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6月 06, 2011

至愛何日再相逢‧《榮川》下篇


風鈴遺犬啼鴉,
頹垣敗瓦人家,
艷陽高掛,
空蕩蕩在FUKUSHIMA。

這英文就是福島日文發音,這回核災後遺症很大,看YOUTUBE 「http://youtu.be/l9dwIHrhSHE」一段劫後核電廠無人區影片,就如上述光景,很荒涼充滿末日鬼異氣氛。將來這個20公里圈污染區換來可能是一地向日葵花,有云吸收泥土中幅射物質呢。只希望地下水和山水能無污染,日後依然有福島清酒飲,當然最懷念榮川。

上篇提及第一口《榮川》的故事,榮子在大阪伊丹國際空港完團後,我便再沒有碰到她了,轉眼便快30年,假如榮子是存在的則已年齡不輕。而我與《榮川》的故事可未完呢!

1996年飲得祟光忽然出現購得的《榮川》,在店打烊後飲至凌晨,跟昔年同事,後來就是本欄曾述的至愛一人獨酌《玉極閣(IICHIKO)》少女,當年兩人盡飲爽到只一味說好飲,食了半盒挺貴的酸辣河豚皮金漬,此珍味是日本珍味之極品,佐酒好食到無語只唔!唔!連聲。愛飲《玉極閣》少女依然記得這銘柄《榮川》,年前從澳洲回港節省親時,曾攜兒子到寒舍暢飲聚舊一晚,她亦問及香港有沒有可能找到《榮川》。

到2005年,跟我曾在布吉工作時並肩脫險回港,後來本欄屠酒會酒文中出現之《嘉士伯》大姐,便是她托赴日出差友人購回一本《榮川純米》贈我,當晚我們還跟一位已半人間蒸發的女店東合顆人共分享此酒。我久違了的好水好酒,一別十年,終於再相逢,但經歷過人生起跌,乘過夜行火車和闖禍不少的我,卻已非當年跟榮子飲《榮川》時的我了,這就是人生吧,《榮川》穿梭在我的運命中成為「人生酒」。

開始寫這個清酒專欄,忽發奇想而聚眾和報館老總搞一場屠酒會,2009年底第一回屠酒其中便訂購到一升瓶《榮川》,席間微有酒意下的我從盒中抽出這瓶酒時,有些悸動,心中暗呼:「老朋友,終於又見面了!」,手上彷若拔出名劍,有點漫畫「中華英雄」一段 華英雄重取出棄藏已久之「赤劍」,拿上手時之感覺,席間酒友情緒什高,沒有人覺得我取出此酒時之異常緩慢和興奮情緒。一飲進口回憶到上次飲已經4年前了,再一口便回憶陣陣湧來,追溯至那晚30年前之東京雪夜,榮子飲《榮川》時含淚帶笑的模樣,今天到我飲著《榮川》,目泛淚光,興奮模樣跟酒友在說到日本歌姬─美空雲雀的名字,我們在比較誰是真正上一代哈日老鬼,其實開心背後是暗有唏噓,我們的青春已經隨一杯又一杯的清酒,一進愁腸不知愁,真是問君能有幾多輕狂歲月,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再回不了頭。當夜有緣共醉,人生って 不思議なものですね

2011年311日本大地震海嘯前,我們有點巧合竟在3月初向福島一間代理訂回來了一批《榮川》,那晚一席酒列陣十三本, 《榮川》佔二,特撰酒和吟釀各一,當天3月5日,七天後便是311,這批福島名酒亦很快被搶購一空,最後留下一瓶純米吟釀和龍之沢四段仕込,在上月「屠酒會八十八夜」中,跟《醉仙》、《墨迺江》和《奧之松》,列入東北遺酒,更被「經濟週刊」記者慕名而來拍攝探訪這場酒局。席間女酒友拍攝了一照片是不俗的,有點藍調幽鬱,是一支藍招紙燙銀字的《榮川純米吟釀》,亦是我眼下最後一支《榮川》,望著此照片(參看上篇之照片),我心中一沉,至愛何日再相逢呢,就是當下之心情。人と(和) 酒,都看緣份,只希望這一別可別如昔年跟 榮子之大阪一別,一別無再會,一切空餘點點疑幻疑真的模糊記憶。

啊!夜深了,窗外剛下雨,香港沒有下雪的日子,但當在日本碰上下雪的晚上,我都好想飲清酒和懷念《榮川》。雪夜人と酒,記憶越來越遙遠……

6 則留言:

Julian 說...

回憶是人生中最美麗的東西

Celia 說...

見到你寫有關福島的清酒,很有衝動想回應你。我在去年10月以工作假期形式去了日本體驗,我旅程開始的地方就在福島了。更巧合的是我的第一份工就在一間集賣店,酒造博物館及釀酒於一身的"會津酒造歷史館"裏工作,這裏出品的是"宮泉"的清酒。我之前不懂清酒,但在那裏工作了一段時間,學到了造酒的基本過程及領略到清酒的獨特清香。"宮泉"的写楽(しゃらく)大吟嚷、細雪濁り酒(ささめゆきにごりざけ)是我喜愛的。

如有機會,請也多點介紹福島的清酒,讓我們多點認識。想到這裏,真有點懷念,希望福島早日康復!謝謝你的介紹!

(katana ) 草草一刀 說...

會津酒造歷史館http://www.miyaizumi.co.jp/history/index.php?m=annai

(katana ) 草草一刀 說...

CELIA,
有機會來一次屠酒.給我們多了解會津的酒.會津亦武士之鄉.俺響往之,,,,

Celia 說...

草草一刀先生,

謝謝你的回應,是的,就是你所提供的網站了,你可有到過會津酒造歷史館? 會津是個盤地,四面環山,位於她附近的盤梯山是當地人的精神文化象徵,也為清酒的釀製造就了一個理想的環境。在會津附近也有另一個出名的“酒蔵” 地方叫 “喜多方”。

其實我最喜歡會津的還是她比濃厚的人情味,在會津和附近的猪苗代工作,與當地人相處,給人生一個很難忘的回憶。

啊…忘了你是個浪客,應對會津這個武士之鄉很感興趣。會津在江戶時代是軍事重鎮,在幕末時代發生過一場很慘烈的內戰,所以到處也是武士的墓地。我去年在日本生活時,所居住的地方旁邊就是一大片武士的墓地和內戰期間死傷無數的會津鶴ケ城噢!

好的…有機會的來一次屠酒,也讓我多了解清酒。更願意多聽取和分享旅行的事。我真的喜愛每個旅程所發生的人和事呀!

My email: c_yhk@yahoo.com

Celia

(katana ) 草草一刀 說...

CELIA:
有人會聯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