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6月 29, 2019

平成最後一夜一場酒

草草一刀專欄|平成最後一夜一場酒
2019-5-2

平成最後一夜是2019年4月30日,俺飲着清酒送別「平成」,進入「令和」元年,和五十多酒友同聚,搞了一場「平成最後の屠酒會」,品飲着十五款日本清酒,共度四小時多,日本時間是快香港一小時,故我們的倒數是11時,在電視看着網上的日本電視倒數,相當熱鬧,香港當晚有否此類活動呢?俺亦好想知,但我知很多人已因五.一假期,索性飛了去東京度此紀念性之一夜。

在酒會,聽着這些歌,全是令和前,平成早期昭和未期的一些日本輕快流行歌,合酒場開開心心播放,歌酒兩忘憂,希望光明重回「令和」 如昔年,那是美好的時代,忘不了那些歌!忘不了那些歌手!(歌LIST在註1)

平成完了,令和元年開始。菊花王朝的歷史在地球上算悠長和沒有被外族侵略中斷,也算異數,這等於若果唐朝之皇帝維持至今,皇室便是此番光景。
新聞中的儀式很安靜,這點反而顯得莊嚴,比起那種不論辦何事都大鑼大鼓的場合,安靜反而成為另一個境界。莊重有勢並不需要甚麼枝葉的,一枝花已道盡!

安靜和喧鬧似乎已成為東方兩大國的明顯教養上分野,這有點罄竹難書,想起都暈!

安安靜靜地在儀式中明仁天皇將皇位交予德仁天皇,一班大臣在下位站着,觀看見證交接,雖無實權,但依然有尊重,令人想起「大政奉還」,權力奉還素不容易,但日本人在這方面算精采,對權力存渴望敬畏外,尚有誠意的尊重。這比整天想自立而為王,又無文化層次的,深深迷戀權力遊戲的民族,高很多班。而無文化的一族在交出權力時,往往只會換來一場腥風血雨,生靈塗炭。這引延至民間,公司,組織和社團都只不斷輪迴着權力遊戲。

講到權力遊戲,那GOT(權力遊戲)中的鐵王座,其實設計上好抵死,是如柄柄劍插向坐上王座那位,插死你,擺明人人想你死。

人生苦短,情願多飲幾場開心酒,多食幾餐歡樂飯,好過在泥沼中玩權力遊戲。

最後想講,新天皇,德仁太子時期其最喜飲之銘柄是〈黑龍〉,似乎好多人忘記了此資料,但太子無理由飲一般黑龍吧,一般黑龍又真的好一般,太平淡了,豈不是在飲黑龍最高階的〈石田屋〉和〈二左衛門〉嗎?咦!取定鑊鏟,炒喇~喂!


註1: 平成最後酒會選歌list

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gXqCsm1yuPWP5eoaZbmG31eHoB6OQrYj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