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6月 27, 2016

長桌一壺酒 ,男兒方寸心

2016.06.19
 飲食男女專欄
 草草一刀 •長桌一壺酒 ,男兒方寸心



日本酒,一邊廂玩脫亞入歐,連SAKE都寫 RICE WINE(見圖)真的是想向葡萄酒看齊,一分春色格局,那將來餐桌上便多了一種WINE選擇了。使用餐酒高腳玻璃杯來品飲只是前奏,終於日本陶藝家又弄出一只「有田燒」高腳陶瓷餐酒杯,飲RICE WINE專用(見圖),問你暈未?日本人當一旦跟你來認真時,往往令人驚訝萬分,這個國家不可輕視,地小卻志大,對人類有一定影響,並沒有形容錯,更者,日本文化就是一直在演變的唐朝文代,他們才是傳承正宗。
一邊廂大玩懷古,酒皿全使用上古撲陶器,在看近期稍有趣味的日劇〈東京sentimental〉中,便時常有一幕男主角去光顧蕎麥麵店找街坊店主飲清酒,一人酒壺一杯酒,你有你飲訴心中情和彆扭,一時店主幫男主角酙酒,真是長桌一壺酒,男兒方寸心,日本人就是喜歡如此一人去相熟的店飲酒放鬆。

至於此段戲,俺隱隱看到弦外之音,何以不是去有媽媽桑酒吧卻來蕎麥麵店找男店主飲悶酒實可能暗示男主角跟店長有眾道情誼,因男主角雖然喜歡追女生,也離了兩次婚,但似乎他回到蕎麥麵店時心情最自然和安心,怪不得對著女人、女生,次次都弄出一場又一場哭笑難分或表錯情結局而收場,根本是昔日本電影男人之苦〉寅次郎的致意版,而人物造形也借來昔年著名動漫doctor Slump & Arare 港譯 IQ博士 & 雲,男主角之外貌就似足靓仔版IQ博士,而店中助手索性就叫Arare,漢字就是茜」,俺第一次看時已微笑,兩人對話很像當年小雲激死阿博士,十足頂心杉。

而且此部日劇的結尾獨白有時是很文藝和意境甚深,例如:「花發多風雨,人生足別離」,則來自唐詩「勸君金屈卮,滿酌不須辭。花發多風雨,人生足別離。」知天命的人都知道,人間悲歡離合,全看因緣,而苦苦的追求,得到的往往是事與願違的痛苦,故佛家有云:「怨憎會,愛別離」講得就是這回事。此乃勸酒詩,讓美酒忘卻人生悲歡離合吧! 香港產電視劇若寫出如此對白,可能被監製大人剷」吧!

題外一下,有支清酒,香港有賣,銘柄就是茜さす〉,俺曾飲,你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