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2月 31, 2011

2011屠酒大事回顧,請投票選出十大

0 江湖最後一支《鳩摩羅什》,岐云遠赴新潟求回,被飲了。


1「屠之花2號」在12月一場非屠酒會中醉了。


2「清酒賞味誌」作者劉小姐應邀共飲一局。


3 東京攜回霸刀《新政 陸號 原酒》在牧牛湖蟹宴上揚威,亦出現佐賀刺客《鍋島》。


4 土佐之夜屠酒會第一次出席半百名酒友,場面震撼。


5「龍力酒造」龍女YUMMI和朴先生出現屠酒會。

6 暢銷小說「阪急電車」描寫的土佐《桂月》出現屠酒會


7 發現四國酒臥虎藏龍,《石搥》、《醉鯨》、《梅錦》。


8 酒收藏浪客結集出版第一冊,書展現身


9 龍力 特別純米酒 秋 山田錦 》被品嚐後挽回聲勢。


10《菊姬 加陽菊酒》特別吟釀被追捧


11阿蘇名水白川之水仕込的《れいざん》(靈山)出錯場。


12發現《天吹 愛山》後開始留意花酵母


13終於席間出現真正清酒仕入水 (山形縣 白露垂珠仕入水)


14最和風的一席屠酒會911在大阪日本料理


15首場新人開運屠酒611


16酒藩三家老品嚐到會長推介美味之《一期一會》生酒


17清酒史上一場神獸屠在六月四日(鷹.虎.鯨.蛇.鶴.牛.鳳凰.馬.龍.人.亀...)。


18「東北遺酒」屠酒會八十八夜 在 BOGEY


19竟然訂了最後一批福島《榮川》後便311。


20「酒藩」橫空出現。


21發現新潟魚沼市地酒《綠川》是非常好酒。


22專欄作家”月巴氏”在1月睦月(むつき)屠酒會曾神龍乍現。




2011屠酒大事回顧,請投票選出十大。

昨夜一酒吟


昨夜平津無千代,
唯有龍力念故人.



.

酒中不留月



少年 : 「夜空一杯天滿月 , 少志功成酒中圓 !」

中年: 「燈影若如杯中月 , 飲罷月影心中存。」

.

星期五, 12月 30, 2011

啊~忘年. 真的已忘了......


今晚參加劍道場「忘年會」,

日人傳統是昔日終生制時代,
下級借醉意向上司表達一年心中不滿, 上司不可秋後追究......
成為身為上級了解下屬的好時機,亦借一醉抹恩仇.
但是終生制動搖後, 忘年會逐漸成為一眾飲食男女.

浮世如斯, 飲吧!
啊~忘年. 真的已忘了.......

.

星期日, 12月 25, 2011

這個平安夜終於還我心願,食一大桶家鄉雞&飲清酒


這個平安夜終於還我心願,食一大桶家鄉雞,飲飲清酒,好過食大餐

聽 AVE​ MARIA.....聽 思慕的人....聽 WISH

其實因為憶念"禮儀師鳴奏曲"一段: http://youtu.be/ixsBAoHGAo0

無論經過什麼生離死別都是要面對和放下,日子便會好 !






星期三, 12月 21, 2011

「飲死好過鬱死!」

屠之花1號名言:「飲死好過鬱死!」





星期二, 12月 20, 2011

品酒的目的只是酒意和朋友



逛書店購了 蔡志忠先生的一本新書《覺悟》,讀到一段:
「人有三個階段,
起初崇拜文憑、地位、權勢、財富。
再進一步,他思考自己來此一生的意義。
最後他找到人生的目的,而真正活出自己!
於是他從第一階段,進入最後階段……」
相當精闢的說話,俺立受影響,腦海中出現如此文字:
「飲酒亦有三個階段,
起初崇拜一切有關於酒的權威、資格、證書、地位、品牌、價錢、產區、酒器。
再進一步,思考自己品酒的本義。
最後找到品酒的目的只是酒意和朋友,而真正飲出真諦!」
一書點化,找回酒之真義,亦算一場造化。

那失落了十多年的酒友重逢,又真是別有一番感覺的,這個十二月俺分別跟兩位故友重遇。第一位是日本友人,昔年一別兩人盡飲一瓶SUIPER IICHIKO (藍樽《玉極閣》),他介紹俺飲的,自此再少飲普通沙樽《玉極閣》。久別重逢少不免一場醉,亦擦新了俺兩人幹掉一瓶720ML清酒之飲速,不足六十分鐘,先一瓶惠比壽啤酒便一瓶《千代むすび 強力》,「強力米」真強,就是友人至愛酒米,他驚訝香港酒場有此清酒,其實他來自「唎酒師」一族,不是一般飲者。這瓶鳥取縣《千代むすび 強力》就成為我們的久別重逢的記憶。酒意下友人閱酒瓶資料頻頻戴上老花眼鏡,歲月不饒人,回看俺亦眼前細字朦朧,那互敬一杯吧,有緣的始終會見,友誼損不了,酒量亦增長了,大家眼睛都老花了。

第二位是俺清酒賞味上的指路明燈者,在書店長賣十多年的清酒入門書,《日本清酒賞味誌》作者 劉小姐,香港97被交回後我們各忙各的,失去聯絡,重逢機緣在本欄引起,經在清酒代理商工作酒友聯繫,在十七日晚促成一局,劉小姐依然一派學者風範,在座諸位俱改不了口,稱「劉老師」,終於被她嘺嗔抗議,著我們叫回她洋名,那大伙便親切多,表面如斯,俺私下永遠尊重的清酒前輩。談談、笑笑、微醺,當然少不了那夜精心挑選出現的神兵奇銘。

藝員酒友攜來赴會之山形縣《十四代 純生吟醸 龍の落とし子》,令眾嘩然,當然好酒亦是貴酒,「龍の落とし子」酒米聞大名已久終一飲,但亦有強勁挑戰者,福井縣的《黑龍 愛山》,「愛山」幻之酒米在這支黑龍中表現宜傾進白葡萄酒杯中品嚐,是很有果香味的清酒。而女酒友攜來的愛媛縣石搥山湧水仕入的《山丹正宗》幾乎打敗那瓶可能是江湖最後一支的新潟縣「今代司酒造」出品的幻酒《鳩摩羅什》,唯《鳩摩羅什》在辛口回湧上取回一些霸氣,而水質真是難分高下,但兩酒皆屬扎實傳統清酒類,果香味不濃。至於俺從東京表參道山後新潟會館,放棄選《越乃景虎》超好水酒而購回之佐渡島《真野鶴》超辛口純米(日本酒度+15),卻沒有出現期盼中的剌激。

當晚店內有另一桌酒友在賀聖誕節,發現桌上罕有的青森縣《田酒》,當然不放手,但不曉得是否俺味蕾已經打結,竟然是淡酒,此乎被捧高了,期盼下回再一嚐,能否平反。酒友亦有佐賀縣《鍋島 純米吟釀 赤磐雄町 生酒》,淺嚐覺保持水準,九州水就是另一種性格,妙不可言的「咸咸地」,當晚可能最令人回味是此刺客酒。

回說我們桌上一瓶是俺有期待的《菊姬 大吟釀》,結果味道不及《菊姬 加陽菊酒》,一場殘念 (遺憾)也!證明酒不能看定價只能信自己條脷 (舌頭)。俺不知道何故,是否太期待的反差,或者當晚焦點在人不在酒,俺就是覺得全不是所期待的味道,可能俺依然陶醉在上一回屠蟹宴上的秋田縣《新政 陸 原酒》,那盡杯後的香蕉味,當然和那石川縣《菊姬 山廢仕込》的老吟香順喉酒感,而且她們在傳統清酒杯中已經能發揮,就是傳承派一類日本酒。

散局時人人很開心,一女酒友似乎飲多了,拜威士忌所賜,有份辛苦地參扶過充滿酒意酒友下樓的朋友,必然證實了俺曾在上文所寫的不虛,清酒酒香終極豈能及屠之花香,但淡淡餘香,有著一絲絲寂寞和憂傷,隨夜風中消散,如日本河岸旁夏夜煙花。

朋友、故人暢飲,酒意下俺睡前滿腦這首詩,很有意思;
「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 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





人生難盡隨人意,頑張ってください!



歩いていこう....いきものがかり

星期二, 12月 13, 2011

2011日本清酒賞味回顧




轉眼又十二月,寒流一南下,很快聖誕後便歲末。

12月9日,東京異國旅居劍友在FACEBOOK傳來下雪照片,今年終於入冬了,各酒藏的藏人亦會忙碌,俺期待2012的酒,因為311大地震後令日本人心起改變,以該民族的櫻花命特質,更會利用尚存的生命去發揮極意,釀酒的必會蘊藏了一股精神注入,要盡心力去完成這些出廠的酒。花吐盡便是死亡,日本人對此另有一套,櫻花極意在於殘,半開、開盡的都不及落花遍地被風吹捲起的殘櫻,花瓣漫天飛舞,是為最美,亦最燒妖,俺期待明年的櫻花,和花下備嚐的清酒,俺相信會更好味,你相信嗎?

回看今年俺所曾品嚐清酒都算歷年之冠,實屬福氣。既然電視台都搞最受歡迎藝人大獎, 日本清酒界則好搞大賞,這欄亦搞搞日本清酒賞味回顧大賞吧!

2011年度十大俺心水回味銘柄:
第一位:(石川縣) 菊姬;第二位:(新潟縣) 緑川;第三位:(新潟縣) 〆張鶴
第四至十順序是:(靜岡縣) 開運、(静岡縣) 磯自慢、(秋田縣)新政、(佐賀縣) 東一、(福島縣) 榮川、(山形縣) 出羽櫻、(佐賀縣) 鍋島、

十大後而賞味上值得追捧和分分鐘上位的計有:
(佐賀縣) 天山、天吹
(岐阜縣) 醴泉
(福井縣) 黑龍
(愛知縣) 醸し人九平次
(高知縣) 醉鯨、桂月
(愛媛縣) 梅錦、石搥
(山形縣) 十四代、山形正宗
(熊本縣) れいざん(靈山)、瑞鷹
(兵庫縣) 龍力
(石川縣) 手取川
(鳥取縣) 千代むすび
(福島縣) 大七
(新潟縣) 越乃景虎、真野鶴、天領盃、八海山、今代司

而有一些酒,想飲但一直未有緣份,有些因曾淺嚐而想再品飲清楚,下列便是銘柄:二世古、京極、田酒、まんさくの花、雪の茅舎、寫樂,而今,常きげん、北雪、手取川、楯野川、一白水成、白露垂珠、七田、鳳凰美田………等等。希望2012能一一品嚐。

人心情隨風物而轉,酒賞味亦隨日子累積而起變化,這個俺在2011清酒品嚐經歷中有所感覺,俺口味在逐漸改變中,那些含花果香味清酒,在杯底「餘香」和開瓶倒出時「立上香」方面體會亦増強了,可以說逐漸増強了分辨能力,多了一重飲傳統味道清酒以外的味道層次。

但清酒味道真是有兩系列在暗暗較勁的,一種俺冠以如化上濃妝艷抹香噴噴的美人,一種是淡妝下傳來純女體香味的女人香,是花果香和傳統米酒香的抵死形容,各有人所好的,但至極是日本文豪 川端康成 作品《睡美人》,其筆下的少女體香,清酒酒香能至此清純誘惑境界者,必百中無一也。

最近閱到報章專欄 陳相逢先生寫的「故園酒話」,提到酒齡甚長,品酒甚多,藏酒量更是驚人的名作家 Evelyn Waugh(故園風雨後作者)一段:「到晚年口味卻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對波爾多五大酒莊點滴不沾,只集中喝平價的智利、德國紅酒,還四處向人推薦葡萄牙的平價酒 Mateus Rose(碼頭老鼠)」。俺想到一是可能他精神病發康復後出問題,否則Mateus Rose對澳門長大的我有點開示,此葡萄牙酒是很新鮮的一類酒,其實好好味道,回到飲葡萄酒之根本,無花無巧,若酒如女人,此酒是清純少女,可能Evelyn Waugh就是在Mateus Rose找尋到上段描述的清純誘惑境界,否則何以一代酒徒返璞歸真,就是被他悟出「真」。

飲葡萄酒多了的人,可能有朝亦會轉向賞味時限一年,富有新鮮口感的日本清酒,這是絕對有可能發生的,因為紅酒崇尚年份,味道偏向古典 (似古董木香味),多飲如晚晚往BALL場配伴古典大美人,久而久之便會令懷念起一種「那些年」的清新純真。

看罷此文莫上心和太認真,一切都只是一個老男人的酒醉後夢囈……。


星期二, 12月 06, 2011

醸し人九平次 件の山田


醸し人九平次 件の山田
18/11開一大一升瓶, 留下半支,冷藏...
昨5/12, 隔了18日,重飲,開蓋有一聲沖氣聲,
酒質完好, 甘口了和多了一股花香,
關於 "件の山田" 傳說是真的......
.

當人人講《天與地》的時候,俺邂逅了多瓶好清酒


近日《天與地》忽然成為全城熱話,也不曉得那些電視台高層顏面何存,一度被送進「雪櫃」冷藏了兩年的劇集,拿出來攝檔,依然有其捺不住的異彩,其間真是那句「時也命也」。可能兩年前出到街未必有今天效應,因為兩年前香港未夠「仆街」,現在就真是「死緊」,一切已經令香港人心中有數,選移民則是逃避,留下就是等死。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偏偏來部《天與地》,無心插柳下,竟然一記大平反,燃著了香港人心中那團火。

時機 (TIMING),在品嚐清酒上時也常發生,錯過時機便會很久都難重遇上某瓶酒。日前屠蟹宴,應牧牛湖蟹莊主之約,一眾酒友攜清酒赴局,誰不知出現了不少神兵銘柄,出席上的都算有飲福了,可能酒友心想食大閘蟹不會有太多清酒備上,便錯過了一次時機。看當晚桌上陣容根本有如屠酒,《醸し人九平次 別誂》、《菊姫 山廃吟醸》、《新政 陸號 原酒》、《出羽桜 冷温熟成大吟醸古酒》、《常きげん 大吟釀 金賞酒》、《太平山 天巧、《鍋島 三十六萬石 斗瓶取り大吟醸》、《德島 三芳菊 織繪 純米吟釀》、《醉鯨 薑燒酎》、和一瓶留回下一次的一升瓶《聚楽第 純米大吟醸》,因飲不下了,當完成了九瓶四合酒,只有十五人便人人超越半瓶量有多,求意非求醉,便懂停。

幾瓶酒都是乘飛機而來的,香港根本沒有貨,共聚一堂比起屠酒會選酒更強勢,因為人人拿出絕世神兵,就是一種比拼樂趣。酒後有說《菊姫》好味,有說《鍋島》排第一,有說《常きげん(常歡呼)》出色......俺覺得都是一場討論之樂,私下覺得好酒如美女, 各有魅力,同席邂逅上一飲已經前生修到,支支俱好酒。落了肚中只是米、水和酒精等物質,所謂「好」只是享受在從口進喉的瞬間,支支神兵表現都很高分,沒有一支是令入反轉大姆指的。

餘香有香蕉味的清酒俺終於嚐到,《新政 陸號 原酒》這瓶六號酵母發源記念版原酒木盒裝,真是很芳醇,可大敗不少貴價清酒。那《出羽桜 冷温熟成大吟醸大古酒》單開瓶已經一身汗,要敲掉蓋上類似紅漆密封的東西,但此酒只是熟成未算有古酒味,是一瓶香濃清酒,冷飲下卻很爽如清酒呢。而《鍋島 三十六萬石 斗瓶取り大吟醸》則是佐賀縣產酒,繼《天山》和《東一》後又一上位佳作,酒質醇滑,仕込水必是好水源採水,「鍋島」就是昔日佐賀藩主家名,就是著名《葉隱聞書》描述奉公的主公,大有故事呢。而《常きげん 大吟釀 金賞酒》必定是當晚最有身價酒之一,可能比《出羽桜 冷温熟成大吟醸古酒》身價更高,那是昔日《菊姬》杜氏農口尚彥先生轉了工作的酒藏,「大吟釀金賞酒」就豈會便宜推出市場,酒主伍老闆真手重,拿出此酒予大家分享。最後那《菊姫 山廃吟醸》,是出版社長遠在京都商店見酒架上僅一支立即搶回,乃《加陽菊酒》之上一級,很似味,《菊姬》系列酒就是一格,別家沒有,俺對此「姬」情有所鍾,早已經迷上了,否則不會上月三瓶《加陽菊酒》俱赴談笑中,乾掉!反而《醸し人九平次 別誂》,俺有期待的卻登錯蟹場,她應該配淡味魚介,而且面對強勁對手,只好黯然被盡,不及同系列《希望之水》那回光彩了,亦屬時也命也。

一場蘊釀多月屠蟹宴上竟然邂逅到如此多好清酒和罕有酒,真估不到,看來席間諸位皆清酒有緣人,是酒找人品,不是人找酒飲,酒亦有「神」乎?

神好、緣好、份好,人還是守份好,那便冥冥之中有如有神助般一切有定數。其實俺都不知自己在想表達什麼,可能當人人講《天與地》的時候,上周讀到AM730報紙有寫一篇寫到David Lynch的電影《藍色夜合花》專欄文章(註1),我眼傻了,心情高漲如飲了十杯清酒 「甘HIGH」,但回心一想:「David Lynch 依然離我們很遠……」。




(註1)http://www.am730.com.hk/article.php?article=83546
現實的智慧 超現實的美麗 (2011年12月01日)……月巴氏

星期二, 11月 29, 2011

東京消費貴得只剩下清酒


上周赴東京四天,這是311後,首次踏足日本。十一月天氣竟然似春天,毫無冬意,只是晚上起風便有點寒。
日人生活如常,街頭上依舊冷冷漠漠,居酒屋中便熱情奔放。

池袋東口三越百貨沒有了,換來整幢號稱全日本最大電子影音家電賣店,「頂死」對面馬路的「BIG CAMERA」,最妙有一層竟然有二手旅行箱販賣,便宜很多,這主意不錯,日人居住環境狹小,購買了大大個新行李箱去旅行,回國後放置是頭痛問題,拿去賣倒實際。

日圓十算下,俺終於感受到在東京不易過。一天早午晚三餐,再晚上去飲一杯,口袋中日圓不見用,其實什麼都沒有加價,只是匯率改變了,一切消費貴了很多,七算八算升至十算,一百丹便是港幣十元,千丹成一百港幣,萬丹便一張金牛了,所以很恐怖。

早餐400丹,最便宜牛丼240丹,便宜定食600-800丹,「若貴」壽司店一碟138丹,「椿」咖啡店一件餅一杯便要1250丹,「鳥定」飲生啤亦800丹大500丹中,俺亦不敢如昔日般大飲一番,消費上不少已經超過了俺心理上能接受的關口,這趟東京明顯在飲食上不能盡情。

連最令我們劍道發燒友瘋狂消費的武道具店,亦人人改成忍手不買,一來了解不少東西是中國製造,真正日本人手製作的又奇貴,唯有竹刀和竹胴台是合理的好貨色。令到店長大哥都推銷不到那些珍藏竹刀,昔年我們面不改容便購一堆,今摸摸揮揮讚讚便放下,唉,十算呢,如何下手。

但東京有些東西依然便宜,是宜看不宜買一類,蔬菜便超便宜,去老區的超市也是令人很快樂的轉轉,不少飲料和零食比香港日式超市相差一大截價錢。一瓶2 L日本名泉湧水只是108丹,香港賣28-38元,那大家心裡有數,誰在賺暴利。

友人在銀座上高級壽司店反而超值,萬二丹兩人又清酒又刺身和食,比香港水準高和便宜多,即是香港店舖租金食掉客人不少錢。東京此現象亦是令香港不少人依舊喜歡往吃喝玩樂不疲之主因,但真正要生活在日本則不可同一而語了。

夜來無事,看到電視廣告,日本這獨家村樂土出現了一人卡拉OK,真絕,絕對是聰明市場定位,香港遲早跟風。題外一下,委實不少人喜歡唱K,但討厭一大伙人上卡拉OK開間大房,人人拿咪鬼叫一番,是「無癮」的應酬,要唱個夠倒不如一人。

去到日本酒老家,當然去搜酒。出發前取了一堆飲酒聖地資料,但累到一間都沒有去,俺精力不及當年勇,散步逛逛再加激烈劍道已經令兩腿「頂唔順」。

逛老區古物店最流連忘返,太多好東西以超低價出售,不少是日本人家拿來奇賣的上一代遺留古物吳服和擺設,這令俺「出血」不少,但值得的。答應酒友搜集酒杯,倒一百丹一只找回一堆漂亮和罕見的酒碟型的酒「吞」,切記買酒杯時,老店員必找來一對予客人,意思酒無獨,宜對飲,杯亦成對。

找杯當然也找酒,表參道後街有一「新潟會館」,新潟地酒什多,唯不見《綠川》,而《越乃景虎‧好水仕込》、《北雪+15》、《真野鶴+15》、《麒麟山》、《〆張鶴‧純》等好酒都一一出現,單在看已經樂透,價錢更令人一樂也,當然掃幾瓶回家,否則對不起大家。

至於會館前「同潤會」旁 安藤忠雄 設計的商場「表參道山」,是今趟俺唯一專訪其場內的「長谷川酒店(SAKE SHOP)」,看到酒櫃,俺流一地口水,是那些罕見酒和超吸引價錢,《磯自慢》、《宮泉》、《寫樂》、《新政陸號》、《黑龍愛山》、《醴泉》、《東一》、《八海山‧金剛心》、《美丈夫》…….全出現。

即場一行三人,一人一杯在吧頭購買三杯限定《磯自慢》,冷飲進喉順滑,含百合花香的好酒,不愧新一代神銘。當下商場播放著經一流專業調教,回聲豐富又剛好的聖誕洋樂在商場中漂蕩,大堂的聖誕樹配襯著整體場內電子燈飾http://youtu.be/4rERsyG1LV4,完全是如進入另一個虛幻國度,這時只是中午,我們在幻象中嚐著幻酒,酒意下俱感受到311後的東京依然有著昔日之「人間」,那令旅人放鬆的空間。




星期六, 11月 26, 2011

深秋土佐之夜 (轉貼)


兩週前的一場屠酒會,精彩非常,記憶猶新。

當晚的石鎚純米吟醸個人視之為甘露- 非因其是袋吊り雫酒斗瓶取り,實是等了個多小時後才得嚐的第一杯,激動啊~ 想再添杯的時候這靈山已不知被移到那裡填海去了,無奈。 醉鯨金賞酒因前些天曾喝過不少,致小妹直接被我們的侍酒師無視了;也好,多留些與其他酒友品嚐品嚐。 至於東洋美人的酒未来夾 “十四代” 酒米之名而來,個人資歷尚淺就不太懂欣賞了;說實話,如果喝了真能搖身一變成東洋美人,那怕再多我也是會喝下去的,外敷內服也行!

稀少清酒外加半百參與者,更有拍賣環節將是夜熱鬧氣氛推至高潮。 我看著一位酒友邊談邊飲邊看著場中的拍賣品道要最後才出價一舉拿下;結果,一次價還沒出過便被我告知心頭好已經被拍走了。 酒友那錯愕的樣子,哈! 微醺中一心三用不太可靠喲,嘿嘿。 各路飲者邊談邊笑邊飲邊出價,忙得不可開交,既惹笑又刺激。 直教當晚列席的兩位貴賓- 龍力酒造的朴さん和 Yumi嘖嘖稱奇,朴さん謂我們的屠酒會跟日本當地的完全是兩碼子事,完全能感受到大家對清酒的熱誠與喜愛 (當然了,那晚我們是幾近瘋狂的)。 小妹不才曾嘗試跟眾酒友謀福利可惜失敗了~ 事緣朴さん在我的熱情招待下,一時高興說溜了嘴- 他可是有好些不作販賣的稀有珍品! 發現寶藏的我頓時雙目放光... 最終,被感動了的 朴さん答應他日造訪龍力時定會毫不吝惜的送上其珍藏! 我要去姬路市啊~

邊飲邊拍,拍賣也拍照... 也忘了是誰送上菊姬的加陽菊酒,一嚐便不難明白刀兄因何作如斯推介,果然是好酒! 另一邊廂拍賣菊姬的岐魂君又特別附上菊姬之不傳秘笈乙冊,再加上突見壺形桂月出現,霎時恍如置身古代。 捧著酒壺跟酒友們添酒,一杯滿一杯,暖烘烘的猶似圍著篝火論酒般;適逢一女酒友於此時勸杯,瞥見壺底還剩一口,便原壺乾了吧。 誰知似淺還深,這壺底一口要氣分三道才勝了! 亦無意造就了刀兄口中之 “吹喇叭” ,實一誤會也。 話說回來,個人覺得桂月於當晚各銘柄中算是比較厚和濃;此酒直接從壺中滑入喉頭更見其辛,再加上手中傳來壺身的粗糙感- 不一樣的剛烈味道,不一樣的酒體感受。

乾了一肚子桂月,滿腦袋也打結了。 是夜,屠酒也淘寶- 淘了寶貴的歡愉時光。



屠之花 之一 Cora 寫於 2011年11月26日



星期三, 11月 16, 2011

屠之花 - 屠酒會幾位海量女飲家




屠之花 - 屠酒會之眾女飲家

十一月十二日的屠酒會,土佐地酒是被幾柄各地好酒挑戰,很難謂誰勝誰負,因為各具特別之處,加賀藩今石川縣的《菊姬-加陽菊-特別吟釀酒》又是被眾人追飲之佳作,昔長州藩今山口縣的《東洋美人-酒未來-純米吟醸》挾《十四代》自家酒米之名而上場,當然又是不會令人失望之酒,但未到頂尖境界,未能追上隱世神兵新潟縣魚沼《綠川 - 雪洞貯蔵酒- 緑》,這三銘奇兵推全場眾人酒意上高峰,俺便看到屠酒會之花其中一花已經手捧《桂月》吹喇叭,真利害!那邊廂又有男酒友拿出一柄《鲤川-濁米酒》,跟班女飲者在乾杯,俺心想你可以招架得來嗎?尚未看完驚人場面,又一位女飲者淘出私伙神兵,《天吹-雄町米-生酛純米大吟釀》,哇,口都味蕾打結,這幾位「屠之花」殺傷力真大,絕對不能輕視她們的出手和潛藏實力。

自第一回開始在俺口中已經出現「屠之花」此名詞,指「屠酒會之花」,即是好飲得又好酒量的女飲者渾名,逐漸出現多位實力強橫、量不可測的「屠之花」,出席慣的男飲者無一會敢向她們來挑戰,怪不得江湖傳說謂「女人飲得過男人」,原來是真的。

「屠之花」,靈感來自那部荷里活CULT片《KILL BILL》第一集散場前兩女角雪夜武士刀決鬥後很有feel的日語歌。當年俺只覺很好聽,還興致勃勃地將此歌CD中歌名「The Flower of Carnage」譯成中文 「屠之花」,後來查資料卻了解到來龍去脈。原歌曲名日文叫「Shura no Hana」,即是「修羅の花」,乃日本1973年間的動作片史上佳作《修羅雪姬》的主題歌,主演主唱皆是大名頂頂的 梶芽衣子(Meiko Kaji )-,2004年《KILL BILL》構思就是向此故事和前輩致意,女主角 梶芽衣子 當年型到爆,有型有格,揮舞起劍術一點不姐手姐腳或要替身,根本就是有功架的人,曾看到一段她練習木刀的,竟然見一招 大捨流 劍術勢構,真妙! 她眼神相當凌厲,含一股強烈殺氣,令觀眾信服她的武功,這種帶「精、氣、神」的演員,今之女星實已少見。

《修羅雪姬》原著是 小池一夫 的漫畫,他另一力作便是《子連れ狼》,那套經典中譯《帶子雄狼》。《修羅雪姬》描述明治時代之日本,女主角 雪姬 (鹿島小夜) 的復仇故事,一切就是殺,來以結束一切仇恨,乃當年影響到邵氏血漿武俠復仇電影的藍本,刀劍橫飛,血若泉湧,淒殺之美學始成一格,在銀幕上將壞蛋殺個痛快。看一下《屠之花》歌詞大意便會了解:

死亡的清晨下著污雪
迷途犬的哀號和木屐步履聲劃破長空

她前進時沉重的步伐如背附著整個銀河
遠方黑暗中卻一直打開著一把幽冥引路的傘

一個走上生死絕壁邊緣的女人
臉上肅穆地懷必死赴義之心

昔日誰令她淚流乾
全付出了憐憫的淚和夢想

她已不惜一切和無懼風雨
她是替天行道忠誠堅強勇猛的劍士
只向前往遠方黑暗中一直打開著幽冥引路的傘

今之雪夜和明天再沒有任何意義
拋開往昔女流之軀而投身入復仇之長河中


大美人 梶芽衣子 今亦老矣,已經64,網上有她一段8年前訪問和唱歌,容顏老了,眼神依舊,俺覺得她可能真是一個武者。細看 梶芽衣子 是那一類「美人」,都是有美麗的面胚,鼻比較尖削和樑有節,相書謂感情路上必多波折,福薄紅顏就是有此種長相的美人,天賜予了她們人生一半卻不予另一半,福貌雙全者自古稀,這亦可能是另一種不公平中的公平,人生就是如此,看透了便再沒有什麼得失,老了的她已一切處之泰然,一生故事盡在那一抹凌厲眼神中。

言則「屠之花」意境什利害也,只是俺套使用上屠酒中,不是拿刀劍來屠,都可以吧!

「屠之花」屠酒會幾位海量女飲家,也豈是簡單的嘛……。

好了,一切在借題發揮,俺「自隊」三杯,否則下回酒局便要攜刀赴會,否則會被各「屠之花」化身成「修羅雪姬」將俺「屠」掉,哇!納刀推鍔,準備架勢……眾女俠,酒下留人。哈!哈!





《KILL BILL》第一集散場前兩女角雪夜武士刀決鬥後很有feel的日語歌



星期二, 11月 15, 2011

無情夜冷風,吹不散我們對清酒的熱情夢


無情夜冷風,吹不散我們對清酒的熱情夢,半百人之第十三場屠酒會,終於完美結束,12日晚上的銅鑼灣街頭多了一批微醺男女,但身上並無酒臭,因為皆飲了清酒。是次乃最多酒友出席的一局,場面認真熱鬧,四國清酒和罕有酒之多,亦冠絕過往各回。

先談那三瓶高知縣地酒《桂月》,訂來不易,絕對有可能是首回現身香港,多得那本書《阪急電車》,是在日本大賣105萬冊的小說,作者 有川浩 是高知人,卷末寫了一段關於土佐清酒的情節,點名一地酒《桂月》,乃土佐嶺北地方傳説之美酒,高知人說店舖放《桂月》的居酒屋是非常難得的,不飲不可,查資料銘名來自紀念土佐出生的旅行作家 大町桂月,其好邊飲一升酒瓶酒一邊寫作。我們則對訂來之「蔵出し原酒」那個酒瓶什感興趣,一場搶瓶戰,在所難免。此酒含糖,而且味道比較辛濃,酒香不類似現代清酒一類花果香味,而是酒精升上來散發出的酒香,應該是懷昔風味道的清酒,故酒瓶設計亦極為「唐風」,令人想起中國「女兒紅」和「五加皮」那圓圓肥肥酒皿,是令人有拿起來整瓶乾掉的衝動,可能 大町桂月 就是寫作時好如此整瓶酒飲。此酒俺覺得宜配廣東燒味,是比較另類的清酒。俺搶瓶失敗,好!一於私訂回來食鹵味,三兩酒友豪爽一場醉。

另一要記是《醉鯨 大吟醸40%高知酵母》,獲全國新酒鑑評會平成23年金賞,實至名歸,芳醇清澈。香港已經有《醉鯨》出沒,飲者注意。另一《石鎚 純米吟醸 山田錦 袋吊り雫酒斗瓶取》,亦可能是第一次現身香港,愛媛縣有西日本最高峰 石搥山 好泉水,靓水之酒果然清澈可人,宜被接受,袋吊法採酒比較花功夫,是沒有經擠壓的工序,拿來當第一酒清清喉嚨,又估不到效果奇夾。

而《土佐しらぎく(SHITAGIKU) - 斬辛- 特別純米》,平成21年度四国清酒鑑評会之純米酒部門優等賞受賞酒,獲得雜誌「dancyu」選為「最年輕的杜氏釀造逸品第1位。其選米使用廣島県産「八反錦」米,命銘 “斬辛”, 乃指是非常辛口。重口味似乎是土佐人所偏好,酒鬼好辛口,看來沒錯,土佐就是酒豪產地。

尚有幾酒,下篇再談。因為當晚除了酒特別,人亦要一記,難得兵庫縣姬路市《龍力》男女藏人朴先生和YUMI 小姐(在日本唯一的台灣女藏人) ,遠道而來能碰巧出席是次大屠酒會,真是生色不少,亦攜來《龍力 生酛特別純米》,選米乃「特A山田錦」,是曾獲燗酒優秀賞的美酒,拿來室溫都有不俗表演。能說普通話的女藏人令酒友易產生溝通,此酒亦是兩位直接參與釀造,差不多在享用她們親手釀酒呢!可愛女藏人滿場飛,幫大家添酒,當晚真開心。

當晚能如此開心熱鬧,一切皆「TIMING」全碰上,罕有酒、好酒、藏人、大班酒友,酒場地之再見夜,俱因應而全,形成一場大聚合留下美好回憶。

但人生是荒誕的,原來同時異地,在山東煙台一位三十剛出頭昔同館門人,今成脫藩劍友(日語謂「破門者」),被肝癌奪去生命,俺在翌日收到網路消息,先很突然,但後覺人生無常,時也命也,故人生苦短,「千萬別浪費或錯失TIMING,人生最重要就是時機,一旦遇上,無事不成。(深夜食堂第二季第4集中俳句)」,俺更加覺得不能浪費亦不要去弄權術手段去浪費他人的TIMING。最後套上一段當晚亦參與了半百人屠酒盛會AM730老總贈俺留言:「有人說人生不在乎長短,我覺得是廢話,時間長一點,人生所能接觸的人和事都可以豐富一些,故大家都應該爭取能夠健康一點,多經歷人生百味。」俺深有所感,故習武強身,奉行「嗜酒不亂 交人克親」。

其實短贊(福島縣大七酒造太田家第二代當家畫像上題贊)尚有一段的,就是「三寶歸敬 持名終全」,這段似乎已經被現代以實際掛帥當忠心成老土的社會人,逐漸遺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