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3月 30, 2010

酒歌憶酒人


飲酒的場所,其實是最沒有譜的,要浪漫可在櫻花樹下飲,要隨意可在居酒屋、料理店、小酒吧中飲,家中一飲亦不妨。但有一些日本歌,伴酒時聽特別有味道,稱之送酒歌不為過,憶起甚麼都好,就是有那種一杯又一杯飲下去的感動。

酒場未必須一定有好酒歌,但當你發現有酒場所播的酒歌合你胃口,是可以令你比平常多飲的,酒量也大了,而且這個地方的店主,必定能跟你有所溝通,這是我的經驗,也是一個回憶。昔年我悉心打理居酒屋時,最高興有客人問店中播著那首是甚麼歌或音樂,更有問取CD盒子來一看,我是樂於給客人看,至於外借,我就是如此失去不少珍藏品,回想起也心痛,這些日本版CD是特別珍貴的,今天不易找,找到亦貴死,再買已經下不了手。

回憶酒人酒歌,總有幾回難忘場面的。有一部日本電影《擊浪青春》,貓臉美女田中麗奈少女期(左圖)演出,其主題歌相當好聽,正版CD是珍藏品。一夜,來了一名單身日本大叔,飲著不少《惠比壽》啤酒和當年受日本客人愛飲的《菊水の辛口》(上圖)清酒(產於新潟縣日本酒度+8之本釀造),伴食著一堆燒鳥。當店內剛播出《擊浪青春》一歌時,大叔開始異樣,神情亢奮,以為他醉酒即奉上茶,誰知大叔拉著店員,問可否出讓CD給他,他淘出二萬日圓哀求,但我們不割愛,大叔很失落,眼泛淚光。見他如此慘狀,我請他再飲一杯,原來大叔迷上田中麗奈,那時代未流行「萌」這名詞,大叔就是喜歡上田中少女時代的「萌」模樣,他一直找不到此CD,剛調來香港更少聽到,今晚醉耳下旋律喚起記憶,在陌生人前失儀了。我看著大叔依依不捨地將CD交回我手,深深感受到一名作客異鄉的老宅男孤寂哀愁,自此我一聽到《擊浪青春》主題歌,便想起這位大叔,和在《Ogiyodiora》,旋律中憶起隨水而逝的往事,也許亦是我對青春失去之投射。至於田中麗奈今天已經是成熟美艷女優(左圖),「萌」的時代已經再難復見,她在電影中的倔強高中少女面貌,上YouTube回看,我感到心頭一陣異樣悸動,真想找酒飲,而這部《擊浪青春》不經不覺已是十多年前的電影了。

另一酒歌酒人故事,我想講一首香港的歌,一首具有八十年代香港初最好時光時間代表性的廣東歌,蔡楓華(左下圖)唱的《倩影》,每次聽到,我心必回到那段時空中。這也是我在日本工作時.於旅途上唱過不少的歌,當時是使用寶麗金卡拉OK錄音帶的年代,在本洲甲府石和、富士五湖等地區,那些日式旅館的酒吧,晚上時有《倩影》、《無奈》等廣東歌聲,唱的就是醉酒的我們,被迫聽的就是飯後悶得無聊的團友。當年之人和物,大多成為人生路上幾天緣份過客,旅行團一散,機場拜拜便人走茶涼,但當然也有一些特別的人和事,是值得懷念的。

再想說蔡楓華,多年前,我曾在店遇見肥腫難分,獨自一人來飲酒的他,進店時已經有點醉。當年他已經在娛樂圈中沒有立足之地,人有點瘋瘋癲癲,昔年被封「王子」的俊俏,實難以想像,是風光不再的一個藝人。那晚我有幸跟他在櫃枱前飲了幾杯,跟他談話是有頭沒尾的。有員工戲弄他,拿一疊廢餐巾叫他簽名,他竟然很開心很認真地簽了很多張,又叫廚房員工出來跟他合照,完全不在意人家的戲弄,傻得很「咩」呢!我冷眼看著,心頭湧現一種蒼涼味道,人何必如此執著過去的風光呢 !

這首《倩影》,據悉是他為當年剛出道時為陳秀珠而寫,因為見到她時驚為天人,今時今日,人人見到蔡楓華也驚到走人,陳秀珠也已經演中年富婆,一切都已成明日黃花。

在間中的酒會話題上,我會談起上述這段場面,醉意中我腦海依然記得,當我禮貌地送他出店門時,半醉拖著肥胖身軀的蔡楓華,醉步闌珊往前走,沒有回頭,雙手舉起亂揮跟我說再見的「背影」,3月底的那個晚上,夜涼如水………這就是我的酒歌憶酒其中兩段往事,老總看到定會托一下眼鏡笑說,我寫的東西愈來愈老。事實上我真的老了 ,人生自古誰不老,幸有好酒去煩憂,乾杯!





《擊浪青春Ogiyodiora》http://www.youtube.com/watch?v=QC0V42Lf6yo




【2010/03/30 日報AM730 酒藏浪客 專欄撰稿】

blog 後記: 明天愚人節,一位紅歌星藝人的七周年忌日,這裡想貼上一首昔年被遺忘好歌《》給蔡楓華和已離世的張國榮....

星期五, 3月 26, 2010

令清酒更好味的杯

此昔日廣告中出現的闊口清酒杯,吾所欲也......

星期四, 3月 25, 2010

昭和酒歌



昭和酒歌,那時代的日本酒場,沒有卡拉ok的時代



謹以這段昭和酒歌,送給一位有緣在香港和東京飲過多回的老酒友,老酒友生前最懷念就是那時代的東京。今晚天氣報告話氣溫又會降,老酒友則在靈堂跟老友話別。

人生自古誰無死,唯有飲者留其瓶 !

何伯,飲杯,安心上路 !

.

星期二, 3月 23, 2010

人生一夜‧ 屠酒會


《〆張鶴.純米吟釀》、《榮川.純米》、《瑞鷹》、《菊正宗.樽酒》是為日前春夏交替間,黃昏六時開始的一場屠酒會陣容。清酒愛好者看著陣容,喉嚨已有點吞口水的感覺。

當我從空運盒中抽出那支《榮川》十合大酒時,何止吞口水,簡直如在刀鞘中拔出名刀時的場面,久違了的好刀!久違了的《榮川》!記憶中上一回飲得此酒,已經是五年前了,這支產於福島縣、使用磐梯西山麓湧水釀造的日本酒,其水質之滑,令人難忘,將醇滑口感推至最高,則必須是十六度左右之室溫而飲,酒會中亮出第一本,是令席間人人飲下,齊發出讚嘆聲的好「仕込水」清酒。《榮川》在香港日式超市酒架上消失已久,今回多虧酒友攜來成全酒會,希望代理商看到此文能重新進口,擔保好銷,筆者無戲言。



飲了不少,面熱發微汗,好刀先作回鞘,我轉身便就拔出兩柄四合半裝已冷藏的《〆張鶴.純米吟釀》,手執如揮舞二刀流,斟個落花流水,朝日連峰湧水釀造的好酒,第一口酸味略出,置桌一會便愈來愈有狀態,似乎對紅酒有心得的酒友明顯對《〆張鶴.純米吟釀》鍾情,喜其回味和複雜口感,這是《榮川》雖有好水亦不及的。「村上春樹和安西水丸兩位愛飲〆張鶴,果然好識飲 !」酒友的感慨,也正是我的心中話語。



天色漸暗,屠酒在繼續,店長奉上燒鯖魚,我二話不說,便亮出十合裝九州熊本的《瑞鷹》,這阿蘇山區湧水釀造的清酒,一進口,真有性格,人人覺得有一種奇特的微鹹味,但越飲越順口,與燒魚也夾食,魚腥和醬油濃味搶口,但《瑞鷹》依然有酒味和感到水質之好。我和兩酒友想起第一次飲九州佐賀《七田》,一樣飲進第一口有這種微鹹味,可能是九州火山多,土質是關鍵。九州清酒真是有別本州,柔中帶剛,如一溫柔卻意志毅烈女子,另有一番性格。

酒會近尾聲,口腔需要刺激,就來幾支四合半裝的《菊正宗.樽酒》,日本酒度+5的辛口型清酒,冷飲甚鮮香,幾位說飲出荔枝味,實乃杉木香味,因酒曾放吉野杉木桶中存放。這是我飲過一般級數清酒中屬於好味之一,改變了我往日因賣價便宜而對《菊正宗》看不起的不敬,這是一隻有代表性,傳統日本酒味道的酒,作家遠藤周作晚年愛飲此酒,可能也是一種懷念往昔日本風情的投射。這樽酒的玻璃酒瓶甚漂亮,但跟日本的綠色瓶裝不同,這款瓶裝在日本市場乃《菊正宗辛口生酛酒》,原來港日有別。《樽酒》冷爽燗辛,今回結尾伴食一碗三文魚籽飯,令人人混亂的味覺回到人間。此時女酒友著夫君拿出剛剛私購的《白雪.純米》,這紙盒2L裝六甲長尾山系伏流水釀造之酒,我完全沒有說不的時間,已經人人在大啖飲,屠酒者情緒高漲多話,酒局已HIGH,《白雪》的現身便分分鐘如電影場面,復仇歌伎從三絃琴拔出一柄無色無相的利刃,突襲無招架力的醺醉武士。清酒飲過了量是不好玩的,到位便醉,絕不留情,那晚大家必有點體驗,屠酒不成便會被酒屠掉。



當晚有四大支《久屋島繩文水》座鎮,是拿來清口腔和間淡胃中之酒精。日本專業居酒屋在這細節上多備有酒廠供應的「仕込水」,拿來給客人飲用,這些好水不同一般的水,很柔滑,可以叫是一種無米無酒精的─清水是也,但非一般水。香港難有「仕込水」(《養命酒》曾推其釀造水《養命水》出來香港市場,我曾飲得但不易找),於是便找類似「仕込水」的日本天然湧水代替。在此我特別提出一個要點,千萬別購冷凍的,因為室溫飲對飲者口感絕無破壞,太冰冷的水進口腔,可能刺激了口水分泌,感覺也是怪怪的,似有酸味,正如同好水清酒在冷飲和室溫飲之別。



一酒友謂,該晚酒局那四大支好水,絕對很重要,令我想到假若好酒喻好刀,那席間提供之好水便如良好之護刀油。進而再靈光一閃,清酒根本也是水造成的,本無一物便是水,當有朝一日身體再沒有配額飲清酒時,那便飲好水吧!



後段席間,半醉酒友在認老輩份話題中,忽然提到已故日本昭和一代歌姬美空雲雀, 微醺耳畔似乎聽到她的名曲《愛燦燦》隨一陣風而至,這是一首長使日本酒場男女淚滿襟的名曲……… 雨潸潸、風散散、愛燦燦………,人生一夜,有緣共飲。人生って 不思議なものですね!

















《愛燦燦》





【2010/03/23 日報AM730 酒藏浪客 專欄撰稿】

星期二, 3月 16, 2010

昔風の酒「菊正宗」‧懷古の旅「春帆樓」


日本本州最南是下關(昔名馬關),跟九州相隔一水,馬關海峽上有架於兩岸的大橋,下有海底隧道貫穿,所謂九州、本州之別,在這裡並不明顯,只利用來作觀光賣點。這裡昔日便是長州藩,日本海軍兩大重藩之一,另一個是薩摩藩(今鹿兒島縣)。近期因NHK的電視劇《龍馬傳》,這位促成「薩長聯盟」的幕末維新志士又再成熱,他生前行走的地方,成為觀光熱點,除長崎市外,下關,是一個有認識坂本龍馬生平事跡的地方。題外話,今扮演「一刀流」劍術高手坂本龍馬(下左圖) 的福山雅治( 下右圖) 太「帥哥」了,美化了朦豬眼、大近視的坂本龍馬,找其真人的老照片來一看,人見人人微微咀笑。


下關有一地,必須一遊,就是唐戶區的「春帆樓」(文末下圖)。台灣島就是清朝大臣李鴻章,獲慈禧太后授全權代表,在「春帆樓」簽署「日清講和條約(馬關條約)」時割讓給日本的。甲午海戰是中日爭朝鮮管治權之戰,亦是日本野心染指亞洲的序幕,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歷史矣矣,真正的「春帆樓」,亦在二次大戰時被炸毀,只留下一塊題字春帆樓的木招牌,今存放在重建的「春帆樓」飯店旁,一所古樸仿舊式樓房中,這便是「日清講和紀念館」(文末下圖)。館內很簡幽,重點是重新布置出當日簽署條約時,會議廳內一桌一椅,更顯示各人物之座位官階(文末下圖)。

在紀念館內看到老照片,「春帆樓」昔日臨港口山丘上甚具氣派,但今天已經被前面填海之大樓所阻擋,現在「春帆樓」只是一間辦婚宴和高級河豚料理宴的飯店,客房不便宜,午膳會接待團體,來便宜點的河豚套餐,可能依然有中國遊人,邊食邊在罵李鴻章。冤屈呢!真正的罪人是慈禧太后,所謂統治者往往就是如此,做大官者則受人俸祿替人頂罪,屢見不鮮。其實清朝時,提出購買軍艦成立海軍的人正是李鴻章!在這兩幢建築外,有一條通往後山民房小徑,名「李鴻章道」(左圖),可以算是全日本,以中國人名字作道路名稱的唯一奇象,昔年簽條約中方拖拉時,曾有中國人在此開槍暗殺李鴻章,日人立道以紀念,委實不知攞景還是贈興,李鴻章公就此遺臭名於此,今天路牌旁只見幾名高僧之碑石,伴以幾隻烏鴉,可能因初春寒晨,鳥啼聲下更顯蕭瑟荒涼。

在「春帆樓」旅館右側的一面石碑的碑文,看到內容謂馬關海峽,乃內海咽喉,樓之所在地原係阿彌陀寺之墟,後曾開醫院和客館。甲午之役,六師連勝,清廷震駭,翌年3月,遣李鴻章至馬關,伯爵伊藤博文奉命以此樓為會見所。4月講和條約初成,而樓名喧傳於世………

「春帆樓」,現代日本人知道詳細者也稀,香港旅客亦少到,只在台灣旅人心中,留有抹不去的記憶。台灣日治五十年再至國民黨兵再登陸,一切皆從「春帆樓」開始,這段歷史,今天中日政府俱低調,何以見得?我想購一件紀念品,竟也欠奉,見微知著,觀光點不設賣紀念品的地方,在日本都算怪異吧!心中戚戚然離開此地時,寒風中似聽到阿彌陀寺僧侶的頌經聲,在石碑下隱隱傳來,普渡著各位有限時空中的無限旅人。

下關的河豚料理店滿街,乃盛產之地。河豚全宴我只喜歡魚皮和薄切刺身,或者炸肥美魚腩也可接受,其他的炊物 (粥),火鍋和白子(精子),都不是我那杯茶,至於將河豚鰭微烤放進熱清酒中之舉,拜託不要拿給我嘗,這只是平價清酒收高價錢的玩意,香嗎?根本一點都不香,是腥味混進劣熱清酒中而已,好酒切勿如此弄。

拿河豚皮和薄切,伴傳統純米香清酒會最出色,我記起文學家遠藤周作先生(《深河》作者),寫及在九州城下町,到那叫作「人吉」的城鎮作懷古之旅時,在投宿旅館窗前夕暮景色下,啜飲的一款清酒,那有吉野杉木香味之辛口《菊正宗.樽酒》(頂上圖),就是那種令人懷念之昔風清酒之味(文中老先生抱怨說,日本酒變甜了,根本不算是真正日本酒)。

也許有一天,無論是「傳統清酒の味」還是「春帆樓」,都會被人們忘記吧。












【2010/03/16 AM730 酒藏浪客 專欄撰稿】

星期二, 3月 09, 2010

古酒、花彫,日本刀、中國劍


日前,上「古酒論」,一間在銅鑼灣近時代廣場的樓上店,主賣日本古酒,是清酒中的一類儲存酒,一些酒造將釀好的清酒再經處理,在工廠內悉心存放多年,便成古酒,酒身顏色轉深黃,已經再不是清澈透明如水色之清酒了,酒精濃度亦提高了一點,多在16至18度,酒味濃郁和甘口,日本酒度的負數值很大。有一些酒造是拿清酒來當仕込水「釀造水」,來依過程再釀酒,酒成再悉心存放,這種便是古酒中的「貴釀酒」,酒身呈深啡色。日本有一些酒造,專攻古酒方面發展,更有將古酒存放在橡木桶中,如威士忌般吸取木香,出來的酒味不像米酒,倒似西方的雪莉甜酒,完全似餐後酒,帶領出一個豐盛圓滿美好的一餐。

這些古酒試飲中,一瓶《華鳩八年熟成古酒甲ボトル》(左圖),可以媲美中國陳年花彫,根本就是日本花彫 (黃酒)。神奇在只存8年,味道竟然接近25年30年的陳年中國花彫,這就不簡單了。

日本古酒的酒味、顏色,與花彫接近,還有是醇,這點在中國花彫身上,則是一個不穩定的問題,而且現代花彫生產,也不及昔日的花彫出色和水準穩定。這點是一個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令中國人在專注執著上,失去昔日態度,如近代只顧利益而不顧水準的事件,屢見不鮮,在此不再作多提,大家心裡有數。

當天我嘗了多杯《華鳩八年熟成古酒》,微醺下略有感嘆,這有如中國刀劍鑄造,原本一度很輝煌,但日本在明代時已經超越了,明朝上下所攜的多是日本刀,可見日本刀之鑄造功夫,深得識貨者愛戴。日本這個民族,在製造東西上的執念和嚴謹,一度是美談,所以這種日本花彫酒,質素上分分鐘比中國產花彫令飲者安心,因為日本酒工業,依然有一批傳統者把關,一切都是古老的一代一代傳承,斷不會因為利潤而去做出任何對酒質有不保的事。這好比面前有兩柄現代鑄造的刀劍,一柄日本製造之武士刀,一柄精美之中國劍,要你選一柄上陣生死決鬥,那會選哪一柄呢?在誰可靠便更能保命下,人人必選日本刀,這不是不愛國,這是現實,生死攸關,就是如此實際。飲酒不醇會傷身,當飲者現實地選擇日本古酒而棄中國花彫,也同樣是直接和實際心態,信任上找一個安心。

但日本人的嚴謹,死門卻在於擴充領域,去做天下第一的心態,這可叫做「島國心態」,或許是日本古代戰國時期殘留的基因,「擴張」便是其使命似的,日本人半世紀前犯下彌天大錯,也正正是因為這種特質。

直至現代社會商業戰爭時,日本人很快便從廢墟中爬起來,出產的東西席捲全球,被商業世界喻為日本武士(03)精神不死,一個島國令眾多大國汗顏,何等虛榮!但近期以日本武士甲冑頭盔做標誌的「豐田汽車」,卻終於在國際市場犯下大錯,是那一心取得世界第一大車廠的擴充惡果,「天下第一」之誘惑下,放棄了嚴謹傳統,禍及本家,武士也要焦頭爛額,成為一穿破頭盔的日本武士。藩主出來流淚道歉謝罪,這場面令人想起一段一段日本的近代史………

搞盛世和做大國並不是必須的,一切虛榮和光環,都只是一劑令人興奮的毒品,久用必出禍。做人好、辦事業好、經營酒莊好、某地區政府好、一個國家好,最重要是嚴謹守勢,不要一味去大吹大擂、失去本份。否則好的傳統失去了,就會如擁有金漆招牌的日本刀,不及一柄歐洲冷鋼刀的時候,如黑澤明的電影畫面,武士佇立在陣陣焦煙之城樓上,手執斷劍泣青山,殘陽如血。


【2010/03/09 AM730 酒藏浪客 專欄撰稿】

星期五, 3月 05, 2010

遠藤周作 喜歡的清酒


日本故著名作家 遠藤周作 先生(《深河》作者)生前最喜歡的清酒就是這款有杉木香味之辛口清酒 菊正宗 樽酒,其書《狐狸庵食道樂》中多次提及

「樽酒」は吉野杉の爽やかな香りが特徴の本格辛口本醸造酒です

星期二, 3月 02, 2010

燒酌國度中的超好水清酒《靈山》


春節走了一轉日本九州,在福岡嘗到久違了的屋台風味。屋台是日本的街頭大排檔,在福岡很著名,而屋台食物中,首席代表必屬「關東煮」,次而是「燒鳥」,這個並不是說屋台的「關東煮」最好味,但卻是最有風味,而且春夏秋冬都有不同食感。春嘗清酒夏飲啤,秋伴燒酌冬來燗,這是我體會出來的飲酒配食「關東煮」之最佳風味,人生能嘗盡這春夏秋冬,便能體會到,何以這種庶民雜煮能久盛不衰,其實不是食味道,是食一份情懷,這應該是壽司和刺身外,最富日本風情的食物。至於屋台是否因街邊檔而價錢便宜,老實說,挺貴呢!

九州可不是找清酒飲的地域,這裡是燒酌之鄉,產地和大本營,各城鎮中的酒類販賣店,大排大排對街的,俱擺放著各式各地燒酌(上右圖),至於清酒則放置在深處的架上,品種一點也不多,我見到的,多是傳統大酒廠品牌,和一些老牌清酒,例如《菊水》、《月桂冠》、《醉心》、《大關》………等,極品的頂多見到《久保田.萬壽》,紙盒裝清酒亦常見,所以我購得一大盒香港難有的《月》,在香港的日資百貨公司酒部,清酒品牌,都比九州陳列的多很多,所以九州佐賀縣產的《七田》清酒,能打上清酒排行榜內,更在海外闖出名堂,委實是異數。

在南部熊本縣時,晚餐選了一間連鎖居酒屋,名稱「十德や」,や即是屋,坐下來見這間店供應《惠比壽》生啤,二話不說,當然先來一杯捧場。再在餐牌中看到有一些清酒,其中有一地酒(該地方產清酒),有一欄頗引起我興趣,詳細讀介紹,是熊本縣南阿蘇產的純米《靈山》,使用阿蘇山之名水百選「白川の水」【註】釀造,五百円一盒(左圖),我便叫來一盒品嘗。因為在下午時,我曾在便利店購飲一樽「白川之自然水」來飲,進口相當柔滑,絕對是好水,拿來釀清酒,做仕込水就應該有一定水準。很「萌」的女侍應奉上一酒盒,盒上置陶瓷杯子,將純米《靈山》傾進至滿杯,瀉出到盒中,算是一種「豪」給客人的心理。酒是冷藏的,一進口果然好酒,口感很滑和偏甘口,是便宜清酒中的好貨色,市場上一支一升瓶只售2,300円,約港幣二百元以下之酒,其好飲主因是有好水,但此酒似乎冷飲比室溫飲好味,冷飲時爽口,置久反而酸味出現,可能是米方面的問題,但在此酒的評價上,我私下是喜歡的,是值得找來一飲的日本酒,但遍找不獲,在各賣酒店中俱不見清酒《靈山》(上左圖),實屬憾事。日文上,此酒使用 「れいざん(霊山)」,網上搜尋時必須注意寫法,是熊本.阿蘇の地酒,山村酒造合名会社釀製。其另一特別之處,是有900ml瓶裝的(見上左圖),一般的清酒比較少見這容量。

各位讀者,此清酒在香港飲到的機會甚微,記下此「銘柄」 (酒名),到九州熊本時必須找來一嘗,在芸芸燒酌國度中,竟然走出一支如此出色的清酒《靈山》,可能其名因受澤阿蘇火山(左圖),喻有山則靈,我則覺得有水更成,成好仕込水之酒。這回再一次證明釀造清酒,好水真的比好米更佔重要。而清酒能稱日本酒的,必須是日本本土水源和種米釀成的,山和水就是靈魂精髓所在。還有,往日本跑時要留意,地酒臥虎藏龍,隨時有驚喜。



【註】九州熊本縣南阿蘇白川水源(下圖),日本名水百選,水的透明度和水的優質度,是日本名水首選。

【2010/03/02 AM730 酒藏浪客 專欄撰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