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0月 04, 2011

大阪屠酒會‧微醺夜尖中


秋風起,酒癮來,910「秋の陣屠酒」選了在「大阪日本料理」和室中舉行,雖然和風換來腰痛,但坐在地上卻令眾人放鬆,比坐椅上明顯多言,也是很神奇的一種環境心理,間接令氣氛很易高漲,腰痛都值得的。

屠酒會寫多了,不外是飲到什麼清酒,那些酒如何味道,諸如此類的描述。今回最特別的不是酒,能把今回眾多出色難覓好酒風頭搶去的竟然是一樽「水」,俺這兩年在本欄談及不少,但香港一直難見到的清酒仕込水,終於現身,今回屠酒成目光焦點,與同場的幻之銘柄《綠川》三酒,同時吸引著俺的手中杯去酙飲。

水乃山形縣《白露垂珠仕入水》,出羽三山300米深層地下水,清酒《白露垂珠》之採用水,多得供應商兼酒友伍兄引進香港,並拿來今回酒會上予一人一支720ML伴飲,哇!如此好水伴酒比美女伴酒,也不讓多遑。這就及得上東京的清酒吧和專業居酒屋的感覺了,終於在香港飲到仕込水,真開心。

神級好水當然有神級幻酒同場,新潟縣魚沼《綠川》三酒,《雪洞貯蔵酒‧緑》有仙子下凡的漂逸口感,純米吟釀和本釀造俱是神兵兼比較難購得之地酒,是屠酒會中得好評最多之銘柄,亦大敗不少所謂名酒和貴酒,俺評價是:「《綠川》真清酒也,未嚐之,未知日本酒真味也!」

另當晚出現了數瓶很值得推介的清酒,第一瓶是《天吹‧純米吟釀‧愛山》,其瞿麥花(漫山粉紅的撫子花)酵母很特別,配上愛山酒米,成為出色清酒,是餘香出現蜜瓜或西瓜皮味的好酒,另一瓶出現此類餘味的是一瓶限定酒,是《出羽桜‧桜花吟釀誕生30週年紀念版》,俺代收藏在冰箱多月,今回出鞘,乃酒藏一滴入魂之佳作,只此一瓶,再會無期!再來是《天領‧天祿拜領‧大吟醸》山田錦酒米佳作,亦有好水,配鮪和油金剌身,直迫俺曾提及昔年《久保田‧萬壽》全盛期,一口酒一口鮪,口腔出現第六味USAMI的豐盛鮮味。而酒友岐魂君千里迢迢從日本鳥取取回的《千代むすび‧大吟醸‧斗瓶囲雫酒》和《千代むすび‧大吟釀‧極樂》,後者更是人人搶要的精緻「鬼太郎」酒盒,因為鳥取縣緊鄰島根縣,著名漫畫「鬼太郎」作者水木茂出生在鳥取,而島根地方是昔日「出雲古國」,此地常在日本神話中出現,傳說有許多神靈居住於此。所以神神怪怪神話之地懷孕育出「鬼太郎」之父,故地酒特以記念,成旅人手信,岐魂君對日本酒很了解,年中曾往出雲大社和鳥取朝聖,取回什有意思的好酒,大家口福不淺,亦引發一場搞笑的空置酒盒酒瓶爭奪戰。

有一精美桐箱作酒盒的清酒亦是提供仕込水之酒友伍兄携來刺客酒,新潟佐渡島「尾畑酒造」的《真野鶴‧純米吟釀》,此酒在上回在富豪酒店之「日本清酒文化唎酒研討會」上曾現,今突然重遇,真爽,可多飲幾杯,佐渡島之酒不易見的呢!但那漂亮的桐箱是誰取了,俺微醺中忘記了去搶盒,唉~呀~呀~ 還我盒來,俺刀下不留人,一笑!

文終想多謝「大阪日本料理」老闆曾先生給予屠酒會眾能以優惠價錢品嚐到優質傳統和食。我輩人對尖沙咀此店不陌生,早年是英雄地,黃毛小子跟大哥老闆輩上大阪,是開眼見識的日子,稀有的日本料理,記憶屹立已有三十年,老店就是食一份情懷,傳統的地方。重臨大阪,俺想當年亦感慨良多,昔日的日本店就是如此模樣的,不是今天的新派裝修到像一間西餐廳。

閱 李長聲先生書中撰文,「大阪」古時寫成「大坂」的,「坂」拆字成士反,藩士造反,大忌也,改寫成「阪」。不到你不信,坂本龍馬,就是一名士反,巧合還是宿命呢,真有趣。而「曾」與「憎」同音,各位看倌,心照啦!


後記: 當夜有俺二愛《靈山》和地震後之《榮川》,局後更眾微醺夜尖中,友引登樓往一隱密日式酒吧,下回再談。




2 則留言:

tongchen@seattle 說...

welcome you to visit me
http://blog.sina.com.cn/usstamps

marimo 說...

銅鑼灣Sogo的清酒節有你喜愛的森伊藏,我知道這是可遇不可求的幻之燒酎,可是二千多元一瓶,實在負擔不起,有空你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