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1月 02, 2006

香港獨酌苦無處



工作或浪蕩在東京隨時可找到一個人獨自飲酒的地方,小居酒屋、小酒吧等地方多的是,而且日人也見慣和招呼慣只一個前來的客人。因為日本人覺得平時一班人飲酒仍然有階級和壓抑,只有一人獨酌能澈底放鬆。可能這種民風便令小酒館四處皆是。在香港找這樣的地方十分困難,而且一人獨酌可不是港式飲酒文化,我真想有高人指點一下路數,香港何處有好的宜一人獨飲上的店。

我覺得獨酌不宜飲太多,微醺足夠,正所謂花看半開,酒飲半醉,這意境便是極意,凡事盡興便失了餘韻。但哀我近代中華文化已經不懂餘韻之味為何物,飲酒盡是喧鬧一番的集體高潮和嘔至身心俱殘之情景,比比皆是。反而餘韻被彼邦東瀛取其神髓演化成陀寂之風。

我認識的人中,喜歡獨自飲酒者有一些,我一個老闆便晚晚睡前在家獨飲,他說就是喜歡那種絲絲哀愁味道,酒精令他心情放鬆,酒意下睡覺更易進夢鄉。他兩三晚便飲掉一支xo拔蘭地,很豪的酒量。可能在江湖日子久了,見盡無常事,人也累了,轉化成為一杯烈酒往腸流的習慣。正所謂酒入愁腸愁更愁,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獨酌者可能就是喜愛這種難以言喻之唏噓感。

在家飲酒我不喜歡,覺得沒有氣氛,我也不是熱愛獨酌之人,但也不喜愛吵吵鬧鬧猜拳飲酒作樂之徒。只是有時突然有一種莫名孤寂想一個人去飲杯酒,什麼也不需要說,有氣氛的音樂和優閒環境中享受一下美酒,最有安全感便是在慣常的店中,無拘無束。以前,多年了,有一所朋友經營的日式酒吧,就是最安心的獨酌消愁地方,可惜回歸後生意不景關門了。自此再少獨自上酒吧了,因為香港所有店都似乎不是為獨酌者而設的,時有令如一匹孤狼的客人產生不安和不舒暢的感覺。反而我曾在溫州友人居所弄口有一間名"花樣年華"的小酒吧,朋友家中三無下,無電視無音響無空調,唯上此獨飲而渡過不少個江南之悶熱仲夏夜,也在此迷上了看 徐靜蕾演的電視劇,離開前我把一柄隨我多年之竹劍相贈老闆,現孤劍不知仍在否。當年孤客奇孤劍,回想也蠻有古風呢!

合獨酌的店宜有音樂,什麼歌或音樂都好,就是不能播近來的中文流行歌和那些街舞節拍歌曲,飲什麼酒隨意,就是不宜點甜味果汁雞尾酒,有些少小食最佳。一人飲日本熱酒似把冷漠的心喚回,飲單一麥威士忌加冰則是似回味昔日美好時光,飲盡一杯冰凍啤酒似把一日煩惱沖走,飲一小杯一小杯不同產地的日本清酒似在觀賞一位一位獨特風韻的佳人或俊男,飲紅酒則在如在找尋失落的青春味道,飲白酒則是只想刺激苦悶的人生,飲香檳則是似乎在回味一些人和事,飲拔蘭地則你似開始步入人生成熟至發出醬果味道的男或女人,飲冰伏特加則你人生品味獨特行為辛辣,最後飲日本燒酌的話,我記得有一酒名叫【百年孤獨】,何等孤傲!

女生喜獨酌的我認識一位,去年嫁了往澳洲享福做少奶奶了,她時有在下班後一人飲酒習慣,我問她何以如此孤獨,她說懶得找伴,也懶得和酒伴找話題,只想清淨地飲一杯酒。她亦說在日本如此是見怪不怪,但香港一名女子獨酌時被那些色鬼打擾,挺煩。我們男生便比較沒有此煩惱,但在香港一人進店獨飲,除非是相熟的店,否則仍然是有一種無形令人不安感。

唉,居香港有時真是會悶出鳥來,獨酌亦苦無處!

2 則留言:

Kwong Nin 說...

如你是獨居,在家獨酌也是一件美事.拿些舊照片,播放喜歡的音樂.想想最近的事情.喝至半醉,然後睡覺.這是下班後最大享受.

katana 說...

這種飲法太淒涼了。
還是有酒腳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