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2月 08, 2009

從一瓶OEM 清酒中說起......


日前,劍友剛從日本攜回一瓶OEM 清酒,貼紙上乃老師東京的劍道場名字,是2010新年派街坊的公關禮品,看招紙說明是枥木縣那須《東力士》純米酒,味道普通,可能拿來「燗」更合,話雖如此,卻是飲一份情意吧!

OEM 清酒就是自己起一個名稱的的品牌,所以如何上網查也查不出,必須細看背後招紙之出處說明,有一些則連這個也沒有貼,但必須了解這不屬於那類非日本本土出產清酒,OEM 清酒依然是真正日本酒,也不是裝瓶式偽日本酒,了解到便可安心飲用。例如香港一大型國際性餐廳zuma便有一款《zuma大吟釀》,是石川縣一所酒藏專門給此店,其倫敦、香港等店中都存備。又有一間酒商「日本酒協會」也有一個OEM品牌《讚》,主攻台灣市場,香港亦有上架,乃福島縣一間以古法釀造生酛清酒著名的酒藏生產,一看瓶蓋便會看到,招紙上是看不到的。這種自行起一個名號的清酒,在日本也頗流行,酒廠也歡迎你的訂單,但很多時要訂一桶,容量不菲。

我收過最可愛的OEM 清酒,是那些180ml一瓶的迷你清酒,比細清酒300ml還要細小,這種酒雅號「一口酒」,在不少酒店(賣日本酒的店)有發售一些紀念品裝,給遊日旅客購回當手信,委實很懂做生意。我那酒瓶很Q,是一間居酒屋的贈品,酒名「如月桃花」,就是店名,很有意思。這也勾起我有一次在東京飲酒的回憶,那夜我和幾位香港廚師和大老闆下一代,一星期日本見學旅行臨別前暢飲,在「如月桃花」同一條街上,走進了一間人氣旺盛的地道燒鳥排檔式居酒屋,我們一行四人坐在跟人共坐的大木枱 ( 這個日本人可十分受落,反而香港的酒場放大枱就沒有人會去坐 ),當晚和我們搭枱的,是四名日本年青人,兩男兩女,飲到淩晨時,微醺之我們開始聽到一把女聲在重複說著不太正的國語:不好意思,原來是其中一名醉態醺醺日本女生跟我們說話,一個當夜飲了十多杯生啤的日本女子,她很辛苦的吐出一句句國語嘗試跟我們溝通,說之前一定來那句「不好意思」,看到日本人說話中的su mi ma se真是上了腦,連說外語時也如是,已經成一種風俗,也許是日本一切自律的源由。

女生寫出名字叫 高野華惠,我腦中便想到,她家族一定有酷愛中華文化的長輩給她起名,怪不得她會有因緣去學華語。席間有美女加入,大廚友人飲得很更開心,便買一支一升瓶的清酒《上善如水》請眾人分享,飲至酩酊大醉,那晚的東京池袋街頭燒鳥店正展現著真正的中日友好交流,比那些什麼文化團體來得真誠。最後全體飲到東倒西歪地結帳離去,我飲了六杯生啤N杯清酒下的思維有點漂浮,隨後醉眼望著路上跌跌撞撞的香港友人和一眾日本萍水相逢者,在發出如無數十字光的街頭燈影下,百年來種下血海深仇的兩國,下一兩代子民在搭著膊頭醉蕩街頭。夜涼如水,我突然想起那些右翼老政客嘴臉,於是向天大叫了一聲「8+26(馬鹿野郎) !」

說回那瓶劍道場OEM清酒,貼著「劍德救世」標籤。六十四年前,日本戰敗,東京重建時代,世道菲蘼,草根階層孩童偷竊打架,失教滿街走,第一代館長見此便蓋館廣招少年孩童教以劍道,以劍正世,負起劍道家的教育責任,館起名「久明」,日語發音同「救命」,所謂「救命」實意味著「挺救生命」,日文「救命胴衣」就是「救生衣」,館名含拯救一個一個生命,就是實踐「活人劍」理念,而這些生命就是日本未來的下一代,所以便將「劍德正世」這傳統劍道口號改成「劍德救世」,世道不正,只好救世。

今晚酒局,我們海外不肖門人圍飲劍館OEM酒,又笑說館長又來那套老掉牙口號,救了半世紀,依然要在救世,世道難救,又低出生率,這個二代目館長不好當。我笑謂飲了此酒者便要加入救世行列囉,席間一鬼馬劍友扮嗆酒裝咳大叫 YA MEI DE ! 笑死我。但笑罷一種傷感覺突然襲來,一個曾經燦爛武道文化承傳上的淒然,這種感覺有如觀看夏夜的煙花,我再也笑不出了……




(附照乃國內分館拍攝下的道場一瞬)

【2009/12/08 AM730 酒藏浪客 專欄撰稿】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