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月 28, 2014

遇上神話中的《稲田姫》



蛇年將盡,馬年快臨,那來篇斬大蛇故事作結,也算一場了斷吧!而香港面對迎來的奔馬,左中右奔向不明,況且已經出現天人五衰 (1) 

至於講斬大蛇故事前,先說日本鳥取縣著名景點除了沙丘,水晶梨亦是香港人熟悉的,而清酒銘柄在記憶中比較深印象是《諏訪泉》,因為閱讀了整套「武田信玄之風林火山」,諏訪湖和美麗的人物湖衣姬,令人著迷,昔日日本NHK拍攝時是起用 南野陽子演湖衣姬,那粒銷魂痣迷倒不少觀眾,但她似乎其後再沒有什麼運,星途浮沉,嫁人去了。當年香港新開張的CITY SUPER清酒部有引進《諏訪泉》,味道不俗,但後來再沒有繼續,逐漸被淡忘,直至前年十一月才能在東京購得一支回港品嚐,依舊不錯,值得留意的清酒。 

另一款鳥取銘柄在前兩年因為岐魂兄引入,開始被香港飲者留意,大家記得《千代むすび(千代之結緣)》嗎?尤其是那選用「強力」酒米的系列清酒,酒色微黃,進口感覺強勁有性格,有別廣被採用之「山田錦」酒米,反而日本唎酒師友人卻喜歡「強力」酒米釀造的清酒,貪其令口感有新味覺,伴食燒物明顯比較有勁。但《千代むすび》緣份似乎慢慢散失,而鳥取縣清酒亦逐漸在香港不復當年之光輝。

最近竟然遇上一銘柄《稲田姫》,鳥取地酒排位尚算前,傳統風味酒一類,當近來大量品飲那類碳酸口感的甘口酒,忽然來記回歸傳統,很懷舊。當天先接觸其大吟醸級酒,必須注意冷凍溫度不足夠是不會出現良好口味的,並不宜室溫品飲。聞此酒造「稲田本店」有採用「強力」酒米,那亦勾起了欲一試的念頭,比較一下《千代むすび》好,抑或《稲田姫》更勝一籌。聞農曆年假期後銅鑼灣日本百貨公司地庫會有清酒展銷,《稲田姫》會現真身。

《稲田姫》是神話故事中人物,斬殺八岐大蛇的 須佐之男,他乃天照大神之弟,根據《古事記》上卷之記載,是被高天原八百萬眾神放逐下降至出雲國肥河上游,遇大山津見神之子 足名椎、其妻 手名椎、其女 櫛名田比賣等人相擁而泣。一問知此對夫婦原有八個女兒,但高志之八岐大蛇年年來犯,每年吃掉一個女兒,只剩一個 櫛名田比賣,須佐之男要求老夫婦將女兒許配給他,他便使用「十握劍」斬殺大蛇,後稱「天羽羽斬劍」,斬蛇後娶了 櫛名田比賣,就是 稲田姫。而斬殺八岐大蛇時, 大蛇的八個頭都有天叢雲在頭頂飄著,相傳是大蛇力量的泉源, 須佐之男以八鹽折酒灌醉了大蛇後, 天叢雲稍為減退, 當在斬斷第四條尾時發現劍刃竟出現磨損,遂剖開蛇尾,發現 天叢雲劍,劍身散發濃密天叢雲,其後獻給 天照大神。 

講起劍,俺便精神十足矣。「天叢雲劍」又名「草薙の剣」,就是日本天皇手中代代流傳的三件傳世之寶,那便是「天叢雲劍」、「八咫鏡」和「八尺琼勾玉」,而於《日本書紀》中,「天叢雲劍」被認為導致令 天武天皇生病,於是從天皇宮中拿走,置放在「熱田神宮」內。 

其實可能整個斬蛇取劍神話都關係到鑄劍和鐵礦山冶鐵的隱喻,古代人就是喜歡將一切神化,以神話故事流傳下來。神劍配合天皇神權,那天皇便能進一步神化,有別一般人民,那便不會出現如中國般人人能做皇帝,斬斷了犯上之妄心,所以日本到將軍掌政的幕府時代,都不會去取代天皇位置自立為皇,這點將天皇奉為神的手段,是收到一定功效的。利用人心畏天,那人人不敢潛越去侵犯天神的位置血統。 

寫了一大堆神話,一位一位姬妾,但俺卻一腦音樂,響起了至愛的日本歌《歌姬(2),中島美雪最盛期之八分鐘長神作,當飲了那瓶超《稲田姫 特撰 大吟醸 しずくどり》袋吊酒後,繞腦三日,揮之不散。聽著,那如何不甘隨波逐流、不願妥協的人意志亦會隨往南方的夜航船遠去……「歌姬啊歌姬,請用妳的歌喉,讓我忘卻我的夢、我的悲哀、我的欲望吧。」



(1)所謂 天人五衰,原是佛家語,意指天壽將盡時,所出現的諸多衰相,例如衣裳垢膩,頭上花萎,身體臭穢、腋下汗出、不樂本座。《天人五衰》亦是 三島由紀夫長篇巨著《豐饒之海》四部曲的最後一部,是他切腹自殺當天,早上才完成的巨著。

(2)台灣作家 劉黎兒曾撰文謂「歌姬」歌詞裡最後一段有一句:「緊握在拳頭中的夢想,兩年過去,十年流逝,俱已忘卻捨棄。」是歌曲的旨趣所在﹐那是表示 美雪想用歌曲來安慰搞運動(學運、日本社會主義運動)而遭挫敗的人。如泣如訴的歌聲中,竟然藏有此種暗示。






1 則留言:

(katana ) 草草一刀 說...

歌姬....係一好歌,好聽到到好似她在你耳邊吟唱,當知道埋所暗含意思向追逐理想失敗者者致意,那此歌更有另一層意境了,有酒意下來聽此歌,不同年齡時代感受不一樣,心愛的...歌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