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9月 02, 2014

8.22《SAKE NOW 2014》之其後喜與悲


 

夏末秋初,難得罕有的8月無颱風,最宣辦活動。 

上兩周的周五822日,俺與「酒藩」眾便進行了一場大型屠酒會,冠名《SAKE NOW 2014》,全場一百二十多人,聯合上香港四大清酒代理商出席擺設清酒櫃台,亦從日本來臨了八位酒藏代表,在黃昏五時半開始歡樂時光至晚上七時開始自助餐和清酒放題晚宴,盡興的一夜。
 
「酒藩」一直有飲者對其不太了解,其實乃一名稱,是俺加上三位資深酒友在多年前某日在居酒屋閒話中誕生的,正式主理日後廿多回的「屠酒會」,可能「屠酒會」的名稱太有特色,令主催的「酒藩」名稱黯然失色,實始料未及。「酒藩」不是公司不是什麼會或團體組織,完全奉行無政府主義,沒有什麼主席會長和委員身份,什至連會員都沒有記錄,一切信息和聯繫都以FACEBOOK專頁進行,是算使用上相當達效率的清酒推廣網上角式吧。

 8.22當晚很多得酒商和員工支持外,亦很感激香港陶藝家YOKKY幫是次屠酒會手造一人一只專用「酒吞」,隻隻不同款式,被戲稱「屠杯」,屠酒使用屠杯,真霸氣!


 另一多謝當場提供現金卷優惠的「地酒処 (Shizuku)」,此店取名的「雫」字,水滴下的意象漢字,日本酒標籤中常見出現,是大吟釀酒使用上最花時間的袋吊滴下來採集的便是「雫」酒。一般清酒大多數經壓榨方式採集,傳說無經壓力的「雫」酒會風味更佳,故店名叫「雫」一來含酒意,亦期經營無壓力,舒服順利,取個彩頭,中日商人也同此心。

很多飲者參加酒會飲出癮,所以席間也拿了926日「香港新潟日本酒祭」四張場卷作抽獎,中獎者開心,未被抽中者可享有EARLY BIRD優待,那便不愁9月無酒局了。

 酒會上各酒商櫃台都有大量冰桶和冰水,還好當晚各位很斯文,沒有來記潮玩冰水淋身,否則場面必大混亂。這是俺心中有所顧忌的,因為通常喜歡捉弄主持人,乃屬無仇報的一類瘋癲行徑,所以俺行囊中早暗藏一套底至面便服。這是沒有任何人知道的,俺只等至此才揭露,哈!哈!裝備妥當,兩手準備,上上武士兵法是也! 

這亦是俺的「腌悶」(1)追求完美準備的行事特性,先受旅行社弄出的職業病纏身,再被日本劍道先生所影響,先生乃似有強迫症又似《神探阿蒙》一類奇人,例如支支直放在架中竹刀一旦有一支歪歪斜斜,就算在激烈對打時,先生也會跑去扶正此竹刀,這可以算是過不了其眼下,是「腌悶」的性格也是一種追求嚴格吧。忍受到便成為一種訓練,迫出一名如完美準備上陣武士,受不了的便相當痛苦和感覺壓力。俺眼下不少起初充滿仰慕的拜門弟子,尤其外國人,最後都落荒而逃離道場此修羅之所,其實日本先生就是你愈有求,他會對你更有要求,愈克難式對待你來試探你誠意,君可見日本壽司匠人如何對待和嚴格要求徒弟,壽司刀尖輕刺屁股作警戒的故事是真實存在的。而俺素來沒有想向先生求什麼,故反而享有長年未至執袱逃離階段,樂得成一件掛單虛無僧似的門人。對日本人,其實太多華人太認真,認真到弄巧成拙在宴客,接近阿奉承,便會被日本人看不起,其實只需要的乃「忠誠」,這才是日本人最看重的交往原則和守則吧。
 

 文終回說到8.22的屠酒會,「酒藩」在五天後設秋刀魚料理晚宴招待各酒商辛苦了一晚幫手的負責人和員工,開懷暢飲,劃上完備的句號。
 
明年《2015 SAKE NOW》依然選日子在822日,是周未,更能盡情飲。告訴大家意欲參加男、女仕一貼士,期間假如赴日本,最好找購定一套心水夏和服,亦叫夏浴衣,日人夏祭納涼喜穿著,因為8.22當晚屠酒會穿著出席者,一律有收費大優惠,一圓俺吹噓了多年的夏祭元素屠酒夢,拜託記著啦! 

 
鬱悶夏末飲清酒,但願長作懶散人,所謂虛無的普選,距離我們太遠了,俺撰文在831日,香港被統治者皇恩浩蕩地秋決。

 



(1): 「腌悶」意思是指囉嗦,挑剔,講究而時會令人討厭。

星期二, 8月 26, 2014

期待「2014香港新潟日本酒祭」時也憶起「佐渡竹刀」


 

日本新潟縣,昔日乃越後地方,喜歡日本戰國武將故事的朋友不會陌生,是自古產米著名富庶之地。新潟的越光米(コシヒカリ)乃日本的第一名牌米而聞名。但食用米和釀酒米不同,新潟的酒米也有不少優良品種,釀出特別的淡麗口味。有好酒米便當然有清酒出產,新潟清酒酒藏乃一縣之內全國最多,共94間之多。因為新潟有最宜釀清酒的天氣環境。在日照長、氣温高的夏日適合主原料米的栽培,而在冬天釀酒期時,因日照短,降雪量多,形成了昼夜温差細少,如此一個安定、低温環境形成最適合釀造清酒時所用之微生物活動,成為能以低温長期發酵釀造出细腻新潟清酒的因素。

 新潟的日本酒的上市量在全国排名第三,俺私下覺得其在香港可能排第一,大家隨口叫出的熟悉清酒銘柄,不少就是來自新潟。但是否所有新潟美酒都可以在香港找購到呢?那便未必了,從在去年起,一眾日本新潟縣酒藏藏人攜同自家產酒來香港推廣擺大型清酒嚐味宴,予香港的清酒愛好者能一夜盡嚐不少新潟清酒。去年乃「新潟迷你酒之陣」,今年2014命名「香港新潟日本酒祭」,有90間公司,27個酒藏的釀造主管出席,200多種銘柄共聚予會場試飲,是香港清酒屆之年中盛事。今回已經知道日期在926日星期五晚上在尖沙咀THE MIRA 18樓宴會廳舉行,七至九時兩時間可拿著酒杯巡飲全場,是日假若碰上倒臥一角或成為酩酊漢子的俺,莫拍攝下醜態放置FB,手下留情,拜託拜託,頂多日後請你飲場私家屠酒。

 
「香港新潟日本酒祭」是有酒餚供應的,在912日前報名參加可得EARLY BIRD優惠,俺想調皮地中譯「早來鳥」,有點淫穢,男生想到便陰陰嘴笑,哈!哈! 在此亦先提醒各位看倌。場內必然會遇上不少熟悉酒藏的藏人,一年一度燕歸來,我們可以「集郵」式拍照一番,其後藏人回家便開始忙碌的釀酒期了,冰天雪地早起,少點熱誠都做不來的工作,那些女藏人更加令人佩服其志,為了家族的傳承,代代都肩負使命地勞力以赴至交棒下一代,維護清酒之魂。
 
私下很喜歡日本藏人身穿那件「袢天」亦稱「法披」,今次一定逐間找穿著上的藏人拍照,選出最喜愛的一件,但似乎愈來愈多藏人卻喜歡穿戴那種像圍裙的「前掛」,頭痛的選舉,而俺還是喜歡「袢天」,貪其很富色彩和多式樣。

 


新潟縣也是港澳劍道人不會陌生的地方,不少制定居合習者皆是曾赴新潟參加段位審查,指導先生也是新潟人士。至於何以人人欲赴新潟如此遠呢,委實有段故事,寫出來可能會導至後學失諸方便,俺決定不寫,新人不明白便問你老師吧,但肯定多個版本,不少人不曉分辨,尤其香港人,人云亦云,毫無想求真相之心,而知情的也喜玩「羅生門」,真是劍道與政治,豈能兩相分,明辨是非,談何容易,所以切莫說政治不關你事如斯蠢話,辦公室也有政治,根本「政治」千變萬化。
 


而全日本最好的竹刀,也是新潟佐渡島出的竹是最佳質料,那裡是能夠予竹子生長的最北雪綫,再北便沒有竹子影縱了。因為竹子在下雪時會受蓋壓彎,雪掉落後又回到豎直狀,反反覆覆令竹子堅韌密度特別強,成為一流竹刀原材料。這就是傳說中最上好竹刀的竹子產地 佐渡島,是新潟縣最北之外島,島上依然有酒藏出產好酒。

 有能找來一柄佐渡竹刀,俺會拿瓶大吟釀來跟你換!兩瓶又如何!

 

後記: 「香港新潟日本酒祭」報名網址 http://www.afoods247.com/sakefestival.html
 
 


 

星期五, 8月 22, 2014

SAKE NOW 2014 選酒曾出現在《日本酒甲子園》作者BLOG"完仕物語"中之撰文重溫

完仕物語並非勿語,暗地裡是吶喊
 
SAKE NOW 2014 選酒曾出現在《日本酒甲子園》作者 BLOG "完仕物語" 中之撰文重溫

希望所有故事令飲者飲得更滋味

 
http://sakebar.blogspot.hk/2013/12/2013.html#links

 
山間
 

天領
 
 
完仕物語並非勿語,暗地裡是吶喊

 
 

SAKE NOW 2014 選酒曾出現在《酒藏浪客》和 "清酒之森BLOG"中的撰文重溫


 
永遠說不完的日本酒故事,
其實《酒藏浪客》甘並不是寫酒的,寫的是酒意。

SAKE NOW 2014 選酒曾出現在酒藏浪客和清酒之森中的撰文重溫
希望所有故事令飲者飲得更滋味

 

 

白露垂珠

鍋島
http://sake-katana.blogspot.hk/2013/02/blog-post.html

妙高山
http://sake-katana.blogspot.hk/2012/05/blog-post_3014.html

山間
http://sake-katana.blogspot.hk/2014/07/blog-post.html

越之白鳥
http://sake-katana.blogspot.hk/2014/05/752014.html

天領
http://sake-katana.blogspot.hk/2011/08/blog-post_09.html

小左衛門
http://sake-katana.blogspot.hk/2013/01/blog-post_28.html


醸し人九平次
http://sake-katana.blogspot.hk/2010/12/2010100.html



鳳凰美田
http://sake-katana.blogspot.hk/2011/05/blog-post_5838.html



加賀鳶
http://sake-katana.blogspot.hk/2014/06/2014.html

而今
http://sake-katana.blogspot.hk/2012/05/blog-post_29.html



真澄
http://sake-katana.blogspot.hk/2009/08/blog-post_04.html


手取川
http://sake-katana.blogspot.hk/2013/07/blog-post_26.html

惣誉
http://sake-katana.blogspot.hk/2014/05/752014.html

七田
http://sake-katana.blogspot.hk/2009/11/blog-post.html


富久長
http://sake-katana.blogspot.hk/2009/07/blog-post_21.html


天寿 鳥海山
http://sake-katana.blogspot.hk/2009/10/blog-post_20.html
 
南部美人
http://sake-katana.blogspot.hk/2009/07/blog-post_15.html


黒牛
http://sake-katana.blogspot.hk/2010/11/blog-post_09.html

一白水成
http://sake-katana.blogspot.hk/2011/07/blog-post.html


墨廼江
http://sake-katana.blogspot.hk/2011/04/2011416.html






 
好馬無名馬 . 好酒無銘酒

星期四, 8月 21, 2014

SAKE NOW 2014 の酒藩 選酒:

8月22日

酒藩 選酒:

 
秋田 福禄寿酒造
一白水成(いっぱくすいせい)  純米吟醸 酒未来
一白水成(いっぱくすいせい)  純米吟醸 雄町
一白水成(いっぱくすいせい)  良心 特別純米酒
一白水成(いっぱくすいせい)  純米吟醸 

《一白水成》
秋田, 1688年創業年, 江戶時代創立至今的九人眾小蔵,流派是較罕見的秋田山內杜氏,成品酒爽快滑溜,該蔵清酒多以一回瓶火入為主。跟伯楽星一樣縣內及縣外分兩個品牌名,縣內沿用酒造名「福録寿」,縣外主要是「一白水成」。
特別純米酒 - 標誌是一白水成的入門級清酒,也是著名神戶居酒屋「たばる坂」的首選推介酒。日本酒物語網友評酒質很Sharp,米香在口中擴張得很好,釀酒米是秋田專用品種 秋田酒小町。 ※據聞入手有相當難度。‎
CF... 兩句:
上回响日本飲一白水成特純ささにごり嘅taste note, 係當你飲呢支酒嘅時候, 你會好懷疑自己飲係唔係飲緊純米大吟釀, 聞的時候湧出純米酒不常有的優雅吟釀香味, 飲的時候亦有華麗嘅果香和濃濃米香(ささにごり的關係)於口中擴散, 然而味道清爽而具透明感, 同席身價比它高くどき上手和飛露喜完全比下去, 成為我的最愛之一!!對屠酒會的一白水成 特別純米絕對期待!!


幻之酒米 - 酒未來,
就是山形県《十四代》高木酒造自社開發,在2000年後正式用作釀造清酒,出品不同的特定名稱酒。由於是獨家品種,在2010年前後才配佈給其他酒蔵,包括《山形正宗》、《くどき上手》、《羽陽男山》、《東洋美人》、《而今》、《天青》、《宝剣》等酒蔵都有出品採用酒未來釀造的清酒。
酒未来,父系屬美山錦,母系屬山酒4號,登錄於1999年的酒造好適米。
 

宮城 墨廼江酒造
墨廼江(すみのえ) 純米吟醸 五百万石 夏季限定

宮城,1845年創業,該蔵位於宮城縣石卷市沿岸,創業時只是賣海產及穀物,至第三代當主才開始釀酒仕業,至今8成以上清酒都是特定名稱酒。惜東日本大地震屬重災區,受海嘯洗禮至多處停電,而且蔵內水浸達1.5米高,使貯藏中的清酒多數報廢。
吟釀級數以上清酒按月份選用不同酒米,3-4月用八反錦,5-6月用雄町,7-8月用五百万石,10-12月用山田錦等,成品各有千秋,給顧客多重選擇。
- SSI將八反錦及五百万石列為爽酒,雄町列醇酒,山田錦列薰酒。
仕込水: 北上川伏流水 (超軟水)
 

星期二, 8月 19, 2014

效浪漫月巴睇舊戲,談舊戲說到懷舊酒味



受「浪漫月巴睇舊戲」影響,效法 月巴氏兄找尋一些舊電影影碟來看,尤其一部份昔年錯過了觀看的成首選。找到一部2003年香港新進青年導演 郭偉倫在内地拍摄的作品 ─《幽溝》,奇情鬼故事,全在大陸拍攝,畫面什具風格,昔年曾獲得多個國際電影獎,但依然是小眾品味電影一類吧。 

電影故事和影評都不是我想說的,反而想一談電影中一兩段匪夷所思的場面。整個故事時代大約是十多年前大陸的西北省市某地區,兩男一女主角去到某一城鎮投宿客棧,落後殘破,最妙一場乃女主角鬧別扭,外出時將兩男生反鎖房內,兩男無奈地被困,便在閒聊,當中一較年輕的男生是智商稍低者渾名「妹妹」,廿多年齡只有十來歲談吐行為。匪夷所思的情節是「妹妹」跟同房男說三急,忍不住了,那男主角慢條斯理抱膝坐床上叫「妹妹」找洗面盆來使用,我以為是尿尿,誰不知「妹妹」二話不說便脫褲蹲下拉屎,而床上男人抽著香煙依舊跟「妹妹」在續聊,只叫「妹妹」辦完事記得找東西蓋上面盆,免得太臭。哇,這種場面可不是導演憑空想象,看倌必心領神會此種大陸農村對待屎便的態度。那十多年後當旅行在外時,此種態度便會引來什大差異迴避,令人無言。其他地區國家的人士能同那床上男主角般從容嗎?真是沒有可能吧。 

另一場面乃兩男一女主角在某市人山人海海的火車站侯車室,坐椅擠滿人,鏡頭一轉往地下,零食垃圾遍地厚厚一層,人人視若無睹從容在坐臥抽煙或睡覺,直至拍攝公安在找不順眼者罰錢五大元,罪名乃亂丟垃圾,選擇性執法交差,相當不之所謂。此場面令我想起在十二年前在大陸的經歷,所謂往屋中的地下,依然零食垃圾什麼瓜子花生殼一地,人人順手丟,啖痰也向地下再加一腳擦之,豪邁非常。似乎對地下觀念便是如野外大地,根本沒有自私抑或不自私概念,那裡是另一個世界,另一套觀念的國度。 

華人對清潔難道不懂得嗎?非也,不少人家,進其房子中是要脫鞋的,地板挺維護地板整潔,只是對公共地下則回到農民價值觀,所謂廁所亦然。 

真是一部懷舊電影勾起我記憶良多,講起懷舊,在日本酒類世界中,最令我有回憶的一種味道乃昔年曾經流行日本的酒類飲料HIGHBALL ,日文發音「系波露 (RU)」,是些少威士忌溝梳打水的飲法,我只一飲到此味道便聯想起昭和時代,選HIGHBALL來代表昭和的味道,其實不錯。 

昔年赤坂、銀座各大小酒吧和夜總會,沒有日本男客人會不點HIGHBALL,那時勢開一瓶威士忌不便宜,當然又冰又梳打水搞開來耐飲又耐醉,只求酒意向陪酒小姐揩油更順手。今平成已經是紅白酒和香檳才有派頭,沒有人會去夜場會開瓶清酒或燒酎的。飲這些本土酒還是留待上居酒屋吧。 

現在可能令人明白何以一些新派清酒招紙和瓶身設計都似法國葡萄酒,而銘柄更直接用上英文,箇中心理不言而喻,日本人一樣很崇洋。 

舊日清酒的味道,我曾經很喜歡,但進入2013件開始便逐漸放棄,近日更以無酒精臭做指標來找清酒,一批新世代釀造技術清酒已經成為新寵,慘在連跟我慣飲的酒腳,對味道上一律回不了頭,所謂對清酒味道執著懷古的人,可能大多數是脾氣古怪的日本老頭。為免被人說成是脾氣古怪老頭,那我亦加入新派清酒俱樂部做老會員去,死不認老,哈!哈! 

當今天依然有人跟我講那種流行了廿多年的清酒銘柄,說好飲時,我會回上一句抵死的說話:「橫豎看你都不算老,何以喜歡這些清酒味道呢?」 

同樣那些叫我支持反佔中的,一樣如此回應,「橫豎看你都不算老,何以支持反佔中呢?」乃殺虫水式說話的一類吧。

星期二, 8月 12, 2014

立秋談酒論世情 (續談居酒屋「二刀流」)


 
 

日本大阪京橋「二刀流」,卡片上沒有印上居酒屋字樣,強調個室、座敷,也沒有任何同清酒有關的字樣和圖樣,完全不會知道此店的清酒發賣量之豐,令不少清酒愛好者喜來朝聖,一處臥虎藏龍之地。

「二刀流」是真正清酒吧賣酒模式,就是俗稱「一合」,盛以180ML容量的酒予客人,不少地方以那種清酒木方盒中置一玻璃或陶瓷長形酒杯酙滿至流進木盒也有酒而奉上,予「豪」給客人,多於一合容量之幻覺。

曾在關西另一所居酒屋便是如此飲到《綠川》,此新潟名酒,飲罷杯底殘留一陣夏夜桂花幽香,殊不簡單。


杯底殘香,經驗告訴我,往往是那些店內冰箱中冷藏待逐合酙賣的各銘柄一升瓶,開栓有一段日子,但存放妥當,便有可能出現一種在剛開栓時有別的花香,百合、桂花和白蘭一系類似幽香。
 
曾有飲者謂《醸し人九平次‧件の山田》,開栓後存放幾天再品飲便出現百合花香,可能便是這種變化,但全新開栓的卻不覺得有此種甜蜜之百合花香,真妙不可言。
 
另一回私下經驗在「長谷川酒販店」試飲清酒吧中點了一杯該店限定《磯自慢》,就是飲到一陣百合花甜蜜清香,而那杯酒剛巧是720ML瓶中最後一杯不足,酒保姐姐還殷實地減收那杯酒二百日圓,令人印象深刻。
 
寫到甜蜜,俺想起曾有份參與演出日劇《半沢直樹》的艷星 壇蜜。
 
能有清酒出現「壇蜜香」嗎?
 
有則一口如此清酒便令人銷魂蝕骨了,哈哈!


言歸正傳,在京橋「二刀流」的一夜,原想品飲酒友推薦的《宗玄》生酒,可是售罄。
看到酒單中有傳聞不賣海外的島根縣《王祿》超辛純米酒無濾過,當然點飲,使用出雲地區無農藥山田錦米釀造,進口有微碳酸口感,回味複雜,順喉無丁點酒精臭,含口中無苦味,五星級好酒。
 
占《王祿》可是香港不易飲到的美酒,私運水貨不能保證質素,旅行時找購自攜,沒門路卻未必容易遇上,曾有酒友向其指定販賣酒店查詢欲訂,卻被回覆酒藏指明不接海外訂購,恐怕運送時影響酒質,因《王祿》是一間無過濾、生喆藏,所有出品在全日本有限指定酒販商店可以發賣於選定居酒屋,真正是堅持海外免問,要飲唯有東渡搜尋了。
 
另一酒點了秋田《新政6純米吟釀》,這銘柄俺素來有好感,近期十分進取研發新世代清酒,也是《NEXT FIVE》五藏之一,這杯飲得好愜意,《新政》進取進步上都不容忽視。

《新政》香港曾經有代理的,間中那些傳統招紙《新政》本釀造出現香港超市的清酒架中,近兩三年卻銷聲匿跡。而那類超市中的清酒,購買時拜託一看日期。

最後飲到《歸山‧純米吟釀‧一九九九年釀造》,俺向來有點拒抗古酒,但是長野縣「千曲錦」出品的《歸山》,令人動心。

關於《歸山》,昔日曾撰有舊文一篇,間接令香港飲者認識,但可是久已不見《歸山‧弍番》芳蹤,卻在賣酒地方常見《歸山‧叄番》,那並不是俺杯茶,遺憾。回說此古酒,當然有古酒之豉味,但輕微,靚水仕込兼無酒精臭,是好酒,更估不到奇妙地什配桌上給予調味而奉上的海鹽,筷子沾點進口再一啖一九九九古酒,夫復何求,古酒是難得找尋到吻合食物的呢!

「二刀流」上一合酒時是放棄了傳統木盒加杯模式,改以香檳杯盛上,也感覺不錯,錯覺有點在飲香檳。

聞其實不少稍為新派居酒屋和清酒吧都喜歡以香檳杯逐杯賣,那還算是一合180ML份量嗎?找天拿只香檳杯量一下比較後便知曉吧。

食物上「二刀流」很不錯,但不是精打細算節約旅人之選擇店,看到門口店員募集告示,全職是下午三時至晚上,店沒有午市的,月薪廿五萬日圓,兼職則一千日圓以上,怪不到個個女侍都漂亮大方有禮得體,重金之下必有優質員工,沒錯。


回到香港,轉眼已「立秋」,暑熱依舊,唯有飲冷酒。
 
冰凍的日本酒,俺已經喜歡上無酒精臭一類酒,回不了頭,真是要說聲再見傳統酒,能再品飲的頂多是昔日感情的尋回吧。

而最近在賣酒江湖上聞一段最充滿辛酸不忿的語話,在今篇回歸寫酒文中最後特想一記。

「話之你係唎酒師抑或侍酒師,下海賣酒的便是SELLS,不能達標者就連SELLS都不如。」

那是俺認識的一名精通日文的唎酒師,居酒屋閒話時吐出的吶喊。

這就是香港,而俺寫酒還好沒有什麼指標和看讀者額,假若計算讀者量而定存留的話,一早必被老總叫捲稿回家吧。

清酒,俺是出來混個飲的,也不算什麼專家,但比做辛酸的酒SELLS好點吧。

好壞真假一律偽述,指鹿為馬奉迎權貴,黑白混淆欺騙庶民,俺依然未能做得出,學習這套功夫真的要拜白頭周」為師了,保能在酒道上富貴一番,但卻要記得老人家智慧教誨「因住收尾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