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月 15, 2011

無情夜冷風,吹不散我們對清酒的熱情夢


無情夜冷風,吹不散我們對清酒的熱情夢,半百人之第十三場屠酒會,終於完美結束,12日晚上的銅鑼灣街頭多了一批微醺男女,但身上並無酒臭,因為皆飲了清酒。是次乃最多酒友出席的一局,場面認真熱鬧,四國清酒和罕有酒之多,亦冠絕過往各回。

先談那三瓶高知縣地酒《桂月》,訂來不易,絕對有可能是首回現身香港,多得那本書《阪急電車》,是在日本大賣105萬冊的小說,作者 有川浩 是高知人,卷末寫了一段關於土佐清酒的情節,點名一地酒《桂月》,乃土佐嶺北地方傳説之美酒,高知人說店舖放《桂月》的居酒屋是非常難得的,不飲不可,查資料銘名來自紀念土佐出生的旅行作家 大町桂月,其好邊飲一升酒瓶酒一邊寫作。我們則對訂來之「蔵出し原酒」那個酒瓶什感興趣,一場搶瓶戰,在所難免。此酒含糖,而且味道比較辛濃,酒香不類似現代清酒一類花果香味,而是酒精升上來散發出的酒香,應該是懷昔風味道的清酒,故酒瓶設計亦極為「唐風」,令人想起中國「女兒紅」和「五加皮」那圓圓肥肥酒皿,是令人有拿起來整瓶乾掉的衝動,可能 大町桂月 就是寫作時好如此整瓶酒飲。此酒俺覺得宜配廣東燒味,是比較另類的清酒。俺搶瓶失敗,好!一於私訂回來食鹵味,三兩酒友豪爽一場醉。

另一要記是《醉鯨 大吟醸40%高知酵母》,獲全國新酒鑑評會平成23年金賞,實至名歸,芳醇清澈。香港已經有《醉鯨》出沒,飲者注意。另一《石鎚 純米吟醸 山田錦 袋吊り雫酒斗瓶取》,亦可能是第一次現身香港,愛媛縣有西日本最高峰 石搥山 好泉水,靓水之酒果然清澈可人,宜被接受,袋吊法採酒比較花功夫,是沒有經擠壓的工序,拿來當第一酒清清喉嚨,又估不到效果奇夾。

而《土佐しらぎく(SHITAGIKU) - 斬辛- 特別純米》,平成21年度四国清酒鑑評会之純米酒部門優等賞受賞酒,獲得雜誌「dancyu」選為「最年輕的杜氏釀造逸品第1位。其選米使用廣島県産「八反錦」米,命銘 “斬辛”, 乃指是非常辛口。重口味似乎是土佐人所偏好,酒鬼好辛口,看來沒錯,土佐就是酒豪產地。

尚有幾酒,下篇再談。因為當晚除了酒特別,人亦要一記,難得兵庫縣姬路市《龍力》男女藏人朴先生和YUMI 小姐(在日本唯一的台灣女藏人) ,遠道而來能碰巧出席是次大屠酒會,真是生色不少,亦攜來《龍力 生酛特別純米》,選米乃「特A山田錦」,是曾獲燗酒優秀賞的美酒,拿來室溫都有不俗表演。能說普通話的女藏人令酒友易產生溝通,此酒亦是兩位直接參與釀造,差不多在享用她們親手釀酒呢!可愛女藏人滿場飛,幫大家添酒,當晚真開心。

當晚能如此開心熱鬧,一切皆「TIMING」全碰上,罕有酒、好酒、藏人、大班酒友,酒場地之再見夜,俱因應而全,形成一場大聚合留下美好回憶。

但人生是荒誕的,原來同時異地,在山東煙台一位三十剛出頭昔同館門人,今成脫藩劍友(日語謂「破門者」),被肝癌奪去生命,俺在翌日收到網路消息,先很突然,但後覺人生無常,時也命也,故人生苦短,「千萬別浪費或錯失TIMING,人生最重要就是時機,一旦遇上,無事不成。(深夜食堂第二季第4集中俳句)」,俺更加覺得不能浪費亦不要去弄權術手段去浪費他人的TIMING。最後套上一段當晚亦參與了半百人屠酒盛會AM730老總贈俺留言:「有人說人生不在乎長短,我覺得是廢話,時間長一點,人生所能接觸的人和事都可以豐富一些,故大家都應該爭取能夠健康一點,多經歷人生百味。」俺深有所感,故習武強身,奉行「嗜酒不亂 交人克親」。

其實短贊(福島縣大七酒造太田家第二代當家畫像上題贊)尚有一段的,就是「三寶歸敬 持名終全」,這段似乎已經被現代以實際掛帥當忠心成老土的社會人,逐漸遺忘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