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0月 13, 2013

鴨川納涼床不常開 ,屠酒會不常來,京都之旅豈能不再來!





「屠酒會」選了在長月(ながつき),即西曆9月,在京都鴨川納涼床舉行了第廿二回。所謂納涼床,乃京都夏風情一種,川畔料理店的納涼床營業,年年以9月最後一天作終,便來年5月再見。今回香港飲者十九眾在26日黃昏抵達,飲個長夜,不亦樂乎,散局醉步先斗町,直赴四条通,佇立在鴨川橋上回望氣氛十足的一列長長燈火通明的納涼床,有飲者謂看到 半澤直樹呢!她可能醉了。(真正近期大紅日劇《半澤直樹》亦曾在鴨川納涼床取景,只是在另一段,但氣氛場景依然相像。)


以下來一些當晚酒事記,給予未能與俺成行者分享一下:




 一柄朝日鷹,一出鬼神驚

當天選酒之中,最便宜兩柄,分別是一升瓶《朝日鷹》和《桂月‧銀盃》,桂月不堪回首了,經此一役會成後會無期酒,一切都只是一場暢銷小說之傳說。至於《朝日鷹》,是山形縣「高木酒造」出品,即是神銘《十四代》同一酒藏的另一系列產酒,走便宜路線的。似乎曾飲《十四代》系列的香港人什多,而曾品嚐《朝日鷹》者稀矣!

此柄本釀造,不曉得是否有自然湧水─「櫻清水」做仕込水,加上優良技術,釀出如此良好的酒。俺覺得有點像在品飲《十四代‧本丸》的影子,但《朝日鷹》的價錢只是二千五百丹一升瓶,那還需要再寫什麼嗎?真是,來記如此神化描述最合:

「一支穿雲箭,萬千兄弟來相見。
  一柄朝日鷹,飲者競杯勝神兵。」





龍力大吟醸生秋酒一出,盡令一席神兵黯然失色

全銘是:「《龍力》生大吟醸‧米のささやき‧ひやおろし」,依女藏人所說「米のささやき是米的細語、呢喃之意。由來是,藏人在釀酒時,可以邊聽到米的細語、呢喃,跟米做心靈的對話。」很軟綿綿的形容,飲進一口眾飲者皆口中出現呢喃,好味~好好味~好新鮮。一樽毫無任何酒精臭的出色生酒,香、甜、鮮、醇,夫復何求。俺品飲不少清酒,此酒印象極深,只有早前經資深酒友分享手上珍藏的《鳳凰美田》生大吟醸,味道和口感能相若。清酒進喉感覺良好的比較稀有,此兩銘生酒大吟釀是值得一記的。


《龍力》生大吟醸秋酒,香港沒有的,我們有幸獲酒藏專誠以冷藏運輸,25日送抵京都投宿之飯店,收到打開時在手中依然是冰凍的,俺再即放進冰箱待翌日。所以此酒可以謂從酒庫直至到納涼床品嚐時,都一直保持在冷凍狀態,沒有經歷從冷置回室溫,又再放冰箱,又取出回室溫如此反復過程狀態,是關鍵性一環,何以本酒如斯好味道,再者排此酒在當晚第一酒,那便大大令一席神兵盡失色之原因了。





大七の頌歌,梨香撲鼻哥

《大七》出品素來不是省油的燈,《頌歌‧純米大吟釀》在香港就算有售都不便宜和少見。今回訂來一嚐,開栓斟進剛購得之明治年間清酒「片口」時,酒香四溢,倒杯中湊鼻,上立香是幽幽梨香,恨當時沒大紅酒玻璃杯,否則梨味酒香必更顯現,醇香順滑,比《箕輪門》清,口感沒有了濃米香,不喜歡《箕輪門》的飲者「屠之花一號」倒折服於《頌歌》,而喜歡《箕輪門》的飲者「屠之花五號」則依然捧回《箕輪門》的場,但不拒絕一杯又一杯來《頌歌》。
 



大敗一邪雙飛的京屠「三絕掌」

上列三銘被俺喻為京屠「三絕掌」,那武俠粵語殘片《如來神掌》中的《一邪雙飛三絕掌》故事,「三絕掌」傳人天地人三魔,以奇門暗器「霹靂銀梳」重創江湖的「火雲邪神」古漢魂,大敗「無定飛環」孫碧玲和「九索飛鈴」柳飄飄。俺戲謔「一邪」便是「榮川酒造」最高出品《榮四郎‧壜囲い原酒・大吟醸》,「雙飛」則是那孖樽豪華盒裝之《田酒》─「山田錦の父山田穗‧純米大吟醸 山田錦の母短稈渡船‧純米大吟醸」,本土價兩支共萬六丹。一邪對於俺尚有點情意結,可能再試。而「雙飛」就是大喊「還我錢來」一類後回無期酒了。




京都鴨川納涼床屠酒會之旅,尚有不少酒事以外的趣味性紀行,想感受一下古都夏風情,明年9月,取假來一敞吧,這間店納涼床40人是可以容納的,而且提議來一天自攜清酒、京都漬物、鯖棒壽司等,在鴨川提畔下午飲至黃昏,因為今次看到不少本地人如此享樂和痛快地腳浸河水中納涼,真是快哉!

鴨川納涼床不常開 ,屠酒會不常來,京都之旅豈能不再來!


-------------------------------------------------------------------------------------------------------------

其實下面隻歌先至係我覺得更夾的,但從俗便來首 "何日君再來",假如有人喜歡下面一歌,則我深信你已經了解了京都鴨川代表什麼了......殘念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