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5月 24, 2011

飲「希望の水」聽「夜行火車」


月前曾辦的「屠酒會八十八夜」,原來有後繼的巧合,在廿多年前就有一首日本流行歌,名「八十八夜」,岸田智史所唱,而香港出版就是版被昔年一位男歌手威利 (馮偉林) 所唱的「夜行火車」。日文歌意是描述男女分手後懷念之情,旋律優美傷感,歌聲悲哀,反而香港中文歌詞則是如下段的:

微雨細下,微雨細下,微微雨伴我到火車站。
黃黃燈光照人影寂寥,清脆步代響過仍靜悄。
離去吧!離開這心碎,城巿似靜下稍睡。
沉靜裏是惡夢,驚破了希望,獨我在尋覓那點光。
回頭再望,回頭再望,多少惡夢纏著我。
朋友再會,朋友再會,朋友在恬靜裏安睡。
紅燈閃過門輕掩蔽,空空車廂恬靜圍著我。
憑窗而臥,慼窗看街裏,城巿在熟睡在退後。
乘載著渺茫,奔向那荒漠,在這夜行火車。
悠長遠路上,悠長遠路上,當可找到路向。

歌詞意境相當蒼涼悲壯,層次高出了很多,簡直如詩,但沒有一定年齡的朋友會對其很陌生。當年我經歷不多,只知此歌好聽,如今重聽真是別有一番味道,尤其是經過自我放逐的人便聽到更感茫然,當乘過中國大陸的夜行火車,還要在一個陌生的國度,一站一站的前進,真的是「回頭再望,多少惡夢纏著我。」

「紅燈閃過門輕掩蔽,空空車廂恬靜圍著我」,這種感覺發生在鹿兒島和指宿間的夜行火車上,廿多年前我曾一人獨自在趕穿梭兩地,意識是應著青春的召喚,只為往見一位當年心儀女生,我工作的團剛在鹿兒島,她和家人則隨另一團旅行下疊指宿觀光大酒店,一股傻勁下便去弄一場異地巧遇,見過面飲杯東西便莎喲啦啦!踏上了空空車廂的夜行火車,那時代我根本不會太明白自己在做什麼。如今友人已久居異國,面貌記憶已經模糊,但當晚空洞晃蕩的車廂妖異情景,卻烙印在記憶中,是夢中會出現令人一身汗的。

將有一天,我們人老了便最終都會離去,靈魂是乘上最後一班夜行火車,「憑窗看街裏,城巿在熟睡在退後,乘載著渺茫的一生,奔向那荒漠」,全在這班列車上,「在悠長遠路上,一生當可找到路向。」故此歌在 威利沙啞的淒然有力歌聲中,勾起很多回憶…….

這算是「一人酒」時最佳酒歌之一,不會輸給日本酒歌,我誠意推介,可別聽出兩目淚光啊!

近期挺多篇幅都在介紹新品嚐到的日本酒,已經很久沒有寫寫懷舊之事物,今晚多得「夜行火車」的 卡隆先生一流中文填詞,再一杯又一杯《醸し人九平次EAU DU DESIR》,一瓶盡飲亦只是500ML,此限量精品酒加上一個好名「EAU DU DESIR=希望の水」,宜10度C以下冷飲,酒精16度,味道就是「九平次」風格。我酒意下揮筆寫下這篇醉文,亦遙向分散各地和已經相忘於江湖的好友和酒友敬一杯希望の水,予以祝福,未找到岸的快上岸,已經上岸的別忘記了夢想,已登彼岸的便釋懷莫念吧!

《醸し人九平次》日本酒評網排位已經升至第四,是近期之紅星,香港市場只在開始,大陸市場依然未所聞,第三階段大陸清酒是有待開發的,但第一階段和第二階段,這個無知期和跟風期,香港又何嘗不少經歷幾廿年呢!正是「悠長遠路上,悠長遠路上,當可找到路向。」

當你乘坐過夜行火車,當你飲過不少的清酒,會了解一位飲者酒後都可以告訴你不同的故事,等於一個又一個銘柄的故事,是說之不盡的。其實每個人生就是一列火車,偶爾會乘上一班夜行火車。

最後忽然想學以深夜食堂中疑似 太宰治鬼魂之一角飲者,小田切讓 飾演,其中所說之醉語俳句來結此醉文:「人生,不可小覤,好若「夜行火車」。



後記: 這是「酒藏浪客」第100篇撰文,值得飲杯和一謝老總撥位厚愛和編輯小姐悉心跟進,當然亦要謝多捧場飲者和讀者呢~

1 則留言:

(katana ) 草草一刀 說...

十個月後此篇終於有迴響了.....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