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8月 26, 2013

有可能出現一清酒銘柄喚《銀嬌》嗎!

 



閱周刊見到專題寫香檳,專家說出迷戀香檳的秘密,乃香檳更適合陳年,她曾經到過著名酒莊品嚐1911年的年份,雖然已超越了百年,但香檳依然氣泡豐盈,充滿活力,味道深沉複雜別具韻味,謂像一個飽歷風霜而風韻猶存的法國淑女。 

言則,日本清酒可以以青春無敵少女來形容了。尤其那些初榨生酒和剛貼近出荷日期月份的清酒,遇上水靓再加上杜氏技術高超者,那這瓶清酒必然令人回味無窮,那股清新酒感,跟香檳是截然不同的風味。日本萌少女和法國淑女,你如何揀呢? 

最近在誠品書店找到一本回家捧讀的南韓小說《銀嬌》,正好就是描寫少女無敵的青春,引發了一宗因果巧合的命案,更是一對寫作師徒間的糾結,故事曾被拍成電影,是三級的,但似乎不及書中情節吸引。 
「我愛銀嬌,她現在只不過是個十七歲少女,而我卻是個七十歲老人。」
就是這段文字引發不少讀者去注意到這本書,那故事中老人真的有什麼渴望嗎?全書反而瀰漫著傷感,是一個老詩人發自心底的告白,銀嬌的出現,如何令行將入木的老人,其靜止下來的心,再次恢復對美和青春的渴望,本能中的七情六慾刮起了一場狂風。 

書中描述人性很到位,直指人心和人性本能,人究竟在渴望什麼?名利、友誼、對手、青春、愛情……人其實是很複雜的動物,人人都懂裝偽善,懂得去戴上社會面具,但真正的內心是沒有多少人敢去直視的,所謂大人物、小角色、富人、窮人都有心中的「渴望」,只是一生中有否能耐和機緣引爆。 

所謂社會享有祟高地位的老詩人,其一生寂寥,直至見到少女 銀嬌,但其心中神聖的少女 銀嬌竟被愛徒控制把玩,老詩人最終於發起一場人生聖戰去結束背叛他的愛徒。但書中最曖昧的人物 銀嬌,最後留下一段耐人尋味的說話:「和爺爺(七十歲老詩人)還有老師(剛四十歲的詩人愛徒)在一起的時候,我總是覺得有一種疏離感,他們互相深愛著對方,我沒有任何介入的空間。」 

這三角關係便構成一本類似《羅生門》故事中的從三人不同的角度的筆記和自白來給予讀者細味,箇中實際有多少是真,多少在隱藏,讀者自會心中明白或許永遠成迷。但這本書有一章是將整首「老鷹樂隊」名曲HOTEL CALIFORNIA的歌詞如詩般嵌入,是老詩人在死前日子中表達他混淆的心思和渴望,夾著如找尋救贖式的告白,這神來之筆真的很棒,亦很少見,俺上網搜來聽,聽著,那種狂亂感是令人深深感覺到,老詩人衰敗的身體和內心織熱的慾望交纏,其實有點給予人宗教性的批判。 

俺有位曾經差點在外國讀書時,被吸納成為修士的老朋友,他酒後曾告訴俺,昔年此首HOTEL CALIFORNIA是受到他的牧者批判的,是有邪教場面味道,大麻和beast更出現在歌詞之中……。但吾友迄今依然喜歡聽此歌,感覺到他心中依然有一種渴望。 

《銀嬌》作者 朴範信,以一個半月時間完成此書,而且只在晚上寫,感覺到他一定聽了NHOTEL CALIFORNIA,進入那狀態中揮筆。而我最喜歡的一段文字是:
「一個好的作家就應該像殺手一樣,慎密、完美、設想周到才行,殺手不會放過任何蛛絲馬跡。藝術就是這樣,真正的藝術家其實也可以說是完美的殺手。」 

那是暗示完美的犯罪,男人要記得啊!寫至此,剛聽到那段經典的,老中青男人就算懂或不懂彈結他的,都會咪起眼裝模作樣搖動著身體在跟著電結他音樂拍子,扮彈扮投入,這便是一段最代表男人「渴望」本能的音樂,女人很少是會明白的。 

而最後此篇文給俺的渴望是將來出現一瓶銘柄叫《銀嬌》的清酒,大口大口把清甜甘美的酒喝下去,喝回那失去的青春。

除了青春,人人本能都渴望自由,故千萬不能接受立法來控制俺的自由。有朝一日連聽HOTEL CALIFORNIA都會被指思想不正確的時候,讀《銀嬌》更加是傷風敗俗吧!






1 則留言:

(katana ) 草草一刀 說...

南韓電影【銀嬌】,女生選角是成功的,男則不成,慘不忍睹。
對比原著,「老鷹樂隊」名曲HOTEL CALIFORNIA的一段沒有拍出,完全是導演大敗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