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月 09, 2010

室溫飲《久保田.萬壽》雜記



期待已久來一趟室溫飲《久保田.萬壽》(01),終於日前成事,約得酒友兩名加上其弟共三人。我負責去購酒,當然是一升瓶裝,因為支持環保,付過錢後,便從一臉笑容的酒部美少女員工手上,接過這盛放在大酒盒內的《萬壽》,酒盒印刷算精美,燙上金字「久保田」,我赤手抱著它便往料理店進發。穿梭銅鑼灣鬧市時,我當下體會到,女士們要放一個昂貴手袋傍身的感受,因為有不少懂得飲清酒的途人.對我手抱著的這盒清酒投以注目,手抱這瓶千多元的清酒王已經如此,一個幾十萬的手袋,更一定感到何等虛榮。浮世如斯,我也只消享受這幾分鐘的虛榮一番,這亦是做買手的花紅,比飲酒多了一點額外感受。

清、滑、醇、香(米香)和在喉中餘韻十足,就是《久保田.萬壽》的魅力,室溫飲也可能要更細緻注意溫度,最宜在冷藏庫取出來置室溫中,當瓶身出了不少倒汗水,但依然感覺瓶是涼涼凍的時間開始飲,似乎比後期完全室溫飲爽口,而且比冷凍飲少了酸味,進口更醇厚,飲溫在15度左右似乎最佳,但也不一定要如此執著,將冷凍了的從凍飲一直飲至常溫,中間之口感變化,也別有一種風味,好如女子濃妝淡妝之不同風韻,酒若女人也不獨是紅酒的專利,好清酒同樣如是,但可能清酒更表現出東方女子的含蓄韻味。

席間酒友談及《白雪 純米》,這百多元的超班紙盒清酒,她當然不及《久保田.萬壽》般餘韻十足,但以其價錢和入口感覺,則絕對抵飲超值,而且《久保田.萬壽》可不是能次次享用呢!一比九倍的消費,除非是發了財吧。況且很多時身家和金錢多了的人,容易得到,卻失去了這種渴望品嘗的醞釀過程,這有如成長於貧困家庭的兒童,人人都懷念食到大塊叉燒的味道,富家兒童便沒有這個味道的絲絲懷念,味道與感受,跟金錢是拉不上絕對關係的。我覺得一切食物和美酒的味道,在思念和懷念的過程中是最美味的,往往比擺在面前的酒食更好味似的。說起紙盒《白雪 純米》,如是我聞,香港已經斷了貨,要品嘗也只有等供應商再進貨,他們可能也莫名其妙何以忽然熱賣………咮!

是晚飲《萬壽》時亦有伴食鮪刺身,其他山葵八爪魚和螢火魷魚仔鹽辛皆置桌上,酒友開心至極,因全是伴清酒恩物,最意外是一味鯛刺身薄切,咬口中竟然幽香無比,這類鯛有分香港貨或日本貨,日本鯛當然好,但一尾匪貴,香港鯛有時遇上好品質的遠洋海魚,也不差,只是日人口尖不日本鯛不食。港式日本料理則多數使用香港鯛,今回我們走運遇上好魚,再加上廚師放血功夫到家,變成這碟美味薄切,「鯛」就是我們叫的「」魚。這《萬壽》伴以日本河豚(雞胞魚)薄切,也應該有好效果,但可能我會更愛其魚皮醋物,可惜河豚在香港是禁品,閣下假如曾在香港,嘗到日本廚師弄的日本河豚全宴,可別太張揚啊!

同桌酒友的弟弟完全不碰那碟鮪刺身(02),他稱加入了一個全球抗議濫捕及罷吃鮪的聯盟,堅持不食,席間我尊重他的堅持,他亦尊重各人的享用權利,我受不了這鮪赤身部分和清酒的美味引誘,一邊食,一邊稱假如有朝再沒有鮪,可能我們應該不再飲清酒,因欠缺了一方,都沒有那種極緻味道,那比飲酒沒有夾檔酒友更苦,倒不如仿效古人,沒有了知音,便不再撫琴而奏,無鮪飲清酒,不飲也罷。

鮪是必須保育的,是上天賜予人類的美食,我不支持現在因財貪婪的濫捕,君子愛食但必須捕之有道,情願小量賣貴價,也不要大量地廉價。現在刮空海洋式的網捕,大小鮪都上網,這是不好的捕捉法,必須改善,否則人類只會愈來愈少人間美食。再者,香港人素來只愛三文魚,故請商人莫因宣傳手段,而誘港人大啖之,將鮪保持在低調位置會比較好。不斷寫鮪,就是まぐろ,吞拿魚是也!




【2010/02/09 AM730 酒藏浪客 專欄撰稿】

12 則留言:

crystal 說...

哇,看起來好好喝的感覺…台灣的city super有進久保田的酒,但萬壽也真的貴,即然如此美味,便想存錢去進一瓶來嘗嘗^^
久保田其它的酒亦美味??
我在台灣也是找不到「白雪 純米」,問了店員竟跟我說沒聽過…害我哭笑不得…

crystal 說...

不好意思,我剛才問了蠢問題,我看了你的另一篇「盒隱唐風 ─ 久保田」,大致有點了解了,我想慢慢一瓶瓶買回來試^^

(katana ) 草草一刀 說...

飲就飲萬壽吧︿碧壽是山廢酒,直肌燗溫飲。白雪 純米︿是老、大的酒造,但都不是今天被捧的日本酒,所以沒有人留意

crystal 說...

山廢酒?特別的酵母釀造出來的嗎??我是喝不慣溫酒,但…也許哪天喝到好的^^??
台灣專門進清酒的店家,一隻手都數得出來,很可惜,但又不可能常跑日本。
今天買了玉乃光 冷藏酒 純米吟釀,小失望,入喉會刺(我室溫飲)冰了也沒進步多少…上星期買的七田還是好得多。

Julian Tse 說...

新update,《白雪.純米》又返左貨喇,我入左一盒~~~
另,今天飲了支《出羽纓.雄町.純米吟釀》及《蓬萊泉.純米吟釀》。
《出羽纓.雄町.純米吟釀》初室溫飲頗有酸氣,未知是否與雄町米有關,不過據友人所講現已沒了純種雄町半了,冷凍飲酸味沒了,頗不俗;《蓬萊泉.純米吟釀》室溫及冷凍均沒有酸味,也很好味的,在今晚的餐廳也只賣三百多,也不算貴了。

Julian 說...

刀兄,新春快樂呀,祝事事如意,身體健康!

今晚在尖咀某老牌日本餐廳中晚飯,竟然遇上了〆張鶴《純》純米吟釀!

配上雞泡魚干及漬物,飲個不停。真是好好飲,很順喉,極有運的說!

(katana ) 草草一刀 說...

〆張鶴《純》,被你遇上,真好運氣.....

將來有機會訂到〆張鶴和14代時,開局叫埋你,

Julian 說...

先謝謝,記得要叫我呀,想跟刀兄學野好耐!

小弟該晚特意向侍者問是那位代理賣的,他回說是真澄的代理,這樣應較容易找吧。

我想下次見到那個代理姐姐時必要問她!

講樣神秘的,其實我都係華山一員呢

(katana ) 草草一刀 說...

那應該是散貨取回,似乎他們亦曾供應中環某高級日本鮨店,但二支〆張鶴已經賣光,你問問代理姐姐吧。因為我依然在樂天上找不回那能送運酒海外的清酒賣店,頭痛。
華山,我少上,我明,但我有一友是常客,時常在日本古武術中討論吹水。言則閣下是武林中人了,對嗎! 哪我打揖為敬.....>_-

Julian 說...

刀兄,小弟也先行個禮 =)。細佬只係武林一小後輩,正慢慢學習而已

我現在都很少上去吹水了,也許心態變了,好似古人話齋「吾非故我」吧!

今晚我會到sogo,希望會撞到她吧!

Kwok 說...

請問在香港島在哪裹買會較平呢? 謝謝!

(katana ) 草草一刀 說...

去時代廣場地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