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6月 29, 2011

極致的牛丼滋味


往日本沒有一程沒有去幫襯牛丼,沒有季節之分,總有一餐食牛丼,這是俺百回進出日本都沒有中斷一次的儀式。

不理什麼店都照食,當然「松屋」是首選,次而「吉野家」。在老劍道場附近的一間牛丼店,永遠忘記其名,但卻食足十幾年,每次住宿劍道場半夜肚餓或酒後幫襯又成習慣,但近年不再24時間營業了,頂多做到二時,明早再開店,可見到經濟情況,如夜深沉。

牛丼在香港食不回日本牛丼的味道,而更永遠食不到極致的牛丼滋味,不是汁肉米煮工和那千切生薑絲(那味紅切絲酸薑也是不知何日香港會出現的!) 的細節,而是因為香港沒有下雪的日子;在日本大雪晚上,從天寒地凍的街頭跳進牛丼店,食一碗熱呼呼的香噴噴牛肉飯,此時問世間美食是何物,必是眼前當下那碗東西,那種味道和感覺就是令人忘不了。

最代表日本味道的食物,俺無大志地選牛丼,因為這味庶民飽肚食物是幫荷包沒多幾個錢的旅人救星,比老麥更實際地頂肚和更便宜。俺有一位不食雞不食魚的劍友,常去日本,他不重食只重觀光和修習劍術,各地松屋牛丼店位置,如數家珍。

其實女性客人昔年在牛丼店比較少見,近年來則明顯多了,眼看到不少單身女子進店,坐下豪氣地向店員呼叫一碗,令櫃檯旁男人差點哽飯,嗚~



飘雪-韩雪 (雪の華)
http://youtu.be/4E-hDaWDPQw

星期二, 6月 28, 2011

一期能否再一會‧為君葉葉起清風


一期是人的一生,一會只是有一次的相會,令人聞之肅然的一句。

「一期一會」(いちごいちえ),也是日本茶道中重要理念,日本16世紀著名茶僧千利休的弟子山上宗二所著《茶湯者覺悟十體》一書中茶道守則之一。這一句話後來成為戰國武將所流傳,乃出陣前,武將舉行茶會著茶人招待武士,是想忘掉戰爭殘酷,在沒有驚懼疑惑的「瞬間」,當下專注品茶,一杯茶罷,再相會便難測了,故曰「一期一會」,可能是此生再會無期。

劍道亦重 「一期一會」,既然可能是人生僅有一會交手,那就全力以赴吧,就是豁出去的精神,勝負已經是其次,會上就是一場緣份;但劍道期會亦自然出現物以類聚,並不是如動漫中的淒美浪漫。江湖永遠出現正邪,所謂正乃邪,邪未必不正,真實的呢!

至於日本酒亦有一銘柄《一期一會》系列,是福井縣福井市「越之磯株式會社」出品。那是《黑龍》同鄉了。周前飲得一瓶「生原酒純米大吟釀」,不得不執筆一寫,此酒從開始飲至空瓶,一直口口酒都有密瓜香味,可能類似西瓜近瓜皮那味道,就是令人想起香魚身上的瓜香味,清清爽爽的瓜香酒,很好配食物,白身魚最佳,不曉得伴香魚刺身或燒香魚會如何,很想一試。

完整銘柄是《一期一會‧斗瓶取り‧生原酒純米大吟釀》,斗瓶取り不同一般的酒集中在大鐵桶待出貨時再裝瓶加熱工序,而是將釀好的醪裝入酒袋後,掛在酒桶裏不加壓的情狀下,讓酒自然滴落收集玻璃瓶中,便原汁原味但花費功夫。這酒很夏天很新鮮,是一瓶好值得一飲的生原酒。想飲,市場不是常現身,去尖東居酒屋Hokahoka會易飲得,俺和酒友就是在此店探訪「日本清酒文化交流會」會長時飲到,是很爽的一場迷你酒局。

提起一期一會,人生真的是不少如此的期會。最近的「屠酒會」搞了一場新人品酒局,就相當有一期一會FEEL,網上召集,大家約好地方兩小時內專心品嚐日本酒,銘柄《醴泉》獲得一致好評,岐阜縣養老町「玉泉堂酒造」出品,觀名知義,必有好泉水之地,正是「養老山系伏流水」,此酒得好水仕込,果然進口純滑,其招紙上一句「天降甘露地出」已經道明有天賜好泉在此地方,俺會再追購飲此酒,委實乃繼好水名酒《榮川》之後,令俺腦海記下之銘柄。

當日酒局出現不少女飲者,實屬好現象,清酒再不要被冠男人酒豪邁形象,反而令紅酒被女士受落,其實全皆宣傳技巧,飲酒就是飲酒,那有男飲什麼女飲什麼之分,反而是否好酒才最重要。有幸萍水相逢共飲一場,就是入生中一場期會,前半生素未謀面,因清酒而緣聚,當下專注品嚐,就成為人生一次記憶,假如再沒有相遇便成一期一會了。

俺覺得新人屠酒會應該次次準備一瓶《一期一會》,便更顯有一種禪意,其實佛教禪宗很著重,人不但相聚不易,和真實的自我相會,亦非易事。

「飲者走後,深感寂寥,能相與共話的,唯一堆空酒瓶而矣。」這體味就是酒、禪,也可是飲酒上更進一層之境界,能體會出亦屬難得。

日前刮颱風之夏夜,園前進飲,葉子沙沙作響,風中若有魂歸;俺錯過了跟老爸和老媽飲一杯的時光,補償一個一期一會可以嗎? 葉葉起清風!


酒拼圖多得酒友 馬君提供

好耐無聽了...逝去的诺言
http://youtu.be/wjzdBUSu2_E



.

星期二, 6月 21, 2011

鯨刺身


早年往東京後花園千倉,自駕前往,是很不錯之一天遊,千倉房總半島面對太平洋的一邊,當然有漁港有海產,俺就是在這裡嚐到鯨刺身。

鯨根本不是魚,是哺乳動物,即是在吃生肉,上桌類似牛肉或馬肉刺身,紅紅似鮪,味道則不易接受,還有碟上有白色一片一片的是鯨脂,放進口很難咬,要慢慢在口內咀嚼,好味否?見仁見智,俺沒有什麼興趣再品嚐。

這鯨在愛基斯摩人心中是重要美食,維持生命的天賜食物,但我們一般人沒有必要去捕食鯨魚,其實今天食到的鯨肉、鯨脂都只是副物,主物早已經取去市場,鯨魚一身是寶,亦是招來殺身之禍主因。食鯨只是順便莫浪費,如果是美味,一早已經風行全世界了,更加必被華人掃貨升值。君不見有療效的鱷魚肉的市價嗎!還好,沒有說鯨魚肉有什麼好療效,頂多日本人當一頓豐富蛋白質,男人補身食物而矣,都算天祐鯨子鯨孫,沒有被中國漁民看上。

往千倉,食是其次,主要是感受長長海岸的風光和潮騷,日人叫海浪拍岸之聲予名詞便是潮騷,俺第一次看到此名詞卻聯想到海潮的那種鯹騷味道,海女與潮騷,真是日本人才想得出來,令人充滿暇想和帶有情色味道的漢字。

最後想一提日本人只寫鯨,發音kujira,不會出現鯨魚。

.

星期一, 6月 20, 2011

六神物四幻獸‧清酒史上罕見的屠酒會


廿多年前屠城,今吾輩屠酒,也夠嗆的一場酒,俺已經再無耐性聽政客發「噏風」,一於實際地屠酒來悼那大國禁忌日!

是日也就是蘊釀已久之神獸屠,即是拿一堆仙禽異獸做銘柄的清酒來同場一飲,這兩個月各酒藩家老一直在搜集,終於成形,出現海陸空六神物和四幻獸,六神物乃:鯨、蛇、馬、牛、鶴、鷹,四幻獸是千年神龜、火中鳳凰、雲端黑龍、安芸白虎,亦正正配合日本東南西北方位四神獸。

因為日本的四大神獸是包括白虎, 而中國的四大神獸不是白虎而是麒麟,所以今回四大神獸是:
‧東方青龍代表是福井縣1804年創業的《黑龍 純米大吟釀 特A愛山》,此酒不常見亦屬有身價之酒。
‧南方朱雀代表是栃木縣1872年創業的《鳯凰美田 大吟釀原酒 鑑評會出品酒》, 此酒又名「別誂至高」,是「鳳凰美田」最高峰の大吟醸原酒。
‧西方白虎代表是四國高知縣1903年創業的《安芸虎 純米酒 槽取》,此酒蔵是年產250石的小酒蔵,環境背山面海,沒有大城市的急速,故能專注釀造。香港間中乍現,亦是著名酒販店(長谷川酒店SAKE SHOP)的推介。
‧北方玄武代表是埼玉縣1848年創業的《神亀 純米酒 上槽中汲》,此酒香港罕見。
一輪混戰,廿位酒友一致推崇《安芸虎 純米酒 槽取》勝,其酒米是四國德島產山田錦,被酒販店形容有香蕉及蜜瓜的香味,過喉流暢,易常溫飲,是沒有花假的一瓶好清酒。但其餘三酒也表現出強者風範,席間飲得人人皆什感滿足。

至於海陸空六神物則更加較量得難解難分。海上的代表源於幕末土佐藩藩主 山內容堂的稱號「鯨海酔侯」,希望像鯨魚覓食時張開大口一樣地喝酒而命名的銘柄《酔鯨 純米吟釀 山田錦》,是俺首次飲,值得飲者留意此高知縣,1969年創業的土佐地區酒。如是我聞《酔鯨》將會現身香江部份超市,要留意留意。

陸上的,跳馬不堪提,酒味如馬跳欄後直落,《駿 吟釀 跳馬》何能曾被選成為日航商業客位的指定酒呢?俺「O嘴 」以對這杯酒。還是牛是腳踏實地專注釀造的小型酒蔵,和歌山地區好仕込水之《黑牛 純米酒》,香港近期是可以見到的酒。鷹還是孤芳自賞的,酒味微帶咸的九州清酒,就是如此別具一格,拿來燗,俺無異議,相當辛口,似九州民風。而仙鶴一開,又是好飲讚嘆不絕,第一回接觸《〆張鶴》的,莫不動容,今回 本釀造 雪,已經是比較弱的一系,本釀造 月比較強,至於其 大吟釀就超強,以俺感覺,唯曾飲過超班的《綠川 本釀造》味道能接近《〆張鶴 大吟釀》,兩者俱必須冷藏飲用。當晚還有一鶴,《賀茂鶴 純米吟釀 八年秘蔵酒》,但是古酒,食物不夾,而且飲到舌頭打結,不能評定,否則不公。

最後搞出兩支刺客,是很罕有的同場出現,不是清酒,是燒酎,《天使之誘惑》和《百年孤獨》,這時候出現,真是隨時醉人不見兆,吐嘔在歸途。俺只淺嚐了後者,杏仁煙燻味,根本想造出威士忌味道,都是同一句,燒酎宜三兩知己共醉,不合屠酒會的。

回說酒局前開了兩瓶「人」界代表,《東洋美人 純米吟釀 大辛口》和《蓬莱泉 純米大吟釀 初搾》,委實人不如獸,酒會中如是,現實世界中則人心不及禽獸,否則何以會屠城,何以有人醉心權力,做出害人害物的事。

結文俺想寫下一對掛於國內浙江某寺廟前的偈:「世人何人信因果,因果又曾饒過誰。」可堪玩味呢,由其是習慣做順民的中國人。




酒拼圖多得酒友 馬君提供,特謝!




天山本釀造.....超值好酒

星期四, 6月 16, 2011

第二回清酒會老總SAKE LIST


千歲鶴 純米720ML
北海道札幌市日本清酒株式會社出品,見資料謂其釀造水是「丹頂藏」直下、地下150米汲上之豊平川之伏流水。
此酒乃口感相當不錯的傳統日本酒味,進喉回味亦佳,往札幌時,《千歲鶴》出品值得留意。
【**1/2】

天山 本釀造720ML
九州佐賀的「天山酒造」是1861年開始的老店,最近有一熱賣酒「七田」便是其中出品仕込水不是「螢之里」好水。室溫飲掉兩瓶《天山》,室溫飲比較佳,那種水滑口感,冷飲薄弱,另一上位銘柄《七田》亦是《天山酒造》出品,
第一回午夜清酒會老總曾嚐《天山 熟旨 ひやおろし本釀造》,伴鮪,人人讚不絕口.
【****】

〆張鶴 大吟醸 金ラベル 720ml
原料米:山田錦,精米歩合:35%,アルコール分:16%台,日本酒度:+5, 酸度:1.2
杜氏: 藤井 正継
宮尾酒造位於新瀉縣的北端,三面川南岸的城下町 - 村上市. 1819年創業。
至今宮尾酒造依舊保留創業當時的釀酒秘訣"酒造伝授秘法之卷"。
長久以來, 宮尾酒造追求的不僅是單純的淡麗辛口, 亦以餘味清爽不膩的甘香風味酒為目標。
此酒為酒造最頂峰之作, 大吟釀中的金Label, 厳冬期釀造出荷, 每年11月一回発売的超限定品,常為炒賣的對像,山田錦を35%精米, 是為〆張鶴之中的精髓, 溫和沉穩的吟釀香撲鼻而來, 帶有白桃及梨般豐盈的口感, 清淡而順喉, 給人新鮮輕盈的感覺. 宜冰鎮至5-15度飲用,
【*****】

醸し人九平次 rue Gauche 純米吟醸 720ML
rue Gauche是法文, 是地名, 但實際上是虛構的地方,日本好酒者稱此酒為"左黨", 由2009年開始, 全日本只有一間酒店出售的PB品, 瓜果為主, 加上點點的梨類香氣, 酒體清爽迷人, 輕快而不凝滯.
萬乗釀造於江戶初年成立,現任當主久野久平治於平成9年成立同讀音的九平次作為該蔵銘柄,仿如彗星降臨日本大地。全系列酒品都是吟釀級數以上的酒,更甚的是全都是無濾過原酒,保持原汁原味。多數酒都是甘辛度平衡為標,甚少辛口的酒,由於是原酒,比其他一般酒更有芳香醇厚的味道。很多酒入口時都有像西方白酒或香檳般的刺激的一剎那,而且酒標貼只會用日本文及法文兩種字款,更以法文Domaine Neuf自稱,解作9號酒莊,令人覺得像是法國布艮地的小型酒莊的感覺。
仕込水:愛知及長野縣邊境的1500米山上的伏流水(超軟水)
【***】

梅錦 吟釀720ML
「梅錦山川酒造」之好酒,間中香港日式超市會現身,大吟釀並不便宜,是瓶很爽的好水好米清酒。
冷門旅行地,必屬四國,但都有好酒,因「石鎚山」之好水,《梅錦》便是當中有名氣的,著名插畫師兼寫作人 安西水丸, 乃 村上春樹 的插畫師和好朋友,他就是在其中著作《常常旅行》中提到新潟縣《〆張鶴》和愛媛縣《梅錦》,俱是好酒。
【****1/2】

鳩正宗‧八甲田 吟釀720ML
青森縣 鳩正宗酒造 ,仕込水 奧入瀨流水 都算是好水。
強調使用100%青森縣 華吹雪 米。
【***】

李白 濁酒720ML
島根,1882年創業,「李白一斗詩百篇」,李白酒造取名自唐代詩人李白,由內閣大臣新提此名。酒蔵位於島根縣松江市,該市有不少名勝如松江城及日本十大湖泊之一的宍道湖,真是值得把酒遊歷一番,是島根縣首屈一指的名酒蔵,又名酒仙蔵。著名酒評家Robert Parker為其中一款清酒 李白兩人対酌 評分高達90分。
但今回只是一般品,甘口NIGORI濁米酒,合女士及新手和未曾嚐試過濁米酒的飲者.
【*】

富久長 橙味清酒720ML
廣島的 富久長,是日本罕有的女杜氏 (釀酒者) 今田美穗 ,她是酒廠主之千金。
其 大吟釀 寵深花風 和 吟釀酒 さや(saya)比較出名. 出酒比較著重女飲者市場.
【*】



.

星期三, 6月 15, 2011

會席料理獨食之妙樂


罕有煲看全輯日劇,NHK的《龍馬傳》,這裡別的不談,只談飲食,就是看到劇中人物的日本時代,飲酒食飯上店時都喜一人一份,正合俺意,看著想假若今天往居酒屋能如此便爽,一來懷古,二來衛生。

在香港能如此奉客之店根本可以說是什少,日本今天亦漸稀,反而大場面的日式宴會時會出現一人一份會席料理,反之便是披露宴的自助餐形式,其實這種古風在日本電影中常見,香港人往日本溫泉區旅館晚宴時也見慣如此各人一份位列長桌之會席料理陣容,不知何解,俺就是鍾情這種宴席場面,可能前幾生乃藩士吧,一笑!

跟陌生人共桌進食,委實拘謹,今時今日更必備公筷公匙,什至家人食飯亦如是,真是相當煩擾的一頓飯,但人人如此講究衛生,振振有辭時,放肆者必被聲討,或被冷眼掃視。既然如此,倒不如提倡那日式古風,一人一份進食,更自由自在,看似獨家村,其實身心放鬆。

一些日本老派文學家,家中大多獨自用膳,維持著昔日生活情趣,而且一人進食很少超量,亦少說話,利思考和消化,更不易中年發福,可能很多人都沒有注意到日式獨食之妙樂。

俺酒局多回,唯只一回4人之聚,因席間有日藉女士,大家初相逢,特囑店家將食物以一人一份形式上桌,眾人稱善,但一旦十多廿人場面,香港一般店家的碗碟都難以應付,是一憾事。希望有天來一次廿人酒局,排出長陣,如回到昔日藩國設宴場面,便真一樂也。

星期二, 6月 14, 2011

閒話書劍‧專談〆張鶴


讀 李長聲先生的新書《四方山閒話》,其中一篇看到一段,抄下:『97年芥川獎《月山》,森敦安 著,題材是作者曾住大半年的 注連寺。寺在山形縣山裡,冬季大雪封山,頓頓吃蘿蔔醬湯,和尚慈悲道:前天切塊,昨天切絲,今天切成扇子形,不一樣的喲。但 森敦的體味是蘿蔔怎麼切也是蘿蔔。傳說 注連寺是弘法大師833年開山建立的,因明治年間祟奉神道而衰敗,這篇小說使之復興,功德無量。』

閱罷有感,這是一段高技巧的暗喻文字,重點在「蘿蔔怎麼切也是蘿蔔」和「注連寺因明治年間祟奉神道而衰敗」,明明是佛寺何突祟奉神道引發衰敗,怎麼搞也是佛寺,是乖巧還是慈悲,何必隨流呢!

**************************

日本劍道一直傳授著的是,五行勢構、劍道形(來自多派古流劍術精華整合)、基本技、出鼻(今叫”出端”)技、摺上技、應技等等十多種劍法,再加上稽古(穿甲對打溫習),無論如何名堂,都是手上一柄刀。今天再來增加的「9招13式」就是劃蛇添足或有留名作態之嫌。因為真相是任何新人經過兩三個月一周兩回的45分鐘「劍道形」學習,都能做出打太刀(攻方)和仕太刀(對應方)七式,只是動作上未足夠圓熟火候而矣,更者日本各地傳統町道場因應升段審查,都熟稔大太刀七式和小太刀三式的「日本劍道形」,另外傳承著自家一套基本和技巧,那又何必去在海外和本土之青少年或一級者搞多一項「9招13式」呢?⋯⋯難道是給不懂全套劍道形和劍法的人去任道場教師時,權宜之計乎?這可是助長歪風耶 (一笑) !亦分分鐘成為「簡化劍道」,如「簡代太極拳」,後果是令人搖頭的。

大國愛搞簡化不足怪,但日本劍道今/古訓示俱強調「守、破、離」,何以新人階段不"守"前人傳習,卻去來搞"破舊立新",奈人尋味呢 !

**************************

日本酒俺算是嚐過不少,很多酒藏都謂依古法釀造,但有得一秘方而當傳書留下,代代珍傳者則迄今只見一家,就是新潟縣「宮尾酒造」,其銘柄就是《〆張鶴》,傳統清酒之味道中,無其他清酒能可接近其層次,我們的十回屠酒會中,《〆張鶴》是出位的銘柄,其系列清酒殊不簡單,其大吟釀GOLD LABEL更是不少日本飲者追捧之酒,年產量有限,被不少日本名人喻為心頭愛,本欄亦曾介紹《〆張鶴》多次,今回附圖便是大吟釀GOLD LABEL盒內之說明紙,圖展示出那 宮尾家所藏的「酒造傳授秘法之卷」。真的是日本劍術傳書卷軸就見到不少,酒造傳書真是第一次見。

這珍貴秘方可能就是「宮尾酒造」鎮店之寶,亦令到《〆張鶴》何以如此特別美味,室溫和冷飲俱出色,而本釀造更溫飲皆宜,算是全能級清酒。吾輩酒友一至予高評分之酒,次次跟其他清酒交手都未嘗敗績,值得記錄。能傳承能守家業,正正乃日本人善長,但酒藏有秘法之卷者,應該稀矣!

這瓶酒並不是標榜高價,但市場依然有炒味,一倍至倍半常見,依然有買家,主要就是年產量稀少,完了一年要等下一年度,形成有升值市場空間,見到就掃貨不會錯。至於俺評價此酒上,是有得飲一世都不會厭棄的酒,飲到就是汝前世積德今生福氣。

**************************

人生之取態如是,劍道修行如是,清酒也如是。清酒怎麼釀也是清酒,是不能成為白葡萄酒的,但今天日本釀酒界中不少步向出位的醺香和果香中大力鑽研,精神可嘉,但似乎忽略了日本酒的傳統酒味和酒質上更上一層研發。飲得這瓶《〆張鶴大吟釀》,令飲者動容,盡忘身外事,這酒就是一杯復一杯,陶然遺萬累。



星期六, 6月 11, 2011

611新人開運屠酒會的酒蔵資料


Sake List as below:
- 醸し人九平次 rue Gauche 左黨 純米吟醸 X 1

- 東一 純米吟釀 甲州Wine樽貯藏 x 1

- 松之司 純米吟醸 渡舟 720 ml x1
滋賀/酒造米渡船6號/精米50.0%/仕込水:鈴鹿山系伏流水/
酵母:協會14號/酒度+3/酸度1.6/冷.常

- 菊姬 先一杯 720ml x 1
天正年間 1573~92年


- 開運 高天神 純米吟醸 720ml x 1
- 醴泉 特吟 山田錦 720ml x 1
- 上喜元 純米吟醸 雄山錦 720ml x 1
- 正雪 純米吟醸 山田錦 720ml X 1



星期三, 6月 08, 2011

"屠酒會", "屠"之由來

伊勢海老


很久很久沒有嚐到伊勢海老了,這東西就是日本龍蝦,很多老饕都知道,日本水域的不大不小品種特別美味,而且是刺身食法上品。況且龍蝦頭配味噌汁煮成的湯,只有日本一家,那地並無,是天賜的美食配搭。

俺夏天曾經在伊豆半島旅行時,住宿白浜一所民宿,一泊二食中可選擇伊勢海老,店主答應我們可進廚房看他如何賣弄刀法,十刀內放尿、開殼取肉切碎成刺身,上桌時龍蝦依然有活動能力只是被牢牢釘固著,這給予我們一批初出茅廬小子一次大開眼界。在香港食太昂貴,那年那店只收五千日圓一只,可是便宜到笑,是附近海域捉到的正式日本品種,我們有口福,但轉眼已經成為三十年前的旅行記憶了,當年同旅亦已經無緣再在今生再見。

至於在地球另一方尚存的海島國度─馬爾代夫,俺亦曾嚐其當地龍蝦,日式刺身造法,肉質和味道都不是那種伊勢海老,卻收旅客天價美金,住在島上天天被宰已經麻木,反而令俺懷念日本海邊旅館的人情味。

今天香港有多少地方可嚐到 伊勢海老呢?也可能已經不是吾輩荷包能支援的場所,還是留待給自由行旅客來品嚐吧……。

新香港的光輝歲月已經再不需要我們了,還好俺依然能有自由身份往伊豆食真正伊勢海老,所以千萬要珍惜和捍衛「自由」,不能被一些香港「岳不群」賣港求榮。


.

星期二, 6月 07, 2011

十回屠酒,何時百回?



2010.3.20 屠酒會第一回‧人生一夜

2010.4.30 屠酒會第二回‧《妙花蘭曲》の夜

2010.6.26 屠酒會第三回‧水無月の清酒決

2010.10.23 屠酒會第四回‧神無月屠酒會

2010.11.12 屠酒會第五回‧古酒論英雄

2011.1.22 屠酒會第六回‧睦月(むつき)屠酒會

2011.3.5 屠酒會第七回‧春の屠

2011.4 16 屠酒會第八回‧屠酒會八十八夜

2011.6.4 屠酒會第九回‧神獸屠

2011.6.11 屠酒會第十回‧Welcome party 酒會


星期一, 6月 06, 2011

至愛何日再相逢‧《榮川》下篇


風鈴遺犬啼鴉,
頹垣敗瓦人家,
艷陽高掛,
空蕩蕩在FUKUSHIMA。

這英文就是福島日文發音,這回核災後遺症很大,看YOUTUBE 「http://youtu.be/l9dwIHrhSHE」一段劫後核電廠無人區影片,就如上述光景,很荒涼充滿末日鬼異氣氛。將來這個20公里圈污染區換來可能是一地向日葵花,有云吸收泥土中幅射物質呢。只希望地下水和山水能無污染,日後依然有福島清酒飲,當然最懷念榮川。

上篇提及第一口《榮川》的故事,榮子在大阪伊丹國際空港完團後,我便再沒有碰到她了,轉眼便快30年,假如榮子是存在的則已年齡不輕。而我與《榮川》的故事可未完呢!

1996年飲得祟光忽然出現購得的《榮川》,在店打烊後飲至凌晨,跟昔年同事,後來就是本欄曾述的至愛一人獨酌《玉極閣(IICHIKO)》少女,當年兩人盡飲爽到只一味說好飲,食了半盒挺貴的酸辣河豚皮金漬,此珍味是日本珍味之極品,佐酒好食到無語只唔!唔!連聲。愛飲《玉極閣》少女依然記得這銘柄《榮川》,年前從澳洲回港節省親時,曾攜兒子到寒舍暢飲聚舊一晚,她亦問及香港有沒有可能找到《榮川》。

到2005年,跟我曾在布吉工作時並肩脫險回港,後來本欄屠酒會酒文中出現之《嘉士伯》大姐,便是她托赴日出差友人購回一本《榮川純米》贈我,當晚我們還跟一位已半人間蒸發的女店東合顆人共分享此酒。我久違了的好水好酒,一別十年,終於再相逢,但經歷過人生起跌,乘過夜行火車和闖禍不少的我,卻已非當年跟榮子飲《榮川》時的我了,這就是人生吧,《榮川》穿梭在我的運命中成為「人生酒」。

開始寫這個清酒專欄,忽發奇想而聚眾和報館老總搞一場屠酒會,2009年底第一回屠酒其中便訂購到一升瓶《榮川》,席間微有酒意下的我從盒中抽出這瓶酒時,有些悸動,心中暗呼:「老朋友,終於又見面了!」,手上彷若拔出名劍,有點漫畫「中華英雄」一段 華英雄重取出棄藏已久之「赤劍」,拿上手時之感覺,席間酒友情緒什高,沒有人覺得我取出此酒時之異常緩慢和興奮情緒。一飲進口回憶到上次飲已經4年前了,再一口便回憶陣陣湧來,追溯至那晚30年前之東京雪夜,榮子飲《榮川》時含淚帶笑的模樣,今天到我飲著《榮川》,目泛淚光,興奮模樣跟酒友在說到日本歌姬─美空雲雀的名字,我們在比較誰是真正上一代哈日老鬼,其實開心背後是暗有唏噓,我們的青春已經隨一杯又一杯的清酒,一進愁腸不知愁,真是問君能有幾多輕狂歲月,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再回不了頭。當夜有緣共醉,人生って 不思議なものですね

2011年311日本大地震海嘯前,我們有點巧合竟在3月初向福島一間代理訂回來了一批《榮川》,那晚一席酒列陣十三本, 《榮川》佔二,特撰酒和吟釀各一,當天3月5日,七天後便是311,這批福島名酒亦很快被搶購一空,最後留下一瓶純米吟釀和龍之沢四段仕込,在上月「屠酒會八十八夜」中,跟《醉仙》、《墨迺江》和《奧之松》,列入東北遺酒,更被「經濟週刊」記者慕名而來拍攝探訪這場酒局。席間女酒友拍攝了一照片是不俗的,有點藍調幽鬱,是一支藍招紙燙銀字的《榮川純米吟釀》,亦是我眼下最後一支《榮川》,望著此照片(參看上篇之照片),我心中一沉,至愛何日再相逢呢,就是當下之心情。人と(和) 酒,都看緣份,只希望這一別可別如昔年跟 榮子之大阪一別,一別無再會,一切空餘點點疑幻疑真的模糊記憶。

啊!夜深了,窗外剛下雨,香港沒有下雪的日子,但當在日本碰上下雪的晚上,我都好想飲清酒和懷念《榮川》。雪夜人と酒,記憶越來越遙遠……

星期日, 6月 05, 2011

清酒史上要一記


鷹.虎.鯨.蛇.鶴.牛.鳳凰.馬.龍.人.亀...

.

星期六, 6月 04, 2011

六月四日屠酒會


六月四日神獸屠酒會程序

神獸*屠酒會 酒list


18:00 擺哂11隻動物出來曬冷出出汗任影.

18:05 - 東洋美人純米吟釀大辛口@冷

18:15 – 蓬萊泉純米大吟釀初搾@冷

(未齊人開呢2瓶當熱身)

18:45前 – 神獸屠開始
(今次1pair pair咁開, 2枱ma, 1枱開1支, 倒完交換)

1st & 2nd
鳯凰美田大吟釀原酒鑑評會出品酒@冷 VS 黑龍純米大吟釀特A愛山@冷

*(呢個moment全晚4瓶大吟釀飲完)

19:15 – 3rd & 4th
安芸虎純米酒槽取@冷 VS 神亀純米酒上槽中取@冷

19:40 – 5th & 6th
李白八岐大蛇特別純米@冷 VS 黑牛純米酒@冷

20:05 – 7th & 8th
駿吟釀跳馬@冷 VS 酔鯨純米吟釀@冷

20:30 – 9th & 10th
瑞鷹本釀造超辛口@常 VS 張鶴本釀造月@常

21:00 – 11th
賀茂鶴純米吟釀八年秘蔵酒@常

(9點開到最後1瓶就算係流暢了)



星期三, 6月 01, 2011

爐端燒


最近看到飲食雜誌介紹一間在ICC 101 的日本餐廳,出現俺久違多年的〝爐端燒〞三個字。

回憶飛回約30年前東京新宿,歌舞伎町那區某大廈樓上有一間爐端燒,名「船弁慶」,是香港當時往日本旅行團友隨導遊必到之宵夜節目,食燒車海老、燒魔鬼魚翅、燒帆立貝、燒魚,飲生啤和一些果汁燒酎,當年這一切都是新鮮事物,亦是其後居酒屋風本料理逐漸出現香港的年代。「船弁慶」就是大伙圍著燒爐,廚師燒弄好所選食物,便會以長長木船獎盛送於客人面前,並大叫出食物名稱,有新客進店又會有店員大叫全場乾杯,氣氛熱鬧,是日本昭和年代之繁盛景象代表,飲醉飽食再回酒店或往內街地庫看脫衣舞秀。一夜團友樂透,導遊和俺的荷包亦漲透,真是想起都笑出來的昔日好時光。

香港後來都出現類似以長長木船獎盛送於客人面前的爐端燒店,開在高級酒店內,俺曾光顧,不是那種庶民風情,而且匪貴,比俺昔年有回佣下向團友的收費更貴出倍,證明我們香港人對香港團友還是有良心的,不如香港新移民對中國團友的狠。

想不到,2011了,又見這類爐端燒,是給新一代80後光顧,還是給國內自由行來幫襯。但東京在早幾年已經有一類築地市場FEEL和釣船茶屋裝飾的居酒屋,亦有設爐端燒的,那香港是否在跟隨東瀛風尚方面都「回塘」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