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2月 04, 2012

深秋東京幾場酒,懷緬過去多回醉


自從日圓狂升,東京什麼都貴,唯飲食依然是比香港便宜,食物和清酒質素之好更是不在話下。

秋田名酒「斎彌商店」出品《雪之茅舍》,終於在池袋居酒屋「鳥定」嚐到,那一升瓶乃山廢純米酒,比較甘口順喉(+1),不愧秋田流,配上雞泡魚皮醋物和一種三文魚頭骨 (冰頭)弄碎混以酸梅醬,放在青瓜絲面,伴清酒很爽,正合剛飽食和牛燒肉的我們眾,很快使乾了一瓶,日本侍應好像很驚訝似的,何以外人飲日本酒如此凶,而觀全店也只有兩三銘柄可選擇,看到酒場中日本酒已經不列為暢銷酒類,說明了日本人荷包的日圓難復當年厚厚一疊,飲酒都左算又計,那稍貴的日本酒必被買醉者棄於選擇之外。

食店少清酒選擇亦不止上述,我們在另一所居酒屋亦同樣遇上,門前一升瓶列陣什壯觀,誰知叫女侍一問,清酒只有《一ノ蔵》和《獺祭》二者選擇,俺當然選了宮城縣《一ノ蔵》比較穩陣。品飲時,劍友皆謂在日本本土品嚐的日本酒,真是什麼銘柄都是明顯好味的,在香港品飲則難以如此。這一定是經過貨櫃運輸的清酒在途中溫度變化,令酒質不及日本的新鮮,所以在日本狂飲清酒亦成一場樂趣。
狂飲亦當然喪買,去到賣清酒的店便如頑童進入兒童天地,看到琳瑯滿目各地清酒,委實樂透,這瓶好,那瓶罕見,這便宜,那超值,終於掃了十一瓶,其中應該佐賀縣《天山 螢川 純米大吟釀》是香港少見的,日後再寫品後報告,仕込水「螢之里」乃名水百選好水,「天山酒造」令人有信心,人人皆欲購。但俺最開心是見到久違了十三年的鳥取縣名酒《諏訪泉》,取了一瓶阿波山田錦米釀製的秋酒,酒度有+7.5度,辛口酒,日前拿來品飲,伴燒明太子是絕伴之,連幾位資深酒師都說很久沒有在香港見到此銘柄了,俺念念不忘《諏訪泉》是十三年前的一邊品嚐一邊閱「武田信玄」那組「風林火山」叢書,開始有講 武田信玄 和愛妾 湖衣姬 的浪漫故事,而那湖所指便是「諏訪湖」,諏訪此地名便植入了腦海中,品酒看故事,幻想一輪美女與武將,是挺好感覺的,而且當年NHK大河劇有拍攝這「武田信玄」故事,飾演 湖衣姬的女藝人是 南野陽子,當年美人也,長相有點像年輕時代的 小泉今日子,現她在已經很少露面,反而老來的 小泉今日子卻什吃香,成為演技派女優,真的是時也命也。總之一見到《諏訪泉》便連串記憶跑出來,俺依舊留存有一本昔年的 南野陽子 寫真集,這是俺輩的青春偶像時代印記,舊書已經升值了不少呢!

日本找清酒嚐還是最好往清酒吧,地酒品種會有很多選擇,至於居酒屋則不會備有太多種類,犯本呢,平日不會有多少日本酒客選清酒,這就是現實,人窮買醉飲低級燒酎比低級清酒更划算,燒酎酒精度是清酒一倍以上,怎樣都會快點有酒意。在日本人氣居酒屋中的播放歌曲最爽意,首首懷舊昭和名曲,吾輩瑯瑯上口,後輩亦覺好聽,酒則一杯再一杯,管它生啤還是清酒,燒酎也不拘,俺廿多年前就是如此在日本做飲食男女,那些就是昔年曾伴我共醉的歌曲。

今回在池袋,俺重回那廿多年前曾光顧的小酒吧,媽媽桑已經成為老媽媽,吧頭坐著兩老男一老女飲者,媽媽桑賣口乖說俺面善,俺只好請她們飲一杯。.這時音樂播放出 河合奈保子 的 《十六夜物語》,俺陶醉在過去,這種日子的生活豈止十六夜呢!

南野陽子、小泉今日子、河合奈保子……等什麼什麼「子」皆成昔日黃花,那吾輩老哈日亦只能緬懷過去失落了的清純偶像時代好日子,乾一杯!東京,乾一杯!池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