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0月 20, 2010

金目鯛

武士開餐

圖乃金目鯛,拍攝自日本房州,這半島中近千倉的一個沿海公路旁魚市場。一千九百日圓一尾,真是很便宜,在市場旁餐廳食醬油煮金目鯛,亦只三千多,跟香港日本料理所收的價相差什大,當然日本的更鮮味。

這種魚可以造刺身,最佳是鹽燒或醬油煮。俺覺得拿來做潮州菜的「魚飯」,可能效果很出色,潮州菜中的剥皮魚,是大眼雞一類魚,很類似金目鯛呢。至於反轉來拿大眼雞魚來鹽燒,或日式醬油煮,也會是相當美味的。其實在香港經營居酒屋,出地道產魚入餚,日式弄法,日本客人會接受,還讚你有誠意,節省了他們的食物錢,轉花在酒水上,香港酒客亦會受落,心理跟日人相同,但香港食客反而會多多意見,覺得你沒有交足貨,不是使用日本魚,這種思維,就是弄至香港的所謂居酒屋通通成為日本料理,又是出來出去那些日本食材,而一味收取貴貴價錢,完全不是真正居酒屋之庶民飲食文化真締。

日前一桌友人食了兩客金目鯛刺身,貴之外委實浪費了這尾魚很多部分,拿來醬油煮這堆頭尾和魚骨,真是隨時可食多幾碗米飯,俺覺得是暴殄天物,但不是在相熟餐廳,不能如此唐突地去問,謂想食這埋東西。上次在千倉的「旬膳‧花房」料理,又金目鯛又鯨魚刺身 (俺發誓以後都不會再食鯨,一來不好味二來捕捉時殘忍甚 ) ,再一堆其他壽司和刺身,三人八千日圓有找,飽到要散步吹初冬寒冷海風來刺激一下消化,日前單這兩碟金目鯛刺身就可能過千港元。真是魚離鄉貴,人離鄉賤,大眼雞魚賣去日本又可賣多少錢呢 ?日本似乎未有潮州料理店的居酒屋,俺此提議說足五年了,必定賺到笑 ,有老闆投資要開可找俺,相談無料!(結尾這句令俺想笑,因為想起昔日中環那間「久屋大黑堂」......哈!哈!)

4 則留言:

智琳 說...

IS VERY GOOD..............................

Julian 說...

大兄,得月終於出場......7字頭,未試過已不欲試,更似乎是不用試......

(katana ) 草草一刀 說...

唔好搞啦,無哂信心

Julian 說...

話說早幾個月飲剩左 真澄生一本,因為真係唔o岩飲...放左係雪櫃,前日拎出黎飲一口,甜左好多.....

而家當做實驗,再放多一輪睇下會變成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