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2月 29, 2009

白雪 と 刈穗


一瓶日本酒,今天出現在市場的貴價酒,720 ml 的可以五、六百,什至過千元,更貴的亦有,但貴代表好在清酒世界中並不是一定的,再者要看飲的人想飲到什麼口味的清酒。我覺得回到基本條件是最能判定什麼謂好清酒,好入喉,酒質純,夾配魚介類食物時能夠產生UMAMI (鮮味)的,便已經算是不俗的日本酒。

最近,飲得兩支相當好飲又便宜的日本清酒,我覺得要專文一寫,將對清酒有興趣的朋友,引進一個既經濟又抵飲的新方向,再者慢慢了解到普通酒乃臥虎藏龍之域,有待飲者去發掘,不需要只一味跟著各家清酒代理商,其進貨口味和商業關係上因素,而去單向地感覺清酒,這樣便會失去了接觸一些沒有被熱捧清酒的樂趣。

第一支酒只是最基本的本釀造酒,一升瓶(1.8 L)香港只賣180元,屬於便宜,是秋田縣出產的《刈穗‧本釀造‧銀風》。當晚室溫飲,三人乾掉了一升瓶,更使用了葡萄酒玻璃杯來大啖飲,配刺身、牛扒都很合味,如此價錢的酒根本直迫三、五百元的720ml清酒,秋田酒除了《新政‧本釀造》外,這《刈穗‧本釀造》亦相當可靠和有超班的口感,飲罷翌日完全沒有異樣,證明酒質純,是好酒。日本買也要港幣150元左右,上述香港標價算相宜,因我曾飲過《刈穗》,知道是好「藏元」,況且秋田酒素來沒有令人失望,今回酒局委實買中了好東西,酒腳開始以為是三、四百的酒,一聽到價錢,大呼:「抵飲!」,大讚:「好味!」

第二支是《白雪‧純米》一升紙盒裝,何以購紙盒裝,就是因為搭飛機,寄倉軟行李箱放紙盒比較穩陣,當天是購了《白雪》外,還選了另一盒紙盒《辛丹波‧本釀造》,就是攜回大陸跟中日劍友分享,因大陸的清酒什少日本酒,特令他們一嚐。《白雪》是日本關西兵庫縣小西酒造出品,是大酒廠老牌子,創業於1550年,旅行日本常見其大廣告招牌。盒上標明釀造水(仕込み水)使用六甲長尾山系伏流水。日本著名兩大產酒地區,是兵庫縣的灘地區和京都伏見,俱有好水,日本名水百選中兩水皆入選,兵庫宮水和伏見御香水,有謂「男酒為灘,女酒為伏見」,可見兵庫縣產酒的名氣。

《白雪‧純米》一升紙盒裝在日本未計稅賣1680丹,香港竟然神奇地賣142港元,看日期又不是舊貨,09年9月製造,新鮮什。平時我沒有留意這類酒,今回無心插柳地購買了,飲時室溫口感一流,又滑又好味,是傳統日本酒,飲到連日本的劍友和飲酒長大的老師也讚好味。證明便宜的清酒不一定低檔,分分鐘直迫五、六百元720ML一瓶的味道,有時會更出色。記得那 藤原紀香 賣廣告的 《月桂冠 ‧月》清酒嗎 ? 也是紙盒酒,也不貴。庶民風情的日本酒,這類紙盒酒很有代表性,日本人可不是人人會購買貴價清酒來飲,《十四代》很多草根階層日本人都未飲過,精打細算的日本嗜酒者,只求有不俗的酒已經如願,所以大酒造亦照顧這些酒客市場,今時今日在日本生活並不容易過。

這兩支清酒都是很配伴食鮪刺身,但香港料理店多數一片一片切上,少有其他食法,頂多來個免治碎上,其實有一個食法是將鮪刺身,赤身部份切粒狀,放點新鮮山葵和醬油攪混,再放幼紫菜絲,風味絕佳。日本居酒屋一定有這味鮪角切,在香港便只好委託相熟店廚師幫忙一弄,這個味道再伴以合味清酒,真是講都會吞口水。


【2009/12/29 AM730 酒藏浪客 專欄撰稿】

星期二, 12月 22, 2009

冬至隨想 深夜食堂


「人們結束一天的忙碌正趕著回家之際,我的一天才剛剛開始。
菜單只有這些,隨客人心意下單,
只要辦得到的都會做,這是我的經營理念。
營業時間是午夜十二時至清晨七時,大家都叫這裡做深夜食堂。
問我有沒有客人,還是挺多的。」
這是短篇日劇《深夜食堂》播放前的獨白,畫面中菜單只有 豚汁定食 600,啤酒(大)600,酒(二合)500,燒酌(一杯)400,已經令人感到奇特。這改編自曾獲2009漫畫大獎的電視劇,在10月14日開始播出後,深受觀眾歡迎。只是一部處境劇,講左眼有一條幼刀疤的男人,一派久經煉歷的模樣,在似是新宿的橫巷中獨自經營著一間細小的食店,上面獨白已經道出一切。集集都有幾位熟客,再加上一些新客人和其所點的食物來構成一個感人故事,是人間交叉點式的物語。看來很簡單,但劇情、拍攝、音樂和演員都很出色,觸動了不少人的心,越年長者越深覺感動,成為近期日本最紅的劇集。

香港電視台會購播嗎? 希望不大,唯有去內地網站觀看,已經配上字幕,我已看到第六集。這劇很有一種吸引人追看的魅力。對於我來講,令我憶起經營居酒屋生涯的苦日子,感受更深。

第一集是講陰沈惡相的黑社會客人,竟然愛食弄炸成八爪魚形狀的小紅腸送啤酒,相當兒童的食物,再有一名愛點煎捲蛋的人妖男,兩人竟相濡以沫,但只限於包容,對病態低層社會來點搞笑但卻很蒼涼。

第二集「猫飯」,一種以鰹節碎(木魚花)、醬油伴白飯的食法。是一名在清晨關店前走進食堂要求一碗猫飯的女孩,展開了和店長的一段宿緣,不是什麼愛情,是人間的友情和義。女孩是一名熱愛唱歌的口水演歌歌手,從沒有人認識至一曲成名,全因一碗猫飯因緣,但人生最風光時亦是死神召喚之時,死後亦魂兮歸來似的化身成一隻猫,清晨來店門前食猫飯,答謝知遇之恩。

第三集是講常點茶漬飯食宵夜的三名「剩女」,三人友情和追求愛情上的風波,終於又重聚一起點茶漬飯,店長叫其「茶漬飯三姊妹」。昔年我在居酒屋又真的發現很多日本女子酒客,酒後對茶漬飯情有所鍾,可見編故事者的眼光精闢。

第四集講一名眾男人皆祟拜的著名打真軍AV男優,懷念家鄉母親的故事。從小他便喜歡食薯仔沙津,最愛媽媽親手即做帶有微溫的味道。但他已經二十年沒有回老家,因其AV男身份,他只好時常來深夜食堂點食店長即做帶微溫的薯仔沙津,借此味道在懷念母親。最後得悉家鄉母親患上老人痴呆,他便能回老家探望老媽,她什麼都記不起了,只記得她有一個兒子很喜歡食她做的薯仔沙津,更客氣地弄給他一嘗,AV男優食至一眶眼淚,將很咸很難食的這個薯仔沙津食光,妹妹站一旁亦泣不成聲。這是在店內AV男優從家鄉回來的獨白伴畫面,店長和人客聽著都轉身抹眼淚,此時出現一句店長內心獨白「人逐漸老,流淚亦漸多」,來完結這個傷感的故事。

第五集是「牛油飯」,即是牛油撈飯,有如我們廣東人昔日之豬油撈飯,異曲同工。故事講熟客帶來一名相當紅和乞人僧嘴臉的食評家,嚐盡美食的他卻鍾情一碗牛油飯,是源因他見到一名曾來深夜食堂的自彈自唱業餘賣藝老者,唱罷一曲「函館の女」,只求店長賞以牛油飯。美食家一直被店長冷待,但卻逢星期四來店次次點食牛油飯,他是想再遇賣唱藝人,但賣唱人一直竟月不出現,終於一夜,他來向店長道謝多年關顧,他日間工作時手指弄斷了兩根,不能再彈結他了,這時食評家跟他相認,問他可否記得在廿多年前在老家北海道涵館時,曾教他彈結他,一起品嚐他姊姊弄的牛油飯。昔年陰錯陽差導致一對戀人分開,失去聯絡,姊姊依然獨身在北海道經營小酒吧卡拉OK,賣唱吾郎也依然未娶妻。兩個男人在食堂食著兩碗牛油飯,邊食邊很開心但轉頭嗚咽不止,這幾廿年的緣起散聚滋味,盡在這碗飯中。劇終賣唱吾郎手拖著年華老去的女友,沿涵館向海之斜坡,在春天夕陽中幸福地漫步而下,坂道上有幾片櫻花瓣漂然落下。

大家上網找《深夜食堂》來看吧,人生不只是整天使用心計去謀取什麼的,往往一味食物,一瓶酒,便已經令人有所感悟。這時窗外一陣寒風吹進,憶起今天「冬至」,晚飯後有深夜食堂的地方嗎? 我想飲點熱清酒……

相關閱讀收看:《深夜食堂》





【2009/12/22 AM730 酒藏浪客 專欄撰稿】

星期三, 12月 16, 2009

白雪 純米‧有好仕込み水的的便宜日本清酒



白雪 純米紙盒裝 1.8 L (仕込み水は六甲長尾山系伏流水を使用) 日本未計稅1680丹,香港竟賣142港元。是好好味的清酒,室溫口感一流,又滑又好味,是傳統日本酒,飲到日本酒友大讚好。

便宜的清酒不等於不及五六百元720ML一瓶的味道,有時竟然更出色。記得那 藤原紀香 賣廣告的 月桂冠 「月」清酒嗎 ? 也是紙盒酒,也不貴。庶民風情的日本酒之味,這類酒最有代表性,日本人可不是人人購買貴酒來飲的,她們更精打細算,在日本生活亦不是人人好過。

白雪 純米紙盒裝詳細資料http://www.konishi.co.jp/html/catalog/sake/pack/premium18.html

星期二, 12月 15, 2009

人生第一場酒



我兒時在澳門長大,小學時突被音樂老師(註1)教唱《東方紅》。這是從開始有一日,返到學校,聖母像變成毛澤東像,其中舉起揮手那個,我覺得跟在南灣法院前那個葡國佬將軍記念石像很相似,這個白色石像在「123事件」時,被民眾扯斷了那隻高舉起的手臂,是運回葡萄牙還是粉碎了,我也不知道。

今天「培道中學」依舊在,一座在南灣大馬路很有特色的多層民初大宅,是很易認的粉綠色和白色外牆。回說那日之後學校不再唱聖詩,也不再見到牧師來上團契,再也嘗不到團契後,派的那些包裝成一隻橘子一樣的國產橙味軟糖,其後開始的日子,是在學校禮堂早會天天聽到喇叭播出雄壯的〝東方紅,太陽升......〞。

後來老師要我們一人購一本紅書仔,聖經則拿了回家當積木。在一個陽光燦爛但肅殺的日子,學校一位男老師,熱血到在「123事件」開始時,在西灣澳督府外,指住手舉警棍的防暴警察大叫 "你敢打人",現場記者拍攝到這張精采沙龍,當年上了國際頭條和全澳門報紙,這張經典沙龍 (見附圖乃我最近從一本講澳門掌故的新書中尋回,以手機拍下),代表勇敢的澳門人,站起來反抗葡國殖民政府。其後有一天全校師生手執紅書上街,慶祝澳門市民勝利大遊行。我老爸老媽沿路照顧我,給我戴上一頂最有熱帶殖民地代表性的巴拿馬硬帽來擋太陽,又給我水壺仔,好像去旅行一樣,我覺得好好玩,第一次在新馬路遊行,沿途是街坊街里,大家盡情大叫口號 ! 好過癮,好興奮。

我亦在那個時代,第一次飲到珍貴的有氣磱山礦泉水,是在一位很有教養派頭的左派伯公家飲到的,我以為標榜磱山礦泉水釀製的青島啤酒會似汽水,也拿來嚐試,飲幾啖便擰頭覺得好苦,不久覺得漂漂然,面又熱,但人就比平時亢奮,伯公笑說這是酒精作怪,這算是我人生第一場酒吧。後來伯公越來越少見到,聽老爸說,伯公回了大陸再沒有回來了。

不久,澳門青洲海面,日日發現浮屍。間中在內港碼頭一帶,聽到從對岸大陸叫灣仔的地方漂來的廣播聲,是冷冷冰冰高八度沒感情的女聲,在講我聽不明白的語話。其間家中出現了一些大陸來的什麼表哥、堂兄等親戚登門投靠,不久便會屈蛇偷渡往香港,有些竟然輾轉登陸美利堅,多數再沒有聯絡。

在這段澳門的日子,我學到很多容易上口的歌和語錄,最記得是那一到排隊打霍亂針的日子,同學人人唱唸:「下定決心,不怕打針,見到醫生,立即鬆人!」。在學校加入口琴班,學吹奏第一隻歌便是《大海航行靠舵手》,現在你給我一個口琴,無需要譜亦可以立即吹出。後來我被父母安排轉讀基督教「培正中學」,那幾年有很多印尼歸僑子弟插班生,聽講是因為印尼排華,他們多數住在柯哥馬路雅廉房一帶,算有個錢,但性格很火爆,我們叫他們印尼仔,打架又狠又狼,但印尼華裔女生卻多數很溫柔,而且身材早熟,看到一班男同學眼定口呆。

音樂老師也是印尼歸僑,教我們唱《梭羅河》,成日唱到眼濕濕。前幾年看姜文那部電影《太陽照常升起》,我看到那段黃秋生飾演的印尼歸僑知青,很有趣的一場自彈自唱《梭羅河》,一班穿著短褲的青春女生開開心心在大廚房搓麵粉,一邊做芭蕾舞舞蹈基本踢腿動作來嘻笑和唱,有含春待放挑逗味道,畫面有點誘惑和情色,這個男角式後來就是因「色」而被批,最終自縊了斷。這段看到我心中一震,隨著《梭羅河》的歌聲,我心漂了去起那段澳門街陽光燦爛的升中學後幾年日子,憶起很多人和事,記憶中澳門街亦從九十年代時開始常常大放煙花。上兩周,香港辦亞運,又封了維港大放煙花 (其實香港回歸後也常常大放煙花),每次看到滿天燦爛的煙花,我會想念起已故的老爸和老媽,和在澳門渡過美好日子的老家,那段澳門光榮歷史,我也永遠記在心上。有時我腦海會閃出有半世紀多的劍道場,老館長所撰寫那本多年感悟的語錄,其中一段語話:「劍道的打擊,就像夏夜的煙花,一樣有着淡淡的憂傷和寂寞。」。我覺得這也如回憶人生第一場酒,亢奮和苦澀 !



(註1): 澳門當時有保留叫稱「老師」作「先生」,來自嶺南舊習,「教書先生」之簡意 。





【2009/12/15 AM730 酒藏浪客 專欄撰稿】

星期二, 12月 08, 2009

從一瓶OEM 清酒中說起......


日前,劍友剛從日本攜回一瓶OEM 清酒,貼紙上乃老師東京的劍道場名字,是2010新年派街坊的公關禮品,看招紙說明是枥木縣那須《東力士》純米酒,味道普通,可能拿來「燗」更合,話雖如此,卻是飲一份情意吧!

OEM 清酒就是自己起一個名稱的的品牌,所以如何上網查也查不出,必須細看背後招紙之出處說明,有一些則連這個也沒有貼,但必須了解這不屬於那類非日本本土出產清酒,OEM 清酒依然是真正日本酒,也不是裝瓶式偽日本酒,了解到便可安心飲用。例如香港一大型國際性餐廳zuma便有一款《zuma大吟釀》,是石川縣一所酒藏專門給此店,其倫敦、香港等店中都存備。又有一間酒商「日本酒協會」也有一個OEM品牌《讚》,主攻台灣市場,香港亦有上架,乃福島縣一間以古法釀造生酛清酒著名的酒藏生產,一看瓶蓋便會看到,招紙上是看不到的。這種自行起一個名號的清酒,在日本也頗流行,酒廠也歡迎你的訂單,但很多時要訂一桶,容量不菲。

我收過最可愛的OEM 清酒,是那些180ml一瓶的迷你清酒,比細清酒300ml還要細小,這種酒雅號「一口酒」,在不少酒店(賣日本酒的店)有發售一些紀念品裝,給遊日旅客購回當手信,委實很懂做生意。我那酒瓶很Q,是一間居酒屋的贈品,酒名「如月桃花」,就是店名,很有意思。這也勾起我有一次在東京飲酒的回憶,那夜我和幾位香港廚師和大老闆下一代,一星期日本見學旅行臨別前暢飲,在「如月桃花」同一條街上,走進了一間人氣旺盛的地道燒鳥排檔式居酒屋,我們一行四人坐在跟人共坐的大木枱 ( 這個日本人可十分受落,反而香港的酒場放大枱就沒有人會去坐 ),當晚和我們搭枱的,是四名日本年青人,兩男兩女,飲到淩晨時,微醺之我們開始聽到一把女聲在重複說著不太正的國語:不好意思,原來是其中一名醉態醺醺日本女生跟我們說話,一個當夜飲了十多杯生啤的日本女子,她很辛苦的吐出一句句國語嘗試跟我們溝通,說之前一定來那句「不好意思」,看到日本人說話中的su mi ma se真是上了腦,連說外語時也如是,已經成一種風俗,也許是日本一切自律的源由。

女生寫出名字叫 高野華惠,我腦中便想到,她家族一定有酷愛中華文化的長輩給她起名,怪不得她會有因緣去學華語。席間有美女加入,大廚友人飲得很更開心,便買一支一升瓶的清酒《上善如水》請眾人分享,飲至酩酊大醉,那晚的東京池袋街頭燒鳥店正展現著真正的中日友好交流,比那些什麼文化團體來得真誠。最後全體飲到東倒西歪地結帳離去,我飲了六杯生啤N杯清酒下的思維有點漂浮,隨後醉眼望著路上跌跌撞撞的香港友人和一眾日本萍水相逢者,在發出如無數十字光的街頭燈影下,百年來種下血海深仇的兩國,下一兩代子民在搭著膊頭醉蕩街頭。夜涼如水,我突然想起那些右翼老政客嘴臉,於是向天大叫了一聲「8+26(馬鹿野郎) !」

說回那瓶劍道場OEM清酒,貼著「劍德救世」標籤。六十四年前,日本戰敗,東京重建時代,世道菲蘼,草根階層孩童偷竊打架,失教滿街走,第一代館長見此便蓋館廣招少年孩童教以劍道,以劍正世,負起劍道家的教育責任,館起名「久明」,日語發音同「救命」,所謂「救命」實意味著「挺救生命」,日文「救命胴衣」就是「救生衣」,館名含拯救一個一個生命,就是實踐「活人劍」理念,而這些生命就是日本未來的下一代,所以便將「劍德正世」這傳統劍道口號改成「劍德救世」,世道不正,只好救世。

今晚酒局,我們海外不肖門人圍飲劍館OEM酒,又笑說館長又來那套老掉牙口號,救了半世紀,依然要在救世,世道難救,又低出生率,這個二代目館長不好當。我笑謂飲了此酒者便要加入救世行列囉,席間一鬼馬劍友扮嗆酒裝咳大叫 YA MEI DE ! 笑死我。但笑罷一種傷感覺突然襲來,一個曾經燦爛武道文化承傳上的淒然,這種感覺有如觀看夏夜的煙花,我再也笑不出了……




(附照乃國內分館拍攝下的道場一瞬)

【2009/12/08 AM730 酒藏浪客 專欄撰稿】

星期二, 12月 01, 2009

香港體育如一瓶外觀漂亮卻傾出濃郁腐敗氣味的清酒


撰寫本欄時,我滴酒沒沾,腦筋很清醒,待寫罷再飲,飲罷再抽竹劍醉斬水中月洩憤亦未遲。我不會學古人 李太白 醉撈水中月如此瘋癲,卻成飲者千古留其名之說。我只想講,香港現在各項體育總會以兩頭馬車手法管理是落後的,「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管其公帑資助,「香港業餘體育協會暨奧林匹克委員會」再管統各總會,這便形成半官半民的行政,亦形成互相推卸責任。再者在立法局一席上,代表體育界的乃從功能組別產生,這點便是畸上加畸,令到廣大香港市民稅納了,錢付了,但被不公平對待時卻投訴無門,就是上述的層疊利益結構下,香港各體育總會便成為受政府億萬金元資助下的小圈子私人俱樂部,所謂要加入俱樂部成為會員便會以諸多手法和手段來攔限,旨在保圈內人權益控制。

這種偽民主偽選舉,對外卻當做真正公開公平,實際在愚弄著廣大香港市民和各項目運動員或愛好者。所以一直有出現如下情況,一旦運動員有異議提出質疑和所謂不聽話,便會消失於香港體育界,有如最近TVB《宮心計》中太后對妃子「禁足」上宮殿之刑,不能參與活動,不能進入代表隊,剥奪你一切公民權利,因為就是「無王管」。

政治多談令人累,回望神州宗主政權,她卻有「國家體育局」,在各地區再有各地區體育局,全是官方機構,一級運動員也出現代理人制度,開始拋棄「業餘」,至於「中國奧林匹克委員會」也要跟隨「國家體育局」的合作。雖依然有很多其他人性黑暗問題和運動員生計無繼之報導。但這些在最基本上架構訂立步伐上,竟然香港沒有跟得上丁點,連一個官方的香港體育局也沒有,更在九七後將昔日英國人那套有心計去訂辦的「康樂體發展局」,在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思維下,「香港特區政府」終於將「康體發展局」拆骨煎皮,將其行政權力分予「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和「香港業餘體育協會」。

到香港今時今日,證明香港運動員不是垃圾,但體育上行政體制依然是垃圾,運動員依然憂柴憂米憂將來,沒有職業模式引入,沒有代理人,沒有立法監管香港體育總會運作,弄至香港代表隊選拔機制出現不公開之黑箱模式,最強的不及最聽話的,選拔變成權力用計,私相授授,弄至體育總會全沒有監管,山頭林立如同六十年代的同鄉會或社團般營運。最近,「廉政公署」檢控健美總會會長收受利益串謀和涉嫌詐騙「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資助事件,這種種叫做大都會國際化的香港嗎 ? 各項目總會被投訴曾經一直出現香港報章中,議員十多廿年來曾接手的也不少,但歪風繼續吹,公義之孤劍難刺穿政治利益層疊緊扣的城牆,運動員幾十寒暑就是如此付諸流水。

立法吧 ! 必須有投訴機制,不能再讓「平等機會委員會」等各有關部門以體育界不是政府機構告不屬於她們管理範圍而推卸,令到拿不起大量金錢去找大狀向法院提出「司法覆核」的香港運動界苦主,投訴無門接近半世紀。

過幾周便是「東亞運動會」在香港開幕(註1),這只是香港體育界的表面風光,實有如一瓶包裝漂亮的清酒,卻存放(運作)不當,酵母菌在樽內起變令酒味全壞,一旦開瓶傾出來,便是一杯發出濃郁腐敗氣味的清酒。有日本飲者曾席間戲謔這種酒味是日本政壇的氣味,老政客和官僚們的至愛……

最後只想以唐代 李白 的名詩《塞下曲》來作結,道出一名劍者和飲者的複雜的內心……

五月天山雪,無花祗有寒。
笛中聞折柳,春色未曾看。
曉戰隨金鼓,宵眠抱玉鞍。
願將腰下劍,直為斬樓蘭。



(註1)十二月五日乃東亞運開幕日,晚上晚上6時至10時,尖沙咀天星碼頭。將會有香港體育苦主到場宣傳下香港體育有幾黑暗......


【2009/12/ 01 AM730 酒藏浪客 專欄撰稿】

星期二, 11月 24, 2009

午夜清酒會老總

之前應報館社長和編輯們之邀約,我第一次試了一趟午夜清酒會,我找來了《天山、ひやおろし》1、《目黒五郎助》2、《久保田、萬壽》3、《大七、純米生酛》4、《銀嶺月山、雪中熟成》5、《奧の松、あだたら吟醸》6,合共六支清酒。這批日本酒很多是我在此欄中曾撰寫,收到老總電話謂大家想一嘗,於是著手安排這場酒局。

我拜託友人的日本料理店訂了鮪刺身,即是吞拿魚,我原想要魚尾部份之赤身,但來了接近背部的中拖羅,可能並不是日本的「本鮪」,只是印度洋的藍旗吞拿魚,顏色上是明顯有分別的,價錢亦平了一截,還好這件中拖羅味道算不錯,相當接近「本鮪」味道,我在打烊前往店拿取,再加碼要了四只活赤貝,可算是一場刺身外賣,以保鮮膠盒內置冰包,安全衛生。這件中拖羅,分分鐘在店散賣可以賣到千多元,現在三分一價錢便能開懷大嚼,真是超值和多虧友人和員工幫助,一切醬油、山葵末和木筷子皆備妥,在此真是要鳴謝《小平津》各老友一番。

午夜不宜食太飽,於是便找日本漬物伴清酒,在city super 《金久》檔購了一些漬物,最受大家好奇喜嚐就是蒜頭醬油漬,平時不吃蒜的人也頻頻夾進口,哈~ 當年這個跟牛蒡 (淮山根)醬油漬便是居酒屋伴酒恩物,多食也不肥的酒餚是也! 我起碼掃了十種各類漬物,日本旺菜、青瓜、大豆芽和大根(蘿蔔)等一大堆,而且亦向料理店友人要了一盒壽司酸薑,這個日文稱酢物類東西是佐啤酒和清酒的個人喜好之物,酒局不能缺。

桌上擺開,好一場接近全齋酒菜,就是除了那吞拿魚刺身是魚肉,那是絕對飲食不肥的好酒餚。當晚飲清酒,夾一件鮪進口再大啖清酒,大伙終於體驗到那種令人感動的美味,日前一晚我剛巧看到國家地理雜誌電視紀錄片,介紹日本飲食文化,其中提到日本人在甜酸苦辣四原味外,還有一個日語專有名稱的第五味道─「UMAMI」字幕譯「鮮味」,多從魚介和醃製過的海產中而來,一種令人為之銷魂滋味。我感覺到鮪刺身混合了好清酒,在口腔中會出現一種難以言喻的滋味,食中菜很少有這種味蕾感受,這應該也是一種「UMAMI」(鮮味),多得這紀錄片,令人增知識了。

飲飲食食,談酒談餚,但可惜席上各位不是酒國上手,我計算錯誤,以飲者之量來備酒,這夜酒局只是飲了上列首三瓶720ml的清酒,其餘只有留待下一次了。這三支俱有好水釀造之清酒,完成使命,給席間諸位一個對日本清酒的全新印象和口感,大家開始進一步了解清酒的美妙。但清酒上頭快,不慣飲者往往有現睡意,亦很正常,而且開始有點想找填肚之物來充實一下酒後胃中增加了的胃酸,這時一盒壽司飯,竟然成為恩物,這真是多得料理店長大姐的心思,她謂怕大家酒後肚子嘀咕,要點頂肚東西,便把店中的壽司飯裝好一拼交予,我隨她安排。估不多我身為專業飲者,也不及店長大姐對飲酒者的窩心,這點真是有若日本劍道上的「殘心」,完美一擊後亦不忘一個謹慎之精神,令這場午夜清酒會有完備之餘韻,清酒靠米始成酒,米飯終填飲者肚,正合始終,妙哉!


【2009/11/24 AM730 酒藏浪客 專欄撰稿】

星期二, 11月 17, 2009

喜飲室溫清酒者‧真酒鬼也 !


私下越來越覺得清酒冷飲的味道不及室溫飲,冷飲酸味比較顯,口感便不夠滑,這泛指「本釀造」、「純米」和「吟釀」類,至於「生酒」和「活性酵母生酒」則除外,「生酛」和「山廢」酒則最宜室溫或肌燗飲用。

飲清酒時最好記下牌子和特質,日後便知道最佳飲溫。有些清酒是只宜燗飲和冷飲什至加冰,這些多數不是拿來室溫飲的酒。所謂室溫飲用有好表現的,似乎跟清酒所採用的釀造水有關,日文寫作「仕込水」,有好水的清酒就會在室溫中飲時口感順滑,容易大啖進口,有一名酒腳曾戲謔謂「大啖吞」,便忽然人人成為嗜酒日本妖怪「酒吞童子」(註)了。

現在飲已經被冷凍的清酒時,我都會放一段時間,等到接近室溫再飲。所謂室溫,在居酒屋有冷氣地方,是指25度以下。夏天戶外有33-36度,便已經接近是「肌燗」溫度,所以想回到廿度便最好能冰鎮一下。

至於冬天要看地區,香港的所謂冬天不算寒冷,那飲室溫清酒便除時可開瓶暢飲,稍為冷一點便來個熱水鎮酒器,將酒弄至40度c以下溫溫進口,風味絕佳,但想「燗」飲,請使用本釀造酒,因為是熱至攝氏55-60度,普通的清酒已經有最佳辛口效果,將一些貴價酒來燗飲反而是浪費,亦得不到如期的辛口口感。熱飲切戒使用微波爐來”叮”酒,酒會不同味什至難飲,亦分分鐘過熱,酒瓶不燙手但酒可燙傷口腔,「燗」飲之大忌。香港人客時時在日本料理店大喊熱酒不夠熱,到酒在桌上置涼了,便叫待者拿去翻熱,這說明他們只在追求飲熱的酒,毫無品嚐之意思。一旦如此場面,講多無謂,說教更弊,客官喜歡煮酒論英雄,待酒師只好沈默以對。

飲清酒講究溫度,收藏和運送也會被溫度影響酒質。最近購到一支秋田縣產 「刈穗、六舟、活性酒」,是活酵母生酒,使用特別的壓力瓶蓋和封條,這類清酒香港比較少見,我對秋田出產的清酒有信心,而且 「刈穗」是好牌子,於是購往串燒店一嚐。即席一開有氣沖之微聲,傾進杯呈濁色,一進口大家你眼望我眼,哀求意見似的眼神,此酒實在已壞,酒味怪怪帶酸,有一股微微芝士味,應該是存運不當,曾在沒有足夠的冷凍溫度中置放,引致活酵母菌出現異常發酵,終於要拿換另一瓶。一心以為可跟友人一嚐這類只能多在東京飲到之另類清酒,卻敗興收場。

當晚換回的酒是同一支跟「刈穗‧活性酒」一起購買的「銀嶺月山、雪中熟成、純米吟釀」,以銀色袋包裝的,謂可阻隔紫外光線功能云云。此酒可以算標價便宜,一百六十港元有如此酒質,絕對超值之選,這酒是 山形縣 月山酒造出品,「仕込水」使用 「月山の自然水」,是「日本名水百選」之一。當我們被第一支酒敗興時,便開這瓶「銀嶺月山、雪中熟成」,室溫飲很順口很滑,酒友已經問是否好水釀造之酒,我答正是,雖然精米步合只58%,但已經比很多貴其一兩倍的出色。真是,酒不在平貴,有好水則靈,日本清酒是一種人傑地靈的東西,人必是該地區代代相傳的「杜氏」(釀酒師),靈則是好水無疑。米也很重要,但現代交通在已經可以隔地運輸來釀造,水則依然有賴原地之泉水。

收筆前,我想起兩位日本前輩的酒話,一位是教我日語的老師,一位是我劍道場的館長先生,同謂:「他朝有日,當你喜愛上飲室溫清酒,你已成真真正正酒鬼矣!」真想找瓶清酒出來,酙酒舉杯遙向兩位老師講一聲「乾杯 !」, 然後大啖吞。哈~ 哈 ! 我終於加入「酒吞童子」一伙了。



註: 關於「酒吞童子」傳說,有興趣可上網一看,亦可看到現存日本古刀「童子切安綱」的故事http://diary.blog.yam.com/gacktandhyde/article/880226

【2009/11/17 AM730 酒藏浪客 專欄撰稿】

星期二, 11月 10, 2009

山形の酒 十四代 と 出羽櫻


日前讀到蔡瀾先生在報章專欄撰寫日本夢幻清酒,山形縣的《十四代》,謂得到酒廠老板允許進入拍攝,期待ing!蔡樣個人最喜歡的清酒就是《十四代》,文中說到山形有好米,又有境內「最上川」好質量的流水,故自然出好酒。

《十四代》名氣大至令人忘記了其「藏元」名稱,是三百多年的「高木酒造」,位於山形県村山市,《十四代》系列中有多達廿種酒,有使用不同的米,不同的酵母,不同的入樽法來俱別,亦當然有純米大吟釀和純米吟釀這個清酒級別標明,日本酒度多是+1和+2。要嚐遍所有《十四代》,看來不是容易辦到的事外,次次要上館子來飲,酒價也不菲,在清酒吧散叫一杯亦要接近二千丹,委實是一場荷包清洗行動。

「高木酒造」是流傳至現老板 高木辰五郎,就是第十四代,也已經有第十五代傳人,是其兒子。但《十四代》出名了,便沿用在市場,將來可能出現更青出於藍的十六、十七代。日本人這套特性值得我們欣賞,堅守著一個好的品牌技藝,一代一代延續下去,就算中間斷了血緣,也找一名最優秀的外姓接班人來傳承下去。授我古流劍術的老師,也是一代一代傳下來,タイ捨流劍術在熊本人吉已經有四百多年,老師是第十三代宗家傳位,七十八歲的他今年剛指定外孫任十四代宗家,看來再訪時攜一支《十四代》當禮物,會相當之有意思。但去找購一支《十四代》,的確也要看緣份,希望能被我找尋到吧,市面找不到便向清酒吧或居酒屋求讓,說出原委我知道一定成功的,老師收到這瓶《十四代》必然會很開心。

蔡樣在舊酒文中亦曾提及山形另一個著名清酒品牌《出羽櫻》,香港人認識《出羽櫻》大約在九五、九六年間吧,那是city super清酒部劉小姐 (日本清酒嚐味誌撰寫人) 引入和介紹予我店發售,我一見《出羽櫻》純米吟釀,二話不說便入了幾箱,因為在那多年之前我的婚宴上,早從日本友人所開之居酒屋弄來了兩支一升瓶清酒,其中一支便是《出羽櫻》。宴上有一位友人夫君是日本人,他見到我拿出《出羽櫻》敬酒,他便跟我和內子連盡三杯,感慨地謂這是他家鄉的著名清酒─DEWASAKURA,竟然在此場合遇上,大家的緣份啊!~呵~呵,又再叫我和內子再飲三杯,他謂日本神道習俗新人要飲三三九度酒,取其無盡長久之喻意,所以推不了,再連盡三杯。可憐我酒量不深的新婚老婆大人,信其緣份之言,宴終席散,完了便一直在伏桌而瞓,「緣份」變成「完瞓」至真。所以我對《出羽櫻》記憶很深。當年我未太懂飲清酒,後來懂飲時知道《出羽櫻》純米吟釀 的確是好清酒,但次次皆冷飲,下一次一定要試一下室溫。

我最近一次飲得的《十四代》是 生詰‧中取り‧純米吟醸‧釀造米使用播州山田錦,在東京表參道mansion內「はせがわ酒店」,一所著名清酒專門店,設有六個座位試酒吧,那回我是冷飲,是2度c的冷酒,相當美味,可能是生酒,更顯清爽口感,我行暖氣大開的商場正一身汗,飲下這杯由制服美少女待酒師酙來的冰凍《十四代》,沿喉直下,我都不知道如何能以文字來形容。「丟!真係好很好飲!」這是我當下飲一人酒時心中的語話。粗口有時都算是一種極度稱讚的形容詞,所以美女有日遇到男生以如此來形容你漂亮,好靚! ( 男生不講出來也分分鐘是心中語話,觀其眼神可察一二。) 小姐千萬別發火,應該竪起手指來個「V」字手勢 「yeah ! 」


後記: 《十四代》難遇上,價錢貴,但高木酒造有一隻《朝日鷹‧特選本釀造》,日本飲者說出奇地好,冷熱飲俱宜,重要是1.8L只賣1680丹,已可以嚐到十四代藏元的出品,香港可能沒有上架,日本旅行時則要記下。



【2009/11/10 AM730 酒藏浪客 專欄撰稿】

星期二, 11月 03, 2009

醉心與七田‧菊花與劍



日前跟友人站在售賣清酒的地方,看有什麼清酒值得購來今晚酒局一嚐。我見到佐賀天山酒造的《七田》,拿了支純米吟釀,只要$195元,再找到一支廣島《醉心》,標明是超軟水仕込水特別版,是同價級數的$200元一支,這晚便以此二酒開局。「今晚兩支什麼酒!」座上問。
「《七田》和《醉心》。 」在啤酒公司任職友人說:「醉心飲過多次呢!」
「嘉士伯大姐,不是《醉心、旨口》,是超軟水的特別版醉心!」
我兩瓶齊開,一啖《醉心、超軟水》,一啖《七田、純米吟釀》,前者清滑甘口,可能軟水關係,《七田》則有點咸味,可能是其釀造水那天山螢之里伏流水含金屬元素,但再飲則什有清酒原味,明顯後者更合我們口味,《醉心》便委託待者拿去冰箱,等一會拿來冷飲。

叫來了一大盤赤貝,配室溫《七田》時,互相的金屬味道發揮至極,看來赤貝伴九州佐賀天山酒造產的清酒,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飲時,談談天價樓,罵罵曾特首,真是近來酒場之熱門話題。此時與嘉士伯大姐同來的小妞同事K,拿出 I–PHONE 來把玩,我叫她上 YOUTUBE 搜播 許文彪 (TVB多年前一部電視肥皂劇角式)大罵香港樓市和有錢人地產商玩野一段,播出時可能略大聲,隔鄰桌客人也投視過來報以會心微笑,可見香港人心中的憤慨正藉以 許文彪來罵,來消消火。真不明白 TVB 何以叫 YOUTUBE 去刪,刪出個大頭佛,終於連英文字幕地產商頭像都出現,網民的大流真不能去逆,去挑釁!

不知不覺間,《七田》被清樽了,酒興正濃,嘉士伯大姐夫君當然慣例追酒,《醉心‧超軟水》上桌,小妞K 一直飲酒當遊戲,卻喜歡飲這支,可能剛才室溫不太合口味,現時一杯,兩杯地大啖吞,嚇我們立即叫她停,慢下來飲,免她被女生殺手《醉心》清酒殺倒。回想當年我在店的日子,盛夏黃昏歡樂時光曾見一位 OL約友遲到,一坐下說自罰,便來一支300ML 《醉心》「吹喇叭」……稍後,我回頭已經見她伏桌閉目。冷清酒《醉心》雖然淡香和易入喉,但依然是13-15度酒精的酒,很易被胃壁吸收進血管,很快上頭,急飲冷酒是沒有好收場的,就是此原故。

回說小妞K 兩杯下肚,再按 許文彪來看嘻哈一番,然後問近期有什麼 HOT 短片好看的,我說看那點擊率近期什勁,網友介紹的那段《WRONG HOLE》吧,這是外國專業上傳製作,有明星卡士有攝影有正妹,相當抵死,講一名四眼賤男跟一名熟口面男明星在沙灘,男星似乎是天使,應該是諷刺某一部電影的,賤男開始垂頭喪氣,跟著唱說「溝」到一名正妹上床,黑暗中錯進「菊花之穴」,他大唱罵自己不知所謂竟然如此「X in a wrong hole」,天使聽到都皺眉「o咀」,正妹嬲了,四眼賤男死纏。最抵死在後段轉key,正妹來一記以歌劇式唱功女聲高唱「can we just trying that again TONIGHT ……」夾音押韻,攪笑到無倫,結婚結局大歌特歌錯洞之妙,不怕有BB和省回買套錢,天使在天也舉手指公。全是一級畫面,樂而不淫之專業佳作。大家圍看笑反肚,又有一段是有心人配上有中文字幕,慌死你聽唔明,一於寫出腸,寫出屎,睇到人人嗚~哇~哈哈!女士們笑得最大聲又SHIT SHIT 連聲。

今天女子真豪邁,大姐夫君這時跟我舉起手中一杯滿滿的《醉心》,你眼望我眼,低哼一聲:「飲杯!」
我有點微醺,隨口對他說:「你醉心莫醉身,不要借醉去玩菊花與劍啊!」

登時,清酒嗆鼻從他口中噴出……耳際聽見幾把忙亂女聲在慘叫 SHIT……



【2009/11/3 AM730 酒藏浪客 專欄撰稿】

星期二, 10月 27, 2009

樹上春樹喜歡的清酒


樹上春樹喜歡的清酒 (又文題: 落葉味道的清酒 )


自古至今,文人易傷感,被譏為傷春悲秋,其實飲者亦如是。所謂秋天清酒之味,就是從酒中隱隱傳來秋的信息,日本四季分明,秋意易令人感覺到,這不同香港,秋只是淡淡的幾周而逝。什麼是秋味,這可很玄,日前我購得一支好酒,玉川酒造出品的《目黒五郎助‧純米大吟釀》,飲進口就是覺得有一種淡淡的松子味道,其他清酒少有這個味道,昔年我曾以《目黒五郎助》伴日本廣島生蠔,是我永遠記得的一場口腔圓舞曲。一別多年,今夜與喜愛日本酒之劍友再飲,雖然沒有生蠔,但依然以赤貝刺身來令此酒發揮出獨特韻味,其中以修習藝術的女劍友感覺最微妙,她說這是一種北國秋天的味道,而這支酒的出產日期是2009年8月,正是日本北部新潟縣魚沼市的初秋,藝術人敏感和感性,一下子嚐出一個境界,證明此清酒的出身和一切所言不虛。稍後,微醺中我悟出了這個松子味近似秋天落葉的味道。原來如此! 怪不得觸動了我們的味覺神經,條件反射出秋之味。

《目黒五郎助》出身乃魚沼之地酒,就是新潟縣魚沼市,魚沼米是新潟米中之極品,有講究到種植地之劃分,似法國紅酒葡萄論產區一樣意思,使用水乃酒廠附近地下湧泉水釀製。看資料遠在1673年 目黒家族便開始釀酒,是三百多年一代一代傳下之傳統酒造。這盛載著百年傳承的北國秋味之酒,在日本各地也不是易於購買到,如今在香港拿hk$260元便可飲得實在是我們的福氣。其冷飲較辛口和乾,室溫則相當圓潤,兩者佐以不同酒餚俱各有風味。

唯一與《目黒五郎助》在我心中有超然地位的清酒,便是《〆張鶴》 (しめはりつる),是新潟宮尾酒造出品,創立於1819年,也是接近二百年老店。其本釀造酒水準很高,比很多吟釀酒過之而無不及,在日本不少飲者知道這牌子,我留意此酒是因為 村上春樹,他的專用插畫家和亦是作家的 安西水丸 在著作中亦提及愛飲《〆張鶴》純米吟釀,村上 也喜歡這酒。我記下來後便飲到兩次《〆張鶴》本釀造,真是很好的很傳統的日本好酒,是比《目黒五郎助》更高層次的日本酒,可惜改了一個不易讀的名字,又招紙很老土設計,香港人不會對其上心,所以一直難在香港見到上架。我最近飲一次是在中環德忌立街一所新開業的高級日本壽司店,該店有很多酒,竟然被我發現有《〆張鶴》,有趣是駐店侍酒師友人也對其陌生,但共飲下便讚不絕口。伴以白身魚刺身和螢火尤魚鹽辛皆很夾,我反而選其為最佳大啖飲的清酒,配些少食物便足夠。寫著此酒,我很期待飲得《〆張鶴》純米吟釀,讓我一嘗兩位人物當時進飲的口感,但心情卻可能易了解孤獨的 村上春樹,但不易了解多有美人和有趣人物伴飲的 安西水丸,找尋一下其講飲食旅行的書《常常旅行》一看吧,可能有點體會。

至於秋天飲《〆張鶴》本釀造,佐以肥美之燒秋刀魚,不妨燗飲,風味絕佳。至於食合時令秋刀刺身,飲室溫便比較正路。講起秋天食燒秋刀魚,一定要日本產之秋刀,還有一隻秋田地酒《新政》不能不提,也是本釀造和純米都極出色的清酒,香港昔日曾見現身架上,可能被我飲光了,一直再不見。

秋思故人,但常常故人面貌已模糊,一時間品嚐到這類令人陷入秋思的清酒,可有已經離別的親人、友人或情人,令你懷念追憶呢! 那就多飲幾口有落葉味道的清酒,淺醉下忘憂但卻更加深記念。而更進一層次的傷感,便是一啖酒中,飲者悉知人生步入秋天的滋味,會對一切更戀戀不捨……。

最後想起一首老歌《這個秋天》,原曲乃日本的《青葉城戀歌》,當年我在旅遊車上聽到日本車長小姐演唱此歌娛賓時,已經愛上此歌旋律。其後,香港改成廣東歌竟然成為一首秋味濃郁,成為具代表性的一曲。那演唱歌手男聲是 關正傑,女聲是 鮑慧珊,真的很特別,轉眼三十年 !






【270/10/27 AM730 酒藏浪客 專欄撰稿】

星期二, 10月 20, 2009

目黒五郎助‧純米大吟醸 再現身香港


這支清酒,我曾經幾年前介紹過,後來香港再難找到了。昨天走上時代廣場對面樓上店的日本酒協會中,重見目黒五郎助‧純米大吟醸,hk$260,購之,晚上劍道後引了好酒同好去飲掉此美味的酒,看到出產日子是2009年8月,好新鮮。昨夜沒有生蠔,找赤貝頂檔,酒依然好味,依然有那種特別的松子味道,女劍友感覺到一種秋天之味道,原來也是秋之酒,爽 !!!


相關舊文: 目黒五郎助 純米吟醸 三百年承傳

秋天清酒の味


日前與友共飲,去選了一支佐賀縣「天山‧熟旨ひやおろし」本釀造,再一支秋田縣「天壽‧鳥海山」純米吟釀。選中這兩酒是因為看中其「仕込水」,前者是採用九州佐賀天山山系伏流水的「螢の名水」,後者是採用秋田鳥海山 (↓圖) 自然水。有好水源的清酒口感必滑,這個已經成為我選陌生清酒的一個指標,而且經驗告訴我很穩妥,而且例必將冷藏的酒放置待回室溫飲用。

這兩支清酒點出一個有趣的話題,就是現今兩大類清酒味道上,分傳統樸實米香酒味和華麗香氣酒味,這兩種系列皆有飲者個人喜好元素,喜歡前者的未必喜歡後者,正如 蔡瀾先生曾提及他亦不太喜好那些什麼果香花香味道清酒,他只想飲清酒是有回傳統清酒的米香味道,這便最好。至於喜歡那些果香花香味道的飲者,她們亦好可能覺得傳統米香酒味太單調。可以說各有所好,但我都是偏向喜好傳統清酒味道一族。

回說兩酒,也帶出另一個「精米步合」上的反思,「天山 熟旨 ひやおろし」是本釀造,只是70%精米步合,意思是只磨掉了一粒酒米的表層雜質30%,其餘全拿去釀酒,所以香港只賣hk$120元,相當便宜,其味道是走傳統酒味,不太辛口,因為此酒也是季節性限量酒,是秋天的酒,網頁說明看到是伴秋刀魚和松茸絕陪之酒。至於「天壽‧鳥海山」純米吟釀 (←圖) ,是50%精米步合,曾取2008年清酒大賽金獎,我亦曾聽說友人謂此酒不錯。飲進口是花果香味濃郁的新派清酒,有好水釀製進口亦很滑,賣hk$180元。結果是兩酒俱飲盡,但我們仨一致認為這次本釀造打敗了純米吟釀,所以一支沒有什麼名氣的便宜好酒,隨時比美一支吟釀酒。這主要看飲者以何種心態角度來品評。我們單純以好飲的角度來品嚐,那口感和私下喜好便是指標。

越來越覺得,很多排名很高的日本清酒都是有濃郁花果香氣一類,傳統味道的反而十名內只佔到一兩席,這是日本市場營造出來的,這類花果香氣濃郁的酒多數賣價都比較貴,精米步合都偏高,言則是一種浪費,但當成豪華感覺。那純粹品酒一兩口決定一支酒位置高低的,我覺得倒不如信我自己的舌頭。真正喜歡飲日本清酒的人,多數會捧樸實傳統酒味的場,因為只有這些清酒能被日本傳統料理發揮出最佳味覺享受。

九州佐賀對香港清酒飲者來講是一個比較陌生的產區,很多人想起九州只會想起燒酌,但真正依然有產好清酒。這「天山酒造」是1861年開始的老店,最近有一熱賣酒「七田」便是其中出品。看來這是一間值得留意的酒造,其出品應該有一定水準,因為一支「天山 熟旨 ひやおろし」本釀造都可以達到如此水平,飲者根本無話可說。但餐廳和零售可以賺你多少錢呢,所以有時定價太便宜,原本酒廠有良心,反而被市場盲目追品牌和高級酒消費者遺忘一角。做人也可能如此吧,有料卻叫價不高者反而被人懷疑,半筒水叫天價者反而被捧成專家,這是人性也是捉心理。

文章終結前,我想一記那晚飲「天山 熟旨 ひやおろし」本釀造時,我們叫來了大拖羅(鮪腩)刺身,一啖那片肥美的拖羅,細嚼吞下便即來一口酒,這天山山系伏流水「螢の名水」釀造的酒,其酒滑米香和鮪特有的豐腴味道夾得恰到好處,令人味蕾跳舞,眼泛淚光,真是有如日本人謂之,當飲食遇到好味東西之形容,就是一種「幸福」的味道 ! 看來日本酒度在-1至+1間的本釀造酒,日本鮪可能就是其中一種最佳酒餚。中秋節前一篇提及 藤原紀香拍攝那「月」本釀造伴食鮪刺身的廣告,「月」的日本酒度正是-1。對我來講,當然最好加上室溫而飲,當下那個口感真的是人生極品,唯一憾事乃未能伴以賞秋楓。


【20/10/20 AM730 酒藏浪客 專欄撰稿】

星期二, 10月 13, 2009

歌酒結緣話沖繩


廿年前踏足沖繩島,是因為被東京的沖繩旅遊廣告吸引,海報好,雜誌好,全是穿著性感少布泳裝,一身陽光的蜜糖膚色的美少女,在那些什麼石垣島、種子島、奄美大島等地拍攝,藍天碧海白沙,加上美女,那便是人間天堂吧。

記憶深刻是日本航空那時選出來的一個又一個的沖繩水著女郎,有一名字叫 齊藤慶子 的,似乎當年最紅,我在東京購回其沖繩寫真集,香港友人看到流口水,那時代不懂叫「流鼻血」,因為未出現 鳥山明 的《IQ博士》和《龍珠》。齊藤慶子 現已經淡出藝能界,日本亦沒有多少人記得她了,那本寫真集亦成為一本藏書。今天香港新一代去購買 周秀娜 的寫真集,其實跟我們昔年搜購日本美少女寫真集,行為是一模一樣的,只是今天社會多了要以嘩眾手法,搶市場佔有率的各種傳媒,再忽然出現一班衛道宗教人士,實質卻成為了一場利益或政治計算的「秀」,吵吵鬧鬧,最後益了銷量。少男情懷其實一笑風雲過,轉眼少男便成中佬了,社會的寬容真是今不如昔。

當年放大假,我和同事利用員工優惠票價飛了去沖繩島。陽光、藍天、沙灘全有,唯沒有美女,我們中計了 ! 絕色美女只是廣告商挑選出來的模特兒,去到大小沙灘則只有普通的日本人遊客,至於沖繩本地女人是肥底的居多,皮膚黝黑,是屬於島民一族。沖繩本地人天生音樂感強烈,我印象中最深刻,是一到黃昏便往海邊酒吧飲onion啤酒和聽女聲唱島歌,伴以陣陣浪濤聲,雖然被「美女 =沖繩」宣傳騙了,但人生有如此美妙南國感受,亦夫復何求呢 !

沖繩有不少出色女歌手,當中 夏川里美 和 cocco 最令我印象最深刻。日劇《淚光閃閃》中同名主題曲便是改編自沖繩的島歌 (民謠),由夏川里美 主唱,她是天才少女,自小已經很能唱。一望她便知道是沖繩女子的身材,也是日本公認最好聲女歌手之一。至於cocco,一個被父母遺棄在教堂門口的女嬰,長大後音樂和繪畫都極有天份,她歌路豐富,可搖滾可舒情和唱沖繩味道的島歌,妙在她登場時會很緊張,接近神經兮兮,曾經休唱一段日子,就是需要回老家精神放鬆治療,她應該是第一位赤足歌姬,即是在台上不穿鞋演唱,一時令赤足成為了日本女歌手登台時,一種扮自然的台風。

還有一部經典日本電影《青春電幻物語(All About Lily Chou-Chou)》,影片中有一段篇幅不小,描述少年主角們的沖繩旅行,拍攝得很美很有青春活力,但亦很虛幻。我就是喜愛上那些三弦夾著女聲的島歌配樂,一種很淒迷、很人無著處的無力感,就如身軀沉進深藍的大海中似的,一直往下沉往不知名國度…

有一位年年在東京見面,但不知其姓名的沖繩人,她是開居酒屋的,就在我老師的老劍道場對出街口,是一間媽媽桑一腳踢形式的日式酒吧,凌晨四時才打烊,最合我們在道場飲完一輪往再飲的就腳地方。媽媽桑一望身材便知是沖繩人,日本人說沖繩女子是很能幹粗活的,這沒錯,她七手八腳似的兼顧全店。我就是在這裡開始飲「沖繩泡盛」的,它有不同酒精度數,最勁六十度,我頂多飲四十度,最好三十度以下,加冰飲「泡盛」比「燒酌」甘口,但不好酒者是受不了如此濃味烈酒,「久米仙」和「殘波」是我們愛飲的,例人人飲三、四杯和一邊食炒涼瓜和炒米粉一類沖繩風味小食,媽媽桑永遠笑容滿面招呼我們一班半醉酒鬼,老師一飲夠便拉隊跌跌碰碰地回劍道場,多次醉到賬都忘記了付,但媽媽桑永遠不緊張,她知道老師翌日會來付錢的。下次再見她必須在未醉前請教她大名,否則次次一開始醉便什麼都忘記了問,就是如此一年又一年,都記不起店名和不知媽媽桑名字,只記得店前一個寫著「沖繩」兩個大字的紅燈籠。

現在香港想感受一下沖繩風味時,我會跑去銅鑼灣登龍街一間樓上居酒屋,這裡可能是香港島最多泡盛酒的店,一屋沖繩裝飾,音樂時有播 夏川里美,有時會聽到那些女聲三弦島歌。有一次我在跟酒腳大飲「殘波」時,漂來Dara Sedaka唱的昔日著名動畫《千年女王》主題曲〈Angel Queen〉,我心頭一陣興奮,將杯中「殘波」飲盡,大叫再來一杯 ! 友問何以突如此激動,我說這首歌的黑膠細碟曾是一位友人托我搜購,但一直找不到,最後找到的地方竟然是那霸市,就是我第一次去沖繩島的一趟,這歌勾起我很多回憶,竟然在香港的沖繩風居酒屋中聽到,再一次歌酒結緣,冥冥中似乎有一個安排,那一刻我覺得「神」是存在的 !



【13/10/13 AM730 酒藏浪客 專欄撰稿】

DARA SEDAKA-ANGEL QUEEN↓



星期一, 10月 12, 2009

迎月三酒



迎月三酒,全以室溫飲用。 三酒皆純粹傳統米香酒味的清酒。

先飲 銀嶺月山‧雪中熟成,純米吟釀,絕對超值,hk160直迫三百多元之酒,大啖吞的好口感之酒。

天壽‧秋田小町「あきたこまち」本醸造,一般,有可能合配貝類刺身或熟食,而且可能燗飲會另有一番風味,有機會再一嚐試,因為今回飲在 銀嶺月山 之後,被 月山好水完全掩蓋了。

最後久違了的 久保田‧萬壽,純米大吟釀,精米步合35%,江湖中的酒王之一,就是沒有錯,好飲......

星期二, 10月 06, 2009

一人酒


文題倒像日本演歌,什麼 《雨夜酒》、《他人酒》……等。一人酒就是一人獨自飲酒,即是獨酌。曾教我日語的 藤原太太說日本人喜歡一人上酒場飲酒,就是想放鬆,因為時時下班三五成群去飲酒往往要找話題和應酬,實在很難完全放鬆進飲,這種日本人飲酒風俗,我們身為自由慣的港人是一時難以體會的。但後來我進出日本多了,慢慢體會出這種懷有淡淡哀愁味道的一人酒,正正吻合日本人的民族特質,有孤禪獨悟的玩味。

曾有一部日本片《涉滯(going home)》,港譯《一起走過的日子》,主題曲就是 KENNY G唱奏的一首色士風曲 ─ 《GOING HOME》,是專門給此部電影的。當中有一段講到男主角在歲末一家人開車回老家,遇上高速公路大塞車,轉落國道又團團轉,終於年末一晚流落在途中小鎮,要投宿旅館一晚,再待翌日元旦天趕路,當下心情煩躁又跟老婆和孩子吵架,心情不好便跑了出外想飲酒,誰會在這除夕晚上開店也算不正常,偏偏有一間細酒吧有燈光,男人走進去,只有他一人對著媽媽生一人,點了一瓶啤酒,極無聊在看電視,無意聽到閃走往後台的媽媽生電話談話,在煩錢銀煩家人債務,真是煩惱人遇上更煩惱的人,開店只是想做多幾單生意多個錢過年關。男人放下一萬丹 (一瓶啤酒頂多800丹),盡一杯便靜靜離開,她感覺到客人走,出來一見如此,立即追出店外想交回找續,男人擺手說:「當過年的吧,新年快樂!」 女人深深彎身說 「謝謝!」,夜很冷有點飄雪,男人反起外衣領舒一口白氣轉身而去,面上煩躁已消。 遠鏡的畫面,月掛在天,白茫茫安靜夜街被月光反射成銀色,一人背著,越走越遠,很禪意的畫面。這一場一人酒,我記憶很深,人生就是如斯……。

回說喜歡一人酒的港人,我認識幾位,我曾有一老闆便喜歡睡前在家獨酌,他說就是喜歡那種絲絲哀愁味道,酒精下能令他精神放鬆,借點酒意睡覺更容易進夢鄉。兩三晚他便乾掉一支xo,是一名豪飲者。可能在江湖行走日子久了,見盡無常事,人精神一緊張,便轉化成為孤獨地一杯一杯烈酒往腸灌的習慣。正所謂酒入愁腸愁更愁,問君能有幾多愁,真是恰似一樽烈酒往肚流。獨酌者可能就是喜愛這種難以言喻之唏噓感吧 !

女生好一人酒的,我識一位,已經嫁往澳洲享福做少奶奶了。昔日她在香港下班後有一人飲酒習慣,問她何以如此孤獨,她說懶得找伴,懶得去找話題,只想一個人安靜地飲一杯,放鬆一下。她說這種情況在日本是見怪不怪的事,但香港則時被那些色鬼打擾,挺煩。

我不熱愛一人酒,但有時會突然有一種莫名衝動,想一個人去飲杯酒,在有氣氛的音樂和舒適環境中享受一下美酒,最有安全感便是在慣常的店中,無拘無束。多年前,一名萍水相逢友人經營的日式酒吧,就是我在香港最安心飲一人酒的店,可惜香港九七後,便將店頂手了。自此我便少外出飲一人酒了,因為香港所有店都似乎不是為獨酌者而設的,那些一匹孤狼似的獨酌客人,時常有覺得被異樣目光在暗中打量著之感覺。

反而曾在大陸,我在溫州友人居所巷口找到一間名「花樣年華」的小酒吧,那段日子中經歷過不少個飲一人酒的夜晚。友人家中三無,無電視無音響無空調,唯有上這有空調的酒吧去渡過江南之悶熱夏夜。溫州 的地道「雙鹿啤酒」,友人謂乃一種有放酒餅釀造的上頭勁啤,一夜大飲早上必頭痛,完全不同一般的大陸什麼純生啤般又淡又低酒精,這「雙鹿啤酒」也成為我日本劍道老師在溫州設道場日子的一個回憶符號。離開溫州前我把一柄隨我多年之竹劍相贈老闆橫掛吧頭內,浪客寄孤劍,也算蠻有古風吧!最近一敞往 溫州,回到故地找「花樣年華」,她已經年華消逝去,只剩下一片待發展的工地了。

一人酒,飲清酒是會感到很寂寞的,但必須要飲時,我會選 島根縣產的 「李白」,特別純米或者濁酒,純米可冷飲和室溫飲,濁酒則加冰或冷飲都可以,純米辛口,濁酒甘香,又不貴。一人酒我選此清酒全因跟唐代詩仙 李白 月下獨酌有關,這是有歷史記錄下的一人酒的情景。我一直覺得一代詩仙、一代劍客和一代飲者 李白 他並不可能是酒後失足淹死的,可能是自我了斷。沒有酒伴的一代飲者,太寂寞了 ! 舉杯邀明月,何其悲壯 !



【2009/10/6 AM730 酒藏浪客 專欄撰稿】


相關閱讀: 《一起走過的日子》‧晚來寫的下半部
.

星期二, 9月 29, 2009

中秋得月品酒‧指月談禪


1

一年一度又中秋,日前食到劍道場童子送來的一盒日本月餅,很精緻的一口餅,餅形狀是一只只小兔,幾乎捨不得食,餡是白蓮蓉,但帶日本柚子的特殊芳香,一點不油膩,令人對日本月餅會過甜的感覺改觀。
日本清酒中使用「月」字作名稱的也不少。月桂冠便出了一款盒裝清酒「月」,有好的京都伏見流水,日本酒度-1,重本請來 藤原紀香拍攝一輯電視廣告,廣告中明示此淡麗清酒最配食日本鮪,看著那大大件新鮮肥美的鮪刺身,再看 藤原紀香大口飲著「月」,真的口水連吞幾啖。台灣也來出清酒,有一新牌子「觀月」,廣告片找來美女 徐若瑄,扮足日本拍攝手法,日式房子加夏浴衣,但故事卻是女子在回憶與日本男友共飲的美好日子,真曖昧兼抵死。
真正因為中秋而造的清酒,應該是新潟朝日酒造,就是生產久保田的那間酒廠,她們在去年九月因應中秋節,季節性生產「得月」純米大吟釀,精米步合是28%,真是豪華的浪費,不便宜呢,一瓶720ml要接近五千日圓。日本人一早有傳承了中秋節習俗,亦喜歡飲「月見酒」,即是賞月飲酒。賞花飲酒便是「花見酒」,那賞美女是否叫「女見酒」呢 ! 日語有時真的很有趣和很「情色」。


2

宋朝時,范仲俺曾鎮守杭州,在任期間對手下的人都有所提拔或晉升,大家都很happy。但有一名叫 蘇麟的官員,任職巡檢,常在外,他見到自己的同事,不論官位比自己高或低的都獲提升,而自己却沒有份。他如果直接去找范大人說,便是去争官位,不说又自己心中不是味道。他最终想出了一婉轉方法,就是寫一首詩拿去向很有學問的范大人看,美名虛心請教,其實是暗地去提醒他别忘記了 蘇麟! 范仲俺吟著他的詩「近水樓台先得月,向陽花木易為春。」,就會意地笑了。很快,蘇麟得到了提拔。但今人看今月,只會記得今月曾經照 李白這個古人,其精采的月下獨酌或黯然的醉酒撈月,哪會有人記起 蘇麟,含蓄曖昧的得月呢 !
這就是「得月」之典古,也被日本人順手拈了去作清酒雅名,看來這間朝日酒造的社長或者上一代,對中國詩詞有一定造詣或有中國情意結。

3

「觀月」好、「得月」也好,我卻憶起 李小龍的「指月」(註1),那是電影《龍爭虎鬥》一場向小師弟的開示,武者的心要認清虛實,不能著於一處。李小龍 先生生前有研究日本劍禪理論,所以在其手稿和電影概念中出現這類禪喻。在日本武道上,港人最熟悉的「柳生新陰流」有留傳 「水月劍」心法,其流祖傳承自劍聖 上泉信綱,其相關的同門,流傳了四百多年的日本「大捨流劍法」,心法極意寫下「水急不流月」,可能印證著「水月劍」的相關領悟。
水月本意是實事求是,心如明镜,無眾生無我。《大日經》卷一〈住心品〉寫下「水月」是十喻其中一喻,其餘是「幻、陽炎、夢、影、乾闥婆城、響、浮泡、虚空華、旋火輪」;看倌應該有點熟口熟面感覺,日本酒、日本動漫、忍者人物等,很多名稱取字便是出於這裡。

4

日本有一本論武士心性的書,名《葉隱聞書》,內有一段記載(註2);某人問:「面對敵人時,感覺被黑暗籠罩了,眼前漆黑一片,這是什麼原因呢?我經常身負重傷,你卻一次不曾受傷,且屢立戰功,這是為什麼?」得到的回答是:「大敵當前,我也會感覺黑暗,那時候,只要靜一靜心,就如入矇矓月夜,看清敵人,然後殺了他們。我想,這樣就不會受傷了。」此乃危時頓悟之極境。
好一句「矇矓月夜」,簡直是最超脫生死成敗之心法極意,這個描述我不知道中國兵法典藉中有沒有述及相同或類似之境界。
這個「月」是指我們的心性,還是心念中對手的存在形態借喻,再本無所謂,最重要是豁然開朗,超脫生死成敗的頓悟。自然會鬆掉恐懼和迷惑的縛束,便會如入明清之境,瀟灑自然。
兵法如是,劍法如是,拳法如是,投資如是,商場如是,人生如是……
5

人生有幾多個十年!是強執豪情。人生有幾多個中秋!是放下看破。這是你人生第幾個中秋呢 ? 來 ! 大家乾一杯好酒「得月」。矇矓月夜,莫使酒杯空對月,難得又有清酒度中秋 !





(註1) 有一書名《指月錄》是集歷代不少禪師偈語的典籍。
(註2) 原出自記錄 武田信玄兵法的書《甲陽軍鑒》,回答者是 馬場美濃守。


「觀月」清酒,徐若瑄廣告網址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dM9osWj54So/
「月」清酒,藤原紀香廣告網址
http://www.gekkeikan.co.jp/products/tuki/ad.html




【29/9/09 AM730 酒藏浪客 專欄撰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