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1月 26, 2011

深秋土佐之夜 (轉貼)


兩週前的一場屠酒會,精彩非常,記憶猶新。

當晚的石鎚純米吟醸個人視之為甘露- 非因其是袋吊り雫酒斗瓶取り,實是等了個多小時後才得嚐的第一杯,激動啊~ 想再添杯的時候這靈山已不知被移到那裡填海去了,無奈。 醉鯨金賞酒因前些天曾喝過不少,致小妹直接被我們的侍酒師無視了;也好,多留些與其他酒友品嚐品嚐。 至於東洋美人的酒未来夾 “十四代” 酒米之名而來,個人資歷尚淺就不太懂欣賞了;說實話,如果喝了真能搖身一變成東洋美人,那怕再多我也是會喝下去的,外敷內服也行!

稀少清酒外加半百參與者,更有拍賣環節將是夜熱鬧氣氛推至高潮。 我看著一位酒友邊談邊飲邊看著場中的拍賣品道要最後才出價一舉拿下;結果,一次價還沒出過便被我告知心頭好已經被拍走了。 酒友那錯愕的樣子,哈! 微醺中一心三用不太可靠喲,嘿嘿。 各路飲者邊談邊笑邊飲邊出價,忙得不可開交,既惹笑又刺激。 直教當晚列席的兩位貴賓- 龍力酒造的朴さん和 Yumi嘖嘖稱奇,朴さん謂我們的屠酒會跟日本當地的完全是兩碼子事,完全能感受到大家對清酒的熱誠與喜愛 (當然了,那晚我們是幾近瘋狂的)。 小妹不才曾嘗試跟眾酒友謀福利可惜失敗了~ 事緣朴さん在我的熱情招待下,一時高興說溜了嘴- 他可是有好些不作販賣的稀有珍品! 發現寶藏的我頓時雙目放光... 最終,被感動了的 朴さん答應他日造訪龍力時定會毫不吝惜的送上其珍藏! 我要去姬路市啊~

邊飲邊拍,拍賣也拍照... 也忘了是誰送上菊姬的加陽菊酒,一嚐便不難明白刀兄因何作如斯推介,果然是好酒! 另一邊廂拍賣菊姬的岐魂君又特別附上菊姬之不傳秘笈乙冊,再加上突見壺形桂月出現,霎時恍如置身古代。 捧著酒壺跟酒友們添酒,一杯滿一杯,暖烘烘的猶似圍著篝火論酒般;適逢一女酒友於此時勸杯,瞥見壺底還剩一口,便原壺乾了吧。 誰知似淺還深,這壺底一口要氣分三道才勝了! 亦無意造就了刀兄口中之 “吹喇叭” ,實一誤會也。 話說回來,個人覺得桂月於當晚各銘柄中算是比較厚和濃;此酒直接從壺中滑入喉頭更見其辛,再加上手中傳來壺身的粗糙感- 不一樣的剛烈味道,不一樣的酒體感受。

乾了一肚子桂月,滿腦袋也打結了。 是夜,屠酒也淘寶- 淘了寶貴的歡愉時光。



屠之花 之一 Cora 寫於 2011年11月26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