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3月 30, 2010

酒歌憶酒人


飲酒的場所,其實是最沒有譜的,要浪漫可在櫻花樹下飲,要隨意可在居酒屋、料理店、小酒吧中飲,家中一飲亦不妨。但有一些日本歌,伴酒時聽特別有味道,稱之送酒歌不為過,憶起甚麼都好,就是有那種一杯又一杯飲下去的感動。

酒場未必須一定有好酒歌,但當你發現有酒場所播的酒歌合你胃口,是可以令你比平常多飲的,酒量也大了,而且這個地方的店主,必定能跟你有所溝通,這是我的經驗,也是一個回憶。昔年我悉心打理居酒屋時,最高興有客人問店中播著那首是甚麼歌或音樂,更有問取CD盒子來一看,我是樂於給客人看,至於外借,我就是如此失去不少珍藏品,回想起也心痛,這些日本版CD是特別珍貴的,今天不易找,找到亦貴死,再買已經下不了手。

回憶酒人酒歌,總有幾回難忘場面的。有一部日本電影《擊浪青春》,貓臉美女田中麗奈少女期(左圖)演出,其主題歌相當好聽,正版CD是珍藏品。一夜,來了一名單身日本大叔,飲著不少《惠比壽》啤酒和當年受日本客人愛飲的《菊水の辛口》(上圖)清酒(產於新潟縣日本酒度+8之本釀造),伴食著一堆燒鳥。當店內剛播出《擊浪青春》一歌時,大叔開始異樣,神情亢奮,以為他醉酒即奉上茶,誰知大叔拉著店員,問可否出讓CD給他,他淘出二萬日圓哀求,但我們不割愛,大叔很失落,眼泛淚光。見他如此慘狀,我請他再飲一杯,原來大叔迷上田中麗奈,那時代未流行「萌」這名詞,大叔就是喜歡上田中少女時代的「萌」模樣,他一直找不到此CD,剛調來香港更少聽到,今晚醉耳下旋律喚起記憶,在陌生人前失儀了。我看著大叔依依不捨地將CD交回我手,深深感受到一名作客異鄉的老宅男孤寂哀愁,自此我一聽到《擊浪青春》主題歌,便想起這位大叔,和在《Ogiyodiora》,旋律中憶起隨水而逝的往事,也許亦是我對青春失去之投射。至於田中麗奈今天已經是成熟美艷女優(左圖),「萌」的時代已經再難復見,她在電影中的倔強高中少女面貌,上YouTube回看,我感到心頭一陣異樣悸動,真想找酒飲,而這部《擊浪青春》不經不覺已是十多年前的電影了。

另一酒歌酒人故事,我想講一首香港的歌,一首具有八十年代香港初最好時光時間代表性的廣東歌,蔡楓華(左下圖)唱的《倩影》,每次聽到,我心必回到那段時空中。這也是我在日本工作時.於旅途上唱過不少的歌,當時是使用寶麗金卡拉OK錄音帶的年代,在本洲甲府石和、富士五湖等地區,那些日式旅館的酒吧,晚上時有《倩影》、《無奈》等廣東歌聲,唱的就是醉酒的我們,被迫聽的就是飯後悶得無聊的團友。當年之人和物,大多成為人生路上幾天緣份過客,旅行團一散,機場拜拜便人走茶涼,但當然也有一些特別的人和事,是值得懷念的。

再想說蔡楓華,多年前,我曾在店遇見肥腫難分,獨自一人來飲酒的他,進店時已經有點醉。當年他已經在娛樂圈中沒有立足之地,人有點瘋瘋癲癲,昔年被封「王子」的俊俏,實難以想像,是風光不再的一個藝人。那晚我有幸跟他在櫃枱前飲了幾杯,跟他談話是有頭沒尾的。有員工戲弄他,拿一疊廢餐巾叫他簽名,他竟然很開心很認真地簽了很多張,又叫廚房員工出來跟他合照,完全不在意人家的戲弄,傻得很「咩」呢!我冷眼看著,心頭湧現一種蒼涼味道,人何必如此執著過去的風光呢 !

這首《倩影》,據悉是他為當年剛出道時為陳秀珠而寫,因為見到她時驚為天人,今時今日,人人見到蔡楓華也驚到走人,陳秀珠也已經演中年富婆,一切都已成明日黃花。

在間中的酒會話題上,我會談起上述這段場面,醉意中我腦海依然記得,當我禮貌地送他出店門時,半醉拖著肥胖身軀的蔡楓華,醉步闌珊往前走,沒有回頭,雙手舉起亂揮跟我說再見的「背影」,3月底的那個晚上,夜涼如水………這就是我的酒歌憶酒其中兩段往事,老總看到定會托一下眼鏡笑說,我寫的東西愈來愈老。事實上我真的老了 ,人生自古誰不老,幸有好酒去煩憂,乾杯!





《擊浪青春Ogiyodiora》http://www.youtube.com/watch?v=QC0V42Lf6yo




【2010/03/30 日報AM730 酒藏浪客 專欄撰稿】

blog 後記: 明天愚人節,一位紅歌星藝人的七周年忌日,這裡想貼上一首昔年被遺忘好歌《》給蔡楓華和已離世的張國榮....

2 則留言:

Water Moon 說...

老還在寫,很好呀

岐魂 說...

呀, 你講開又講得幾touch wo, 而家好多餐廳都係播錯歌, 成日播新歌, 果D果我都未聽過, 有時播下舊歌等人懷舊下也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