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5月 17, 2011

清酒‧羅生門


周前一夜,酒友「牛一」,宴飲一番,一席酒雄,場面可知。俺念念不忘該夜之一瓶刺客酒,將《黑龍》、《鳳凰美田》和《小鼓‧路上有花》,殺個措手不及,就是一罕見銘柄《羅生門》。

飲的乃《羅生門‧龍壽‧純米大吟釀》,此系列分《羅生門・鳳寿‧大吟釀》和《羅生門・鳳凰‧吟釀》,酒友找來是最高檔的。這是日本關西和歌山縣和歌山市之清酒,「田端酒造株式会社」出產,米以和歌山産山田錦,仕込水採用紀ノ川の伏流水,釀成這支有向黑澤明致意的好酒。

香港似乎不常見,去日本關西和歌山時要留意。酒質上不需要再寫什麼來形容,能令上面三大銘柄失色的,可知一點不簡單。可能唯最近俺飲的新潟縣魚沼市《綠川‧本釀》,這瓶曾在近期一場「屠酒會」被公認為最高評分之清酒,能叮噹馬頭。一邊飲《羅生門》,心中揮之不開有《沙羅雙樹》的類似感覺,委實奇怪。看資料「田端酒造」還有一支純米酒《七人の侍》,即又是黑澤明名作「七武士」,此酒造老闆絕對是黑澤明粉絲呢!

此回酒局,期待已久的《小鼓‧路上有花‧純米大吟釀》,令俺有點失望,酒瓶很漂亮,可是無內涵,初心者及女飲者比較喜歡,重口味之輩便不能燃起飲慾。另外《鳳凰美田》乃第二回飲得,此酒在日本清酒榜上排名什前,性格獨特,近期在香港清酒市場漸見其影,俺留待下月「神獸屠酒會」時品嚐清楚再詳細介紹,鳳凰神獸也,故選之,講起這場酒會,全選有瑞兆神獸命名之日本酒,《黑牛》、《黑龍(‧愛山) 》、《安芸虎》、《神亀》、《八岐大蛇、《〆張鶴》、《瑞鷹》、《跳馬》、《醉鯨》、《賀茂鶴》,全數搜集了十多瓶,如此場面港日台皆未試過,應該很好玩,但只有16名額分予4大酒藩家老,故一出便封盤,全被認購,俺知很多人想參加,但沒法子次次大搞,只好無奈回到基本模樣,可能下回再來一次,招待今回未有參加者。今回選六、四屠酒,亦順弔屠城,比去隨那些政客憑弔好得多,一切在心不是在於形色。

另一屠酒新意思乃準備另一系列名稱「屠酒迎新會」,專門給新飲者和未曾超過參與三次屠酒會人士,算是分流一下,易於招呼,時間較短並且在周中HAPPY HOUR (1700-1900),人數10人左右,算一場試酒。希望能應酬到大家之熱情吧。

最後,重提《黑龍》,似乎最出色的依然是本釀造,其餘系列的表現日感失去初嚐之感動,唎酒師家老謂可能軟水酒就是如此,俺有感又的確如是,漸失去誘惑,今次生日酒局中的《黑龍》系列已經失去昔日威風,淪為配角,唯《〆張鶴‧純》依舊有實力,不被充滿霸氣之《羅生門》壓下去,證明此銘柄是靈劍,不懼霸刀。聞《〆張鶴》是有祖傳釀造秘方秘笈卷軸,俺曾見到其大吟釀盒中說明書有圖示這卷軸傳書,亦當然不打開來公開。

酒要有性格和實力,其實做人行走江湖,何尚不是,不能軟,必須硬,否則只得被人看不起。





2 則留言:

louis 說...

真的各花入各眼!一直都有供應羅生門的龍壽給某大酒店。當初龍壽還是大吟釀的時候已經對她滿有好奇,絕對被她各方數據深深給引,但一試之下卻不是我杯茶。之後改為純米大吟釀再來一嚐,依然與此酒結不了緣。嗜酒之人,嚐酒之樂,樂無窮。單以唎酒一事已經夠晒happy,不過龍壽給我的印象竟是「悶」,如今一刀兄對此酒有咁高評價,等我都再三品嚐。看看有否改觀,以免有眼不識好酒。

(katana ) 草草一刀 說...

未知會長是冷飲還是室溫15-16C),俺發現室溫羅生門比較圓潤,冷反而不出色。
羅生門是微有古酒之味出現,所以想及沙羅雙樹之那支過期都被飲清的一本。
其實各酒各喜一類味, 俺就不太喜某很流行龍L的酒,只是不合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