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6月 29, 2019

下次,我們一起看櫻花

草草一刀專欄|下次,我們一起看櫻花
2019-3-31


東京三月,櫻花又開,花下嘗酒,不亦快哉!

很羨慕曾在櫻花樹下席中品酒的朋友,俺進出日本各地百回,一直有個遺憾,就是未曾遇上櫻花盛開的日子,也未曾飲過一場花見酒。落櫻繽紛,宛若人生,花見酒和雪見酒,能看到都是福氣,亦會一生難以忘記。

日前,忽然心血來潮,去搜樹木希林生前喜歡飲甚麼酒,徒勞無功,一點資料也搜不到,直覺她應該喜歡飲清酒,清酒很配襯她晚年常穿和服裝束的形象,誰知搜得兩搜,搜出有趣的,樹木希林原來生長在居酒屋家庭,在那種昭和早期大眾酒場,見慣形形色色飲者和男人,這可能豐富了她的演藝心思和演技吧!

她的夫君也不是一般常人,早代ROCK & ROLL歌手,型至老死,亦好色到老盡,兩人結了一年婚便分開,但一直沒有離婚,一漂四十多年,恩恩怨怨,已說不清,臨終前她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聽多次她夫君內田祐也唱的〈HOUSE OF THE RAISING SUN〉,而其走後半年,內田祐也先生也病逝,他們天國再吵鬧再拖手吧!兩位皆「離人」,完全不依世俗成規出牌,但卻活出精采的一生,無話可說!只想記下樹木希林女士曾說的一番話,「創造就是要破壞,但亦含有創傷。」那大家也可窺探到一點她的心思,她是有大智慧的女人。

一代一對昭和活寶已去,很值得搞場酒會來記念 樹木希林,她襯哪款清酒好呢?也相當頭痕!很多清酒都有「櫻」字作銘柄的,這會可集合來飲,記念其如落櫻紛亂的人生,另一款找所有有「木」字作銘柄的清酒,記念其藝名,全發音皆木字音 KI,有趣!一時我只想起〈雁木〉〈木戸泉〉和〈岩木正宗〉。

這個時代乃我輩人之末世時代,很多藝人已步入暮年,而死亡新聞亦會不斷,正所謂報社早已準備好隨時出特刊,專業的報社和編輯一定會如此,那些標題黨和懷政治任命的媒體是不會負上時代責任的,只是不明何以有人去相信去閱讀此種時代的毒藥。寫藝人生平,往往傷感,但只要傷感,卻必成文,真是愈寫愈想飲酒。

「下次,我們一起看櫻花。」你有說過嗎?想想,你會完成它嗎!



後記: 〈小偷家族〉中 樹木希林對着沙灘海邊嬉水一眾全無血緣關係的家人,那段戲她眼含淚水微微笑着細說出那句ありがとう(多謝),簡直是真情真心演繹,不止在演戲,聞此段導演是開機全任她自由發揮的,看到導演眼都濕,他知道她時日差不多了。那句多謝是她死前向所有人說的心意!感染力超強大。

另一部戲〈愛得比海更深〉,我有劍道學員看了N次,次次看次次喊,樹木希林跟阿部寬的那段困公屋中,外面打着颱風,收音機在播 鄧麗君歌之母子戲,真的令好多男人想起叨叨唸的老媽,老媽永遠愛着自己兒女,沒有理其成不成材,都關心問暖,已不止演戲般簡單,尤其是令已沒有老媽的男人傷感懷念那種場面,誰沒經歷過。 https://youtu.be/V2NBwg4tOIY 

テレサ・テン-别れの予感
https://youtu.be/ZPj9EbkuL8M 
内田裕也-朝日のあたる家(The House of the Rising Sun)
兩 VERSION
https://youtu.be/ZhLP8AfsLjg 
https://youtu.be/kwOA2WQgaNM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