺憾,就是未曾遇上櫻花盛開的日子,也未曾飲過一場花見酒。落櫻繽紛,宛若人生,花見酒和雪見酒,能看到都是福氣,亦會一生難以忘記。

日前,忽然心血來潮,去搜樹木希林生前喜歡飲甚麼酒,徒勞無功,一點資料也搜不到,直覺她應該喜歡飲清酒,清酒很配襯她晚年常穿和服裝束的形象,誰知搜得兩搜,搜出有趣的,樹木希林原來生長在居酒屋家庭,在那種昭和早期大眾酒場,見慣形形色色飲者和男人,這可能豐富了她的演藝心思和演技吧!

她的夫君也不是一般常人,早代ROCK & ROLL歌手,型至老死,亦好色到老盡,兩人結了一年婚便分開,但一直沒有離婚,一漂四十多年,恩恩怨怨,已說不清,臨終前她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聽多次她夫君內田祐也唱的〈HOUSE OF THE RAISING SUN〉,而其走後半年,內田祐也先生也病逝,他們天國再吵鬧再拖手吧!兩位皆「離人」,完全不依世俗成規出牌,但卻活出精采的一生,無話可說!只想記下樹木希林女士曾說的一番話,「創造就是要破壞,但亦含有創傷。」那大家也可窺探到一點她的心思,她是有大智慧的女人。

一代一對昭和活寶已去,很值得搞場酒會來記念 樹木希林,她襯哪款清酒好呢?也相當頭痕!很多清酒都有「櫻」字作銘柄的,這會可集合來飲,記念其如落櫻紛亂的人生,另一款找所有有「木」字作銘柄的清酒,記念其藝名,全發音皆木字音 KI,有趣!一時我只想起〈雁木〉〈木戸泉〉和〈岩木正宗〉。

這個時代乃我輩人之末世時代,很多藝人已步入暮年,而死亡新聞亦會不斷,正所謂報社早已準備好隨時出特刊,專業的報社和編輯一定會如此,那些標題黨和懷政治任命的媒體是不會負上時代責任的,只是不明何以有人去相信去閱讀此種時代的毒藥。寫藝人生平,往往傷感,但只要傷感,卻必成文,真是愈寫愈想飲酒。

「下次,我們一起看櫻花。」你有說過嗎?想想,你會完成它嗎!



後記: 〈小偷家族〉中 樹木希林對着沙灘海邊嬉水一眾全無血緣關係的家人,那段戲她眼含淚水微微笑着細說出那句ありがとう(多謝),簡直是真情真心演繹,不止在演戲,聞此段導演是開機全任她自由發揮的,看到導演眼都濕,他知道她時日差不多了。那句多謝是她死前向所有人說的心意!感染力超強大。

另一部戲〈愛得比海更深〉,我有劍道學員看了N次,次次看次次喊,樹木希林跟阿部寬的那段困公屋中,外面打着颱風,收音機在播 鄧麗君歌之母子戲,真的令好多男人想起叨叨唸的老媽,老媽永遠愛着自己兒女,沒有理其成不成材,都關心問暖,已不止演戲般簡單,尤其是令已沒有老媽的男人傷感懷念那種場面,誰沒經歷過。 https://youtu.be/V2NBwg4tOIY 

テレサ・テン-别れの予感
https://youtu.be/ZPj9EbkuL8M 
内田裕也-朝日のあたる家(The House of the Rising Sun)
兩 VERSION
https://youtu.be/ZhLP8AfsLjg 
https://youtu.be/kwOA2WQgaNM 


星期四, 3月 28, 2019

如月一場醉


草草一刀專欄|如月一場醉
2019-03-10


自從去年10月SAKE NOW後,連忘年屠酒會都因酒腳太多出門而沒有辦,一待便來到2月最後一日的春屠,日本曆2月是如月,便叫「如月春屠」。

飲了很多不同銘柄,長野〈龜之海〉初登錄香港,好水質釀成的清酒,事緣俺多回在日本東京連鎖店〈常壽司〉,有點飲其店內OEM清酒,就是有〈龜之海〉LOGO在酒樽上的,而且很易進口,是不錯的清酒,不少同行者都讚。去年在香港酒代理商飯局招待日本酒藏社長宴上,見到坐〈白真弓〉女社長旁男士派來名片,見到〈龜之海〉LOGO,他便是社長,我講〈常壽司〉之清酒,他笑容一面,可能覺得遇上知音,亦即多飲了幾杯。日本人被動,是待人欣賞,少主動猛推銷自家產品,其也懂分寸,知莊閒,當晚之宴會他是閒,適可而止。

其後告知代理友人有如此事緣,她便弄了〈龜之海〉代理來做。如月春屠試了三款,〈亀の海〉 純米吟醸 備前雄町、大吟醸 美山錦、純米大吟醸 金紋錦,三種酒米,有飲者喜歡雄町米,俺喜歡金紋錦,是傳統清酒類,好水清香,稍不甜反而令不喜歡甜味清酒的吸引到,百貨賣百客,對的!

新潟〈加茂錦〉仲汲生詰原酒 ver 7.5 ,京都〈澤屋松本〉守破離 山田錦 、山口〈Ohmine〉Junmai 3grain生酒和宮城〈蒼天傳〉美祿 純米大吟釀,皆清甜味清酒,很快清瓶。這些酒在前幾篇〈飲食男女〉網上專欄中早已介紹。只有〈蒼天傳〉美祿是第一回品飲,是不錯的清醇順喉好酒。

一記資深酒友攜來的刺客酒〈高砂〉,是三重〈而今〉之別注高格版,出色在沒有〈而今〉那樣甜,多了酸度似白葡萄酒,反而令人追飲多兩啖。想買,看閣下緣分了。

真!杯杯清!唯有〈朝日鷹〉,山形「高木酒造」之舊銘柄,但人人卻只知「高木酒造」的〈十四代〉,此酒無特別,就是各方面都剛剛好,平衡度極佳,順喉便會一杯又一杯,素來是押陣酒,情緒高漲,不愁沒好酒,俺最怕在情緒高漲時捧來那些甚麼梅蘭菊竹,那便大殺風景舊兼可散場了。出〈朝日鷹〉就次次都好盡興。

春屠席間食物有驚喜,有味「椰青蒸膏蟹」 (或叫 椰青蟹鍋),真是相當好味,可能海鮮類旨味,甚合送清酒。因今回選了一間北越菜餐廳來屠酒,搞搞新意思,效果奇佳!此店在灣仔,店名「DK1885」,食物有誠意,俺好少推介食店,今回都盡點心意。

飲清酒已多,想落不如分傳統酒味,甜味,清爽芳醇味,微酸味,如此分吧。而俺已回不了頭,中毒已深。

草草一刀
百回進出日本旅人/ 博客/ 專欄作家 /《酒藏浪客》書系列作者/ 日本酒顧問/ 日本古流劍術門人‧香港相談役/ 劍道教師/ 數碼媒體製作人

情賞味無限,酒飲盡有時


草草一刀專欄|情賞味無限,酒飲盡有時
2019-02-14


新年資深飲者在FB貼上一張日本地圖,乃清酒酒蔵各縣分佈圖,問:「729清酒蔵,你飲了幾多間呢?」真有趣的問題,那就新年無聊,上網找看統計來看看過日神 (消磨時間)。原來俺大約接觸過230個以上日本酒蔵,而銘柄大約品飲過300左右,真是三分之一尚差些少,香港尚有不少飲者是有可能飲過一半,超過三百間酒蔵的已是超級清酒飲家了!但一定沒可能全部都曾品嘗,因一些根本不值得一嘗,無謂浪費身體配額。

可能看倌有興趣,也想來個自我統計,那全國各縣日本酒蔵,可在此〈日本酒物語〉網站中之「蔵元を探す」欄中逐個縣看,哪間酒蔵的出品酒銘柄你曾接觸品飲,那你便統計到有多少間酒蔵已被你接觸上。

至於「銘柄」,則可在「日本酒を探す」一欄中看看你曾飲了多少個銘柄,亦很有趣的一場探索。

當得出大約數據,都會頭暈眼花,並不是簡單幾分鐘的搜查,提議最好使用回手提電腦,不要使用手機上網,那只令你更眼花,低頭族便頸更痛。玩完這個,保你對日本各縣地理位置有加深印象,對清酒愛好者來講,絕對是有裨益的。一些唎酒師課程都會有此部分的資料,因這應該是很重要的一環,當一位連日本各縣份地理位置都未搞清楚的唎酒師,來跟你推介清酒,委實是如對紅酒的法文酒名都未懂發音一樣,這是不能接受的。

所謂日本「酒道」都是一個過程,存敬畏心,因要知道原先清酒是奉神明之珍品,今也人神共享,故不能對神明懷不敬來品飲。而「一期一會」也是飲一場酒常遇上,所以不能虛假對飲,要真誠對待酒伴(酒腳),人生難測,可能此場聚飲,隨時碰杯回家後無故人,再也無機會再遇上,此場酒就是人生交叉點,必須珍惜。

年輕時飲酒求開心求有型,成長後求舒懷減壓,悲也酒,喜也酒,日本人則生也酒,死也酒。酒逐漸隨我們年紀而成長,成熟後的飲者不會再鬥酒,只求好酒,好令眾人舒舒服服,開開心心的一場酒。身份、專業、酒價都慢慢失去光環和必須,飲者只要好酒伴而已!這過程是「不可能馬上明白」的事,故日本酒才有酒之道,酒道乃人生,喜怒哀樂中體會那一場又一場的微醺。情賞味無限,酒飲盡有時,要珍惜我們尚能飲的日子,那是福氣!

文撰寫在農曆新年大年初三,不是春節初三,在此祝各位身體健康,豬年精壯,長飲長有!

參考URL:
〈日本酒物語〉網站 https://www.sakeno.com/ 
「蔵元を探す」 https://www.sakeno.com/kuramoto/ 
「日本酒を探す」 https://www.sakeno.com/meigara/ 

問世間是否此清酒最高


草草一刀專欄|問世間是否此清酒最高
2019-01-21


支〈醸し人九平次 CAMARGUE〉,因其將法國米帶回日本釀造,酒米無法認定為酒造好適米,就算精米步合有50%,都無法稱為純米大吟釀,只能稱清酒。這令俺想起 中田英壽系列清酒,其〈十四代GOLD & BLACK LABEL〉都沒有註明是甚麼級別清酒,沒有精米步合%,但賣價無可異議俱是極之大吟釀級別。我曾問 中田先生能否告訴飲者,GOLD & BLACK LABEL是純米系抑或本釀造系,中田先生的答案挺有趣,他說此是釀造秘密,而清酒也不應該以兩系來定分別,也不應放眼在何類吟釀級數,最重要是有能釀出好味的清酒予飲者的保證。

這些無精米步合或無級別清酒,跟另一批強調精米步合磨米愈勁愈矜贵的清酒,就真是相映成趣,簡直是東邪與西毒,功夫狠毒極致,各自獨步武林。有朝同場較量,此場清酒局必拼個鬼哭神嚎,收費也都不曉得如果定價,支支如此身價,起碼一人半支酒平均數來收,再要好店襯好酒,估計那一人無二三千都「收唔到科」(難以完場)吧!

早前,茨城縣「來福酒造」莊主曾到香港出席代理商傳媒推廣午宴,其中有其精米步合8%的〈來福 純米大吟釀 超精米〉,當時的究極超精米,今天已被〈楯野川•光明〉精米步合1%所破,而最近釀造〈伯楽星•殘響Super 7〉 的宮城縣「新澤釀造店」,推出一款精米步合小於1%的〈零響純米大吟釀〉。而支支身價都跟米SIZE掛勾,愈小愈天價。

當日本清酒之精米步合已低於1%,這豈不是幾乎成粒米磨剩些少嗎?成本價當然貴,酒米用量必多極。先不理酒味道和質量,因俺都未曾有機會一嘗,沒有任何能品評的資料,只是想講那些被磨去的米料,又拿了去做甚麼呢?「來福酒造」莊主當天說拿去做「柿の種」,這個日本下酒小吃,保證人人曾吃,是米粉末蒸煮,再精磨,放入冰箱冷卻凝固,切成柿子種子的模樣,再放烤箱烤製,表面塗上調味劑,即完成脆卜卜跟花生伴來吃之東西,日本酒吧常見之物,又一碟收你幾百円。

日後,食「柿の種」,必想起精米步合下被磨掉的米料,原來在此。飲米酒伴這個,委實有點「煮豆燃豆萁」感覺呢!被磨掉的米部分就在口中泣,嘆句本是同根生,身價何太遠,部分成三十多萬円的酒,大部分成幾百円的柿ピー,頗哭夭! 猶如人生,富貴貧賤都根本是人一個,上帝一時手勢便兩相分,沒有甚麼好埋怨的,倒不如說那一時手勢就是karma吧!

飲幾多,食幾多,飲貴酒,飲平酒,都是一場閣下的業力,計無可計!
至於問世間是否此清酒最高?聽首歌啦…… https://youtu.be/-K3uwRtE4P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