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7月 22, 2014

書中有清酒有情欲 ‧ 何必看醜陋的政局



 
今年書展,因為出版社不想參與,自然《酒藏浪客》系列也不會出新書,其實年年出書都算公式化,今回一休,正合俺意。 

其實求書不一定要去書展,日前上二樓書店便掃購得一大堆有趣的書,捧回家讀個痛快。其中一本《解讀日本近現代文學中的飲食象徵 從蝸牛食堂到挪威的森林》書中,竟看到一段有關清酒《獺祭》,其銘柄之一些故事。 

正岡子規,對文學家 夏目漱石影響很大的好友,年輕便因患結核性脊椎炎而仙逝,子規 有很多雅號,而「漱石」,此來自「漱石枕流」,含有不認輸之意,原是 子規 的幾個雅號之一,他讓了給夏目漱石。而「子規」則是杜鵑鳥別名, 子規患病咳血的身影,正是和杜鵑啼血故事意象重疊。 子規尚有一出名雅號稱「獺祭書屋主人」,寫成「獺祭」(水獺之祭),原本指的是將猶如水獺的商品陳列出來,並在水獺面前排列漁獲。因為水獺的本性喜歡在捕到魚後,將魚排列在河岸上,子規拿來當別號則取自中土唐朝晚期詩人 李商隱,他閱讀寫作時會將書籍攤在房間中,稱為「獺祭魚」。 

這是「獺祭」的來源,但山口縣酒藏「旭酒造」有否如此思維則無從稽考了,其出品酒上述書中也加上一筆,所謂「二割三分」,即是將酒米磨到剩下23%而釀成的酒,那書作者覺得是不以為然的。最後亦說《獺祭》這日本酒之所以開始紅,是因為一部2004年上映,乃動畫和真人組合電影《甜心戰士》(CUTIE HONEY)的關係吧。在電影中確實出現瓶身寫著《獺祭》的酒瓶畫面。 

完全估計不到在這本書中遇上《獺祭》,這當今最紅的日本酒,不太懂日本清酒的中國大陸客人人找,弄得常常缺貨,卻是不爭的事實。
其實飲酒談書是挺有趣的,可惜能找到有共鳴交流又能飲者則極稀。今次購回的書,主要有兩大本俺喜愛的 川上弘美 新譯本《七夜物語》,久未見她新書出現,一見二話不說即捧場購之。而且《解讀日本近現代文學中的飲食象徵 從蝸牛食堂到挪威的森林》書中都提及 川上弘美 成名作,也是俺至愛之書之一,那本《老師的提包》,原來跟前輩文壇情色文學巨匠 谷崎潤一郎的最後傑作,1961年出版的《瘋癲老人日記》,兩書被評說是硬幣兩面的關係,一陰一陽,描寫高齡男性和年輕女性之間的愛戀和愛慾,最有趣乃1999年《老師的提包》榮獲 谷崎潤一郎賞,不止算一場緣份吧。更者兩書中都有食「香魚」暗比喻性愛的情節。高手出招,盡顯情慾色香味,但卻沒有丁點露骨文字,但充滿暗示,吻合日本人特性。

巧合同日俺又真的見到新版的中譯《瘋癲老人日記》,亦在捧回家那堆書中,一閱不能掩卷,因為情節太妙不可言,七十七歲垂死富有老人,竟然喜歡上自己兒子的年輕老婆,全書以第一身老人角度去寫的死前日記,他感覺到媳婦在引誘他,而他也樂在其中的曖昧行為興奮,成為老人生命的支柱。但最抵死在終章來一細段各家人的日記,其中媳婦一頁令人笑翻,原來她很討厭去跟老爺共處,根本想逃避但又礙於整家人所求,她於是也常要求老人買她天價珠寶來淘氣一番,家人也耐不得她何。其實老人是被精神科醫生友人看出是老人異常性欲,但眼前狀態還未算精神病,只是百病纏身的患者經常會有情欲,考慮到此乃老人生命支柱,必須進行適當的處置,年輕漂亮媳婦要特別注意,別讓患者過度興奮,也不要違患者意思,盡可能親切地看護他,這是唯一治療法…… 

讀者們可有聯想到什麼嗎?那些城中富甲一方的長壽大亨,其晚年不是曾被妻子形容是風流不下流的人,那些老大亨喜歡拖手親近的美女,也可能是家人一番安排呢!老人生命支柱的靈丹吧,這點亦可解釋了其他城中有錢老人的異常行為,因為愛上年輕女星而不被接納而大流愛情淚。其實一切皆藥引,是老人異常性欲作怪。 

書中有清酒有情欲,看到俺不亦樂乎,故今篇特來一記,因一腦情慾色香味,無心再看醜陋的政局,橫豎最後好的人都只消無奈隱於闇黑中,正如電影《猿人爭霸戰:猩凶崛起》中的結尾令人黯然,俺情願投進酒慾世界中去,難道俺亦患上老人異常性欲症乎?哇!我靠!哈─哈─

 


星期三, 7月 16, 2014

黄色い椿


一陣熱風,驚覺夏至,已過小暑,月底大暑,暑熱天時,日本人喜歡一種寄意:「暑中見舞い」,「暑中」是「炎夏之中」,「見舞」是「問候」,意解在夏天的時候,寄送明信片問候遠方的親朋好友們,在炎夏之中,是否一切健康安好順心……但在今天「暑中見舞い」分分鐘成為社交網絡一張圖,這就是時代,可悲只是大多數華人早已忘記了此類先人的暑夏風流,傷春悲秋等情懷,換成一味以陰謀論和心計來面對人生,疲累復可悲。

日本清酒亦流行夏酒,強調清涼爽快口感,比一般酒略淡,別有一番風味。今夏飲得最爽意的夏酒《羽根屋》(圖1),富山「富美菊酒造」出品,此酒真是冷凍後若水,一支無酒精臭的好酒,聞乃女藏人主理,怪不得出品如此獲女飲者歡心,也是為甚麼清酒同人漫畫《酩酊女子》選中的女生酒,大書一番,實屬有因。再一支是秋田縣出品《一白水成55》(圖2),也是無酒精臭,順喉和更多餘韻變化之酒,兩酒含口至吞,都沒有普通清酒常見的一瞬苦味,兩酒皆比不少名牌清酒更值得捧場,一本一升瓶加上四合裝,日本本土價只是七千日圓,認真抵飲。

幸兩酒皆不是夏酒慣使用之藍色酒瓶出品對於藍瓶清酒,俺戒心未除,上兩周的一支四國《文佳人》,便令俺又中招,真是藍瓶魔咒依舊緾身,哭笑不能。
這個2014之夏,香港起風雲,全因太多自私自利的人, 日前一鬱悶夏夜,因為經過7.1一役,整夜至翌日都心緒不寧,難得在7.3晚上來場酒局,多得鹿兒島《八千代伝》燒酎的香港代理招待,俺有幸飲了一場爽意的全燒酎酒宴,席設「鵜舞居酒屋」更具氣氛,彷如旅行去了日本某地酒場,席間人數剛好不多正合品飲燒酎之安排,一桌傳媒人飲個不亦樂乎。當夜有一燒酎,酒味及銘柄俱得俺心,是叫《黃色い椿》(圖3),即是黃色山茶花。是上一代愛好和平的莊主,懷念被徵召上戰場的學徒,知道戰爭的悲慘,在一個沒有槍聲的夏,酒莊西邊廣場一片夏草叢生的地方,長出一朵黃色山茶花,此花充滿和平的象徵,人間尚有希望。這個畫面俺似曾相識,在記憶中搜索一輪後,終於找到。那就是英文電視連續劇《F檔案(Fringe,圖4)》其中一集結尾(註),老科學家經過不斷的時空穿梭戰事和抗爭後,失去不少至愛友人,筋疲力盡在一部廢置於廣場的汽車中,開啟著一隻舊CD播出心愛的歌,憶念着故人,熱淚盈匡感慨萬千,此時隨著歌聲音樂,鏡頭轉往一朵在廢墟裂縫中雜草旁生長出來的美麗小黃花告終。這朵小黃花真就是跟那上文的黃色山茶花來個異曲同工。所以當品飲著《黃色い椿》燒酎時,更加多了一層感受,是那種期待和平,卻無力正乾坤之無奈感,但尚有一番未滅的希望。
銘柄一到位,酒亦更衿貴,這是市場上的玉律,正如人不能改壞名一樣,至於政治人物改壞名,更加會成為一場惡夢,頑皮網民不玩過不亦樂乎至怪!
香港沒有本土黃色山茶花,黃色小野花間中在路邊或效野能一睹,取一株回家種窗台吧!但多數生長一段時間便凋謝和養不大,野花怎樣也應該歸野外,實屬無奈。正似和平不易,但往往在無聲無色中展示,永遠不會有長久的惡形惡相人間,偶有彿陀拈花,人真的一天到晚要鬥生鬥死嗎?

《黃色い椿》,人性心中的可愛的山茶花,香港近來天氣熱,政局悶,晚來天欲雨,能飲一杯無?


(註)英文電視連續劇《F檔案》(Fringe)一集結尾的歌網址:http://www.youtube.com/watch?v=DybrM4CSNy4

星期二, 7月 08, 2014

擋不住的新世代風潮


物先腐而後生,當一切維持一個長時間的模式,必有新世代橫空而出現,令安於現狀之輩驚覺時勢的改變,更者一切回不了頭。 

日本酒新世代口味自從《醸し人九平次》如慧星劃破長空,其特別的微碳酸口感清酒,影響到清酒市場陸續出現類似口感的酒和生酒,令不少酒友追捧的《而今》也是新世代口味的表表者,其後秋田縣五藏的研發《NEXT FIVE》系列也是走新世代路線,令到五藏的清酒口味都起了革新,傳統酒《新政》可算來得最激進,一系列新招紙設計和新口味清酒推出市場,而我最愛其《新政‧佐藤卯兵衛‧純米大吟釀‧ひやおろし》,至於五藏中的《白瀑》和《一白水成》也極積極在新口味酒中鑽研和推出市場。這批本州清酒和著名被炒作之號碼銘柄比較,在味道上有過之而無不及的,花費銀兩則明顯節省很多。 

四國清酒隔一水,依然著重傳統口味,北海道一直不是清酒江湖地,唯九州的佐賀的《東一》和《鍋島》兩銘在新口味上相當富影響力。明顯此一眾釀造新口味清酒的酒藏是對傳統口味清酒有一定的市場搶佔。 

所謂新口味其實是比較起傳統酒不穩定 (發酵時的控制) 的出品,不少傳統藏人堅持那套傳統完整工序,那便難以在味道出現微碳酸口感。我們不必要去當專家來了解,我只知新口味偏甜,即是甘口,但爽口和進喉香醇順滑,上立香亦什少那股酒精臭或酒精味,這便是好酒,但傳統口味清酒中只是一部份能到達此水平,只是沒有那麼甜是其傍身重要一個武器力抗新口味酒。微碳酸口感或沒有其實都不是重點,我私下著重在好酒不能存在酒精臭,和必須進口和喉時舒服,但可惜不少清酒是不達此要求。那唯有少點胡亂飲,況且眾酒友亦愈來愈嘴刁,比如上周酒局,同桌三酒,飲罷《山間8號》,竟然將昔日曾喜歡的四國《文佳人》跟和歌山好水仕込的《黑牛》,打進冷宮,當場我已心知不妙,似乎我們的口味上要求已經回不了頭。怪不得上回百人屠酒會酒之陣上,《〆張鶴》宮尾少主亦謂開始感到市場上出現強勁對手,不得不留意和參酌如何應陣,在新潟縣酒來講「新潟第一酒造」便是令其十分為意,就是出品《越の白鳥》和《山間》那酒藏,幸其產量不多未至佔據到大比率市場。 

時代是不會停下來,維持一個所謂長期維穩,新世代終於會取代舊的東西,但我覺得良心是沒有分新舊的,等於好味清酒就是好,不好味就是不好,瞞不過人。 

近日的香港7.1大遊行和其後預演的佔中行動,是我一趟最長時間在街頭遊行,從下午到深夜,一趟被大雨淋到濕身的遊行,所謂51萬都根本算少了,唯看到面對一眾無恥的官員和時局,香港要依賴一班青少年站出來,是可悲抑或可喜呢!文中附照拍攝在中環遮打道終點,我在現場感到很可悲和無奈。拖著一股揮之不去的無力感返家,整夜心緒不寧彷如廿五年前一夏夜。 

 

但當權者和維護安逸的上岸人士必須要注意,新世代風潮縱有令你百般不順眼和不喜歡,是擋不住的,因為互聯網已經改變了這個世界,世界屬於新世代的,他們如何選擇,他們自己負責,你們以私利原點做出干涉打壓拘留等手段,將要負上歷史責任,將來的新一代亦會唾棄你們。 

最後,撫心一問,何以廿五年前夏天,身為華人的你曾流淚,何以你們會移民,那何以你回流卻甘心讓現香港和下一代去接受無民主和法治倒退的社會呢?

 
 
 
 

 
 
 
 

 
 

星期一, 6月 23, 2014

5月「屠酒會─酒之陣」網路酒友之榮光




 
先來一場酒事記,撰文日前品嚐《山間 8 號》 ,眾一致發現已經飲不回昔日曾喜歡的傳統清酒味道,此類新一代無酒精臭和含微碳酸口感的清酒愈來愈得飲者心,《醸し人九平次》是先行者,「秋田五藏」亦步向此方向研發,三重縣《而今》更上一層樓,佐賀縣《鍋島》也在此口味上不是省油的燈,《仙禽》和《鳳凰美田》也在此花功夫,尚有全日本各大細酒藏都有好研發此種味道方向。可能最令懷舊老飲者失落,時代的口味已經再也回不了頭。而日後只有札實功夫的酒藏才可以一抗此大潮流。

而時代亦令到召集飲者比昔日容易,FB網頁一出便比任何廣告宣傳更實際,看到今天所有酒局活動,是離不開互聯網的。

常聞言「網友無承擔」,這跟昔年那句「歡場無真愛」,比喻上真有點異曲同工。事緣乃指網上留言和任何活動加入或報名者,大多數很兒嬉,正所謂你LIKELIKE,人報名我又報一份,到時見人否則「關人」,往往什麼活動都形成FB報名幾百人,真正出席者無幾人,所以被嘲無承擔,慣上網和FB者應該見怪不怪,那「認真你就輸」是相當貼切的一種心態。
 

 

上月(5)一場屠酒會,一百人網上報名,一百人無一失場,這次酒聚的酒友打破了「網友無承擔」此咒。大會沒有收訂金亦沒有要求參加者經銀行轉帳,一切皆當晚到會場登記時繳費。事前不少聲音說如此風險很大,但最後證明酒友相當有品有承擔,以籌辦網上活動來講,這是相當難能可貴的實在值得「屠酒會─酒之陣」主辦方「酒藩」借此向各位敬一杯!

除此值得一記外,那回尚有一樣形式要特別一提,所謂「酒之陣」乃請到香港三大供應商來到現場,將其代理的清酒選出部份列陣在場予飲者品嚐,剛巧《〆張鶴》宮尾少主在香港,也一起來到湊熱鬧一番。當晚亦首回以自助酒餚和自由席方式進行,不同以往的編位入座和供應定餐。自由方式加上場地寬趟,酒友交流明顯增多,全場走來走去挺好玩。那夜亦學足日本般派發各人一支清酒仕込水,也很窩心的安排。

不少飲者一直都有一個夢想,來一場香港清酒大鑑賞盛會,但要全香港清酒供應商參與是很困難的。香港不同日本各地區酒藏的團結,他們常舉辦全國性或地區性品酒大會。例如本欄曾提及的「新潟酒之陣」,是一年一度盛事,飲者買張便宜門卷便可進場任你飲,全新潟的酒藏都設有攤位,而食物則劃定一區予自由選購,豐儉由人,總不能空腹品飲,最妙有疊疊米休息區,醺醉者天國,但此只合守慣規的日人,我想講的看倌心照。

此酒之陣的迷你版去年夏末曾來香港舉行,聞今年會再舉行,可是場地不可能依舊了,合和那旋轉西餐廳已經結束,看找到什麼新地方了。到時我必會去八卦聚舊一番。
 



而「酒藩」的酒之陣亦會在盛夏8月再來一趟,增加了清酒供應商外亦增加人數,換一個更大場所,依舊方便尖沙咀,今回使用星期五,大家更可盡情品飲。各飲者、AM730長年讀者不妨留意消息或者上FB收看「清酒 - 香港の屠酒會」,便會得到最新消息和報名情況。

香港在大氣壓下的日子,我們更需要一場醉或醺,醉眼眺看著尖沙咀的黃昏,那個我輩曾經熟悉的繁盛英雄地,一切一切都隨時代的變化而回不了頭。
 
 
 
 
 

第廿六回2014夏納涼屠酒會資訊

 
 
第廿六回 2014 夏納涼 屠酒會
6月 28 日
星期 六
1830

一位 HK$480 (不設找續)
地點:銅鑼灣小平津日式食堂
銅鑼灣登龍街28號永光中心6
 

 
 
 
 
飲酒順序
醸し人九平次 純米吟醸 (愛知県)
鳳凰美田 赤判 純米大吟醸 (栃木県)
明鏡止水 勢起 純米大吟醸 (長野県)
伯楽星 純米吟醸 (宮城県)
山形正宗 純米 (山形県)
小左衞門特別純米信濃美山錦 (岐阜県)
谷川岳 吟醸 (群馬県)
加賀鳶 山廃 純米超辛口 (石川県)


是晚供應專門清酒之仕込水予各飲者伴飲

 
 
 

  
選酒簡介
鳯凰美田
原本品牌名為「鳯凰金賞」,後改為鳯凰美田。近年成了栃木縣著名品牌,全國注目。全量生產吟釀酒,亦稱吟釀蔵。 
明鏡止水
長野, 兩位杜氏大澤兄弟都很年青,只三十出頭,出品的清酒就如銘柄名一樣清澄透徹,很多清酒的初心者都置以好評。 
醸し人九平次
萬乗釀造於江戶初年成立,位置正是戰國時代的名戰場桶狭間,當年(1560)戰國魔王織田信長在此地以二千兵力戰勝擁四萬兵力的今川義元,一夜成名。現任當主久野久平治於平成9年成立同讀音的九平次作為該蔵銘柄,仿如彗星降臨日本大地。全系列酒品都是吟釀級數以上的酒,更甚的是全都是無濾過原酒,保持原汁原味。多數酒都是甘辛度平衡為標,甚少辛口的酒,由於是原酒,比其他一般酒更有芳香醇厚的味道。 
伯楽星
宮城縣,1873年創業, 初期只是一家無名小蔵,至現任杜氏新澤巖夫接任後,九成清酒都是純米釀造的特定名稱酒,蔵人平均年齡不超過25歲,釀成的清酒很有活力,跟日本多數新鮮食材都很配襯,口碑良好,人氣急上昇中,人稱「究極の食中酒」。 
山形正宗
1898創業, 招牌寫著「銘刀の切れ味 山形正宗」。跟出羽桜一樣都是位置山形縣天童市,酒蔵全系列清酒都以槽取方式搾酒,並將清酒入瓶後才獨立貯藏。是少數得到名酒蔵高木酒造的高木社長指名讚好的酒蔵。 
谷川岳
群馬県最北部利根川源流に位置する日本百名山のひとつ。 
小左衞門
中島釀造在1702年,由初代小左衞門創業,從前以禄」作為銘柄,有始於元禄年間之意,至2000年才登錄小左衞門」為新銘柄,每個接任的家督都要改稱為小左衞門,至今已是第十四代。釀酒風格多以平穩柔滑為主,是首家登錄直汲技術的酒蔵。
特別純米酒 信濃美山錦 帶有杏桃般的果實芳香,含在口中擴散度高,是優質的食中酒,有超越純米酒像吟釀酒之勢。 
加賀鳶
福光屋於江戶時代創業,至今天產業多元化,生產包括有清酒、食品及化粧品,清酒部份起初以福正宗為銘柄,1993年始同時登錄黒帯加賀鳶1995年再登錄「風水人2000年後目指純米蔵,全量釀造純米系清酒。
山廢純米 超辛口 採用了兵庫県山田錦發祥地多可郡產的山田錦米釀成,有深厚妙絕的酸味,口感銳利爽切。
 
 
 
 
 

星期一, 6月 16, 2014

品飲《我山莊》,忘不了《玫瑰的名字》



 
昔年一老朋友曾差一點便在加拿大求學時進了神學院,大有可能成為修士,但最後發生了不愉快的經歷而放棄一切。他跟我飲酒曾多次提及一部電影,說他很有感觸,令他憶起昔年在神學院時的生活。我一直念念不忘此戲,終於找到看畢網上PPS德語版(有中文字幕)電影《玫瑰的名字》,香港昔年譯「魔宮傳奇」,辛康納利(永遠的007)領銜主演。我會繼續去閱讀原著《Il nome della rosa》台灣中文新譯本。故事不易讀,很多宗教名詞。至於我的老朋友,但今對宗教已經沒有那種激情,因為他見到太多以基督之名虛偽地行善的基督徒,他曾深入了神學院反而令他明白什麼是試煉,神尚在心中足夠了。 

看到故事中有 方濟各會修士討論「基督徒應否要貧窮」,相當有力向所謂以擁有大量財富和權力的教庭質疑,一場重要的辨証。教皇謂財力要使用來對付異教徒云云。但他們身穿華服和出外有豪華馬車可使用,相比 方濟各會修士的粗衣和以步當車旅行,對比很大,因為不是基督徒覺得財富應該回歸人民,取之於人民的不應該如此享用花費。 

我卻一面看一面直想起「共產黨」的理念,今天的「共產黨」還算是真正「共產黨」嗎?這相當有趣和人性問題竟然也能勾上基督徒的歷史理念,其實不是巧合,乃必然,因為無論什麼信仰的人類當面對權力財富時都會扭曲,什麼理念都是徒然,只是留下一個權威圖騰來維持信眾的向心。 

 

香港不少人不喜歡的「長毛」先生,實在應該叫他「同志」,他和今天的共產黨人來比較,可能「長毛」先生更堅持那套共產理念,對低下階層一直懷著平等扶持等情操。那些小資議員和富貴議員,根本沒有那套理念在心,早已經忘記了「基督」(在此一個比喻)。反而那位傳說中了解「基督」的主席先生,卻對「長毛」同志尊重之情油然而生,可謂異數。
 

香港這個玫瑰園亦在回歸後,不少人心中都忘記了「玫瑰」這個美麗的名字,只自私地左右馮源去籌建和擴大其秘密花園,「玫瑰」依舊會有的,因為豈能不擺放「玫瑰」,就算不種,貴貴亦要買回來擺放一番,否則花園便失去虛偽的誠意,但種出來別的花卉可能會更多。最後花園逐漸成為莊園,能在其中發施號令和直通權力中心的一座山莊,莊主卻喜將兒女家人一早送了在西方世界接受教育和生活,享受著「玫瑰」的美好芳香。 

看倌可能看到我似乎語無倫次,一定想問是否飲了酒,其實我在不少劍道人眼中都語無倫次廿多年,跟飲酒與否沒分別。但看罷「魔宮傳奇」就真的想找點酒來飲,放鬆一下神經,畫面暗暗很費眼神,冰箱剛好有瓶《我山莊》,很吻合上文內容,嘿!我的山莊,自私的山莊,獨酌也不會有「唔好意思」。 

回說電影中的方濟各會修士所穿的罩袍,我一直聯想起穿上劍道全套衣服防具的感覺,蓋上頭罩的修士袍,那視線和孤獨感覺,很容易陷入自我中難以自拔和走上孤絕牛角尖之思維,在穿戴上劍道面金(頭甲)會有類似,他們是在古老修道院中當修士,劍道人是在劍道場中修行,所謂「修」,異曲同工,都是修理自己,但是根本不容易。所謂劍道只是一個另類舞台去濃縮展示人性的美醜兩面。所謂學習好禮儀;所謂修煉自己;所謂修進人格;撫心自問,如此祟高的做人取向,豈不是正正不是那些一口仁義道德者向世人宣揚之物嗎? 成也修行,敗也修行,人性根本不易修行,一班充滿七情六慾的世俗人,當愈抑制、愈覺得自己得道,獲得身份、異於常人時。人格災難往往已經開始。
 
 

我思考中更出現所謂自古東西方皆祟尚和相信修行者應該貧窮之說,如此才能維持人格高尚情操。但君不見當今支配全世界劍道的日本劍道組織如何地成為類似基督徒教廷的方向嗎?而一所一所古老的或現代的劍道場便是修道院,修道院聽命於教廷,但教廷的營運和財富累積,對修道院可有大力支持呢?劍道中更沒有出現 方濟各會修士的一系去提出質疑,所以「劍道修行」莫太認真,這只消當一場藝術追求,切莫套上什麼人格修煉高尚光環,因為劍道不是宗教,何況真正宗教都令人頭暈,當中教義沒有問題,問題在揣譯教義的人,其人性中的善惡黑白。更若求一統而將珍貴古老的知識封禁,定立一套利於教廷正統和絕對權力的東西,那更是可怕的一種因權勢而出賣靈魂予魔鬼的一步了,魔鬼無處不在,更喜歡向自覺得道者試煉。
 

當任何一切都單一方向時,便是危險的開始,魔鬼便乘單一的執念中叢生。

「宇宙之美不僅在於異中求同,也在於同中求異。」

節錄自《玫瑰的名字》Il nome della rosa

 


酒事記:大吟釀《我山莊》限定品,乃一瓶山田錦酒米釀造的精米步合40%清酒,東京bic camera店有發賣。蔵元位置在栃木県鬼怒川,仕込水採用那須連山伏流水(軟水),乃得獎後再推出的限量品。花港幣二百元便來一瓶大吟釀,還需要評論嗎!



 

星期一, 6月 09, 2014

端陽觀戲飲酒‧刀客彈劍有話



 
端陽無雨,烈日當空,香江則出怪鎗客新聞,這個20146月真是一開始便緊扣人心,只尚欠如廿五年前的6月颱風增加腥風血雨氣氛。今人心如天氣,改變不少,所謂商業都會便是如此令人消蝕意志。至於,拜金是否萬能,那真是要往戲院嘆冷氣看《竊聽風雲3》了,聽到久違了 仙杜拉原唱的「風雲」,今天換上 容祖兒,但豈及一班麻甩佬醉唱的震撼,揪戚人心。 

太熱了,一支啤酒接一支,最愛還是SAPPORO,酒後來一套戲接一套戲,只是在黑暗戲院中逃避炎熱和無奈之現世。《竊聽風雲3》很好,在電影來講,除了特殊動畫場面外,分場、剪接、蒙太奇和音樂配合上都超越了《永遠的0》,亦不會在荷里活電影前失色,技巧完熟,港產片依舊有戰鬥力,只是太多電影人被迫北望,成就一場奪命北,失去了本土的精神。《竊聽風雲》系列委實有力有心,道出不少香港人心中的情結和不岔,也替港產片取回不少分。
 


而《永遠的0, 此「0」可以是英文字母「O」,Oishi,大石便是那敞神風特攻隊中生存下來的男人,後來便是代替 宮本久藏,成為了那對戲中姊弟的外公。而飾演 宮本久藏的青年演員 岡田准一,眼神凌厲,長相有點像 真田廣之,相當合扮演日本武士。整部戲有點長,但依舊吸引,演員出色,尤其看到那位曾在NHK大河劇《龍馬傳》飾演土佐藩上士頭目 吉田東洋的男藝人,亦是在《黃昏清兵衛》中跟 清兵衛 終場前在屋內對飲再對決的脫藩藩士,他今回演繹一位所謂大右派老人,相當壓場,他本名 田中泯,一張性格面孔,現實是一名舞踏藝術的宗家,演出都是即興、片断的,從不排練,是隨音樂、環境起舞,用肢體詮釋内心以及對生死的感觸,是不簡單的一位藝術家和演員。 

《永遠的0》中描述的就是真實的日本人行為取向,就算有不滿大方向亦不會站出來反對,只消極地在拖拉,盡己力去做不違背自己信念的微小行為,抵抗著逆境,並不算是逆來順受,只是能覺醒的人實在難以螳臂擋車,迄今依然很少會有在各階級行業中力抗大流的日本男女,受不了的便只好離國謀生,真正以「和」為貴,大和之族,可是一邊祟尚「和」,一邊卻可以出現了極端殘忍的「切腹」文化,所以這個武士之國,乃是一名日夜念佛修行者,性格敏銳傷春悲秋,但一旦在戰陣上便是無慈悲的阿修羅。故好戰者掌國,二戰時奉行軍國一幫在最後便推出「神風敢死隊」,瘋狂的迫空軍精英和新兵送死。《永遠的0》明確說明了所謂「神風敢死隊」是被政權迫上沒有回程汽油的「零式戰機」,所謂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完全是搵笨實的美化吹噓,飲罷一杯清酒擲杯出發,一條一條生命便劃上終止一筆,名冊有「O」能活著回國的,少之又少。所謂優良的武士遺風,令日本人這民族有出色的表現和尊嚴,但卻被軍國利用,成為陣上行屍。 

《竊聽風雲3》中那種幾位意氣風發後輩向前輩阿叔權勢挑戰的故事,在日本是不常見的,只有中國人喜愛賺錢時或謀權時一口以和為貴,一手已經拿利刀,人人想做大佬和土皇帝,自古日本人在相比上是少了此條神經的。弄到最後被大體制下迫至無計逃的武士,那維持尊嚴的切腹便是終極登場之路。故何以自殺和孤獨死在日本是發生比率冠絕世界,自尊心作怪,就是那來自遠古的武士魂。而且在戰國完結後那套令武士緊守奉公的「葉隱」精神,就是令所有有武士基因的日本人不能去反抗建制,更不能推翻政府和天皇,這反而成為後人和西方人士眼中的武士道。


真正武士之道含「仁愛」,就是《永遠的0》中的人物 宮本久藏的理念,但他一直被同僚視作膽小鬼和不積極作戰,其實真正人道和做人的希望盡在其心中,可惜他挨不到電台播放天皇投降宣召,已經抑鬱到想自毀,登上零式戰機直衝美軍航空母艦。 

那位幻想在天空中駕駛著零式戰機是大劍客,那 田中泯角色的年輕好戰軍人時代。此段令習劍道的我,感受良多。真正劍道不是只有勝負和打敗對手,尚有不少做人的堅持和富有人道精神的武道修煉,亦不是一場權力展示和階級控制遊戲,所謂真正的強,並不會是向不正常或扭曲取向建制下跪的劍客,而是守護著弱小而出手殺壞蛋的刀客。 
 

 

而《竊聽風雲3》則道出了人性的貪婪和不仁不義,我和你做不出的行為勾當,有不少人的人生價值觀根據就是如那電影中的土豪鄉紳、商人和官員。所謂人格在那類狂妄者心目中,有了金錢在眼前,眾生皆賤人,愈多錢只有更加賤。

 所謂「仁義和生命」幾錢斤?無分中日,俱別最後只是尊嚴,是那個民族更看重,影響國運、大局和生活。我了解切腹,尤其昭和年間著名導演 小林正樹的電影《切腹》,但我們中國人只會選擇火燒金閣寺,一了百了,也是一場悲壯的尊嚴宣示。 

啊!烚著的過時糉子已熱,食這原本丟河餵餓魚令其不吃屈原的端午食物時,屈原何以自盡,尚有人記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