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3月 28, 2019

半世紀後重生的酒藏


草草一刀專欄|半世紀後重生的酒藏
2019-01-21

大正1822年開業,昭和1955年關閉,平成2010重生,2018 新藏竣工。這是山口縣「大嶺酒造株式會社」在日本三個年代的生滅和重生時間,那日本清酒酒藏,其實各縣都充滿着另一種「守破離」-守業,破產,離場,難得有人來重生,當然又成為新聞。

重生必然搞革新,曾在紐約一所設計公司工作的社長復刻者,將那所新酒藏外貌、銘柄和包裝外型設計上都算令人眼前一亮的,也被2018年3月著名飲食刊物「dancyu」特稿揭載,引起話題。

聞也是走沒有「杜氏(釀酒師)」的新釀酒路線,依看式微的不是酒藏,反而是「杜氏」,而流派這傳統也會如日本古武道般存在但被現代化之武道佔去主流。

酒標設計上也是在尋求革新,鑑於市面上的酒瓶及銘柄都是以和紙貼上主導,不懂日語的人士根本看不明白酒標上的意思。於是「大嶺」不用表紙,直接印在瓶身, 更只是用1至3粒米來表示規格, 1粒是純米大吟釀, 2粒是純米吟釀, 3粒是純米酒,就只有這三種規格了,商品全是純米釀造無添加類,原料米採用山口縣本地栽培山田錦米,仕込水是採用少數軟水之中含高鈣質的水源「弁天之湧水」。初期每年只一回出品數量限定清酒, 賣完就要明年請早。其「馬屐亭」安排也見功夫,一出便在世界七個國家備受矚目,2013年成為瑞士世界經濟論壇的選用清酒。


為紀念新2018年新藏完工之特別商品,出了支搾立新酒生酒,乃無濾過無添加純米原酒規格,「白葡萄果實香,甘酸味平衡度高,有突破性的新鮮感。」資料如此描述。俺日前有緣一飲,相當甜口味,樽身玻璃全透明只燙上金字 似乎不避忌日照和燈光影響那套理論,而進杯之上立香之白葡萄果實香,聞卻似蕉香,而俺對蕉香已日漸感冒,雖是好清酒,但不是我杯茶,曾飲〈鍋島〉〈山間〉等甘甜口味清酒流行的日子,〈大嶺〉必可躋身列強,但今天連 京都和 奈良都能突破地有酒藏能產新一代口味好酒時,革新豈止在表面,內裏也要有一定須要來改革吧!

俺期待飲那1至3粒米,再評論,因酒友兩年多前曾貪得意被包裝一粒米之一合酒吸引到,在福岡一清酒商店買了回酒店飲,是讚其好水之好酒,而她當時完全不曉得此酒藏是甚麼來龍去脈,那設計又真的很成功。

而此酒銘柄只列出英文〈Ohmine〉,並不使用〈大嶺〉,也是懷衝出日本之野望吧!

香港委實曾經有一些經典品牌早已關閉結業,能有有心人將其重生嗎?這個議題很有意思。但當香港人人只着眼擁有一個樓宇單位或多少個單位當一場成功人生的話,甚麼「創造」和「重生」「保育」都只是被列做癡人說夢,也沒多少個準外父母會對如斯準女婿看得上眼吧!

大嶺酒造 movie 
https://youtu.be/nLzyX-OFJv8 
拍攝上也很革新。

文末,選隻酒歌〈红葉舞秋山〉,也是不被主流太看上眼的,歌詞亦不吻合主流價值觀。
https://youtu.be/O2lKJ_WfgUM 

鳴謝: 屬於香港早代取得日本唎酒師資格之 戴積義君 提供部分日文資料中譯本

沒有留言: