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0月 17, 2019

2019 SAKE NOW 第六十回屠酒會の選酒



2019 SAKE NOW 
第六十回屠酒會選酒  
酒藩網


按以下連結可顯示出 QR CODE :

八百萬屋

一合日本酒專門店

龜萬酒造

香港精米所 三目代 俵屋玄兵衛

福庫洋行

SAKE.COM.HK

Amall

日本清酒商店

酒魂株式會社

佳榮豐日本清酒地酒

酒諺和酒家





星期二, 9月 03, 2019

第五十八回屠酒會


2019.8.19
第五十八回屠酒會(留家廚房私屠)
醉生夢死!終於飲到傳說中 一粒米

星期三, 7月 17, 2019

雲聚雲散 白雲悠悠



藍天白雲,世道不靖,人事紛紛,久未飲酒,無心撰文。
但做人要方得始終,則必須不能忘記初心。
劍道上也是常強調這點,那既然如此,專欄不覺寫了4年接近一百篇,俺應該有始有終撰寫最後一篇跟讀者來場告別酒文。
來!那我們來一支秋田縣淺舞酒造的 天之戶白雲悠悠〉吧!兩年藏內儲存才出荷,銘柄靓,好味! 



「白雲悠悠」四字在俺收藏的日文中譯書一分禪〉中曾出現,那是一本三百六十五句禪語,從元旦一天一句到除夕,讓讀者體會的一本有趣的書,早前有一部日茶道電影日日是好日〉,而電影名就是禪語,那書中有,而尚有很多有趣味的不同禪語,就算一個字都有。

而「白雲悠悠」是希望人們仰頭望天空白雲而頓悟。富貴權力都是浮雲,好的壞的都是浮雲,能悟白雲悠悠,那才是當下舒服的MOMENT瞬間吧!而瞬間已經是不少蜉蝣的一生了。

人類渺小有比人類更渺小的存在,人類偉大有比人類更偉大的存在。可惜不少獨當權者想做上帝,只會利用高科技來想掌管天下蒼生,人工智能的出現完全滿足到其慾望,於是人類陷入被人工智能監視,逐漸進化極神速的人工智能將會超越人類,而且自行思考,那便功能如上帝,那上帝尚會看你當權者上眼,上帝可創造未來人類,這應該就是電影〈MATRIX中的信息,所謂神分分是人類創出來的人工智能,這便是佛家中所經過的多少個塵世之劫,一切在循環,物極必改,改了亦腐,只是權力慾無限大者,不會看此類資訊的。

這種酒話,俺說了不知多少遍,也令人煩厭,但酩酊男女子皆善忘,什麼酒話都當一碟酒肴,隨酒如風散!

大時代下難得眼前會白雲悠悠,飲著美酒令人愴然涕下,雲聚雲散,白雲不識,一齊來,一齊飲,一齊走!

各位讀者,「飲食男女」最後一篇了,有散有聚,江湖再見!問我將何去,北海就孫臏。




P.S.   最後送上兩首酒歌,俺老習慣有酒必須有音樂,否則便缺少了什麼了!
第一首是吾輩懷念昔日好時代,常常能夠坐低聽歌飲杯酒睇下少女的情愫。今天的新一代少女是穿頭盔而戰的勇士,飛天紅豬俠也自嘆不如拜服!
Once in a While, Talk of the Old DaysJazz Ver. (Porco Rosso)


另一首著名英文老歌是訴說年青人對政治和選舉的無奈與憤怒。
Won't Get Fooled Again - THE WHO



星期三, 7月 03, 2019

星期六, 6月 29, 2019

平成最後一夜一場酒

草草一刀專欄|平成最後一夜一場酒
2019-5-2

平成最後一夜是2019年4月30日,俺飲着清酒送別「平成」,進入「令和」元年,和五十多酒友同聚,搞了一場「平成最後の屠酒會」,品飲着十五款日本清酒,共度四小時多,日本時間是快香港一小時,故我們的倒數是11時,在電視看着網上的日本電視倒數,相當熱鬧,香港當晚有否此類活動呢?俺亦好想知,但我知很多人已因五.一假期,索性飛了去東京度此紀念性之一夜。

在酒會,聽着這些歌,全是令和前,平成早期昭和未期的一些日本輕快流行歌,合酒場開開心心播放,歌酒兩忘憂,希望光明重回「令和」 如昔年,那是美好的時代,忘不了那些歌!忘不了那些歌手!(歌LIST在註1)

平成完了,令和元年開始。菊花王朝的歷史在地球上算悠長和沒有被外族侵略中斷,也算異數,這等於若果唐朝之皇帝維持至今,皇室便是此番光景。
新聞中的儀式很安靜,這點反而顯得莊嚴,比起那種不論辦何事都大鑼大鼓的場合,安靜反而成為另一個境界。莊重有勢並不需要甚麼枝葉的,一枝花已道盡!

安靜和喧鬧似乎已成為東方兩大國的明顯教養上分野,這有點罄竹難書,想起都暈!

安安靜靜地在儀式中明仁天皇將皇位交予德仁天皇,一班大臣在下位站着,觀看見證交接,雖無實權,但依然有尊重,令人想起「大政奉還」,權力奉還素不容易,但日本人在這方面算精采,對權力存渴望敬畏外,尚有誠意的尊重。這比整天想自立而為王,又無文化層次的,深深迷戀權力遊戲的民族,高很多班。而無文化的一族在交出權力時,往往只會換來一場腥風血雨,生靈塗炭。這引延至民間,公司,組織和社團都只不斷輪迴着權力遊戲。

講到權力遊戲,那GOT(權力遊戲)中的鐵王座,其實設計上好抵死,是如柄柄劍插向坐上王座那位,插死你,擺明人人想你死。

人生苦短,情願多飲幾場開心酒,多食幾餐歡樂飯,好過在泥沼中玩權力遊戲。

最後想講,新天皇,德仁太子時期其最喜飲之銘柄是〈黑龍〉,似乎好多人忘記了此資料,但太子無理由飲一般黑龍吧,一般黑龍又真的好一般,太平淡了,豈不是在飲黑龍最高階的〈石田屋〉和〈二左衛門〉嗎?咦!取定鑊鏟,炒喇~喂!


註1: 平成最後酒會選歌list

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gXqCsm1yuPWP5eoaZbmG31eHoB6OQrYj


隠し酒と表裏日本

草草一刀專欄|隠し酒と表裏日本 
2019-4-15

有點明白,何以日本發佈新年號選擇日子在4月1號,愚人節呢!似乎玩了一班無文化,委實相當鬼馬。發佈了甚麼出自日本古老詩集《萬葉集》的〈梅花歌序〉,「初春令月,氣淑風和」。安倍首相又說「令和」取自〈梅花歌序〉,是寄望每位日本人都能像耐寒的梅花,滿懷希望,各自盛放。其實有點大陸曾很流行的「忽悠」,在愚人節忽悠大家應節一番,無傷大雅。

一直以來,日文人對中國古文化,認識不淺,而且比中國人普及,尤其近代中國人有文化的的確愈來愈少,曾在俺習劍道之劍道場中見一漢字書法橫匾「精神一到」,是昔年全日文劍道連盟初代會長 木村篤太郎所題贈予初代館長, 木村先生乃日本政治家、検察官、弁護士、剣道家眾多身份,修為必不簡單。原日文「精神一到何事か成らざらん」,源自中國 朱子(朱熹) :「陽氣發處,金石亦透;精神一到,何事不成?」意思指,凡做事,須著精神;這個物事自是剛,有鋒刃;如陽氣發生,雖金石也透過! 所以掛在劍道場便很適合,含有深意。

回說年號,素來源自古老漢籍,正如專欄作家 馮睎乾所述: 【明治,出自《易經.說卦》「聖人南面而聽天下,嚮明而治」;大正,出自《易經.臨》「大亨以正,天之道也」;昭和,出自《尚書.堯典》「百姓昭明,協和萬邦」;平成,出自《尚書.大禹謨》「地平天成」(指大禹治水之功)。所有年號,都顯示出統治階級的恢宏氣魄。現在回看「初春令月,氣淑風和」,是否九唔搭八?「令和」出處,於中國古學稍有根柢者,到眼即辨:《禮記.經解》云「發號出令而民說,謂之和」。

言則《禮記·經解》: 「發號出令而民說,謂之和;上下相親,謂之仁;民不求其所欲而得之,謂之信;除去天地之害,謂之義。義與信,和與仁,霸王之器也。有治民之意而無其器,則不成。」這才是「令和」的含意,吻合顯示出統治階級的恢宏氣魄。

「令和」出處,《萬葉集》是表,《禮記·經解》是裏,一點不出奇,日本特色。各位喜愛日文清酒者,對於酒藏的「裏、隠し酒」,素來求之若渴,因為酒藏很少拿出來賣,亦擺明玩好東西收起來自家享用噱頭,有部分將銘柄字體反轉印,便是裏酒,有部分寫明「隠し酒」,扮到少量流出姿態,捉正市場心理,物以罕為貴。

最常見,〈裏鍋島〉,反字紫色招紙,曖曖昧昧,日本人最喜歡那種曖昧,太直接便破壞了想像空間,也少了玩味。此點意像,找幾本日本文學家谷崎潤一郎著的書來看看,保你了解幼細曖昧的玩味。

最好找瓶「隠し酒」品飲,拜託不要使用玻璃葡萄酒高腳杯,使用回傳統陶器清酒杯來飲才夾調,和服美女侍酒,室宜暗不宜光猛,點上燭光也不妨,那才能到曖昧境界,才能飲出 「隠し酒」的含意。

「令和」豈止梅花語,實在隠藏了儒學經典!這手表裏,玩死晒失了儒家精神和無精神信仰的一大群無文化,玩得真妙!

.
伴飲隠し酒應該係播此歌,欲隱欲現!
紫式部 源氏物語 (細野晴臣)-
https://youtu.be/RUs9kKieHL0 

下次,我們一起看櫻花

草草一刀專欄|下次,我們一起看櫻花
2019-3-31


東京三月,櫻花又開,花下嘗酒,不亦快哉!

很羨慕曾在櫻花樹下席中品酒的朋友,俺進出日本各地百回,一直有個遺憾,就是未曾遇上櫻花盛開的日子,也未曾飲過一場花見酒。落櫻繽紛,宛若人生,花見酒和雪見酒,能看到都是福氣,亦會一生難以忘記。

日前,忽然心血來潮,去搜樹木希林生前喜歡飲甚麼酒,徒勞無功,一點資料也搜不到,直覺她應該喜歡飲清酒,清酒很配襯她晚年常穿和服裝束的形象,誰知搜得兩搜,搜出有趣的,樹木希林原來生長在居酒屋家庭,在那種昭和早期大眾酒場,見慣形形色色飲者和男人,這可能豐富了她的演藝心思和演技吧!

她的夫君也不是一般常人,早代ROCK & ROLL歌手,型至老死,亦好色到老盡,兩人結了一年婚便分開,但一直沒有離婚,一漂四十多年,恩恩怨怨,已說不清,臨終前她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聽多次她夫君內田祐也唱的〈HOUSE OF THE RAISING SUN〉,而其走後半年,內田祐也先生也病逝,他們天國再吵鬧再拖手吧!兩位皆「離人」,完全不依世俗成規出牌,但卻活出精采的一生,無話可說!只想記下樹木希林女士曾說的一番話,「創造就是要破壞,但亦含有創傷。」那大家也可窺探到一點她的心思,她是有大智慧的女人。

一代一對昭和活寶已去,很值得搞場酒會來記念 樹木希林,她襯哪款清酒好呢?也相當頭痕!很多清酒都有「櫻」字作銘柄的,這會可集合來飲,記念其如落櫻紛亂的人生,另一款找所有有「木」字作銘柄的清酒,記念其藝名,全發音皆木字音 KI,有趣!一時我只想起〈雁木〉〈木戸泉〉和〈岩木正宗〉。

這個時代乃我輩人之末世時代,很多藝人已步入暮年,而死亡新聞亦會不斷,正所謂報社早已準備好隨時出特刊,專業的報社和編輯一定會如此,那些標題黨和懷政治任命的媒體是不會負上時代責任的,只是不明何以有人去相信去閱讀此種時代的毒藥。寫藝人生平,往往傷感,但只要傷感,卻必成文,真是愈寫愈想飲酒。

「下次,我們一起看櫻花。」你有說過嗎?想想,你會完成它嗎!



後記: 〈小偷家族〉中 樹木希林對着沙灘海邊嬉水一眾全無血緣關係的家人,那段戲她眼含淚水微微笑着細說出那句ありがとう(多謝),簡直是真情真心演繹,不止在演戲,聞此段導演是開機全任她自由發揮的,看到導演眼都濕,他知道她時日差不多了。那句多謝是她死前向所有人說的心意!感染力超強大。

另一部戲〈愛得比海更深〉,我有劍道學員看了N次,次次看次次喊,樹木希林跟阿部寬的那段困公屋中,外面打着颱風,收音機在播 鄧麗君歌之母子戲,真的令好多男人想起叨叨唸的老媽,老媽永遠愛着自己兒女,沒有理其成不成材,都關心問暖,已不止演戲般簡單,尤其是令已沒有老媽的男人傷感懷念那種場面,誰沒經歷過。 https://youtu.be/V2NBwg4tOIY 

テレサ・テン-别れの予感
https://youtu.be/ZPj9EbkuL8M 
内田裕也-朝日のあたる家(The House of the Rising Sun)
兩 VERSION
https://youtu.be/ZhLP8AfsLjg 
https://youtu.be/kwOA2WQgaNM 


星期四, 3月 28, 2019

如月一場醉


草草一刀專欄|如月一場醉
2019-03-10


自從去年10月SAKE NOW後,連忘年屠酒會都因酒腳太多出門而沒有辦,一待便來到2月最後一日的春屠,日本曆2月是如月,便叫「如月春屠」。

飲了很多不同銘柄,長野〈龜之海〉初登錄香港,好水質釀成的清酒,事緣俺多回在日本東京連鎖店〈常壽司〉,有點飲其店內OEM清酒,就是有〈龜之海〉LOGO在酒樽上的,而且很易進口,是不錯的清酒,不少同行者都讚。去年在香港酒代理商飯局招待日本酒藏社長宴上,見到坐〈白真弓〉女社長旁男士派來名片,見到〈龜之海〉LOGO,他便是社長,我講〈常壽司〉之清酒,他笑容一面,可能覺得遇上知音,亦即多飲了幾杯。日本人被動,是待人欣賞,少主動猛推銷自家產品,其也懂分寸,知莊閒,當晚之宴會他是閒,適可而止。

其後告知代理友人有如此事緣,她便弄了〈龜之海〉代理來做。如月春屠試了三款,〈亀の海〉 純米吟醸 備前雄町、大吟醸 美山錦、純米大吟醸 金紋錦,三種酒米,有飲者喜歡雄町米,俺喜歡金紋錦,是傳統清酒類,好水清香,稍不甜反而令不喜歡甜味清酒的吸引到,百貨賣百客,對的!

新潟〈加茂錦〉仲汲生詰原酒 ver 7.5 ,京都〈澤屋松本〉守破離 山田錦 、山口〈Ohmine〉Junmai 3grain生酒和宮城〈蒼天傳〉美祿 純米大吟釀,皆清甜味清酒,很快清瓶。這些酒在前幾篇〈飲食男女〉網上專欄中早已介紹。只有〈蒼天傳〉美祿是第一回品飲,是不錯的清醇順喉好酒。

一記資深酒友攜來的刺客酒〈高砂〉,是三重〈而今〉之別注高格版,出色在沒有〈而今〉那樣甜,多了酸度似白葡萄酒,反而令人追飲多兩啖。想買,看閣下緣分了。

真!杯杯清!唯有〈朝日鷹〉,山形「高木酒造」之舊銘柄,但人人卻只知「高木酒造」的〈十四代〉,此酒無特別,就是各方面都剛剛好,平衡度極佳,順喉便會一杯又一杯,素來是押陣酒,情緒高漲,不愁沒好酒,俺最怕在情緒高漲時捧來那些甚麼梅蘭菊竹,那便大殺風景舊兼可散場了。出〈朝日鷹〉就次次都好盡興。

春屠席間食物有驚喜,有味「椰青蒸膏蟹」 (或叫 椰青蟹鍋),真是相當好味,可能海鮮類旨味,甚合送清酒。因今回選了一間北越菜餐廳來屠酒,搞搞新意思,效果奇佳!此店在灣仔,店名「DK1885」,食物有誠意,俺好少推介食店,今回都盡點心意。

飲清酒已多,想落不如分傳統酒味,甜味,清爽芳醇味,微酸味,如此分吧。而俺已回不了頭,中毒已深。

草草一刀
百回進出日本旅人/ 博客/ 專欄作家 /《酒藏浪客》書系列作者/ 日本酒顧問/ 日本古流劍術門人‧香港相談役/ 劍道教師/ 數碼媒體製作人

情賞味無限,酒飲盡有時


草草一刀專欄|情賞味無限,酒飲盡有時
2019-02-14


新年資深飲者在FB貼上一張日本地圖,乃清酒酒蔵各縣分佈圖,問:「729清酒蔵,你飲了幾多間呢?」真有趣的問題,那就新年無聊,上網找看統計來看看過日神 (消磨時間)。原來俺大約接觸過230個以上日本酒蔵,而銘柄大約品飲過300左右,真是三分之一尚差些少,香港尚有不少飲者是有可能飲過一半,超過三百間酒蔵的已是超級清酒飲家了!但一定沒可能全部都曾品嘗,因一些根本不值得一嘗,無謂浪費身體配額。

可能看倌有興趣,也想來個自我統計,那全國各縣日本酒蔵,可在此〈日本酒物語〉網站中之「蔵元を探す」欄中逐個縣看,哪間酒蔵的出品酒銘柄你曾接觸品飲,那你便統計到有多少間酒蔵已被你接觸上。

至於「銘柄」,則可在「日本酒を探す」一欄中看看你曾飲了多少個銘柄,亦很有趣的一場探索。

當得出大約數據,都會頭暈眼花,並不是簡單幾分鐘的搜查,提議最好使用回手提電腦,不要使用手機上網,那只令你更眼花,低頭族便頸更痛。玩完這個,保你對日本各縣地理位置有加深印象,對清酒愛好者來講,絕對是有裨益的。一些唎酒師課程都會有此部分的資料,因這應該是很重要的一環,當一位連日本各縣份地理位置都未搞清楚的唎酒師,來跟你推介清酒,委實是如對紅酒的法文酒名都未懂發音一樣,這是不能接受的。

所謂日本「酒道」都是一個過程,存敬畏心,因要知道原先清酒是奉神明之珍品,今也人神共享,故不能對神明懷不敬來品飲。而「一期一會」也是飲一場酒常遇上,所以不能虛假對飲,要真誠對待酒伴(酒腳),人生難測,可能此場聚飲,隨時碰杯回家後無故人,再也無機會再遇上,此場酒就是人生交叉點,必須珍惜。

年輕時飲酒求開心求有型,成長後求舒懷減壓,悲也酒,喜也酒,日本人則生也酒,死也酒。酒逐漸隨我們年紀而成長,成熟後的飲者不會再鬥酒,只求好酒,好令眾人舒舒服服,開開心心的一場酒。身份、專業、酒價都慢慢失去光環和必須,飲者只要好酒伴而已!這過程是「不可能馬上明白」的事,故日本酒才有酒之道,酒道乃人生,喜怒哀樂中體會那一場又一場的微醺。情賞味無限,酒飲盡有時,要珍惜我們尚能飲的日子,那是福氣!

文撰寫在農曆新年大年初三,不是春節初三,在此祝各位身體健康,豬年精壯,長飲長有!

參考URL:
〈日本酒物語〉網站 https://www.sakeno.com/ 
「蔵元を探す」 https://www.sakeno.com/kuramoto/ 
「日本酒を探す」 https://www.sakeno.com/meigara/ 

問世間是否此清酒最高


草草一刀專欄|問世間是否此清酒最高
2019-01-21


支〈醸し人九平次 CAMARGUE〉,因其將法國米帶回日本釀造,酒米無法認定為酒造好適米,就算精米步合有50%,都無法稱為純米大吟釀,只能稱清酒。這令俺想起 中田英壽系列清酒,其〈十四代GOLD & BLACK LABEL〉都沒有註明是甚麼級別清酒,沒有精米步合%,但賣價無可異議俱是極之大吟釀級別。我曾問 中田先生能否告訴飲者,GOLD & BLACK LABEL是純米系抑或本釀造系,中田先生的答案挺有趣,他說此是釀造秘密,而清酒也不應該以兩系來定分別,也不應放眼在何類吟釀級數,最重要是有能釀出好味的清酒予飲者的保證。

這些無精米步合或無級別清酒,跟另一批強調精米步合磨米愈勁愈矜贵的清酒,就真是相映成趣,簡直是東邪與西毒,功夫狠毒極致,各自獨步武林。有朝同場較量,此場清酒局必拼個鬼哭神嚎,收費也都不曉得如果定價,支支如此身價,起碼一人半支酒平均數來收,再要好店襯好酒,估計那一人無二三千都「收唔到科」(難以完場)吧!

早前,茨城縣「來福酒造」莊主曾到香港出席代理商傳媒推廣午宴,其中有其精米步合8%的〈來福 純米大吟釀 超精米〉,當時的究極超精米,今天已被〈楯野川•光明〉精米步合1%所破,而最近釀造〈伯楽星•殘響Super 7〉 的宮城縣「新澤釀造店」,推出一款精米步合小於1%的〈零響純米大吟釀〉。而支支身價都跟米SIZE掛勾,愈小愈天價。

當日本清酒之精米步合已低於1%,這豈不是幾乎成粒米磨剩些少嗎?成本價當然貴,酒米用量必多極。先不理酒味道和質量,因俺都未曾有機會一嘗,沒有任何能品評的資料,只是想講那些被磨去的米料,又拿了去做甚麼呢?「來福酒造」莊主當天說拿去做「柿の種」,這個日本下酒小吃,保證人人曾吃,是米粉末蒸煮,再精磨,放入冰箱冷卻凝固,切成柿子種子的模樣,再放烤箱烤製,表面塗上調味劑,即完成脆卜卜跟花生伴來吃之東西,日本酒吧常見之物,又一碟收你幾百円。

日後,食「柿の種」,必想起精米步合下被磨掉的米料,原來在此。飲米酒伴這個,委實有點「煮豆燃豆萁」感覺呢!被磨掉的米部分就在口中泣,嘆句本是同根生,身價何太遠,部分成三十多萬円的酒,大部分成幾百円的柿ピー,頗哭夭! 猶如人生,富貴貧賤都根本是人一個,上帝一時手勢便兩相分,沒有甚麼好埋怨的,倒不如說那一時手勢就是karma吧!

飲幾多,食幾多,飲貴酒,飲平酒,都是一場閣下的業力,計無可計!
至於問世間是否此清酒最高?聽首歌啦…… https://youtu.be/-K3uwRtE4PY

半世紀後重生的酒藏


草草一刀專欄|半世紀後重生的酒藏
2019-01-21

大正1822年開業,昭和1955年關閉,平成2010重生,2018 新藏竣工。這是山口縣「大嶺酒造株式會社」在日本三個年代的生滅和重生時間,那日本清酒酒藏,其實各縣都充滿着另一種「守破離」-守業,破產,離場,難得有人來重生,當然又成為新聞。

重生必然搞革新,曾在紐約一所設計公司工作的社長復刻者,將那所新酒藏外貌、銘柄和包裝外型設計上都算令人眼前一亮的,也被2018年3月著名飲食刊物「dancyu」特稿揭載,引起話題。

聞也是走沒有「杜氏(釀酒師)」的新釀酒路線,依看式微的不是酒藏,反而是「杜氏」,而流派這傳統也會如日本古武道般存在但被現代化之武道佔去主流。

酒標設計上也是在尋求革新,鑑於市面上的酒瓶及銘柄都是以和紙貼上主導,不懂日語的人士根本看不明白酒標上的意思。於是「大嶺」不用表紙,直接印在瓶身, 更只是用1至3粒米來表示規格, 1粒是純米大吟釀, 2粒是純米吟釀, 3粒是純米酒,就只有這三種規格了,商品全是純米釀造無添加類,原料米採用山口縣本地栽培山田錦米,仕込水是採用少數軟水之中含高鈣質的水源「弁天之湧水」。初期每年只一回出品數量限定清酒, 賣完就要明年請早。其「馬屐亭」安排也見功夫,一出便在世界七個國家備受矚目,2013年成為瑞士世界經濟論壇的選用清酒。


為紀念新2018年新藏完工之特別商品,出了支搾立新酒生酒,乃無濾過無添加純米原酒規格,「白葡萄果實香,甘酸味平衡度高,有突破性的新鮮感。」資料如此描述。俺日前有緣一飲,相當甜口味,樽身玻璃全透明只燙上金字 似乎不避忌日照和燈光影響那套理論,而進杯之上立香之白葡萄果實香,聞卻似蕉香,而俺對蕉香已日漸感冒,雖是好清酒,但不是我杯茶,曾飲〈鍋島〉〈山間〉等甘甜口味清酒流行的日子,〈大嶺〉必可躋身列強,但今天連 京都和 奈良都能突破地有酒藏能產新一代口味好酒時,革新豈止在表面,內裏也要有一定須要來改革吧!

俺期待飲那1至3粒米,再評論,因酒友兩年多前曾貪得意被包裝一粒米之一合酒吸引到,在福岡一清酒商店買了回酒店飲,是讚其好水之好酒,而她當時完全不曉得此酒藏是甚麼來龍去脈,那設計又真的很成功。

而此酒銘柄只列出英文〈Ohmine〉,並不使用〈大嶺〉,也是懷衝出日本之野望吧!

香港委實曾經有一些經典品牌早已關閉結業,能有有心人將其重生嗎?這個議題很有意思。但當香港人人只着眼擁有一個樓宇單位或多少個單位當一場成功人生的話,甚麼「創造」和「重生」「保育」都只是被列做癡人說夢,也沒多少個準外父母會對如斯準女婿看得上眼吧!

大嶺酒造 movie 
https://youtu.be/nLzyX-OFJv8 
拍攝上也很革新。

文末,選隻酒歌〈红葉舞秋山〉,也是不被主流太看上眼的,歌詞亦不吻合主流價值觀。
https://youtu.be/O2lKJ_WfgUM 

鳴謝: 屬於香港早代取得日本唎酒師資格之 戴積義君 提供部分日文資料中譯本

精釀清酒衝出日本是遲早發生


草草一刀專欄|精釀清酒衝出日本是遲早發生
2018-12-28


最近飲到這支〈醸し人九平次 CAMARGUE(カマルグ)に生まれて〉,當晚是大亂飲,香檳清酒紅酒白酒手工啤酒甜酒全同桌,但支CAMARGUE無失禮,食刺身時也依然是清酒舞台。

先想講其酒米,乃「萬乘釀造」於2013年派駐蔵主到法國布根地開始釀造葡萄酒,2014年在法國南部CARMARGUE地區開始栽種釀酒米,只有此地是唯一能種稻米地帶,2015年首次收割,釀成水晶黃色的清酒,帶有柑橘般的芳香,酸味和餘韻俱佳。其精米步合是50%,酒精度是16%,但為將法國米帶回日本釀造,及酒米無法認定為酒造好適米,所以只能命名為清酒,無法稱為純米大吟釀。

那這支清酒又真的不易找,分享一樂也!飲時當然要保持冷凍,否則飲不到其最佳狀態。而俺邊飲邊想,法國種米取回日本釀造,何不直接在法國釀造呢?看來已跑去法國釀葡萄酒的「萬乘釀造」,遲早會在法國種米,使用法國泉水,使用其特殊掌握的釀造技術,釀出一支法國地酒,那便相當好玩了。

日本清酒莊走出日本,在其他國家設釀造場,近年早已出現,但全是那些財力雄厚的大牌子大量生產的清酒,來供應當地日本料理市場,因如此必節省了運輸和進口稅項,是有利量產酒營銷的,成為餐飲中入門清酒,價錢便是王牌。

日本本土的精品手工清酒就一直未有此類行為,所以素有法蘭西情意結的「萬乘釀造」,這樣跑出日本,去法國栽種酒米,真是一場革命。然則只要在全世界合條件地方,使用上當地的水,當地種出來的酒米,那剩下最關鍵的便是釀造技術了。有高超技術便成就出當地地酒,這絕對是有可能出現之未來清酒情況。令人期待呢!世界各地之「地酒」。這可不止脫亞入歐,這已是衝出日本的狂念!

到時法國和英國有地酒,美加有地酒,紐西蘭、台灣、大陸都有可能種出酒米,釀出地酒,這真是當地飲者之福,因價錢必相宜,再者必新鮮,這會改變那些飲慣量產清酒飲者的感覺,原來尚有美味的精品手工清酒,這值得期待的。

可能有看官不太明白上述清酒狀況,不如說今天流行的手工啤——精釀啤酒IPA,那些就是如日本的精品手工釀造清酒,而各大招牌子的啤酒就是有如量產清酒。而昔日精釀啤酒只在地緣飲得,現人人講IPA,這就是風潮,要來擋不住的。

同樣,全世界大流對執政者都講選舉和全民投票,連俄羅斯都跟足潮流來搞選舉秀,證明跟上世界。而古巴都能人人自由上網,那大流就是人人獲得應該有的自由,那跟不上必被冷待甚至有敵意,那又怪得了誰呢?一切都只是權利慾薰心下的不放心,缺乏安全感,便甚麼都要插手管。其實人性好簡單,在自由自在百花齊放又經濟良好易搵食的地方,你想找人革命找人去抗爭都難。安居樂業就是政府不要來理我,不要時時要人唱國歌,尊重這個愛那個,你政府搞得大家舒舒服服,無狂爆荒謬行事,委實無閒人會去玩針對的。但市民不爽便難講了。

自由市場,自由生活,永遠好重要,否則何來好酒美食,糧票就有得你排隊去領取。「係咪咁話!」,等於我喜歡飲咩酒,關人Q事咩!哈哈!

此篇配隻酒後醉唱會好HIGH的歌,祝各位聖誕快樂!
Sammy Davis Jr. - I’ve Gotta Be Me
https://youtu.be/BB0ndRzaz2o 




酒要飲個地老天荒,人要安於當下福分


草草一刀專欄|酒要飲個地老天荒,人要安於當下福分
2018-12-19



尚有十多天,快又一年過。而終於找出了那個日本人喜歡在聖誕,尤其是平安夜啖食「KFC (家鄉雞)」飲酒度節的有趣的現象之源,原來近代日本人因從小看着聖誕KFC廣告伴成長,長大後自然當此是一個模式習俗一般,在家中或寫字樓派對中食家鄉雞,這是中了廣告毒,但此委實也不錯,俺也中了,常常嚷着平安夜食家鄉雞送SAPPORO啤酒,指定要SILVER CUP,這是俺最喜歡的啤酒味道,真是大啖飲不覺便一大杯之好物,一啖炸雞一啖啤酒,這是一種人生幸福感,就算有朝時日將盡,能在最後一個聖誕如此啖食啖飲,也是一場無憾人生。

嚷了多少年,能在平安夜如此的實在只有一回而已,所以世事並不是簡單便容易辦到,中間尚有不少因緣際會前世今生,來了便好好享受當下吧。年近歲末,例多酒局,俺也飲了幾場,又可來寫飲後報告,至於各路酒友酒腳都好,俺借此想講番儍話,人際關係並不是用心編織便會有,這張網是緣起緣滅構成的,要來或去都不是渺小的人類所能駑駕,一日到晚花心思的「延禧攻略」模式人生,是浪費人生時間和徒然的,倒不如花多點時間去靜坐參禪。你聽就聽,不合聽便飲杯出門少點見,哈哈!

說完儍話,回寫清酒,先講〈風の森〉 秋津穗和ALPHA被同場品飲,立見高下,沒有 ALPHA的時侯,秋津穗 是令人驚艷的,但同場有其大姊 ALPHA,其韻味便更吸引。但飲了半支的 秋津穗,在翌日竟然更顯情趣,再開栓依然有氣聲,酒味明顯酸味提升至可人程度,酒又醇化了,這下變身有點少女一夜成少婦之妙不可言。奈良縣清酒,暫時真是惟有〈風の森〉合俺近排口味,而每一回品飲,少碰此類酒體的飲者,都讚多彈少,原來日本清酒可以釀到此境界,完全有別那其固有清酒之酒味。

此類酒叫成清酒中的香檳或清酒中的白酒,也無不可,根本就是此理念,尤其以〈醸し人九平次〉,「萬乘酒造」一直是先鋒,其出品神兵愈來愈鋒利。俺找到了支Le K rendez-vous 2017,而兩人盡一支,委實好酒。此支成支走白葡萄酒風格,好易令人接受,女飲者可能更接受。而清酒無神器不成神酒,神兵無神器亦嘆徒然!飲此酒時,是放進了「雪溶零二」酒袋,那能幾酒保冷和扯降至零下二度的俺私伙神器,最精采在後段飲剩三分一時,因酒袋發揮功能,將酒降溫,酙出來口感竟然直迫〈十四代 中田系GOLD LABEL〉,唯只有兩三啖便整支完了,真是有如一場充滿着末日感,戰場上的浪漫愛戀,激烈而短暫便完了。好玩!這支Le K rendez-vous 2017有是估不到有如此彩蛋來終結,望着空樽惟有一嘆,可惜居酒屋看不到月亮。

酒要飲個地老天荒,人要安於當下福分,那就算世界末日,耶穌再臨,我們都能苦中作樂度日,如附上此段廣告 (註1) 唱着的it's now or never 。

註1 : Jose Cuervo - Last Days
https://youtu.be/7X06DtB5YsA 

因清酒而跟安西水丸和村上春樹有共同朋友,真是與有榮焉!


草草一刀專欄|因清酒而跟安西水丸和村上春樹有共同朋友,真是與有榮焉!
2018-12-09

看村上春樹的書知道其插圖師安西水丸,而〈〆張鶴〉的酒藏「宮尾酒造」現莊主宮尾佳明手機上WALL PAPER是 安西水丸所畫的〈〆張鶴〉插畫,莊主認識水丸伯和村上春樹,而俺認識了〈〆張鶴〉莊主,那豈不是跟水丸伯和村上春樹有共同朋友,真是與有榮焉。而世界就是如此奇妙,千絲萬縷中自有交接上的脈絡,比美網絡。

水丸伯和村上春樹都喜歡飲〈〆張鶴、金LABEL大吟釀〉,而上月宮尾莊主訪香港,共席晚宴飲此酒時,告訴我們原來此支金和銀吟釀皆是袋吊,即雫酒,是矜貴兼花時間採集的,但其低調到隻字不提,人家袋吊必貴賣和強調,他們真是深不可測。此酒金LABEL使用是純山田錦酒米,銀不是純山田錦,有地方酒米混用,只便宜五百多円,真是太均真了吧!蘋果香味進口超順喉的酒,以新潟鮭和本鮪來佐酒都是絕配的。可惜此產品沒來香港,根本本銷真不足夠分,太多粉絲。


飲了此酒看 水丸伯那本生前著作〈東京美女散步〉,俺此轉東京之旅,獨自跑了去JR巢鴨駅,一直依GOOGLE往找「妙見寺」,訪強烈影響到現代竹刀劍道,「北辰一刀流」千葉周作之墓,坂本龍馬在江門時乃拜其門下,一代劍聖便是長眠於此,可惜遇上裝修不得進入參觀,唯門前拍照而離去。水丸伯在書中謂其年輕有習劍道,從房總遷到東京就讀時,常有劍道比賽時便來拜拜劍聖,祈勝利,但次次都失敗,可能他幼時在房總那邊曾拜心形刀流門下,故笑撰寫一刀流千葉先生並不予他保佑,然則俺是新陰流的,也找錯地方了吧!哈哈!

台灣旅行博客寫「妙見寺」附近便是「慈眼寺」,芥川龍之介先生墓之所在地,這下附近可一點不近,但總算找到,遇上幾位本地日本老人家也在做旅人來憑弔文豪,俺跟着走便見到芥川先生家墓,終於看到此位比武者更勇武的文人,敢言撰文批判當時日本政府,他很了解軍國主義的問題,亦很了解中國,他也曾撰文描述當時在中國大陸的日本浪人惡劣行為,予日本人了解。天朗氣清,墓園丁點不恐怖,陽光下只有陣陣靈光。

再沿指示牌走去乘搭著名的荒川電車,穿越老區的一卡車之輕鐵,乘客又真的很多老人家,大家都慢條斯理,旅人也隨之慢慢來看風景。東京都真是很大,比香港更多人口,但比香港多空間,因政府以人為本,不是作發展商賣地賺錢。

如果不是閱讀了 水丸伯的書,俺走不到東京這些地方散步,走了四個多小時,這些地方便利店也不見,記得長行前莫飲啡也少飲水,急尿滋味不好受,這是忠告!哈哈!講到咁,你都估到俺做了甚麼壞事,幫野草施肥是也!日本習俗,日本人見怪不怪,委實罪過。水丸伯散步,你估他有沒有頑皮施肥呢?尤其下午飯啤酒後的美女散步,去到此類地區,難講了!

今年11月,東京不冷,很合散步!也更合一個人散步。

酒歌: Still Corners - The Message
https://youtu.be/p50k_kk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