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3月 26, 2015

可能是飲傳統清酒最佳之物

可能是飲傳統清酒最佳之物也.......夢寐以求

https://www.facebook.com/shushuppansha/posts/1604431759792835








星期三, 3月 25, 2015

Vintage熟成清酒不等於賣舊貨



正正常常的日本清酒 (生酒除外) 最佳嚐味期限多數指一年內,但此一年必須留意存放條件和環境,離開酒藏後,假如遇上超過26-28C以上溫度,或者受到光線陽光直照,那這瓶清酒已經有機會酒質起變化,沒有可能再有美味存在,就算其後有存放冷藏都無補於事,舌尖敏銳飲者一嚐即知,毋須多言。

那假如一直平安放置在家中冰箱或者冷藏地方,則一年半的酒亦問題不大,但味覺利害飲者會說「清酒江湖老」,隨時微現老吟香,便不太好玩了。沒壞但已經是酒老色黃,再不是少女的自然芳香了。

曾聞精通日文的代理商人謂,古酒是儲存在日本酒藏內,密不見光的地方,推出市場便標示多少年儲藏的酒。那些出了酒藏的正常清酒,你買了回家便是自家熟成,並不是「古酒」。

亦曾請教高手,所謂玩自家熟成,必須存放冰箱中,而且必選吟釀級酒來玩味一番,是純粹私人玩味喜好,多少年謂之好,決定於經驗和在第一次品飲此酒時的感覺,那再購買回來的便能進深宮熟成,令其風味更上一層。

日本酒販店,有專業到將清酒依級別存放在不同的室溫中,長開空調。而玩vintage的地方都是暗不見光和低溫,印象最深刻應該是「琪蓮遊日本FB專頁中曾介紹的一間,店主可算清酒痴,而酒迷去到其店必五體投地,如入寶山,必有幫襯,亦會深明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什麼博客、浪客、酒客一律都只是行走江湖一刀傍身之輩,豈能跟擁有萬劍山莊的莊主論劍鑑酒呢!

Vintage有時亦是代理商賣點,但必須是明言此瓶乃自家熟成的有年份酒,賣 vintage就要標明vintage否則便是不專業,而熟成也不等於賣舊貨,這點不能馬虎。萬萬不能在買家欲買酒時便給其一瓶多年的存放所謂熟成酒,就算沒有變壞的妥善存放清酒,人家倒沒有期待飲老吟香呢!說明了,接受OFFER了,則買家不能再投訴,除非酒壞了便拿去換,此你情我願乃「商道」。

俺知道問題重點在,要玩vintage是買家自行做aging 的比較多,到此種玩法的酒販就算日本都不會太多。香港清酒懂得去欣賞熟成酒或者指定找到某些出名大吟釀銘柄來玩熟成的,此類飲者應該只是小眾,而且更必須銀根鬆動,亦與清酒有特殊緣份和學問,高手存在的,大隱於市。



假如因為盤數或者不捨,而賣出存放經年的清酒,就算特價亦必須說明已經是自家熟成,不能半推半就令買家買回不是其想飲的清酒,這有點同樣是如上夜總會,客人欲找青春少艾,卻推出了一熟女,暗黑燈光中不太覺,一見光便……哈!哈!不需在下再講下去吧!

亦收到網上讀者投訴香港不少本土超市中的清酒太多架中熟成酒,擺放經年。其實此乃員工沒有意識亦無清酒知識,供應代理的亦裝看不見,橫豎超市空調年中無休,正是存放好環境,所以架上熟成清酒委實嚇死不少日本人,或者指著酒在取笑快樂一番!

撰寫此文,必乞人憎,但愛之深,亦恨之切,歪風不止,勢起風雲,市場衰敗,同歸於盡,不忍見此,只好末世前來亮刀抹拭一番,橫刀立徑,為未來揮筆。



因為人生一旦碰上壞清酒,尤其初心飲者,便會可能一生再不碰清酒,這個市場損失,比一支酒的損失,嚴重很多,得不償失呢!

「天若不愛酒,不會有飲者。
酒商不愛酒,不能有市場。
市場不增長,何來養酒商。」
謹以此無厘頭打油詩終此文,祈各共舟者輕渡萬重山。


時代在變,櫻花依舊,風中殘櫻下正坐的依然是那份切腹尊嚴,雖然「昂九」(),卻吸引嚮往者的心。俺想講什麼嗎!其實「我都唔知自己想講咩」!」因為近來太多香港人都「唔知自己講咩」!




P.S.  俺知道有朝一日人生連了甜美的回憶都被消失,是很很悲慘的。

星期六, 3月 21, 2015

夏未午後四時北海道札幌車站前廣場的啤酒



日本百回未嘗踏足北海道,2007夏未自駕一遊,真是東瀛一個山明水秀的另類地方,怪不得日本一些人想隱居田園,去不到夏威夷便移居來北海道。這裡的火山和環境都很類似夏威夷,但比夏威夷多了分明的四季,和是冬天冷至零下十多廿度的雪國。
先直機往札幌附近新千歲機場,這個機場在離境時可以花你半天的,又可食又可購,是比東京成田機場熱鬧和多店之人氣機場,國際出發一邊比較冷清,但一走到國內線那邊便人山人海熱鬧非常,離去時記得留些時間早點往新千歲機場一逛。這裡往札幌市的電車十五分一班,只三十多分鐘便到札幌車站。

札幌最宜往車站旁之酒店,方便但房間較細,過河之豐平區的酒店亦不遠,比較大和安靜,多高級一檔,今回住的竟然有室內泳池,但兩區在香港經旅行社訂房則價錢差不多。經豐田租車很多地方有交取點,車上的衛星導航儀十分容易使用,發音有英文女聲提示方向,絕對簡單易用,記得是可選有料高速公路混合無料國道,或只使用無料國道,視目的地而看,租車公司會給予一張大道路圖給予閱覽,最重要是要有各需要去訪地方之正確電話號碼,方便輸入衛星導航儀,但間中會出現地點問題,主要是去到地方附近而不是那地點,需要找一下,但發生情況算什少。這兒駕駛是比香港舒服多,禮讓多,地大車少,出了主要城市,往往出現前無車後無車之妙況,路只你一車獨駛佔,爽!

夏末氣溫仍是熱,早晚和湖畔山區略涼,濕度可人,終日藍天白雲,日照在早上四時已經天光起來直到黃昏七時,遊覽地方很多八時許便開門,反而在晚上九時後便已經如香港之十一時那般營運狀態,似乎是北國的習慣,比較早收市。大城市還好一點,其他郊區鄉市便更早收工。

北海道,美山好水,盛產優質食物,無論海產、蔬果、牛奶等都是一流味道東西,其出的清酒亦不俗,北之譽、北之錦等酒造皆在北海道,亦有羊蹄山下之京極湧水,是日本百大名水之一,拿來釀酒便已經絕佳。當日從札幌出發,往定山溪方面走,先見羊啼山和抵達二世古,再往俱知安町泉鄉面對羊蹄山全景午飯,後駛至京極吹出公園【0136 42 2111】,手放河中真是不能超過一分鐘,太冰寒蝕骨了,手指抽起時真受不了。不同品種水草到處在水中和流邊生長,證明是水質一流之靚水,見到很多當地人攜桶來盛水整車運回,泡茶飲用應該什美味,亦是純天然沒有化學劑之飲用湧水。人人守序排隊,竟然免費,在大陸不收你錢至怪,這裡只是沿旅遊區街店售賣盛器賺點錢,沒有人沒有政府貪官在把關提刀劈遊人一筆,社會質素在這骨眼上已經可見一斑。


【京極湧水之檔口外售之膠皿】

京極在羊蹄山腳下,這山別號蝦夷富士之死火山,是迷你版富士山,又是白雲愛遮面,難睹山頂全貌之那類怪山,風景不俗的一區,日文發音稱二世古,那兒有一正面對著羊蹄山之拍照景點─道之休息站「二世古view plaza」【0136 43 2051】,其旁有當地農產品一合作社,售賣的蔬果超便宜,一盒桃心型番茄十多顆只五百多丹,那種處處見之昂貴溫室密瓜,數千丹起的竟然賣六百丹,又有青肉和赤肉,購了兩只真是清甜到不得了,又便宜到笑。

札幌驅車往上富良野約三小時,途經美瑛,全乃很歐陸的丘陵平原,花田仍有但近尾聲了,觀光點什麼農場和展望台等,全屬大聖爺到此一遊之類行貨。反而投宿上富良野的「富良野溫泉旅館」有驚喜,原來館中有一個很著名的溫泉在此老旅館中,熱泉外還有一個31度常溫炭酸泉,人浸下去很舒服,皮膚毛孔會有細氣泡出現,原來是比較稀有的溫泉,見到很多人專程來作日歸溫泉一浸。不知是否心理,浸完手腳關節明顯輕鬆很多,想到香港沒有溫泉之苦,風濕亦沒有好泉來療養或者療傷,大陸的又多是假溫泉,根本沒有療效。途中午飯地點值得一記,店名「步人」【0166 92 2953】,在道道旁一紅尖頂屋,自製香腸,咖哩亦佳,駕車去什方便。

上富良野一帶曾在二戰前被十勝岳火山泥石流淹至,見到旅館中黑白照片資料中的當時苦況。黃昏在很安靜人稀的鎮上超市發現五十八丹的汽水飲料,平時到什麼地方都一百二十丹那種大小,亦見很多優質蔬菜什便宜,香港貴其起碼五倍,是否香港真是謀取暴利呢,看到這裡價錢和指數,我明白為何日本有些人來到此生活不願回東京,俺心也不想返回城市挨貴物價耶,但現實歸現實,我們只有心無力而已!



【上富良野町該溫泉旅館之湯間】

離札幌不遠,只三十分鐘車程的小樽是一個超級旅遊區,懷舊建築物成其味道支柱,什麼都拆的香港特區政府應該來小樽見學觀光,跑去新加坡和美國幹鳥麼!小樽應該晚上比較有所謂浪漫,在運河貨倉改成的食堂不飲點酒,便體會不到其中神韻。要深入如電影情書世界中的小樽市,你必須夏天來住上四天,冬天亦如是,單人雙人都無妨,租自行車慢慢在小樽流連,時間便回進入浪漫時空,否則趕集似的逛、攝、購便出現行貨觀光的另一個俗不可耐的小樽市面貌。一記,到此必須往「北一哨子館」旗下店群中的一所咖啡廳「夢幻北一會館」【0134 33 1993】,以昔日明治時代鯖魚存放貨倉改成,全店使用百多座石油燈照射,以玻璃、燈光和鏡設計成的一個幻惑光影之域,進入的人沒有人不被其吸引,相當童話感之一個特別咖啡店。同街還有一所名「吉家」之咖啡店【0134 29 0105】,大正時代之保留房屋中經營,相當別緻和有日本昔風,一景一物都是古物,冬天去較佳吧,夏熱空調不足,比較熱。總納這地方之飲食生意似乎不太客易經營,大大的餐廳往往人客少少,只好依賴觀光團來食飯,晚上據兩回在十二月曾往住宿小樽的朋友謂,晚上飲食生意真是不旺,但十二月已經屬於旺季,唯一能支持其生存的必定是低租金,小樽觀光發展局必花了不少心機在此,從十多年前電影〈情書〉把小樽港展示出來至今天成重點旅遊點,連帶哨子(玻璃)亦隨之劇情有描述而興盛成風,市政府在包裝和經營上是成功的。

一直往前駕駛往祝津便是到一條道路之盡點高島岬,其點旁有兩所餐廳兼民宿,面對大海景,盡點山崖上有一所外型像豪宅之別墅,不知道誰個如此利害懂選屋址於此,難得政府又讓其蓋宅,這兒面向大海,遠眺小樽港,風景一絕,日落奇美之所。但更利害的是看到有香港旅行社竟然安排團友於此地點民宿樓下餐廳中食晚餐海鮮日式火鍋,真是懂得計算成本,絕對是有頭腦導遊之獻計,鴨仔團亦樂於接受此安排。


【就是這個在路盡頭之 青塚民宿食堂】

從二世古往南下便到達洞爺湖,此一帶活火山和湖景俱多,有珠火山、昭和新山全在此區,從這裡再兩小時可往登別,此區車道什多上落坡道和多彎,但景觀優美開揚,很似駕車在夏威夷茂兒島。

往宿便是兩晚在出發前寫提及的洞爺湖虻田郡「灯る宿」 ,這山上林中複式小屋民宿,可算是全區中最便宜的,她們一家三代同住在山上經營,第二代女主人一口流利英語,懂自行生產爉燭,亦在民宿旁經營洋風餐廳,當地人亦常來午膳晚餐光顧,貪其氣氛情調和山上望湖開揚觀景,另有一番山中風味。第三代一女兒只兩歲,很可愛,她們一家人似乎隱居於此,但實在年中無休,早午晚照顧投宿者和慕名而來客人,看到她們經營出了名氣,但一臉笑容下看到一種疲累之倦,但專業精神在挺著,令人佩服。再遊依然會往訪,選其有live夜會之晚上,單聽其店中CD已可覺其品味層次。


【月夜下之民宿,兩天入住第一間】

在洞爺湖旁有一所日歸溫泉館,名洞爺湖月浦溫泉【0142 75 1030】,其晚上頂層露天風呂可仰望月亮,是其賣點。「灯る宿」宿客往有優惠,此館什新,沒有住房只有溫泉和一間燒肉餐廳名「十三夜」,二千日元的套餐已經食到令三人飽。

二小時不到車程可到支芴湖區,火山湖是也,當然有溫泉,去了秘境似湖對岸之丸駒溫泉旅館【0123 25 2341】,開始於大正四年,第三代經營了。酒店很整潔,但不走豪華,卻有一種氣派,大堂餐廳可嘗到著名燒姬鱒,是一種湖中特產魚,手掌大但一點不鯹,下午點食,再旁享受咖啡面對湖光山色便令人很舒服。不是自駕車似乎不容易到此旅館,臨別旅館門口一只大老黑貓什愛跟人,似在代表送客什有禮情。

登別最值得一提是最宜心理準備行山一番,在熱溫泉水山澗中穿梭,可以近距看看地熱泉沼,很特別的是可浸足於水澗中,足湯一番,但必須注意水溫。駕車應先到地獄谷資料館取漫遊地圖便可知如何遊覽。

曾往洞爺湖南之伊達市,一個海邊漁港發展成的市鎮,找到那劍道具店,店主也很訝異竟出現香港來的劍人來購竹劍。在這逛了一個下午飯時光,陽光普照,街道整潔,播放著輕音樂,營造消閒氣氛,是一個花了心思想外人移居來伊達的把街道環境美化,想住下來這鎮委實不錯,很有味道和電影感的一個海邊城市,似乎吾兒對此市特別有強烈好感,妙哉!一種莫明阿難耶式乎?


【播送著音樂的伊達市街】

回到札幌最好飲是sapporo生啤,有一隻全日本只在北海道發賣,因為啤酒廠便在札幌,sapporo生啤是俺之至愛,又甘又滑,是最美味之生啤。



自駕看了多天,走馬觀光就是如是。但抵達的第一天,一人獨自在露天生啤祭檔攤飲著美味啤酒,空氣清爽,涼風拂面,溫暖陽光,眾本地日人在遊閒享受地呷著新鮮sapporo生啤,揚聲器隨風傳播著女歌手nana mouskouri 的英文歌only love,這裡是2007年夏未8月一個星期日下午四時的北海道札幌車站前廣場,我在異地隨酒精環境中神遊漂思,你在做著什麼呢!為什麼華人的地方難以出現這種人間,永遠只吵吵鬧鬧而且嚴重乏選音樂上品味,俗和令旅人沒有安全感便是已經步伐追不上,賴是功利教育的品味失敗還是遺傳基因質素低呢?實在令人仰天望雲而難以語。吃喝玩樂排泄睡覺上床外,旅行和人生是還有一些東西的......,這瞬間乃全程最深植作為旅人的我心神之當下一刻,想起台灣文化人詹宏志先生寫的一本書標題《人生一瞬》。旅途遇上此一瞬,夫復何求!


【札幌車站前廣場】

星期一, 3月 16, 2015

酒銘傳意、心領神會


原來久未有任何消息的「榮子」,她去了福島。

四郎」早已經離職別去,不再守在福島核電廠,知道此乃一場沒完沒了的災難,人盡了力亦未必會戰勝此災害,除非日本改朝換代成為赤色共產黨,那必能事事都人定勝天。

日本福島縣其實面積都十分大,有污染問題的地方近向太平洋那海岸邊,至於會津若松區域是隔開很遠的,災民依舊有不少去了那區避災而留下來生活。漂亮的東北地方,尤其賞櫻,豈能不想到会津若松鶴城呢,圖中的城堡可是常常在不少介紹日本風情話媒體中見到,眼熟甚!「八重之櫻」劇迷便應該更加熟悉此景吧!

「榮子」就是去了那城市中,她托一從香港而到拍攝旅遊美食節目的媒體主持,取回俺一瓶地酒,她問主持知否那位在香港借題發揮寫清酒打醬油的「草草一刀」,那拜託幫忙帶予其一酒。

周前,俺就是在品嚐此瓶福島縣郡山市「仁井田本家」《穩》十八代純米酒,信息明顯不過了,「榮子」生活安穩,毋須掛念。久居日本,已得真傳,酒銘傳意,俺心領神會。而支酒相當新鮮,美味非常之真正地酒是也!


其實所有在該區的福島人都是回到安穩生活,外界人亦不須要戴上有色眼鏡來憐憫,武士之後的地方,尊嚴依然甚看重。會津藩昔年雖敗於薩長兩藩聯軍,但精神不滅,況且會津藩也是東北日本之著重教育和早已有現代化維新傾向的重地,可惜時勢不利兮可奈何,支持幕府根本沒有大錯,君不見新政府又不是去重複幕府政權時的洋務開國政策嗎!而昔日支持「尊皇攘夷」的志士,不接受新政府招攬,不同意新政府施政的志士下場只有人頭落地,這是權力競爭後的鳥盡弓藏,志士當天拔了刀,自知盟結果。那豈不是會津眾武士死得冤枉啊!但歷史往往如此荒誕,死一大堆人,血流成河而換回幾百年安穩。

今天新日本,上述一切俱往矣!所有縣皆是吾土吾民,無分彼此了。但會津人,尤其上一輩的心,雖然百年已過,他們依然對薩長兩藩的人和事物,有點糾結的心。媒介友人遞上名片介紹一番,會津人看見有其代理之燒酎是鹿兒島(昔薩摩藩) 地方的,面色即時有異,再了解到友人是北海道人時則回復歡容,友人亦察覺到其中微妙。我們在酒局時便成為一個有趣談話題目了,可見有些人和事是不容易一筆勾消的。


俺微醺間倒想到那些曾經游水或上一代游水來香港,經過九死一生大鵬灣的今天香港人,何以好像患上失憶症似的忽然愛國起來支持攪那套國家洗腦觀念教育下一代香港人,俺有點想不通亦不明白中國人了,因為不少中國人卻忘不了二戰日本的侵略,卻忘記了比此害死更多中國人和摧毀了整個中華文化的一段歷史,那算什麼的思想呢?

至結文,先暫且不提「榮子」,俺只想來一則短笑話來暗喻今天荒誕的清酒市場風向。

【來一則自創日本酒爛笑話】:
俺支持福島(會津藩),不喜飲山口(長州藩) 的。
~~


相關閱讀: 
5 31, 2011
至愛何日再相逢‧《榮川》上篇

6 06, 2011
至愛何日再相逢‧《榮川》下篇

4 01, 2013
榮四郎







先行者往往是一場悲劇,卻成為後人推崇的精神 ! 

星期二, 3月 10, 2015

求人不如求己,自己的書自己賣,有關訂購《酒藏浪客》1.2.3.4各冊的新安排

*20/3/2015 : 多謝支持,現只剩 2, 3 ,4 冊了。
第1冊已經有可能全部發賣完畢,除非清倉再有所發現殘存。



求人不如求己,自己的書自己賣

各港、澳和海外各地自由國家華文讀者如欲購《酒藏浪客》1234冊,

請來EMAIL : sake817@yahoo.com.hk

FACEBOOK PMhttps://www.facebook.com/sakekatana   

直接聯絡 草草一刀,安排交收。

當然,在 屠酒會 上亦可事前要求準備閣下所想訂購之冊號,直接酒會上交收。


面對不正常的香港出版業發行商,惟有此最直接方法!




酒藏浪客 1
ISBN 978-988-19906-7-9
酒藏浪客 2
ISBN :  978-988-15900-3-9
酒藏浪客 3
ISBN:  978-988-15901-2-1
酒藏浪客 4
ISBN:  978-988-15901-9-0




出版書本沒有發行便玩完的香港,
所謂年年一度的書展委實好荒誕。









星期一, 3月 09, 2015

終於品嚐到 石川《宗玄》

《宗玄》就似一支穿雲箭,劍之飲者齊來相見。

俺只評一句: 大吟 霸氣~
連《〆張鶴‧大吟‧銀》都斷劍~~


星期四, 3月 05, 2015

NEW AGE SAKE 時代來臨,那可喻「日本酒之明治維新」


題挺有趣吧! ~現請看倌先閱下文,然後再看俺之天馬行空拙文。


【下乃台灣清酒「達人」D大兄最近在博客撰文節錄,詳文可看下列超連結】

日本酒近百年演變及進步速度之快已遠遠超過以往,拜科技之賜保存與釀造環境亦非往日可比擬,假若一昧墨守成規,甚或妄自為是而故步自封,與幕末、清末之鎖國者有何不同?
日本國內市場萎縮而海外市場蓬勃,日本酒終將走向世界,與世界不同文化接觸後亦將產生不同激盪,現今這些高酸度仿白葡萄酒調性之新派作品即是如此在此潮流下產生,如此世代來臨,你~準備好了嗎?


一文剛巧寫及酸味奇高的新派清酒,真是太新派了,酸新到令吾輩不少老古董一時間接受不了。「酸っぱい!」口味的新派清酒其實應該改名 NEW AGE SAKE,因為除了是白米釀造外,其味道是完全不同一般清酒的。新口味可能需要時間來改變常慣飲傳統清酒飲者之舌頭,培養一番感情吧!否則現代必不少人發出不喜歡的聲音。

D大兄說得好,我們飲者將會面對的一個新視野 :
「高酸度仿白葡萄酒調性之新派作品即是如此在此潮流下產生,如此世代來臨,你~準備好了嗎?」
而俺則可預言是將會出現不同口味追捧飲者,或者穿梭兩口味之間飲者。而一個有趣的日本清酒時代將會來臨,俺頑皮地覺得可喻成「日本酒之明治維新」,劃成漫畫也不錯呢! XD~


保守辛口派是支持「幕府」的會津等各藩,已經進入幕末,只能撐下去,嘆句時不予我,大勢已經改變。但庶民飲者中必然很多此類末代武士,而普通酒釀造市場依舊會照顧他們的需要。

傳統清醇淡麗和生酒新鮮口味派者,是可喻成「尊皇攘夷」的薩摩、長州兩藩志士 ,今之九州熊本和鹿兒島和本州山口縣,題外一下,似乎中日的歷史上革命軍皆起源自南方,中央稱南蠻之地,委實巧合兼有趣,現在我們香港人正也是中國南方,怪不得中央甚懼怕「士反」了,可是迄今都出不到 坂本龍馬、桂小五郎、岡田以藏、勝海舟等人物,唉!………說遠了,談回日本清酒那批維新志士,是他們支持新口味出現的,他們除了武士刀亦已經進一步配上火槍,時代是改變中,他們是掌握時代脈搏的精英武士階層。正是懂飲懂食的飲者和消費者,他們不會再飲庶民普遍酒的。


於新口味派支持者和釀造者便是明治新政府了,新政府已經配備了新的機關鎗,所謂武士刀魂執著的武士,就算志士最終都會接受不了「廢刀令」和新政府跟洋人交通商和開國進入西化和改革軍事,那是違背「尊皇攘夷」理念的,人誅斬奸乃必然發生的混亂,他們會討伐投誠新政府的志士,武士刀充滿血腥的幕末,可惜最後天皇需要新政府,那堅執者只消自行了斷或被捕斬首吧!看倌不明白俺在寫什麼嗎?那何以閣下看《浪客劍心》又津津有味呢!緋村劍心就是幕末「人斬拔刀齋」─河上彥齋,不願意歸順新政府而被斬首者是也。

嘩!吹水吹到刀刃血都乾,現在我們而傳統清醇淡麗和生酒新鮮口味派者又未至於擲杯要盟志,拔刀討伐新派酒口味支持者,只是趣味口舌之爭一番而已。嘿! 連清酒都玩 「幕末風雲」了,幾時輪到香港都來一場「回歸風雲」,看來雖不近亦不遠矣。


說清酒,俺有宿命被編為浪客,那似乎都是難歸順新政府的,即是酸味清酒未必被俺接受,雖然此撰文表面不太認真,但內裏已經推鍔,準備迎接一個清酒新時代的來臨。但可能有日出現 神谷薰 的 「活心流」 能改變人斬的宿命,接受時代的改變吧,殺人乃觸犯法津的,已經不能再回頭。

身為武士要棄刀,這下尊嚴可不容易一下子放下,活人劍就是中庸之道,隨時代進發吧!俺曾經喜歡辛口酒,逐漸進一步喜歡淡麗清醇,再喜歡甘口微碳酸清酒,那能否再進化喜歡「NEW AGE SAKE」酸味清酒呢?俺也不知道。只想借此一段在清晨夢中腦海出現的文字來結文 (可能俺不知那個前生真是有刀在腰的,笑~ ):

「禁刀令的時代曾經令所有武士都很失落,但時代巨輪會輾出新路向,柳暗花明又一個武士精神重生的舞台會出現。」


酒、刀劍甚至香港都會面對 新世代 來臨,你~準備好了嗎?







星期二, 3月 03, 2015

關於酒,我說的其實是……


        上春樹 先生真是有GUTS的名人,回覆香港少女向他提出的問題時說到,儘管當下香港好像「甚麼都沒發生過」,但在看不到的地方,肯定對某些人和事起了變化,再次勉勵香港青年「請繼續一點一點逐步改變這個世界。我會為你們加油」。他真是一位滿懷人文精神的作家,令人敬重,俺衷心希望 村上春樹 先生能獲得下屆「諾貝爾文學獎」,振一振世道正氣,今天真是到處都烏煙瘴氣。
        以劈頭便來寫 村上先生,因為俺手上有一批他喜歡的好清酒,《〆張鶴 金牌 大吟醸》,日前屠酒會中拿出來予眾分享,當然要介紹一下其故事,自然提到 村上春樹。那席間酒友除了「味」之外便多了一層「意」,酒瓶一下子發亮似的成為神話中的神級清酒了。
        期之《〆張鶴 大吟醸》,即是201411月出荷那批,私下口感竟然是銀牌比金牌更合心水,銀牌之清醇口感相當出色,只是少了金牌的香氣,但卻依然有資深酒友選回金牌比較優勝。2013年那批則俺追捧金牌,不太理會銀牌,但士別一年,《〆張鶴 銀牌 大吟醸》令人刮目相看,妙哉!

       果你喜歡上述一類清酒之口味,那必難以接受最近期新派清酒所走的路線和味道,那是想釀出白葡萄酒耶,是拿來配洋風料理之 SAKE 呢!白葡萄酒是酸味口感的餐前酒,亦配海鮮,今之新派清酒亦是酸味奇高的,真是太新派了,新到令吾輩老古董一時接受不了。
        一回品嚐的一瓶是島根縣 青砥酒造的《蒼斗七星 純米大吟釀48》,俺一啖止。此酒在日本人飲者網誌上都拋出一句:「酸っぱい!」
        「酸!」這說話也是當晚酒友之反應,但攜此酒來之寫葡萄酒專欄女作家和主要發賣葡萄酒的代理友人,卻齊齊甚喜品飲,可見口味之趨向和偏好。
        前俺再遇上罕有的秋田縣 新政酒造的《新政 阿麻貓》,可是很難購買到的,又是一啖了事。似乎自《醸し人九平次》突破清酒味道框框後,更加接近白葡萄酒的清酒是逐漸出現市場,那些新口味可能需要時間來改變常慣飲傳統清酒飲者之舌頭,培養感情吧!


        香港人依舊《十四代》《獺祭》掛嘴邊的時候,日本酒已經玩到另一層次。另外最後有一點訊息告訴大家,大陸已經除了從掃《久保田》後進而掃《獺祭》,也開始找其它銘柄來飲,而《白雪 小西十五代》《天狗之舞》《浦霞》《初孫》《一期一會》《御代櫻》……等等,全都開始有人來找,口味偏傳統辛口的,似乎在香港的清酒市場必出現水貨潮,大陸旅客亦已經大量進軍日本,掃「清酒」必然的,但俺擔心那些相當敏感溫度的各類清酒會被弄壞,也是必然的另一後遺症。
        者,如是我聞,最近友人遊日本,看到日本本土賣酒商販店的威士忌架已經空空如也,多得香港傳媒吧!萬幸是清酒不能長存,沒有升值市場,否則一樣會被華人掃光。其實日本威士忌又何能耐及得上 蘇格蘭威士忌呢!俺只知道一杯《大摩(DALMORE)》在手,日本威可拿去休,更加莫說《大摩》之年份極品,如電影 KINGSMAN》,一開始打到飛沙走石時,正反派們都不要「嘥」 (浪費)了那杯 1962 年 DALMORE

        不是古玩,不是永遠儲存之寶物,是飲落肚滿足口慾的天賜恩物,炒作和收藏是完全沒有意思的,尤其是當落入一名不懂飲酒的人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